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91章 真相如此简单

第1391章 真相如此简单

        “从移民营抽人给刘兄打下手?”马博看着刘尚递过来的批文,脸上的疑惑神色十分明显。这批文的内容和最后曾晓文的签名,他倒是都已经看明白了,只是不懂刘尚为何才到马家庄便这么积极地主动找事做。据说这位是从海汉京城来的官员,照理说京官到了地方上,应该呼来喝去使唤别人做事才对,怎地这位爷不走寻常路,偏偏事事都打算要亲历亲为。

        “在下打算把马家庄外的标语重新涂画,这差事一人做起来太慢,所以打算从移民营这边选一些人手,帮着抬梯子拿工具做做力气活。”刘尚面色如常地解释道。他很清楚马博没有理由拒绝自己的合理要求,移民营里的民众对海汉而言就是免费劳动力,更何况还有上级的批文在手。当然了,他之所以找了这么一个差事,就是想尽量避免让马博产生戒心,因此早就想好了如何说服对方接受。

        马博虽然没有拒绝,但却是提出了另外一个方案:“这移民营的人都蠢笨得紧,怕是帮不上什么忙。若是刘兄需要人手,让在下派几个做事机灵的长工供你差遣如何?”

        刘尚含笑拒绝了他的提议:“多谢马老弟好意,不过你手下那几个长工还要在移民营这边当管事,抽走了多有不便。我看还是就随意在营里选几个年轻力壮的后生就好,反正这差事简单,也不需要有多机灵能干。”

        刘尚见马博似乎还要坚持,便赶紧抓住时机又补了一句:“这也是曾秘书的意思。”

        马博眼神略一闪烁,便改口道:“既然曾秘书也了话,那就按刘兄的意思做好了。”

        刘尚心道这大人物身边的亲信果然还是有点威力,搬出来就能镇住马博这地头蛇了。他也并不担心马博会去找曾晓文证实此事,因为他已经察觉到这两人的立场极有可能是分属不同的派别。

        说服马博之后,刘尚便到移民营中点了数人,其中便有他之前在马博点名时特地记下的几个对象。马博虽然有些诧异于刘尚挑选出的人员名单,但最终还是没有阻拦他带着这些人离开移民营。只是刘尚带着人离开之后,马博也匆匆离开移民营回家去了。

        刘尚虽说是找个差事打掩护,但既然人都已经要到手了,这事情肯定还是要做起来的,否则也容易让马博和曾晓文起疑心。他带着人去到马家庄外由一排废弃砖窑改建的物资仓库,领了油漆和其他工具,然后便来到村子旁边开始做事。

        关于如何在建筑墙面上涂写宣传标语,刘尚在宣传部期间也曾接受过相关的技能培训,他的书法水平距离曾晓文这类曾经考取过功名的读书人还是有较大的差距,以前其实也没有实际操作过这种写标语的工作。不过他看到墙上已经斑驳不堪的标语似乎也比自己的水平高不到哪里去,所以才会选了这么一个差事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从移民营抽人给刘兄打下手?”马博看着刘尚递过来的批文,脸上的疑惑神色十分明显。这批文的内容和最后曾晓文的签名,他倒是都已经看明白了,只是不懂刘尚为何才到马家庄便这么积极地主动找事做。据说这位是从海汉京城来的官员,照理说京官到了地方上,应该呼来喝去使唤别人做事才对,怎地这位爷不走寻常路,偏偏事事都打算要亲历亲为。

        “在下打算把马家庄外的标语重新涂画,这差事一人做起来太慢,所以打算从移民营这边选一些人手,帮着抬梯子拿工具做做力气活。”刘尚面色如常地解释道。他很清楚马博没有理由拒绝自己的合理要求,移民营里的民众对海汉而言就是免费劳动力,更何况还有上级的批文在手。当然了,他之所以找了这么一个差事,就是想尽量避免让马博产生戒心,因此早就想好了如何说服对方接受。

        马博虽然没有拒绝,但却是提出了另外一个方案:“这移民营的人都蠢笨得紧,怕是帮不上什么忙。若是刘兄需要人手,让在下派几个做事机灵的长工供你差遣如何?”

        刘尚含笑拒绝了他的提议:“多谢马老弟好意,不过你手下那几个长工还要在移民营这边当管事,抽走了多有不便。我看还是就随意在营里选几个年轻力壮的后生就好,反正这差事简单,也不需要有多机灵能干。”

        刘尚见马博似乎还要坚持,便赶紧抓住时机又补了一句:“这也是曾秘书的意思。”

        马博眼神略一闪烁,便改口道:“既然曾秘书也了话,那就按刘兄的意思做好了。”

        刘尚心道这大人物身边的亲信果然还是有点威力,搬出来就能镇住马博这地头蛇了。他也并不担心马博会去找曾晓文证实此事,因为他已经察觉到这两人的立场极有可能是分属不同的派别。

        说服马博之后,刘尚便到移民营中点了数人,其中便有他之前在马博点名时特地记下的几个对象。马博虽然有些诧异于刘尚挑选出的人员名单,但最终还是没有阻拦他带着这些人离开移民营。只是刘尚带着人离开之后,马博也匆匆离开移民营回家去了。

        刘尚虽说是找个差事打掩护,但既然人都已经要到手了,这事情肯定还是要做起来的,否则也容易让马博和曾晓文起疑心。他带着人去到马家庄外由一排废弃砖窑改建的物资仓库,领了油漆和其他工具,然后便来到村子旁边开始做事。

        关于如何在建筑墙面上涂写宣传标语,刘尚在宣传部期间也曾接受过相关的技能培训,他的书法水平距离曾晓文这类曾经考取过功名的读书人还是有较大的差距,以前其实也没有实际操作过这种写标语的工作。不过他看到墙上已经斑驳不堪的标语似乎也比自己的水平高不到哪里去,所以才会选了这么一个差事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从移民营抽人给刘兄打下手?”马博看着刘尚递过来的批文,脸上的疑惑神色十分明显。这批文的内容和最后曾晓文的签名,他倒是都已经看明白了,只是不懂刘尚为何才到马家庄便这么积极地主动找事做。据说这位是从海汉京城来的官员,照理说京官到了地方上,应该呼来喝去使唤别人做事才对,怎地这位爷不走寻常路,偏偏事事都打算要亲历亲为。

        “在下打算把马家庄外的标语重新涂画,这差事一人做起来太慢,所以打算从移民营这边选一些人手,帮着抬梯子拿工具做做力气活。”刘尚面色如常地解释道。他很清楚马博没有理由拒绝自己的合理要求,移民营里的民众对海汉而言就是免费劳动力,更何况还有上级的批文在手。当然了,他之所以找了这么一个差事,就是想尽量避免让马博产生戒心,因此早就想好了如何说服对方接受。

        马博虽然没有拒绝,但却是提出了另外一个方案:“这移民营的人都蠢笨得紧,怕是帮不上什么忙。若是刘兄需要人手,让在下派几个做事机灵的长工供你差遣如何?”

        刘尚含笑拒绝了他的提议:“多谢马老弟好意,不过你手下那几个长工还要在移民营这边当管事,抽走了多有不便。我看还是就随意在营里选几个年轻力壮的后生就好,反正这差事简单,也不需要有多机灵能干。”

        刘尚见马博似乎还要坚持,便赶紧抓住时机又补了一句:“这也是曾秘书的意思。”

        马博眼神略一闪烁,便改口道:“既然曾秘书也了话,那就按刘兄的意思做好了。”

        刘尚心道这大人物身边的亲信果然还是有点威力,搬出来就能镇住马博这地头蛇了。他也并不担心马博会去找曾晓文证实此事,因为他已经察觉到这两人的立场极有可能是分属不同的派别。

        说服马博之后,刘尚便到移民营中点了数人,其中便有他之前在马博点名时特地记下的几个对象。马博虽然有些诧异于刘尚挑选出的人员名单,但最终还是没有阻拦他带着这些人离开移民营。只是刘尚带着人离开之后,马博也匆匆离开移民营回家去了。

        刘尚虽说是找个差事打掩护,但既然人都已经要到手了,这事情肯定还是要做起来的,否则也容易让马博和曾晓文起疑心。他带着人去到马家庄外由一排废弃砖窑改建的物资仓库,领了油漆和其他工具,然后便来到村子旁边开始做事。

        关于如何在建筑墙面上涂写宣传标语,刘尚在宣传部期间也曾接受过相关的技能培训,他的书法水平距离曾晓文这类曾经考取过功名的读书人还是有较大的差距,以前其实也没有实际操作过这种写标语的工作。不过他看到墙上已经斑驳不堪的标语似乎也比自己的水平高不到哪里去,所以才会选了这么一个差事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从移民营抽人给刘兄打下手?”马博看着刘尚递过来的批文,脸上的疑惑神色十分明显。这批文的内容和最后曾晓文的签名,他倒是都已经看明白了,只是不懂刘尚为何才到马家庄便这么积极地主动找事做。据说这位是从海汉京城来的官员,照理说京官到了地方上,应该呼来喝去使唤别人做事才对,怎地这位爷不走寻常路,偏偏事事都打算要亲历亲为。

        “在下打算把马家庄外的标语重新涂画,这差事一人做起来太慢,所以打算从移民营这边选一些人手,帮着抬梯子拿工具做做力气活。”刘尚面色如常地解释道。他很清楚马博没有理由拒绝自己的合理要求,移民营里的民众对海汉而言就是免费劳动力,更何况还有上级的批文在手。当然了,他之所以找了这么一个差事,就是想尽量避免让马博产生戒心,因此早就想好了如何说服对方接受。

        马博虽然没有拒绝,但却是提出了另外一个方案:“这移民营的人都蠢笨得紧,怕是帮不上什么忙。若是刘兄需要人手,让在下派几个做事机灵的长工供你差遣如何?”

        刘尚含笑拒绝了他的提议:“多谢马老弟好意,不过你手下那几个长工还要在移民营这边当管事,抽走了多有不便。我看还是就随意在营里选几个年轻力壮的后生就好,反正这差事简单,也不需要有多机灵能干。”

        刘尚见马博似乎还要坚持,便赶紧抓住时机又补了一句:“这也是曾秘书的意思。”

        马博眼神略一闪烁,便改口道:“既然曾秘书也了话,那就按刘兄的意思做好了。”

        刘尚心道这大人物身边的亲信果然还是有点威力,搬出来就能镇住马博这地头蛇了。他也并不担心马博会去找曾晓文证实此事,因为他已经察觉到这两人的立场极有可能是分属不同的派别。

        说服马博之后,刘尚便到移民营中点了数人,其中便有他之前在马博点名时特地记下的几个对象。马博虽然有些诧异于刘尚挑选出的人员名单,但最终还是没有阻拦他带着这些人离开移民营。只是刘尚带着人离开之后,马博也匆匆离开移民营回家去了。

        刘尚虽说是找个差事打掩护,但既然人都已经要到手了,这事情肯定还是要做起来的,否则也容易让马博和曾晓文起疑心。他带着人去到马家庄外由一排废弃砖窑改建的物资仓库,领了油漆和其他工具,然后便来到村子旁边开始做事。

        关于如何在建筑墙面上涂写宣传标语,刘尚在宣传部期间也曾接受过相关的技能培训,他的书法水平距离曾晓文这类曾经考取过功名的读书人还是有较大的差距,以前其实也没有实际操作过这种写标语的工作。不过他看到墙上已经斑驳不堪的标语似乎也比自己的水平高不到哪里去,所以才会选了这么一个差事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5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