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90章 难以掩盖

第1390章 难以掩盖

        早在海汉统一海南岛之前,军方便已经在海外开辟了殖民地,开启了海汉向外扩张控制区的历史。而这类占领区在开早期往往缺乏完善的管理机构体系,也没有足够多的专业官员来接手,所以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由军方先行代管,到一定时期之后再逐步与行业部门和专职机构进行交接——便如山东占领区目前正在进行中的工作交接一样。

        毕竟军方的专业领域不是治理地方,这样的安排当然会存在很多弊端,但唯有如此才能在快对外扩张的同时实现对占领区的基本治理和开,所以这套做法也被一直沿用下来,逐渐成为了海汉对外扩张过程中一种默认的方案。而军方在此过程中也逐步积累了大量实践经验,对于治理海外殖民地也有了比较成熟的操作,并且从中获得了极为丰厚的收益。

        毫不夸张地说,推动军方不断向外实施军事扩张的动力,除了海汉自身的展需要和军方高层的个人抱负之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但又对外界秘而不宣的原因,便是军方从这些军事控制区内不断获取的丰厚收益。经济、人员,以及控制区本身的战略位置等等,这些因素给军方带来的后续好处甚至远远大过了占领土地本身的意义。海汉军能够在短短八年时间里迅成为南海及东北亚地区战斗力最强的武装,可不单单只是依靠执委会每年批给国防部和军工部门的那些军费预算。

        当然了,这说不上是什么阴谋,执委会对于军方的手段并非一无所知,包括那些惯于跟军方唱反调的高官们也都很清楚这样的状况。只是出于展形势的需要,这个国家不得不使用这套方案来对海外控制区进行管理,虽然看起来不是那么合理,但在现阶段来说却的的确确是得到执委会认可的合法行为。

        不过这样的做法不会永远一成不变地执行下去,随着海汉国的正式成立,各方面的制度都在逐步完善,干部培训体系能够为这个国家的各个部门提供的人力资源也在日渐增加。海外控制区缺乏专业官员的状况正在慢慢好转,即便是距离三亚万里之遥的海外殖民地,执委会也希望能尽早将其纳入到中央的统一管控之下,所以会更快地派出专业干部团队去接管当地政务。而这种转变给军方带来的影响,大概就是各地的军管期会较之以前大大缩短,从地方上所能获得的直接收益也将随之缩减。

        这是大势所趋,军方也并不打算要去对抗执委会制定的政策,但起码要尽力保住自己应得的那部分利益。为了不让胜利堡那边找到更多的借口来削减军方对海外殖民地的控制力度,国防部所能采取的措施便是要让这些处于军方控制下的地区尽可能保持社会秩序的稳定。对海汉这样一个领土散布于广袤海洋中的特殊国家来说,海外殖民地的稳定便是统治牢固的最好表现,至于具体是军方还是专业部门在管理这些地方,那倒是其次了。

        陈一鑫在山东局势稳定之后会被分配了管理民政的任务,一部分原因也是军方要借此向执委会表明态度——对于地方上的政务管理,军方还是很上心的,还特地安排了专职官员来负责这个领域的工作。

        只要地方上没有出现大的混乱,包括陈一鑫在内的高级将领们并不会在政务上倾注太多的热情,毕竟海汉军方的注意力已经由山东向北转移到了辽东,山东占领区的职能也开始朝后勤基地和中转港的方向生转变。如果不是最近这几个月接连爆出了安全方面的问题,陈一鑫也不会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已经与北上干部团队开始交接的移民事务上来。

        陈一鑫并不在乎移民营里那帮人能玩出什么花样,这里是海汉控制下的地区,只要他一声令下,移民营里的所有人,包括管理他们的马博等人在内,一天之内就会被打包出海,然后送到遥远到他们连想都想象不出的南海去做苦力。但如果这么简单粗暴地处理此事,必然会给安全部留下“封锁消息”的口实,也会让民政部质疑军方处理问题的能力。

        所以陈一鑫只能谨慎地选择等待,等一个更合理的时机再动手收网。而在此期间他不希望有人干扰到自己的部署,所以才会让秘书曾晓文出面去跟新来的宣传官打个招呼。至于刘尚的个人命运是否会因为自己的意志而有所改变,陈一鑫根本就没有花费丝毫的精力去考虑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就如同他不会在乎马博的死活一样,在军方利益和海汉国家利益面前,这些人的命运其实与蝼蚁差不多,硬要说有什么区别,那可能仅仅只是所处阵营不同罢了。

        刘尚可不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他虽然意识到了曾晓文对自己的告诫之意,但理解的方向却似乎或多或少地出现了一点偏差。

        “天下乌鸦一般黑啊!海汉的衙门里也少不了这些龌龊事!”刘尚慢慢享用着午餐,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嘲讽的微笑。他本身就是大明公门出身,自然能想到马家庄这种地方必然会充斥着种种见不得光的灰色交易,有海汉的官员牵扯其中,也是在所难免的状况。只是没想到自己一个不管事的文官,才来到这里不过两天时间,便先后受到了两拨人的拉拢与告诫。

        刘尚趁着吃饭的时间慢慢捋了一下自己掌握的线索,他基本可以确定马博这个人不太干净,否则也不会在第一天就想法设法地使出手段要收买自己,而且手段还显得挺粗糙。至于曾晓文这个人,刘尚实在有点看不懂,他最初以为对方是在警告自己不要跟马博作对,但想想又觉得不对,这事似乎没那么简单。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早在海汉统一海南岛之前,军方便已经在海外开辟了殖民地,开启了海汉向外扩张控制区的历史。而这类占领区在开早期往往缺乏完善的管理机构体系,也没有足够多的专业官员来接手,所以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由军方先行代管,到一定时期之后再逐步与行业部门和专职机构进行交接——便如山东占领区目前正在进行中的工作交接一样。

        毕竟军方的专业领域不是治理地方,这样的安排当然会存在很多弊端,但唯有如此才能在快对外扩张的同时实现对占领区的基本治理和开,所以这套做法也被一直沿用下来,逐渐成为了海汉对外扩张过程中一种默认的方案。而军方在此过程中也逐步积累了大量实践经验,对于治理海外殖民地也有了比较成熟的操作,并且从中获得了极为丰厚的收益。

        毫不夸张地说,推动军方不断向外实施军事扩张的动力,除了海汉自身的展需要和军方高层的个人抱负之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但又对外界秘而不宣的原因,便是军方从这些军事控制区内不断获取的丰厚收益。经济、人员,以及控制区本身的战略位置等等,这些因素给军方带来的后续好处甚至远远大过了占领土地本身的意义。海汉军能够在短短八年时间里迅成为南海及东北亚地区战斗力最强的武装,可不单单只是依靠执委会每年批给国防部和军工部门的那些军费预算。

        当然了,这说不上是什么阴谋,执委会对于军方的手段并非一无所知,包括那些惯于跟军方唱反调的高官们也都很清楚这样的状况。只是出于展形势的需要,这个国家不得不使用这套方案来对海外控制区进行管理,虽然看起来不是那么合理,但在现阶段来说却的的确确是得到执委会认可的合法行为。

        不过这样的做法不会永远一成不变地执行下去,随着海汉国的正式成立,各方面的制度都在逐步完善,干部培训体系能够为这个国家的各个部门提供的人力资源也在日渐增加。海外控制区缺乏专业官员的状况正在慢慢好转,即便是距离三亚万里之遥的海外殖民地,执委会也希望能尽早将其纳入到中央的统一管控之下,所以会更快地派出专业干部团队去接管当地政务。而这种转变给军方带来的影响,大概就是各地的军管期会较之以前大大缩短,从地方上所能获得的直接收益也将随之缩减。

        这是大势所趋,军方也并不打算要去对抗执委会制定的政策,但起码要尽力保住自己应得的那部分利益。为了不让胜利堡那边找到更多的借口来削减军方对海外殖民地的控制力度,国防部所能采取的措施便是要让这些处于军方控制下的地区尽可能保持社会秩序的稳定。对海汉这样一个领土散布于广袤海洋中的特殊国家来说,海外殖民地的稳定便是统治牢固的最好表现,至于具体是军方还是专业部门在管理这些地方,那倒是其次了。

        陈一鑫在山东局势稳定之后会被分配了管理民政的任务,一部分原因也是军方要借此向执委会表明态度——对于地方上的政务管理,军方还是很上心的,还特地安排了专职官员来负责这个领域的工作。

        只要地方上没有出现大的混乱,包括陈一鑫在内的高级将领们并不会在政务上倾注太多的热情,毕竟海汉军方的注意力已经由山东向北转移到了辽东,山东占领区的职能也开始朝后勤基地和中转港的方向生转变。如果不是最近这几个月接连爆出了安全方面的问题,陈一鑫也不会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已经与北上干部团队开始交接的移民事务上来。

        陈一鑫并不在乎移民营里那帮人能玩出什么花样,这里是海汉控制下的地区,只要他一声令下,移民营里的所有人,包括管理他们的马博等人在内,一天之内就会被打包出海,然后送到遥远到他们连想都想象不出的南海去做苦力。但如果这么简单粗暴地处理此事,必然会给安全部留下“封锁消息”的口实,也会让民政部质疑军方处理问题的能力。

        所以陈一鑫只能谨慎地选择等待,等一个更合理的时机再动手收网。而在此期间他不希望有人干扰到自己的部署,所以才会让秘书曾晓文出面去跟新来的宣传官打个招呼。至于刘尚的个人命运是否会因为自己的意志而有所改变,陈一鑫根本就没有花费丝毫的精力去考虑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就如同他不会在乎马博的死活一样,在军方利益和海汉国家利益面前,这些人的命运其实与蝼蚁差不多,硬要说有什么区别,那可能仅仅只是所处阵营不同罢了。

        刘尚可不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他虽然意识到了曾晓文对自己的告诫之意,但理解的方向却似乎或多或少地出现了一点偏差。

        “天下乌鸦一般黑啊!海汉的衙门里也少不了这些龌龊事!”刘尚慢慢享用着午餐,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嘲讽的微笑。他本身就是大明公门出身,自然能想到马家庄这种地方必然会充斥着种种见不得光的灰色交易,有海汉的官员牵扯其中,也是在所难免的状况。只是没想到自己一个不管事的文官,才来到这里不过两天时间,便先后受到了两拨人的拉拢与告诫。

        刘尚趁着吃饭的时间慢慢捋了一下自己掌握的线索,他基本可以确定马博这个人不太干净,否则也不会在第一天就想法设法地使出手段要收买自己,而且手段还显得挺粗糙。至于曾晓文这个人,刘尚实在有点看不懂,他最初以为对方是在警告自己不要跟马博作对,但想想又觉得不对,这事似乎没那么简单。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59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