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94章 小小浪花

第1394章 小小浪花

        马博这般支支吾吾,遮遮掩掩,只能让刘尚更快联想到他的真正目的。而这番漏洞百出的说辞如果被后院那个见不得光的主使者听到,只怕当场就会暴跳如雷,把马博骂个狗血淋头。那人千方百计想要收买刘尚,所为的不过就是避免打草惊蛇而已,并非真的需要刘尚为自己做什么事,但马博为了能让那几人脱身,情急之下想出先将刘尚支开几天这种笨办法,却是将自己的真实目的暴露无遗了。

        马博自以为刘尚一无所知,只是出于谨慎才拒绝自己给予的好处,可刘尚对局势的了解程度远他的想象,立刻便已经想到了他为何要提出这种不合常理的要求。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当然不会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

        刘尚沉默了片刻才道:“我手头工作还没完,你再给我三天时间。”

        “半天。”马博唯恐夜长梦多,立刻还价道:“你明天收拾一下,就先回芝罘岛吧!”

        “一天。”刘尚对马博的还价也有心理准备:“我得花时间写工作总结。”

        这次马博没有再还价了,他认为自己已经占据了主动,没有必要再就这种细节问题逼迫刘尚就范。在这个问题上只要达成了目的就行,马博也并不想真的跟刘尚翻脸。

        “这笔钱你收着吧,权当是我们合作的定金。”马博站起身来,将桌上的一叠纸币又推回到刘尚面前,然后不等他有所反应,便出门离开了。

        刘尚没有起身去送他,只是盯着桌上那叠纸币,口中喃喃自语道:“这可是你逼我的……”

        生在刘尚与马博之间的勾心斗角不过只是小人物之间的冲突,不管谁胜谁负,其实对海汉占领区的局势都不可能造成根本性的影响。他们所能掀起的浪花,也仅仅只是在极小的范围之内,可能根本还没有让人注意到便已消散了。

        马博尝试要挟刘尚的同时,陈一鑫还在他的办公室里加班。虽然现在海汉驻军正在逐步向北上干部交接民政事务,但他也不可能立刻便将手里的工作全都交出去。特别是一部分与军方关系密切的产业,工作交接的进程更是比较缓慢。

        如果以军队的效率,大部分工作的交接过程或许不会拖到过五天,会出现进展缓慢的状况,或多或少其实都是有军方的意志在里边起了作用。

        山东占领区的移民事务一向是军方把控的重点产业,这不但涉及到安全问题,更是军方获得北方兵源的主要渠道之一。除了北方人的身体要比南方人更为壮实这个理由之外,本地出身的人对东北亚地区的气候环境更为适应,也是军方要大力征募北方出身的青壮入伍当兵的重要原因。尽管钱天敦的特战营在辽东与后金军的战斗中表现十分不错,但实际上以南方人为主的这支部队对于辽东的适应程度并不理想,伤病状况也不容乐观。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马博这般支支吾吾,遮遮掩掩,只能让刘尚更快联想到他的真正目的。而这番漏洞百出的说辞如果被后院那个见不得光的主使者听到,只怕当场就会暴跳如雷,把马博骂个狗血淋头。那人千方百计想要收买刘尚,所为的不过就是避免打草惊蛇而已,并非真的需要刘尚为自己做什么事,但马博为了能让那几人脱身,情急之下想出先将刘尚支开几天这种笨办法,却是将自己的真实目的暴露无遗了。

        马博自以为刘尚一无所知,只是出于谨慎才拒绝自己给予的好处,可刘尚对局势的了解程度远他的想象,立刻便已经想到了他为何要提出这种不合常理的要求。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当然不会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

        刘尚沉默了片刻才道:“我手头工作还没完,你再给我三天时间。”

        “半天。”马博唯恐夜长梦多,立刻还价道:“你明天收拾一下,就先回芝罘岛吧!”

        “一天。”刘尚对马博的还价也有心理准备:“我得花时间写工作总结。”

        这次马博没有再还价了,他认为自己已经占据了主动,没有必要再就这种细节问题逼迫刘尚就范。在这个问题上只要达成了目的就行,马博也并不想真的跟刘尚翻脸。

        “这笔钱你收着吧,权当是我们合作的定金。”马博站起身来,将桌上的一叠纸币又推回到刘尚面前,然后不等他有所反应,便出门离开了。

        刘尚没有起身去送他,只是盯着桌上那叠纸币,口中喃喃自语道:“这可是你逼我的……”

        生在刘尚与马博之间的勾心斗角不过只是小人物之间的冲突,不管谁胜谁负,其实对海汉占领区的局势都不可能造成根本性的影响。他们所能掀起的浪花,也仅仅只是在极小的范围之内,可能根本还没有让人注意到便已消散了。

        马博尝试要挟刘尚的同时,陈一鑫还在他的办公室里加班。虽然现在海汉驻军正在逐步向北上干部交接民政事务,但他也不可能立刻便将手里的工作全都交出去。特别是一部分与军方关系密切的产业,工作交接的进程更是比较缓慢。

        如果以军队的效率,大部分工作的交接过程或许不会拖到过五天,会出现进展缓慢的状况,或多或少其实都是有军方的意志在里边起了作用。

        山东占领区的移民事务一向是军方把控的重点产业,这不但涉及到安全问题,更是军方获得北方兵源的主要渠道之一。除了北方人的身体要比南方人更为壮实这个理由之外,本地出身的人对东北亚地区的气候环境更为适应,也是军方要大力征募北方出身的青壮入伍当兵的重要原因。尽管钱天敦的特战营在辽东与后金军的战斗中表现十分不错,但实际上以南方人为主的这支部队对于辽东的适应程度并不理想,伤病状况也不容乐观。

        马博这般支支吾吾,遮遮掩掩,只能让刘尚更快联想到他的真正目的。而这番漏洞百出的说辞如果被后院那个见不得光的主使者听到,只怕当场就会暴跳如雷,把马博骂个狗血淋头。那人千方百计想要收买刘尚,所为的不过就是避免打草惊蛇而已,并非真的需要刘尚为自己做什么事,但马博为了能让那几人脱身,情急之下想出先将刘尚支开几天这种笨办法,却是将自己的真实目的暴露无遗了。

        马博自以为刘尚一无所知,只是出于谨慎才拒绝自己给予的好处,可刘尚对局势的了解程度远他的想象,立刻便已经想到了他为何要提出这种不合常理的要求。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当然不会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

        刘尚沉默了片刻才道:“我手头工作还没完,你再给我三天时间。”

        “半天。”马博唯恐夜长梦多,立刻还价道:“你明天收拾一下,就先回芝罘岛吧!”

        “一天。”刘尚对马博的还价也有心理准备:“我得花时间写工作总结。”

        这次马博没有再还价了,他认为自己已经占据了主动,没有必要再就这种细节问题逼迫刘尚就范。在这个问题上只要达成了目的就行,马博也并不想真的跟刘尚翻脸。

        “这笔钱你收着吧,权当是我们合作的定金。”马博站起身来,将桌上的一叠纸币又推回到刘尚面前,然后不等他有所反应,便出门离开了。

        刘尚没有起身去送他,只是盯着桌上那叠纸币,口中喃喃自语道:“这可是你逼我的……”

        生在刘尚与马博之间的勾心斗角不过只是小人物之间的冲突,不管谁胜谁负,其实对海汉占领区的局势都不可能造成根本性的影响。他们所能掀起的浪花,也仅仅只是在极小的范围之内,可能根本还没有让人注意到便已消散了。

        马博尝试要挟刘尚的同时,陈一鑫还在他的办公室里加班。虽然现在海汉驻军正在逐步向北上干部交接民政事务,但他也不可能立刻便将手里的工作全都交出去。特别是一部分与军方关系密切的产业,工作交接的进程更是比较缓慢。

        如果以军队的效率,大部分工作的交接过程或许不会拖到过五天,会出现进展缓慢的状况,或多或少其实都是有军方的意志在里边起了作用。

        山东占领区的移民事务一向是军方把控的重点产业,这不但涉及到安全问题,更是军方获得北方兵源的主要渠道之一。除了北方人的身体要比南方人更为壮实这个理由之外,本地出身的人对东北亚地区的气候环境更为适应,也是军方要大力征募北方出身的青壮入伍当兵的重要原因。尽管钱天敦的特战营在辽东与后金军的战斗中表现十分不错,但实际上以南方人为主的这支部队对于辽东的适应程度并不理想,伤病状况也不容乐观。

        马博这般支支吾吾,遮遮掩掩,只能让刘尚更快联想到他的真正目的。而这番漏洞百出的说辞如果被后院那个见不得光的主使者听到,只怕当场就会暴跳如雷,把马博骂个狗血淋头。那人千方百计想要收买刘尚,所为的不过就是避免打草惊蛇而已,并非真的需要刘尚为自己做什么事,但马博为了能让那几人脱身,情急之下想出先将刘尚支开几天这种笨办法,却是将自己的真实目的暴露无遗了。

        马博自以为刘尚一无所知,只是出于谨慎才拒绝自己给予的好处,可刘尚对局势的了解程度远他的想象,立刻便已经想到了他为何要提出这种不合常理的要求。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当然不会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

        刘尚沉默了片刻才道:“我手头工作还没完,你再给我三天时间。”

        “半天。”马博唯恐夜长梦多,立刻还价道:“你明天收拾一下,就先回芝罘岛吧!”

        “一天。”刘尚对马博的还价也有心理准备:“我得花时间写工作总结。”

        这次马博没有再还价了,他认为自己已经占据了主动,没有必要再就这种细节问题逼迫刘尚就范。在这个问题上只要达成了目的就行,马博也并不想真的跟刘尚翻脸。

        “这笔钱你收着吧,权当是我们合作的定金。”马博站起身来,将桌上的一叠纸币又推回到刘尚面前,然后不等他有所反应,便出门离开了。

        刘尚没有起身去送他,只是盯着桌上那叠纸币,口中喃喃自语道:“这可是你逼我的……”

        生在刘尚与马博之间的勾心斗角不过只是小人物之间的冲突,不管谁胜谁负,其实对海汉占领区的局势都不可能造成根本性的影响。他们所能掀起的浪花,也仅仅只是在极小的范围之内,可能根本还没有让人注意到便已消散了。

        马博尝试要挟刘尚的同时,陈一鑫还在他的办公室里加班。虽然现在海汉驻军正在逐步向北上干部交接民政事务,但他也不可能立刻便将手里的工作全都交出去。特别是一部分与军方关系密切的产业,工作交接的进程更是比较缓慢。

        如果以军队的效率,大部分工作的交接过程或许不会拖到过五天,会出现进展缓慢的状况,或多或少其实都是有军方的意志在里边起了作用。

        山东占领区的移民事务一向是军方把控的重点产业,这不但涉及到安全问题,更是军方获得北方兵源的主要渠道之一。除了北方人的身体要比南方人更为壮实这个理由之外,本地出身的人对东北亚地区的气候环境更为适应,也是军方要大力征募北方出身的青壮入伍当兵的重要原因。尽管钱天敦的特战营在辽东与后金军的战斗中表现十分不错,但实际上以南方人为主的这支部队对于辽东的适应程度并不理想,伤病状况也不容乐观。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60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