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89章 大局

第1389章 大局

        山东驻军与安全部之间的合作一向比较顺畅,军方这帮人与郝万清的私交也还不错,但这并不代表这两个阵营就会向对方完全敞开心胸。在调查情报泄露这件事情上,陈一鑫有自己的打算,也不希望刘尚的出现打乱了现有的部署。虽然这个人选是他点名要过来的,但当他通过某些渠道知道昨天马博从中午到晚上一直在家中宴请新来的宣传官,就觉得有必要让秘书曾晓文出面去跟刘尚打个招呼。

        之所以打招呼的对象是刘尚而不是马博,是因为陈一鑫对移民营的状况并非一无所知。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做出一些打草惊蛇的举动,所以甚至没打算把刘尚叫到自己办公室来面授机宜,而是将与其接触的差事交给了自己的秘书。虽说这样拐弯抹角的做法并不符合军方的行事风格,甚至有可能会引起刘尚的误会,但陈一鑫信任曾晓文的办事能力,他知道自己这个属下一定能将这个问题处理妥当。

        曾晓文对于这样的工作其实并不陌生,为上司解决难题本来就是他的专长,如今的职称虽然由师爷换成了秘书,阵营从大明换作了海汉,但工作性质并没有根本性的变化。唯一不同的是,以前他多是在衙门里替上司出出主意,极少会在外抛头露面,但现在他身为陈一鑫的秘书,却必须要不时代上司出面去解决一些棘手问题。

        不过曾晓文并不会抱怨在陈一鑫手下需要承担一些脏活累活,他很清楚这名年轻的高级军官在海汉军中的地位有多高,能够成为陈一鑫的亲信并替他处理麻烦,这本来就是极大的信任。而陈一鑫个人的前途,也自然而然与他的仕途捆绑在了一起,为上司做事的同时,也是在给他自己争取更多的晋升资本。

        曾晓文没有急于去移民营把陈一鑫叫出来说事,他知道陈一鑫的命令也没那么急迫。他先将时间用于完成手头的其他工作,直到接近中午饭点,他才不急不慢地出了。

        移民营中并没有食堂,移民的一日两餐都是在马家庄做好了送过去。这边有一个规模颇大的食堂,不但要向移民营供应伙食,本地的驻军和其他海汉工作人员的吃饭问题也都是在这里解决。到了中午饭点,刘尚应该也会到这里来用餐,当然如果他今天还是选择在马博家里解决三顿饭,那曾晓文大概就需要重新考虑对刘尚的观感了。

        事实上马博还真打算邀刘尚回到家中共进午餐,不过这次刘尚婉拒了他的请求。一方面是刘尚已经察觉到马博在管理移民营的工作中可能存在着某些比较严重的问题,不可与其走得太近;另一方面他也不想给外界一种自己刚到马家庄,便与马博同穿一条裤子的错觉。说实话他现在其实已经有那么一点后悔,不应该随便答应了马博住到他的家中,如今想要再搬出来还不太好找借口。而刘尚如今能做的,便是与马博保持一个合理的距离,减少工作之外的私人接触。

        此时食堂内的人还不多,刘尚用托盘端了饭菜,找了一张空桌刚坐下来,对面的座位便跟着坐下了一人。刘尚看了一眼,对面的男子三十来岁,相貌平常,穿着6军的灰色军服。

        那人坐下之后便主动出声招呼道:“刘干事,我们之前见过一面。”

        刘尚记忆力本来就极好,这时候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点点头道:“前天在芝罘岛的酒宴上见过,记得你是陈长身边的人,还没请教?”

        “在下曾晓文,是陈长的秘书。”对面那人自我介绍道。

        “哦,原来是曾秘书,失敬失敬。在下昨天才从芝罘岛调过来,以后还请曾秘书多多关照!”刘尚在海汉待了已经有半年,当然很清楚秘书是个什么性质的职务。他也留意到食堂里的空位并不止自己这一桌,对方显然不是随随便便就坐到自己的对面,而是带着某种目的。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山东驻军与安全部之间的合作一向比较顺畅,军方这帮人与郝万清的私交也还不错,但这并不代表这两个阵营就会向对方完全敞开心胸。在调查情报泄露这件事情上,陈一鑫有自己的打算,也不希望刘尚的出现打乱了现有的部署。虽然这个人选是他点名要过来的,但当他通过某些渠道知道昨天马博从中午到晚上一直在家中宴请新来的宣传官,就觉得有必要让秘书曾晓文出面去跟刘尚打个招呼。

        之所以打招呼的对象是刘尚而不是马博,是因为陈一鑫对移民营的状况并非一无所知。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做出一些打草惊蛇的举动,所以甚至没打算把刘尚叫到自己办公室来面授机宜,而是将与其接触的差事交给了自己的秘书。虽说这样拐弯抹角的做法并不符合军方的行事风格,甚至有可能会引起刘尚的误会,但陈一鑫信任曾晓文的办事能力,他知道自己这个属下一定能将这个问题处理妥当。

        曾晓文对于这样的工作其实并不陌生,为上司解决难题本来就是他的专长,如今的职称虽然由师爷换成了秘书,阵营从大明换作了海汉,但工作性质并没有根本性的变化。唯一不同的是,以前他多是在衙门里替上司出出主意,极少会在外抛头露面,但现在他身为陈一鑫的秘书,却必须要不时代上司出面去解决一些棘手问题。

        不过曾晓文并不会抱怨在陈一鑫手下需要承担一些脏活累活,他很清楚这名年轻的高级军官在海汉军中的地位有多高,能够成为陈一鑫的亲信并替他处理麻烦,这本来就是极大的信任。而陈一鑫个人的前途,也自然而然与他的仕途捆绑在了一起,为上司做事的同时,也是在给他自己争取更多的晋升资本。

        曾晓文没有急于去移民营把陈一鑫叫出来说事,他知道陈一鑫的命令也没那么急迫。他先将时间用于完成手头的其他工作,直到接近中午饭点,他才不急不慢地出了。

        移民营中并没有食堂,移民的一日两餐都是在马家庄做好了送过去。这边有一个规模颇大的食堂,不但要向移民营供应伙食,本地的驻军和其他海汉工作人员的吃饭问题也都是在这里解决。到了中午饭点,刘尚应该也会到这里来用餐,当然如果他今天还是选择在马博家里解决三顿饭,那曾晓文大概就需要重新考虑对刘尚的观感了。

        事实上马博还真打算邀刘尚回到家中共进午餐,不过这次刘尚婉拒了他的请求。一方面是刘尚已经察觉到马博在管理移民营的工作中可能存在着某些比较严重的问题,不可与其走得太近;另一方面他也不想给外界一种自己刚到马家庄,便与马博同穿一条裤子的错觉。说实话他现在其实已经有那么一点后悔,不应该随便答应了马博住到他的家中,如今想要再搬出来还不太好找借口。而刘尚如今能做的,便是与马博保持一个合理的距离,减少工作之外的私人接触。

        此时食堂内的人还不多,刘尚用托盘端了饭菜,找了一张空桌刚坐下来,对面的座位便跟着坐下了一人。刘尚看了一眼,对面的男子三十来岁,相貌平常,穿着6军的灰色军服。

        那人坐下之后便主动出声招呼道:“刘干事,我们之前见过一面。”

        刘尚记忆力本来就极好,这时候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点点头道:“前天在芝罘岛的酒宴上见过,记得你是陈长身边的人,还没请教?”

        “在下曾晓文,是陈长的秘书。”对面那人自我介绍道。

        “哦,原来是曾秘书,失敬失敬。在下昨天才从芝罘岛调过来,以后还请曾秘书多多关照!”刘尚在海汉待了已经有半年,当然很清楚秘书是个什么性质的职务。他也留意到食堂里的空位并不止自己这一桌,对方显然不是随随便便就坐到自己的对面,而是带着某种目的。

        山东驻军与安全部之间的合作一向比较顺畅,军方这帮人与郝万清的私交也还不错,但这并不代表这两个阵营就会向对方完全敞开心胸。在调查情报泄露这件事情上,陈一鑫有自己的打算,也不希望刘尚的出现打乱了现有的部署。虽然这个人选是他点名要过来的,但当他通过某些渠道知道昨天马博从中午到晚上一直在家中宴请新来的宣传官,就觉得有必要让秘书曾晓文出面去跟刘尚打个招呼。

        之所以打招呼的对象是刘尚而不是马博,是因为陈一鑫对移民营的状况并非一无所知。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做出一些打草惊蛇的举动,所以甚至没打算把刘尚叫到自己办公室来面授机宜,而是将与其接触的差事交给了自己的秘书。虽说这样拐弯抹角的做法并不符合军方的行事风格,甚至有可能会引起刘尚的误会,但陈一鑫信任曾晓文的办事能力,他知道自己这个属下一定能将这个问题处理妥当。

        曾晓文对于这样的工作其实并不陌生,为上司解决难题本来就是他的专长,如今的职称虽然由师爷换成了秘书,阵营从大明换作了海汉,但工作性质并没有根本性的变化。唯一不同的是,以前他多是在衙门里替上司出出主意,极少会在外抛头露面,但现在他身为陈一鑫的秘书,却必须要不时代上司出面去解决一些棘手问题。

        不过曾晓文并不会抱怨在陈一鑫手下需要承担一些脏活累活,他很清楚这名年轻的高级军官在海汉军中的地位有多高,能够成为陈一鑫的亲信并替他处理麻烦,这本来就是极大的信任。而陈一鑫个人的前途,也自然而然与他的仕途捆绑在了一起,为上司做事的同时,也是在给他自己争取更多的晋升资本。

        曾晓文没有急于去移民营把陈一鑫叫出来说事,他知道陈一鑫的命令也没那么急迫。他先将时间用于完成手头的其他工作,直到接近中午饭点,他才不急不慢地出了。

        移民营中并没有食堂,移民的一日两餐都是在马家庄做好了送过去。这边有一个规模颇大的食堂,不但要向移民营供应伙食,本地的驻军和其他海汉工作人员的吃饭问题也都是在这里解决。到了中午饭点,刘尚应该也会到这里来用餐,当然如果他今天还是选择在马博家里解决三顿饭,那曾晓文大概就需要重新考虑对刘尚的观感了。

        事实上马博还真打算邀刘尚回到家中共进午餐,不过这次刘尚婉拒了他的请求。一方面是刘尚已经察觉到马博在管理移民营的工作中可能存在着某些比较严重的问题,不可与其走得太近;另一方面他也不想给外界一种自己刚到马家庄,便与马博同穿一条裤子的错觉。说实话他现在其实已经有那么一点后悔,不应该随便答应了马博住到他的家中,如今想要再搬出来还不太好找借口。而刘尚如今能做的,便是与马博保持一个合理的距离,减少工作之外的私人接触。

        此时食堂内的人还不多,刘尚用托盘端了饭菜,找了一张空桌刚坐下来,对面的座位便跟着坐下了一人。刘尚看了一眼,对面的男子三十来岁,相貌平常,穿着6军的灰色军服。

        那人坐下之后便主动出声招呼道:“刘干事,我们之前见过一面。”

        刘尚记忆力本来就极好,这时候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点点头道:“前天在芝罘岛的酒宴上见过,记得你是陈长身边的人,还没请教?”

        “在下曾晓文,是陈长的秘书。”对面那人自我介绍道。

        “哦,原来是曾秘书,失敬失敬。在下昨天才从芝罘岛调过来,以后还请曾秘书多多关照!”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5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