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82章 新任务

第1382章 新任务

        刘尚的想法还没开始付诸实施,军方倒是先主动找上他了。就在庆功宴的第二天,军中便来了人,通知刘尚去面见陈一鑫,商量工作安排的事宜。

        陈一鑫在此之前是山东占领区分管民政事务的官员,虽然北上干部团队的到来替他分担了大部分的工作,但一时半会他还暂时没法把所有工作都丢开手,很多具体工作的交接安排,也还需要他亲自操作才行。刘尚猜测对方召见自己,多半是与自己职责有关的工作安排要当面交代,当下不敢怠慢,便赶紧随来人去见陈一鑫。

        不过陈一鑫并未在芝罘岛上,他昨天过来参加完庆功宴之后,连夜便赶回马家庄去了。他如今新婚燕尔,这喝酒作乐的场合,还是远不如家中娇妻和热炕头来得舒服。所以除非是有重大公务拖延了行程,一般情况下他都会回马家庄自家宅子过夜。而刘尚要去见他,也得自行从芝罘岛前往马家庄才行。

        这两地相距倒是不远,但最快的走法要先从芝罘岛西港乘船去到福山县夹河入海口西岸,上岸之后还有大概七八里地才到马家庄;如果走6路则需要度过夹河,可目前下游河道尚未完全冰封,要渡河得去到上游福山县城附近绕个大圈子才行,倒是有得一番折腾了。好在刘尚这算是公务出行,一路上都会有相应的安排,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在大雪后出门赶路,绝对不会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任务。虽然道路上的积雪不算太厚,但慢慢融化中的雪水和冰渣也足以使道路变得湿滑泥泞,让徒步行进变得十分麻烦。陈一鑫身份尊贵,出门都有马车接送,刘尚自然不可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不过好在最近骑兵营收获颇丰,芝罘岛上一下子多了几百匹马出来,军方对于马匹的调用放宽了许多,就连刘尚也跟着沾了光,从营地到芝罘岛西港的这段路可以骑马过去。虽然骑的只是普通的驮马,但也大大好过了徒步,不至于弄得一身湿冷泥水。

        到了芝罘岛西港之后,这边码头上有专门前往夹河西岸的交通艇,不过出于使用效率的考虑,交通艇的班次都比较少,刘尚虽有公务在身,但也只能耐心等待下一个班次再出。这西港本身的港口条件比不了作为芝罘岛主港的东部港湾,所以开建设的程度也比较有限,仅有的两个码头主要就是接送往来于芝罘岛与福山县夹河以西沿海地区的人员,以及供在附近海域作业的渔船停靠。

        码头上有一间小小的棚子,现在用草席遮了门窗,只留出不大的缝隙通风。棚子里生着一盆炭火,供在这里候船的人们烤火取暖。在天寒地冻的季节,海边码头上能有这么一处避风的所在,也算是很好地照顾到来往人员的客观需求了。像刘尚这种一直生活在南方温暖地区的人,如果不是有这么一个棚子,就算是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袄,也依然很快就会被凌冽的寒风给冻僵。

        会在这种天气出门从芝罘岛赶往福山县的人,几乎都是因为有公务在身,大家出门在外同病相怜,刘尚和带路的传令兵进到棚内之后,里边的人便主动挪了挪脚让出了两个位子,让他们可以靠近火盆取暖。刘尚轻声谢过之后,便靠到近前伸出手去,让热空气温暖自己已经有些僵的双手。

        刘尚原本就是跑江湖的身份,在这种场合下很快就与在这里等船的几个人熟悉起来。正如他所预计的一样,这几个生面孔并非民政部门的官员,而是军方的人。至于人家所执行的任务,刘尚也很知趣地没有多作打听,他一个文职官员,还是不能把对军方的兴趣表现得过于露骨才是。众人有一句无一句地讨论着近期的天气变化走向,都很有默契地不提及各自的任务。

        等了约莫一个小时,交通艇才从海上驶来,载了几人返回芝罘岛。刘尚正待出去上船,屋里却有人出声叫住了他:“不用急,这船也不是马上就走,烤会儿火再出去上船。”

        说话的人很显然不是第一次在这里乘船了,刘尚一听也有道理,便又等了大约一炷香的工夫,见其他人都动身往外走了,自己才跟了上去。

        这交通艇是一艘单桅小帆船,长不过三丈上下,可载人员不过二十人。果然众人上船不久,船工便用竹竿将船撑离码头,缓缓向西驶去。从西港到夹河入海口西岸的码头不过五六海里,但这种小帆船的航实在快不起来,只能慢慢腾腾地前行。好在船上唯一的一间舱室内也生有火盆,倒是不用担心会在海风中冻僵。

        登岸之后,这边居然有一辆马车在等候刘尚的到来,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是陈一鑫特地派过来等着接他的。刘尚虽然立场一直摇摆不定,但能够在初到山东就得到这样的礼遇,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得意。而其他同船过来的另外几人,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只能去附近的马棚申领一匹马骑走。这也是多亏了最近海汉军缴获了大量马匹,在占领区各处码头都兴建了马棚,以便于公务人员外出期间的快换乘。否则按照原来的做法,他们这些人上岸之后统统只能徒步前往目的地,只有个别有紧急军务在身的人员才能配马。

        陈一鑫上了马车,安安心心地来到了马家庄。他在此之前曾听覃韦说过此前马家庄曾出过一起由明军策划实施的刺杀案,不过在安全部和军方的合作之下,刺客们并没有获得任何机会便被一网打尽了。而下车之后看到这个平静的村庄,也很难将其与两个月前的刺杀案联系到一起。

        虽然已经下过了好几场雪,但作为海汉在福山县境内的一处综合指挥中心和贸易集散地,这里依然还是比较繁忙的所在,甚至比此时此刻的福山县城还更热闹一点。

        马家庄这处所在位于福山县与登州城之间的官道附近,海汉占领福山县之后,重新整修了道路,将福山铜矿也连接到了这条交通要道上。这样一来,海汉向本地出口的货物,本地向海汉供应的土特产和移民人口,以及矿场的出产,几乎都会经过马家庄这个地方进行中转。

        这样一来,途径马家庄的车流人流便大为增加,每个月有几天比较集中的交货期,这里的景象甚至完全可以用车水马龙来形容。刘尚虽然没赶上这里最繁华的那几天时间,但依然有好几支车队在庄子外面的大货场内装卸货物。

        刘尚倒是很想去看看这里的贸易是如何进行的,不过他现在有任务在身,也不敢耽搁时间,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带路的传令兵去了办公楼。

        上到二楼之后,刘尚注意到这里的墙和门窗全都是新近刷过一次漆,隐隐能闻到涂料的气味。他想起昨天在酒席上曾听人提到马家庄刺杀案中的一些行动细节,据说是陈一鑫亲自动手,在这办公楼的二楼上杀死了数名刺客,想必这才刷不久的一层漆,就是为了盖住当日战斗所留下的各种痕迹。

        在经过通报之后,刘尚怀着敬畏的心思进到了陈一鑫的办公室中,陈一鑫抬头打量了他一眼,便指了指屋内的椅子示意他坐下来:“你等我先看完这份文件。”

        刘尚连忙应道:“长你先忙,卑职等着便是。”说完之后却并未坐下来,老老实实地站在屋中间等着。

        陈一鑫大概是看这样的反应看得多了,对此也不以为意,自顾自地继续看起了文件。等了片刻之后,才放下文件,再次指了指椅子:“坐下说。”

        这次刘尚没有再推辞,屁股沾着椅子边缘坐了下来,静待陈一鑫话。

        看到刘尚谦卑的表现,陈一鑫似乎也比较满意:“你们这批人从三亚出之后,我特地了电报回去,询问有哪些人可以一用。于小宝就向我推荐了你,说你社会经验比较丰富,办事也稳妥。”

        刘尚连忙应道:“于大人真是太抬举卑职了,卑职只是一介草民出身,大人们给了这份差事,自然是要尽心竭力办事,方能对得起这份信任。”

        他心中也不禁感叹于小宝真是自己的贵人,在三亚的时候多加照顾也就罢了,如今离开三亚这么远的地方,还不忘给自己铺路引荐,这可真是大恩难报了。

        陈一鑫纠正道:“你是为国家办事,不是为哪位上司办事,这一定要记清楚了!”

        “是是是,是卑职失言,长莫怪!”刘尚心知自己这话的确说得有毛病,赶紧承认错误。海汉极其讲究政治正确,这种失言很有可能会影响到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印象。

        陈一鑫倒也没有借题挥继续教训他,而是说回到正事上:“于小宝说你是移民出身,后来又进了宣传部做事,对宣传工作也比较熟悉,特别是宣讲活动更为拿手。山东这边的情况,正好缺少像你这样实际操作能力比较强的官员,所以我准备交个差事给你,看你能不能干好吧!”

        刘尚跟海汉官员打交道的时间已经不短,听了这番话便心知陈一鑫这可不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而是要分配任务给自己,这个时候就该表明决心,争取一个好印象了。

        “承蒙长信任,卑职定会尽力完成任务!”刘尚赶紧站起身来,一脸坚决地应道。不过他心里却在盘算陈一鑫既然提及宣传工作,那想必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人身风险才是,自己表这个决心应该不会惹出什么麻烦。

        陈一鑫仿佛是看透了他心中的小算盘,接着往下说道:“你不用激动,不是要派你上战场杀敌,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给你安排一份适合你挥长处的差事。”

        陈一鑫说罢也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招手示意刘尚站到他身边。刘尚连忙躬着身子快步走到旁边,顺着他所指方向望向窗外。

        “你看,那边有几排很整齐的平房,就是我们在福山县设立的移民接收中心了。自从我们来到登州之后,来投靠我们的移民一直源源不断,为了给这些移民提供一个安稳的临时居住环境,我们才修建了这么一个接收中心,让他们在等待分配期间不至于受冻挨饿。”陈一鑫向他介绍道。

        陈一鑫所说的地方距离马家庄不过百丈,类似这样的建筑,刘尚一点也不感到陌生,因为那就是海汉标准的移民临时居所外观。他在海汉国内所到过的每一处港口和海外殖民地,都有这样的机构存在,三亚、舟山,乃至距此不远的芝罘岛上,也还有一处规模更大的移民营地。当然了,就连他自己初到海汉时也在这种移民机构中待过一段时日,对此可以说是极为熟悉了。

        “我国修建这类机构救助大明贫苦难民,此乃仁善之举,黎民之福啊!”刘尚不失时机地吹嘘了几句:“卑职当初也曾在移民营中待过,如今一见,心中颇感亲切。”

        陈一鑫把移民营地指给自己看是什么意思,刘尚心里其实已经大概想到了几分。重回移民营工作虽然并非他真正想做的事,但如果这是陈一鑫这种大人物的意思,那他最好就是尽力配合了。这样起码能博得一点好感,为今后自己的展争取一些印象分。

        果然陈一鑫对刘尚知情识趣的表态十分满意,抬手拍拍他肩头道:“你能有这样的想法就最好不过了,我打算安排你到移民营工作一段时间,内容就是对初来乍到的新移民进行政策宣讲,让他们了解自己今后的出路和待遇,了解海汉这个国家对待移民的态度和生活方面的安排。你在宣传部干过,这些工作应该不会陌生吧?”

        刘尚微微躬身应道:“这正是卑职的本行,长大可放心将此差事交给卑职去做。”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5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