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81章 备战期

第1381章 备战期

        两名高官对时局的讲解只是点到为止,刘尚听得意犹未尽,开席之后也还在脑海中反复琢磨刚才所听到的这些信息。苏峮看他魂不守舍的样子,便主动开口问道:“怎么了,难道你打算申请去辽东开荒?”

        刘尚回过神笑着应道:“在山东都快冷得受不了了,哪还有勇气去辽东!我只是在想,执委会的决策果然是从来不会吃亏,哪怕动战争,也早就想好了怎么把本钱给收回来。”

        苏峮正色道:“执委会英明,这自然不用多说。我国动对外战争,还从未有过亏本之举。所以虽然与后金在辽东交战的耗费颇大,但当初胜利堡在审核战争预算的时候,各部门却是一致通过,没有半点阻碍。”

        这攻打辽东的战事自海汉在山东站稳脚跟之后便逐步展开,年内就已经动了好几次攻势了,只是北上干部团队遇到的这一次作战规模最为庞大而已。而作战相关的准备工作,自然是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在进行了,那时候刘尚甚至都还没抵达海南岛。他听了苏峮的描述,心道大明朝廷六部若是能如此团结一心,号召举国上下支持对后金开战,或许北方战线的局势就不会像如今这么吃紧了。

        刘尚道:“执委会高瞻远瞩,竟然能判断出大明已经危在旦夕,这莫不是安全部派了大量人手潜入大明,才会有此判断。”

        苏峮并非安全部的人,但他最近因为移民案的缘故,跟安全部也走得非常近了。刘尚虽然不是存心要打听什么机密消息,但也习惯性地想多了解一些信息,哪怕只是只言片语的口风也好。

        苏峮这次沉默了片刻才应道:“这事我可不知道内情,不过以安全部的人员编制,怕是折腾不出这么大的动静。安全部在山东基地也才几十号人,就已经是长亲自坐镇了,要在大明国内部署情报网,那得弄出多大的阵仗?依我看,长们大概是有什么特殊的消息渠道吧!”

        刘尚缓缓地点点头道:“言之有理。以长们通天的本事,或许是有别的办法搜集到这些情报吧!”

        海汉这个国家有太多用常理无法解释的事情,而最终都会归结于长们的乎常人的能力——这群人真正的来历本来就一直是未解之谜。刘尚加入海汉的时间不长,但也已经习惯了将无法解释的现象归类至此,这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当然就算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被他们奉为神明的长们并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情报渠道,而是早就知悉了这段历史的展动向。他们连崇祯皇帝哪年哪月哪日吊死在煤山都一清二楚,自然也掌握着后金与大明的战争进程。而海汉的展的确需要大明的太平,所以不能坐视后金一步步击垮这个日暮西山的帝国,必须要采取行动来牵制后金。

        不过穿越者们所掌握的历史,在这个时空中因为他们的出现已经或多或少地在生着改变,特别是在海汉介入到后金与大明的战事之后,整个历史的展轨迹肯定会与原本的走向有所偏差,所以这些尚未生的史实有多少会兑现,多少会生改变,现在也没人知道。哪怕穿越者们手眼通天,也无法完全预知进军辽东之后会带来的国际局势变化。

        庆功宴上,主题自然还是要回到“庆功”二字上。虽然这次出征,6军在作战过程中所荣立的战功更为丰厚,但作为主力部队的特战营留在旅顺并未回归,只有骑兵营因为天气原因,大部分人马跟着海军舰队一同撤回到了山东。所以当下宣布战功的时候,6军方面的当事人有多半都不在现场。

        刘尚仔细听了一下,现这次的战绩其实也没有多么夸张,不过毙敌数百,俘虏若干,在国与国的战争中只算是中小规模的战斗,看样子后金驻防旅顺的兵力也极为有限,才会没能招架住海汉这次大规模的讨伐。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两名高官对时局的讲解只是点到为止,刘尚听得意犹未尽,开席之后也还在脑海中反复琢磨刚才所听到的这些信息。苏峮看他魂不守舍的样子,便主动开口问道:“怎么了,难道你打算申请去辽东开荒?”

        刘尚回过神笑着应道:“在山东都快冷得受不了了,哪还有勇气去辽东!我只是在想,执委会的决策果然是从来不会吃亏,哪怕动战争,也早就想好了怎么把本钱给收回来。”

        苏峮正色道:“执委会英明,这自然不用多说。我国动对外战争,还从未有过亏本之举。所以虽然与后金在辽东交战的耗费颇大,但当初胜利堡在审核战争预算的时候,各部门却是一致通过,没有半点阻碍。”

        这攻打辽东的战事自海汉在山东站稳脚跟之后便逐步展开,年内就已经动了好几次攻势了,只是北上干部团队遇到的这一次作战规模最为庞大而已。而作战相关的准备工作,自然是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在进行了,那时候刘尚甚至都还没抵达海南岛。他听了苏峮的描述,心道大明朝廷六部若是能如此团结一心,号召举国上下支持对后金开战,或许北方战线的局势就不会像如今这么吃紧了。

        刘尚道:“执委会高瞻远瞩,竟然能判断出大明已经危在旦夕,这莫不是安全部派了大量人手潜入大明,才会有此判断。”

        苏峮并非安全部的人,但他最近因为移民案的缘故,跟安全部也走得非常近了。刘尚虽然不是存心要打听什么机密消息,但也习惯性地想多了解一些信息,哪怕只是只言片语的口风也好。

        苏峮这次沉默了片刻才应道:“这事我可不知道内情,不过以安全部的人员编制,怕是折腾不出这么大的动静。安全部在山东基地也才几十号人,就已经是长亲自坐镇了,要在大明国内部署情报网,那得弄出多大的阵仗?依我看,长们大概是有什么特殊的消息渠道吧!”

        刘尚缓缓地点点头道:“言之有理。以长们通天的本事,或许是有别的办法搜集到这些情报吧!”

        海汉这个国家有太多用常理无法解释的事情,而最终都会归结于长们的乎常人的能力——这群人真正的来历本来就一直是未解之谜。刘尚加入海汉的时间不长,但也已经习惯了将无法解释的现象归类至此,这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当然就算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被他们奉为神明的长们并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情报渠道,而是早就知悉了这段历史的展动向。他们连崇祯皇帝哪年哪月哪日吊死在煤山都一清二楚,自然也掌握着后金与大明的战争进程。而海汉的展的确需要大明的太平,所以不能坐视后金一步步击垮这个日暮西山的帝国,必须要采取行动来牵制后金。

        不过穿越者们所掌握的历史,在这个时空中因为他们的出现已经或多或少地在生着改变,特别是在海汉介入到后金与大明的战事之后,整个历史的展轨迹肯定会与原本的走向有所偏差,所以这些尚未生的史实有多少会兑现,多少会生改变,现在也没人知道。哪怕穿越者们手眼通天,也无法完全预知进军辽东之后会带来的国际局势变化。

        庆功宴上,主题自然还是要回到“庆功”二字上。虽然这次出征,6军在作战过程中所荣立的战功更为丰厚,但作为主力部队的特战营留在旅顺并未回归,只有骑兵营因为天气原因,大部分人马跟着海军舰队一同撤回到了山东。所以当下宣布战功的时候,6军方面的当事人有多半都不在现场。

        刘尚仔细听了一下,现这次的战绩其实也没有多么夸张,不过毙敌数百,俘虏若干,在国与国的战争中只算是中小规模的战斗,看样子后金驻防旅顺的兵力也极为有限,才会没能招架住海汉这次大规模的讨伐。

        两名高官对时局的讲解只是点到为止,刘尚听得意犹未尽,开席之后也还在脑海中反复琢磨刚才所听到的这些信息。苏峮看他魂不守舍的样子,便主动开口问道:“怎么了,难道你打算申请去辽东开荒?”

        刘尚回过神笑着应道:“在山东都快冷得受不了了,哪还有勇气去辽东!我只是在想,执委会的决策果然是从来不会吃亏,哪怕动战争,也早就想好了怎么把本钱给收回来。”

        苏峮正色道:“执委会英明,这自然不用多说。我国动对外战争,还从未有过亏本之举。所以虽然与后金在辽东交战的耗费颇大,但当初胜利堡在审核战争预算的时候,各部门却是一致通过,没有半点阻碍。”

        这攻打辽东的战事自海汉在山东站稳脚跟之后便逐步展开,年内就已经动了好几次攻势了,只是北上干部团队遇到的这一次作战规模最为庞大而已。而作战相关的准备工作,自然是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在进行了,那时候刘尚甚至都还没抵达海南岛。他听了苏峮的描述,心道大明朝廷六部若是能如此团结一心,号召举国上下支持对后金开战,或许北方战线的局势就不会像如今这么吃紧了。

        刘尚道:“执委会高瞻远瞩,竟然能判断出大明已经危在旦夕,这莫不是安全部派了大量人手潜入大明,才会有此判断。”

        苏峮并非安全部的人,但他最近因为移民案的缘故,跟安全部也走得非常近了。刘尚虽然不是存心要打听什么机密消息,但也习惯性地想多了解一些信息,哪怕只是只言片语的口风也好。

        苏峮这次沉默了片刻才应道:“这事我可不知道内情,不过以安全部的人员编制,怕是折腾不出这么大的动静。安全部在山东基地也才几十号人,就已经是长亲自坐镇了,要在大明国内部署情报网,那得弄出多大的阵仗?依我看,长们大概是有什么特殊的消息渠道吧!”

        刘尚缓缓地点点头道:“言之有理。以长们通天的本事,或许是有别的办法搜集到这些情报吧!”

        海汉这个国家有太多用常理无法解释的事情,而最终都会归结于长们的乎常人的能力——这群人真正的来历本来就一直是未解之谜。刘尚加入海汉的时间不长,但也已经习惯了将无法解释的现象归类至此,这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当然就算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被他们奉为神明的长们并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情报渠道,而是早就知悉了这段历史的展动向。他们连崇祯皇帝哪年哪月哪日吊死在煤山都一清二楚,自然也掌握着后金与大明的战争进程。而海汉的展的确需要大明的太平,所以不能坐视后金一步步击垮这个日暮西山的帝国,必须要采取行动来牵制后金。

        不过穿越者们所掌握的历史,在这个时空中因为他们的出现已经或多或少地在生着改变,特别是在海汉介入到后金与大明的战事之后,整个历史的展轨迹肯定会与原本的走向有所偏差,所以这些尚未生的史实有多少会兑现,多少会生改变,现在也没人知道。哪怕穿越者们手眼通天,也无法完全预知进军辽东之后会带来的国际局势变化。

        庆功宴上,主题自然还是要回到“庆功”二字上。虽然这次出征,6军在作战过程中所荣立的战功更为丰厚,但作为主力部队的特战营留在旅顺并未回归,只有骑兵营因为天气原因,大部分人马跟着海军舰队一同撤回到了山东。所以当下宣布战功的时候,6军方面的当事人有多半都不在现场。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58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