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95章 收网日

第1395章 收网日

        在设立意见箱的时候,海汉军就告知民众,投入其中的书信将会由长亲自过目。不过马家庄附近的民众文化水平比较低,能识文断字的人主要都集中在有限的大户人家里,能用书面方式向陈一鑫提意见或告密的人其实并不是那么多,这个措施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更倾向于为乡绅商贾这类人群服务。

        但随着马家庄的日渐繁荣,这里也出现了一些专门为人代笔的儒生,所以只要愿意花一点钱,即便是不怎么识字的人也可以参与到这个匿名游戏中来,大大降低了参与的门槛。当然投入箱子里的书信内容并不见得都是有价值的信息,恰恰相反,其中绝大部分都不会让官方有感兴趣跟进。那些家长里短、偷鸡摸狗的破事,军方可不会花时间涉足其间。

        不过在夜间被偷偷摸摸塞进箱子里的书信中,偶尔也会有那么几条有意思的信息,比如揭某客栈包下一个院子的商人实际上是在山东各州府被通缉的江洋大盗,亦或是举报某家无良药铺试图将海汉急需的药材悄悄撤下运去外地。类似这样的情况,军方便会毫不犹疑地介入,尽快作出处置。从治安角度来说,这种措施倒是多少也起到了一点正面作用。

        陈一鑫忙的时候,这事一般就交给曾晓文去处理,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关心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所以虽然他说了要自己过目,但实际上曾晓文将箱子里的书信取回来之后,也还是先由其进行了简单的筛选,再将其中有价值的部分呈上给陈一鑫过目。

        陈一鑫对于能够通过这种手段接收到的信息并没有报以太大的期望,但今天曾晓文却很快便捧着一封密信来到了他的面前:“长,这封信或许需要关注一下。”

        “哦?”陈一鑫知道自己的秘书并不会无的放矢,当下便从他手中接过来展开信纸。在看清上面的内容之后,陈一鑫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这是一封字迹潦草的举报信,内容是一个人员名单,包括了马家庄移民营主管马博,以及营中几个有名有姓的人员在内。举报理由并非贪污或者徇私之类,而是点明这些人的真实身份都是大明官府派到这里潜伏的暗探。但在这封举报信上却只有名单,并没有列举出任何证据,可以说完全是空口说白话了。

        陈一鑫望向曾晓文道:“这只有举报,没有实证,但你会急忙拿来给我看,应该是有所现了。”

        曾晓文应道:“长,这举报信上有名有姓地列出了一串人,举报者显然对移民营内的状况比较熟悉,这些人名是不是真的,稍后去移民营核对一下花名册便知。但移民营里只有极少人能被派到外面做事,而且会写举报信的人,基本都是天黑之后才会去投书,以免身份暴露。但天黑之后,移民营里的人可就出不来了,而移民营里都是外地人,投送举报信这种事借人之手的可能性也极小,所以这个人很可能并非移民营里收容的难民,而是某个能经常出入移民营,对里面状况比较熟悉的人。”

        陈一鑫微微点头道:“言之有理,接着说。”

        曾晓文得到鼓励,信心又多了几分,继续说道:“如果卑职前面所说的推论成立,举报者不是里面的难民,那出于私怨去构陷几个素不相识无辜者的可能性也就不大了。卑职以为,此事值得一查。”

        陈一鑫又低头看了看那张名单,这样潦草的字迹很有可能是故意为之,他知道某些写举报信的人甚至会故意换一只手来写字,以改变字迹掩饰自己的身份。但这封信的书写者是谁,如果安心查应该是能查到的,毕竟能在日常工作中接触到移民营内部事务的人数量有限,用排除法估计半天时间就能查出来。但这个时候花费时间精力去调查举报者的身份并无必要,当然是应该优先调查这几个被举报对象才对。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在设立意见箱的时候,海汉军就告知民众,投入其中的书信将会由长亲自过目。不过马家庄附近的民众文化水平比较低,能识文断字的人主要都集中在有限的大户人家里,能用书面方式向陈一鑫提意见或告密的人其实并不是那么多,这个措施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更倾向于为乡绅商贾这类人群服务。

        但随着马家庄的日渐繁荣,这里也出现了一些专门为人代笔的儒生,所以只要愿意花一点钱,即便是不怎么识字的人也可以参与到这个匿名游戏中来,大大降低了参与的门槛。当然投入箱子里的书信内容并不见得都是有价值的信息,恰恰相反,其中绝大部分都不会让官方有感兴趣跟进。那些家长里短、偷鸡摸狗的破事,军方可不会花时间涉足其间。

        不过在夜间被偷偷摸摸塞进箱子里的书信中,偶尔也会有那么几条有意思的信息,比如揭某客栈包下一个院子的商人实际上是在山东各州府被通缉的江洋大盗,亦或是举报某家无良药铺试图将海汉急需的药材悄悄撤下运去外地。类似这样的情况,军方便会毫不犹疑地介入,尽快作出处置。从治安角度来说,这种措施倒是多少也起到了一点正面作用。

        陈一鑫忙的时候,这事一般就交给曾晓文去处理,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关心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所以虽然他说了要自己过目,但实际上曾晓文将箱子里的书信取回来之后,也还是先由其进行了简单的筛选,再将其中有价值的部分呈上给陈一鑫过目。

        陈一鑫对于能够通过这种手段接收到的信息并没有报以太大的期望,但今天曾晓文却很快便捧着一封密信来到了他的面前:“长,这封信或许需要关注一下。”

        “哦?”陈一鑫知道自己的秘书并不会无的放矢,当下便从他手中接过来展开信纸。在看清上面的内容之后,陈一鑫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这是一封字迹潦草的举报信,内容是一个人员名单,包括了马家庄移民营主管马博,以及营中几个有名有姓的人员在内。举报理由并非贪污或者徇私之类,而是点明这些人的真实身份都是大明官府派到这里潜伏的暗探。但在这封举报信上却只有名单,并没有列举出任何证据,可以说完全是空口说白话了。

        陈一鑫望向曾晓文道:“这只有举报,没有实证,但你会急忙拿来给我看,应该是有所现了。”

        曾晓文应道:“长,这举报信上有名有姓地列出了一串人,举报者显然对移民营内的状况比较熟悉,这些人名是不是真的,稍后去移民营核对一下花名册便知。但移民营里只有极少人能被派到外面做事,而且会写举报信的人,基本都是天黑之后才会去投书,以免身份暴露。但天黑之后,移民营里的人可就出不来了,而移民营里都是外地人,投送举报信这种事借人之手的可能性也极小,所以这个人很可能并非移民营里收容的难民,而是某个能经常出入移民营,对里面状况比较熟悉的人。”

        陈一鑫微微点头道:“言之有理,接着说。”

        曾晓文得到鼓励,信心又多了几分,继续说道:“如果卑职前面所说的推论成立,举报者不是里面的难民,那出于私怨去构陷几个素不相识无辜者的可能性也就不大了。卑职以为,此事值得一查。”

        陈一鑫又低头看了看那张名单,这样潦草的字迹很有可能是故意为之,他知道某些写举报信的人甚至会故意换一只手来写字,以改变字迹掩饰自己的身份。但这封信的书写者是谁,如果安心查应该是能查到的,毕竟能在日常工作中接触到移民营内部事务的人数量有限,用排除法估计半天时间就能查出来。但这个时候花费时间精力去调查举报者的身份并无必要,当然是应该优先调查这几个被举报对象才对。

        在设立意见箱的时候,海汉军就告知民众,投入其中的书信将会由长亲自过目。不过马家庄附近的民众文化水平比较低,能识文断字的人主要都集中在有限的大户人家里,能用书面方式向陈一鑫提意见或告密的人其实并不是那么多,这个措施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更倾向于为乡绅商贾这类人群服务。

        但随着马家庄的日渐繁荣,这里也出现了一些专门为人代笔的儒生,所以只要愿意花一点钱,即便是不怎么识字的人也可以参与到这个匿名游戏中来,大大降低了参与的门槛。当然投入箱子里的书信内容并不见得都是有价值的信息,恰恰相反,其中绝大部分都不会让官方有感兴趣跟进。那些家长里短、偷鸡摸狗的破事,军方可不会花时间涉足其间。

        不过在夜间被偷偷摸摸塞进箱子里的书信中,偶尔也会有那么几条有意思的信息,比如揭某客栈包下一个院子的商人实际上是在山东各州府被通缉的江洋大盗,亦或是举报某家无良药铺试图将海汉急需的药材悄悄撤下运去外地。类似这样的情况,军方便会毫不犹疑地介入,尽快作出处置。从治安角度来说,这种措施倒是多少也起到了一点正面作用。

        陈一鑫忙的时候,这事一般就交给曾晓文去处理,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关心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所以虽然他说了要自己过目,但实际上曾晓文将箱子里的书信取回来之后,也还是先由其进行了简单的筛选,再将其中有价值的部分呈上给陈一鑫过目。

        陈一鑫对于能够通过这种手段接收到的信息并没有报以太大的期望,但今天曾晓文却很快便捧着一封密信来到了他的面前:“长,这封信或许需要关注一下。”

        “哦?”陈一鑫知道自己的秘书并不会无的放矢,当下便从他手中接过来展开信纸。在看清上面的内容之后,陈一鑫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这是一封字迹潦草的举报信,内容是一个人员名单,包括了马家庄移民营主管马博,以及营中几个有名有姓的人员在内。举报理由并非贪污或者徇私之类,而是点明这些人的真实身份都是大明官府派到这里潜伏的暗探。但在这封举报信上却只有名单,并没有列举出任何证据,可以说完全是空口说白话了。

        陈一鑫望向曾晓文道:“这只有举报,没有实证,但你会急忙拿来给我看,应该是有所现了。”

        曾晓文应道:“长,这举报信上有名有姓地列出了一串人,举报者显然对移民营内的状况比较熟悉,这些人名是不是真的,稍后去移民营核对一下花名册便知。但移民营里只有极少人能被派到外面做事,而且会写举报信的人,基本都是天黑之后才会去投书,以免身份暴露。但天黑之后,移民营里的人可就出不来了,而移民营里都是外地人,投送举报信这种事借人之手的可能性也极小,所以这个人很可能并非移民营里收容的难民,而是某个能经常出入移民营,对里面状况比较熟悉的人。”

        陈一鑫微微点头道:“言之有理,接着说。”

        曾晓文得到鼓励,信心又多了几分,继续说道:“如果卑职前面所说的推论成立,举报者不是里面的难民,那出于私怨去构陷几个素不相识无辜者的可能性也就不大了。卑职以为,此事值得一查。”

        陈一鑫又低头看了看那张名单,这样潦草的字迹很有可能是故意为之,他知道某些写举报信的人甚至会故意换一只手来写字,以改变字迹掩饰自己的身份。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6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