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99章 利益决定立场

第1399章 利益决定立场

        马博作为重要知情人,他的反水将会为海汉的侦破抓捕工作节省下大量的时间。在马博的指认之下,混在移民中的另外三名同伙也被揪了出来。至此海汉从移民营中抓获了身份存疑的难民八人,这些人身处包围之中无处可逃,身上也没有任何武器,抵抗对他们而言只是徒劳的举动,因此抓捕过程基本没有遭遇到太大的抵抗,很顺利就把这些人全部拿下了。

        不过曾晓文并未就此收兵,他的任务不仅是抓捕嫌疑人员,同时也要对移民营内完成比较彻底的清理,特别是难民们所居住的营房,更是要求士兵要一寸一寸地搜个干净,连被褥床板都不能放过。这些混进移民营里的大明情报人员可不是来混吃等死的,除了打探情报之外,伺机搞破坏,甚至是执行刺杀,也是这些人所肩负任务的一部分。

        果然搜查营房的士兵很快便从这些人的铺位搜出了数把匕,而且制式尺寸统一,再次证明了这些人的另一重身份是来自同一个组织。而除了这些人所携带的匕之外,这次搜查还着实从营房里翻出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打火燧石,私藏的用来敲石子的小铁锤,自制的竹片刀,甚至还找到了两把镰刀——天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混过关带进来的。

        曾晓文看了这些违禁物也暗暗皱眉,看来不老实的可不止抓出来的几个探子而已,这鱼龙混杂的移民营里,不安分的人可着实不少。很显然马博在治安管理方面并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才会给这些人留下了私藏武器的机会。当然了,这点失职与他现在的罪名比起来,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

        而马家庄内对外来人员的清查工作虽然有些磕磕绊绊,但在陈一鑫的亲自督阵之下还是不可动摇地实施了。相较于在马博家和移民营中目标明确的抓捕行动,在马家庄范围内对外来人员的清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分属于不同老板和商户的人员并不会都像马家庄的民众一样服帖,他们中有不少人甚至是山东官府某些高官指派的贸易代表,对于海汉的敬畏感也远远没有本地民众那么强烈。对他们来说,海汉这种没有预告的清查行动是一种很不尊重的行为,而海汉人要求的无条件服从安排更是让他们感到难以接受。

        对于这些来自大明的商家,海汉很难再用勾结官府之类的罪名去处罚对方,因为他们当中本来就有不少人是代表了大明官府中人的利益。而私人武装在这里也是得到了有限度的默许,毕竟有钱财和贵重货物需要穿州过府,长途跋涉才能抵达目的地,如果没有一些武师随行,那这些商人的人身和财物安全都没法得到有效保障。这些武装人员只是在进入海汉占领区之后才被限制不得公开携带武器招摇过市,但实际上因为管理难度太大,海汉军方对此管得也不是特别严。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马博作为重要知情人,他的反水将会为海汉的侦破抓捕工作节省下大量的时间。在马博的指认之下,混在移民中的另外三名同伙也被揪了出来。至此海汉从移民营中抓获了身份存疑的难民八人,这些人身处包围之中无处可逃,身上也没有任何武器,抵抗对他们而言只是徒劳的举动,因此抓捕过程基本没有遭遇到太大的抵抗,很顺利就把这些人全部拿下了。

        不过曾晓文并未就此收兵,他的任务不仅是抓捕嫌疑人员,同时也要对移民营内完成比较彻底的清理,特别是难民们所居住的营房,更是要求士兵要一寸一寸地搜个干净,连被褥床板都不能放过。这些混进移民营里的大明情报人员可不是来混吃等死的,除了打探情报之外,伺机搞破坏,甚至是执行刺杀,也是这些人所肩负任务的一部分。

        果然搜查营房的士兵很快便从这些人的铺位搜出了数把匕,而且制式尺寸统一,再次证明了这些人的另一重身份是来自同一个组织。而除了这些人所携带的匕之外,这次搜查还着实从营房里翻出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打火燧石,私藏的用来敲石子的小铁锤,自制的竹片刀,甚至还找到了两把镰刀——天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混过关带进来的。

        曾晓文看了这些违禁物也暗暗皱眉,看来不老实的可不止抓出来的几个探子而已,这鱼龙混杂的移民营里,不安分的人可着实不少。很显然马博在治安管理方面并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才会给这些人留下了私藏武器的机会。当然了,这点失职与他现在的罪名比起来,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

        而马家庄内对外来人员的清查工作虽然有些磕磕绊绊,但在陈一鑫的亲自督阵之下还是不可动摇地实施了。相较于在马博家和移民营中目标明确的抓捕行动,在马家庄范围内对外来人员的清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分属于不同老板和商户的人员并不会都像马家庄的民众一样服帖,他们中有不少人甚至是山东官府某些高官指派的贸易代表,对于海汉的敬畏感也远远没有本地民众那么强烈。对他们来说,海汉这种没有预告的清查行动是一种很不尊重的行为,而海汉人要求的无条件服从安排更是让他们感到难以接受。

        对于这些来自大明的商家,海汉很难再用勾结官府之类的罪名去处罚对方,因为他们当中本来就有不少人是代表了大明官府中人的利益。而私人武装在这里也是得到了有限度的默许,毕竟有钱财和贵重货物需要穿州过府,长途跋涉才能抵达目的地,如果没有一些武师随行,那这些商人的人身和财物安全都没法得到有效保障。这些武装人员只是在进入海汉占领区之后才被限制不得公开携带武器招摇过市,但实际上因为管理难度太大,海汉军方对此管得也不是特别严。马博作为重要知情人,他的反水将会为海汉的侦破抓捕工作节省下大量的时间。在马博的指认之下,混在移民中的另外三名同伙也被揪了出来。至此海汉从移民营中抓获了身份存疑的难民八人,这些人身处包围之中无处可逃,身上也没有任何武器,抵抗对他们而言只是徒劳的举动,因此抓捕过程基本没有遭遇到太大的抵抗,很顺利就把这些人全部拿下了。

        不过曾晓文并未就此收兵,他的任务不仅是抓捕嫌疑人员,同时也要对移民营内完成比较彻底的清理,特别是难民们所居住的营房,更是要求士兵要一寸一寸地搜个干净,连被褥床板都不能放过。这些混进移民营里的大明情报人员可不是来混吃等死的,除了打探情报之外,伺机搞破坏,甚至是执行刺杀,也是这些人所肩负任务的一部分。

        果然搜查营房的士兵很快便从这些人的铺位搜出了数把匕,而且制式尺寸统一,再次证明了这些人的另一重身份是来自同一个组织。而除了这些人所携带的匕之外,这次搜查还着实从营房里翻出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打火燧石,私藏的用来敲石子的小铁锤,自制的竹片刀,甚至还找到了两把镰刀——天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混过关带进来的。

        曾晓文看了这些违禁物也暗暗皱眉,看来不老实的可不止抓出来的几个探子而已,这鱼龙混杂的移民营里,不安分的人可着实不少。很显然马博在治安管理方面并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才会给这些人留下了私藏武器的机会。当然了,这点失职与他现在的罪名比起来,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

        而马家庄内对外来人员的清查工作虽然有些磕磕绊绊,但在陈一鑫的亲自督阵之下还是不可动摇地实施了。相较于在马博家和移民营中目标明确的抓捕行动,在马家庄范围内对外来人员的清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分属于不同老板和商户的人员并不会都像马家庄的民众一样服帖,他们中有不少人甚至是山东官府某些高官指派的贸易代表,对于海汉的敬畏感也远远没有本地民众那么强烈。对他们来说,海汉这种没有预告的清查行动是一种很不尊重的行为,而海汉人要求的无条件服从安排更是让他们感到难以接受。

        对于这些来自大明的商家,海汉很难再用勾结官府之类的罪名去处罚对方,因为他们当中本来就有不少人是代表了大明官府中人的利益。而私人武装在这里也是得到了有限度的默许,毕竟有钱财和贵重货物需要穿州过府,长途跋涉才能抵达目的地,如果没有一些武师随行,那这些商人的人身和财物安全都没法得到有效保障。这些武装人员只是在进入海汉占领区之后才被限制不得公开携带武器招摇过市,但实际上因为管理难度太大,海汉军方对此管得也不是特别严。马博作为重要知情人,他的反水将会为海汉的侦破抓捕工作节省下大量的时间。在马博的指认之下,混在移民中的另外三名同伙也被揪了出来。至此海汉从移民营中抓获了身份存疑的难民八人,这些人身处包围之中无处可逃,身上也没有任何武器,抵抗对他们而言只是徒劳的举动,因此抓捕过程基本没有遭遇到太大的抵抗,很顺利就把这些人全部拿下了。

        不过曾晓文并未就此收兵,他的任务不仅是抓捕嫌疑人员,同时也要对移民营内完成比较彻底的清理,特别是难民们所居住的营房,更是要求士兵要一寸一寸地搜个干净,连被褥床板都不能放过。这些混进移民营里的大明情报人员可不是来混吃等死的,除了打探情报之外,伺机搞破坏,甚至是执行刺杀,也是这些人所肩负任务的一部分。

        果然搜查营房的士兵很快便从这些人的铺位搜出了数把匕,而且制式尺寸统一,再次证明了这些人的另一重身份是来自同一个组织。而除了这些人所携带的匕之外,这次搜查还着实从营房里翻出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打火燧石,私藏的用来敲石子的小铁锤,自制的竹片刀,甚至还找到了两把镰刀——天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混过关带进来的。

        曾晓文看了这些违禁物也暗暗皱眉,看来不老实的可不止抓出来的几个探子而已,这鱼龙混杂的移民营里,不安分的人可着实不少。很显然马博在治安管理方面并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才会给这些人留下了私藏武器的机会。当然了,这点失职与他现在的罪名比起来,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

        而马家庄内对外来人员的清查工作虽然有些磕磕绊绊,但在陈一鑫的亲自督阵之下还是不可动摇地实施了。相较于在马博家和移民营中目标明确的抓捕行动,在马家庄范围内对外来人员的清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分属于不同老板和商户的人员并不会都像马家庄的民众一样服帖,他们中有不少人甚至是山东官府某些高官指派的贸易代表,对于海汉的敬畏感也远远没有本地民众那么强烈。对他们来说,海汉这种没有预告的清查行动是一种很不尊重的行为,而海汉人要求的无条件服从安排更是让他们感到难以接受。

        对于这些来自大明的商家,海汉很难再用勾结官府之类的罪名去处罚对方,因为他们当中本来就有不少人是代表了大明官府中人的利益。而私人武装在这里也是得到了有限度的默许,毕竟有钱财和贵重货物需要穿州过府,长途跋涉才能抵达目的地,如果没有一些武师随行,那这些商人的人身和财物安全都没法得到有效保障。这些武装人员只是在进入海汉占领区之后才被限制不得公开携带武器招摇过市,但实际上因为管理难度太大,海汉军方对此管得也不是特别严。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60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