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84章 移民营里的门道

第1384章 移民营里的门道

        有鉴于马博跟陈一鑫之间有这么一层曲里拐弯的姻亲关系,刘尚说话也很是谨慎,时不时还得表现一下自己对陈一鑫的“敬仰之情”。他来山东的时日不久,但也已经听说过陈一鑫在本地迎娶乡绅之女的传奇经历,并且也知道这马家庄能够在占领区内得到特殊待遇,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利用这桩联姻攀上了高枝,或多或少从陈一鑫这里得到了庇护和照顾。

        刘尚在来山东之前对于陈一鑫的状况所知不多,只知道他是在海汉军中年少成名的将领,也是如今在外带兵征战的大将中最为年轻的一人。虽然不算是军中最有权势的几人,但据说执委会对其极为器重,有望会成为今后海汉军挑大梁的人物。因此这次被陈一鑫点名要过来做事,刘尚也是多加了几分小心,待人接物都极为谨慎。

        刘尚这话明明是对陈一鑫的吹捧,但马博听了之后也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连连点头道:“刘大哥不愧是京城出来的贵人,实不相瞒,这十里八乡的地方都是将陈长视作万家生佛一般。当初海汉军没到这里的时候,这登州境内到处都是山贼马匪,饿殍遍地,马家庄周围千亩良田几乎都因战乱而荒废了,我马氏一族原本也已打算举族南迁,还好陈长带领大军来到此地,将周围地区的流寇剿灭干净,又救助难民,修桥补路,开矿垦荒,让本地重现生机。此等功绩,无论怎么夸赞也不为过的。”

        马博说这番话的时候,刘尚有留意观察他的脸色,注意到他竟然丝毫没有伪作之色,看样子也是由衷而的感慨。

        虽然登州官府一直是将海汉人的到来视作入侵,并且为了将他们驱逐出境而费了不少心思,但民众的看法还是与官府存在着一定的差异。特别是对海汉占领区内的民众来说,只要没有与海汉公开作对的行动,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因为海汉人的到来而受到不好的影响,地主们的土地和粮食也没有被荷枪实弹的海汉兵掠夺,反倒是得到了比官府更为有力的保护。海汉在占领区内肃清武装匪徒,组织恢复生产,救助无家可归的难民,这些事迹可都是实打实的并非依靠宣传吹嘘。

        至于在此过程中有大量难民被海汉送往南方海外安置,这在本地人看来也是情理之中的安排,本地的树皮都快要啃光了,不把这些难民送走,难道还眼睁睁看他们饿死在这里吗?能保下性命就不错了,还在乎什么国籍不国籍,再说海汉人所实施的救助并未向难民收过任何好处,也没让他们卖身为奴,这样的仁慈举动就已经很人道了。

        当然了,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海汉人所展示出来的强大武力是连官府都无法对抗的程度,除了最初有那么几个不知趣的地主试图组织武装对抗海汉军,到后来本地的民间武装被一一剿灭,官方武装也选择了当缩头乌龟闭门不战,就再没人质疑海汉在占领区内的绝对权威了。可以说海汉占领区内这独树一帜的社会秩序,都是建立在强大的武装基础之上。

        只是像马氏族人这样的既得利益者,时间长了立场自然也就逐步偏向于海汉一方,不少人甚至向马博一样,已经隐隐将自己当作了海汉国的人,遇事所考虑的出点也不再是大明的利益了。

        马博一边介绍一边带着刘尚继续在营地中四处看看,刘尚注意到这里给移民安排的劳动内容也是与其他的移民营一样,每人一把小铁锤敲石子。海汉在占领区内有大量的基建工程,对于碎石的需求量很大,而移民营这些身体尚未恢复到最好状态的难民,正好安排来做这种不需要任何技术含量,对体能要求也不算高的劳动任务。这个劳动对于刘尚而言并不陌生,他不但在各地的移民营中见过,自己也曾亲手操作过不少时日。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有鉴于马博跟陈一鑫之间有这么一层曲里拐弯的姻亲关系,刘尚说话也很是谨慎,时不时还得表现一下自己对陈一鑫的“敬仰之情”。他来山东的时日不久,但也已经听说过陈一鑫在本地迎娶乡绅之女的传奇经历,并且也知道这马家庄能够在占领区内得到特殊待遇,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利用这桩联姻攀上了高枝,或多或少从陈一鑫这里得到了庇护和照顾。

        刘尚在来山东之前对于陈一鑫的状况所知不多,只知道他是在海汉军中年少成名的将领,也是如今在外带兵征战的大将中最为年轻的一人。虽然不算是军中最有权势的几人,但据说执委会对其极为器重,有望会成为今后海汉军挑大梁的人物。因此这次被陈一鑫点名要过来做事,刘尚也是多加了几分小心,待人接物都极为谨慎。

        刘尚这话明明是对陈一鑫的吹捧,但马博听了之后也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连连点头道:“刘大哥不愧是京城出来的贵人,实不相瞒,这十里八乡的地方都是将陈长视作万家生佛一般。当初海汉军没到这里的时候,这登州境内到处都是山贼马匪,饿殍遍地,马家庄周围千亩良田几乎都因战乱而荒废了,我马氏一族原本也已打算举族南迁,还好陈长带领大军来到此地,将周围地区的流寇剿灭干净,又救助难民,修桥补路,开矿垦荒,让本地重现生机。此等功绩,无论怎么夸赞也不为过的。”

        马博说这番话的时候,刘尚有留意观察他的脸色,注意到他竟然丝毫没有伪作之色,看样子也是由衷而的感慨。

        虽然登州官府一直是将海汉人的到来视作入侵,并且为了将他们驱逐出境而费了不少心思,但民众的看法还是与官府存在着一定的差异。特别是对海汉占领区内的民众来说,只要没有与海汉公开作对的行动,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因为海汉人的到来而受到不好的影响,地主们的土地和粮食也没有被荷枪实弹的海汉兵掠夺,反倒是得到了比官府更为有力的保护。海汉在占领区内肃清武装匪徒,组织恢复生产,救助无家可归的难民,这些事迹可都是实打实的并非依靠宣传吹嘘。

        至于在此过程中有大量难民被海汉送往南方海外安置,这在本地人看来也是情理之中的安排,本地的树皮都快要啃光了,不把这些难民送走,难道还眼睁睁看他们饿死在这里吗?能保下性命就不错了,还在乎什么国籍不国籍,再说海汉人所实施的救助并未向难民收过任何好处,也没让他们卖身为奴,这样的仁慈举动就已经很人道了。

        当然了,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海汉人所展示出来的强大武力是连官府都无法对抗的程度,除了最初有那么几个不知趣的地主试图组织武装对抗海汉军,到后来本地的民间武装被一一剿灭,官方武装也选择了当缩头乌龟闭门不战,就再没人质疑海汉在占领区内的绝对权威了。可以说海汉占领区内这独树一帜的社会秩序,都是建立在强大的武装基础之上。

        只是像马氏族人这样的既得利益者,时间长了立场自然也就逐步偏向于海汉一方,不少人甚至向马博一样,已经隐隐将自己当作了海汉国的人,遇事所考虑的出点也不再是大明的利益了。

        马博一边介绍一边带着刘尚继续在营地中四处看看,刘尚注意到这里给移民安排的劳动内容也是与其他的移民营一样,每人一把小铁锤敲石子。海汉在占领区内有大量的基建工程,对于碎石的需求量很大,而移民营这些身体尚未恢复到最好状态的难民,正好安排来做这种不需要任何技术含量,对体能要求也不算高的劳动任务。这个劳动对于刘尚而言并不陌生,他不但在各地的移民营中见过,自己也曾亲手操作过不少时日。

        有鉴于马博跟陈一鑫之间有这么一层曲里拐弯的姻亲关系,刘尚说话也很是谨慎,时不时还得表现一下自己对陈一鑫的“敬仰之情”。他来山东的时日不久,但也已经听说过陈一鑫在本地迎娶乡绅之女的传奇经历,并且也知道这马家庄能够在占领区内得到特殊待遇,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利用这桩联姻攀上了高枝,或多或少从陈一鑫这里得到了庇护和照顾。

        刘尚在来山东之前对于陈一鑫的状况所知不多,只知道他是在海汉军中年少成名的将领,也是如今在外带兵征战的大将中最为年轻的一人。虽然不算是军中最有权势的几人,但据说执委会对其极为器重,有望会成为今后海汉军挑大梁的人物。因此这次被陈一鑫点名要过来做事,刘尚也是多加了几分小心,待人接物都极为谨慎。

        刘尚这话明明是对陈一鑫的吹捧,但马博听了之后也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连连点头道:“刘大哥不愧是京城出来的贵人,实不相瞒,这十里八乡的地方都是将陈长视作万家生佛一般。当初海汉军没到这里的时候,这登州境内到处都是山贼马匪,饿殍遍地,马家庄周围千亩良田几乎都因战乱而荒废了,我马氏一族原本也已打算举族南迁,还好陈长带领大军来到此地,将周围地区的流寇剿灭干净,又救助难民,修桥补路,开矿垦荒,让本地重现生机。此等功绩,无论怎么夸赞也不为过的。”

        马博说这番话的时候,刘尚有留意观察他的脸色,注意到他竟然丝毫没有伪作之色,看样子也是由衷而的感慨。

        虽然登州官府一直是将海汉人的到来视作入侵,并且为了将他们驱逐出境而费了不少心思,但民众的看法还是与官府存在着一定的差异。特别是对海汉占领区内的民众来说,只要没有与海汉公开作对的行动,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因为海汉人的到来而受到不好的影响,地主们的土地和粮食也没有被荷枪实弹的海汉兵掠夺,反倒是得到了比官府更为有力的保护。海汉在占领区内肃清武装匪徒,组织恢复生产,救助无家可归的难民,这些事迹可都是实打实的并非依靠宣传吹嘘。

        至于在此过程中有大量难民被海汉送往南方海外安置,这在本地人看来也是情理之中的安排,本地的树皮都快要啃光了,不把这些难民送走,难道还眼睁睁看他们饿死在这里吗?能保下性命就不错了,还在乎什么国籍不国籍,再说海汉人所实施的救助并未向难民收过任何好处,也没让他们卖身为奴,这样的仁慈举动就已经很人道了。

        当然了,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海汉人所展示出来的强大武力是连官府都无法对抗的程度,除了最初有那么几个不知趣的地主试图组织武装对抗海汉军,到后来本地的民间武装被一一剿灭,官方武装也选择了当缩头乌龟闭门不战,就再没人质疑海汉在占领区内的绝对权威了。可以说海汉占领区内这独树一帜的社会秩序,都是建立在强大的武装基础之上。

        只是像马氏族人这样的既得利益者,时间长了立场自然也就逐步偏向于海汉一方,不少人甚至向马博一样,已经隐隐将自己当作了海汉国的人,遇事所考虑的出点也不再是大明的利益了。

        马博一边介绍一边带着刘尚继续在营地中四处看看,刘尚注意到这里给移民安排的劳动内容也是与其他的移民营一样,每人一把小铁锤敲石子。海汉在占领区内有大量的基建工程,对于碎石的需求量很大,而移民营这些身体尚未恢复到最好状态的难民,正好安排来做这种不需要任何技术含量,对体能要求也不算高的劳动任务。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59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