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98章 清理

第1398章 清理

        从马博家搜出这么多的兵器,表明这些人并不甘于只是潜伏在暗处,而是已经在暗中进行武装暴动的准备。仅目前现的兵器就足以武装五六十人了,显然对方准备或者正在调集的人手不会只有这么三人而已,即便他们缄口不言,陈一鑫也能料想到应该还有其他同伙潜伏在附近区域——比如人员成分复杂的移民营。

        士兵们在第三进院子的卧房里现了一个仍有余烬的火盆,里面满满的都是纸灰,很显然是这几人在现被包围之后,将一些书信、账本之类的东西进行了焚烧处理。这些书面资料很可能会有其他潜伏人员的信息,所以这三人先前也没有尝试离开马博家外逃,而是先设法销毁了这些证物。

        在马博的卧房中,士兵们翻箱倒柜之后,找到了衣柜后的一个暗格,从里面翻出了大量财物。仅海汉纸币就有五千多元,还有济南府一家银号的一票四千余两,另外还有银锭金条若干,这个数目可不是他一个土财主家中应有的财富。当然了,不管这些钱财的来路为何,接下来的去处只有一个,那就是充公。

        陈一鑫看到这些财物之后也稍稍有些吃惊,照理说以马博的操作能力和马家庄移民营的规模,要想中饱私囊克扣这么钱下来也不太容易。但转念一想,马博与大明官府中人勾结,只怕也没少从中得到好处,这家伙两头吃钱,在马家庄又不敢过于招摇,那自然只能把这些钱财全都藏起来了。

        这种做法其实也不足为奇,海汉在南方拓展控制区期间,福广两省的地方上搞这种操作的人可着实不少。很多人难以在大明和海汉之间选择单一立场,因此鼠两端、瞻前顾后,甚至是来回叛变,都是海汉合作伙伴会出现的常态。即便是比马博社会地位高得多的人,也难以避免这样的状况出现。陈一鑫当初在珠江口大万山岛主政的时候,便见过不少这样的例子。

        如果站在当事者的立场来说,马博这种小人物的确很难在两个强者之间作出选择,不过在海汉的角度看来,这样吃里扒外又没有什么太大作用的家伙,自然是要被清除的对象。陈一鑫抬了抬手,身后的副官立刻贴了上来,便听他吩咐道:“通知曾晓文,抓人!”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从马博家搜出这么多的兵器,表明这些人并不甘于只是潜伏在暗处,而是已经在暗中进行武装暴动的准备。仅目前现的兵器就足以武装五六十人了,显然对方准备或者正在调集的人手不会只有这么三人而已,即便他们缄口不言,陈一鑫也能料想到应该还有其他同伙潜伏在附近区域——比如人员成分复杂的移民营。

        士兵们在第三进院子的卧房里现了一个仍有余烬的火盆,里面满满的都是纸灰,很显然是这几人在现被包围之后,将一些书信、账本之类的东西进行了焚烧处理。这些书面资料很可能会有其他潜伏人员的信息,所以这三人先前也没有尝试离开马博家外逃,而是先设法销毁了这些证物。

        在马博的卧房中,士兵们翻箱倒柜之后,找到了衣柜后的一个暗格,从里面翻出了大量财物。仅海汉纸币就有五千多元,还有济南府一家银号的一票四千余两,另外还有银锭金条若干,这个数目可不是他一个土财主家中应有的财富。当然了,不管这些钱财的来路为何,接下来的去处只有一个,那就是充公。

        陈一鑫看到这些财物之后也稍稍有些吃惊,照理说以马博的操作能力和马家庄移民营的规模,要想中饱私囊克扣这么钱下来也不太容易。但转念一想,马博与大明官府中人勾结,只怕也没少从中得到好处,这家伙两头吃钱,在马家庄又不敢过于招摇,那自然只能把这些钱财全都藏起来了。

        这种做法其实也不足为奇,海汉在南方拓展控制区期间,福广两省的地方上搞这种操作的人可着实不少。很多人难以在大明和海汉之间选择单一立场,因此鼠两端、瞻前顾后,甚至是来回叛变,都是海汉合作伙伴会出现的常态。即便是比马博社会地位高得多的人,也难以避免这样的状况出现。陈一鑫当初在珠江口大万山岛主政的时候,便见过不少这样的例子。

        如果站在当事者的立场来说,马博这种小人物的确很难在两个强者之间作出选择,不过在海汉的角度看来,这样吃里扒外又没有什么太大作用的家伙,自然是要被清除的对象。陈一鑫抬了抬手,身后的副官立刻贴了上来,便听他吩咐道:“通知曾晓文,抓人!”

        从马博家搜出这么多的兵器,表明这些人并不甘于只是潜伏在暗处,而是已经在暗中进行武装暴动的准备。仅目前现的兵器就足以武装五六十人了,显然对方准备或者正在调集的人手不会只有这么三人而已,即便他们缄口不言,陈一鑫也能料想到应该还有其他同伙潜伏在附近区域——比如人员成分复杂的移民营。

        士兵们在第三进院子的卧房里现了一个仍有余烬的火盆,里面满满的都是纸灰,很显然是这几人在现被包围之后,将一些书信、账本之类的东西进行了焚烧处理。这些书面资料很可能会有其他潜伏人员的信息,所以这三人先前也没有尝试离开马博家外逃,而是先设法销毁了这些证物。

        在马博的卧房中,士兵们翻箱倒柜之后,找到了衣柜后的一个暗格,从里面翻出了大量财物。仅海汉纸币就有五千多元,还有济南府一家银号的一票四千余两,另外还有银锭金条若干,这个数目可不是他一个土财主家中应有的财富。当然了,不管这些钱财的来路为何,接下来的去处只有一个,那就是充公。

        陈一鑫看到这些财物之后也稍稍有些吃惊,照理说以马博的操作能力和马家庄移民营的规模,要想中饱私囊克扣这么钱下来也不太容易。但转念一想,马博与大明官府中人勾结,只怕也没少从中得到好处,这家伙两头吃钱,在马家庄又不敢过于招摇,那自然只能把这些钱财全都藏起来了。

        这种做法其实也不足为奇,海汉在南方拓展控制区期间,福广两省的地方上搞这种操作的人可着实不少。很多人难以在大明和海汉之间选择单一立场,因此鼠两端、瞻前顾后,甚至是来回叛变,都是海汉合作伙伴会出现的常态。即便是比马博社会地位高得多的人,也难以避免这样的状况出现。陈一鑫当初在珠江口大万山岛主政的时候,便见过不少这样的例子。

        如果站在当事者的立场来说,马博这种小人物的确很难在两个强者之间作出选择,不过在海汉的角度看来,这样吃里扒外又没有什么太大作用的家伙,自然是要被清除的对象。陈一鑫抬了抬手,身后的副官立刻贴了上来,便听他吩咐道:“通知曾晓文,抓人!”

        从马博家搜出这么多的兵器,表明这些人并不甘于只是潜伏在暗处,而是已经在暗中进行武装暴动的准备。仅目前现的兵器就足以武装五六十人了,显然对方准备或者正在调集的人手不会只有这么三人而已,即便他们缄口不言,陈一鑫也能料想到应该还有其他同伙潜伏在附近区域——比如人员成分复杂的移民营。

        士兵们在第三进院子的卧房里现了一个仍有余烬的火盆,里面满满的都是纸灰,很显然是这几人在现被包围之后,将一些书信、账本之类的东西进行了焚烧处理。这些书面资料很可能会有其他潜伏人员的信息,所以这三人先前也没有尝试离开马博家外逃,而是先设法销毁了这些证物。

        在马博的卧房中,士兵们翻箱倒柜之后,找到了衣柜后的一个暗格,从里面翻出了大量财物。仅海汉纸币就有五千多元,还有济南府一家银号的一票四千余两,另外还有银锭金条若干,这个数目可不是他一个土财主家中应有的财富。当然了,不管这些钱财的来路为何,接下来的去处只有一个,那就是充公。

        陈一鑫看到这些财物之后也稍稍有些吃惊,照理说以马博的操作能力和马家庄移民营的规模,要想中饱私囊克扣这么钱下来也不太容易。但转念一想,马博与大明官府中人勾结,只怕也没少从中得到好处,这家伙两头吃钱,在马家庄又不敢过于招摇,那自然只能把这些钱财全都藏起来了。

        这种做法其实也不足为奇,海汉在南方拓展控制区期间,福广两省的地方上搞这种操作的人可着实不少。很多人难以在大明和海汉之间选择单一立场,因此鼠两端、瞻前顾后,甚至是来回叛变,都是海汉合作伙伴会出现的常态。即便是比马博社会地位高得多的人,也难以避免这样的状况出现。陈一鑫当初在珠江口大万山岛主政的时候,便见过不少这样的例子。

        如果站在当事者的立场来说,马博这种小人物的确很难在两个强者之间作出选择,不过在海汉的角度看来,这样吃里扒外又没有什么太大作用的家伙,自然是要被清除的对象。陈一鑫抬了抬手,身后的副官立刻贴了上来,便听他吩咐道:“通知曾晓文,抓人!”

        从马博家搜出这么多的兵器,表明这些人并不甘于只是潜伏在暗处,而是已经在暗中进行武装暴动的准备。仅目前现的兵器就足以武装五六十人了,显然对方准备或者正在调集的人手不会只有这么三人而已,即便他们缄口不言,陈一鑫也能料想到应该还有其他同伙潜伏在附近区域——比如人员成分复杂的移民营。

        士兵们在第三进院子的卧房里现了一个仍有余烬的火盆,里面满满的都是纸灰,很显然是这几人在现被包围之后,将一些书信、账本之类的东西进行了焚烧处理。这些书面资料很可能会有其他潜伏人员的信息,所以这三人先前也没有尝试离开马博家外逃,而是先设法销毁了这些证物。

        在马博的卧房中,士兵们翻箱倒柜之后,找到了衣柜后的一个暗格,从里面翻出了大量财物。仅海汉纸币就有五千多元,还有济南府一家银号的一票四千余两,另外还有银锭金条若干,这个数目可不是他一个土财主家中应有的财富。当然了,不管这些钱财的来路为何,接下来的去处只有一个,那就是充公。

        陈一鑫看到这些财物之后也稍稍有些吃惊,照理说以马博的操作能力和马家庄移民营的规模,要想中饱私囊克扣这么钱下来也不太容易。但转念一想,马博与大明官府中人勾结,只怕也没少从中得到好处,这家伙两头吃钱,在马家庄又不敢过于招摇,那自然只能把这些钱财全都藏起来了。

        这种做法其实也不足为奇,海汉在南方拓展控制区期间,福广两省的地方上搞这种操作的人可着实不少。很多人难以在大明和海汉之间选择单一立场,因此鼠两端、瞻前顾后,甚至是来回叛变,都是海汉合作伙伴会出现的常态。即便是比马博社会地位高得多的人,也难以避免这样的状况出现。陈一鑫当初在珠江口大万山岛主政的时候,便见过不少这样的例子。

        如果站在当事者的立场来说,马博这种小人物的确很难在两个强者之间作出选择,不过在海汉的角度看来,这样吃里扒外又没有什么太大作用的家伙,自然是要被清除的对象。陈一鑫抬了抬手,身后的副官立刻贴了上来,便听他吩咐道:“通知曾晓文,抓人!”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60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