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56章 洗劫马场

第1356章 洗劫马场

        虽然事前没有对这里做过任何侦查,但由于马场地势较为开阔,在远处地势稍高的地方就能将这片区域一览无余,所以很容易就能看清这里的建筑规模,然后参考一般骑兵部队和马场的编制状况,哈鲁恭便可以推断出驻扎此地明军的大致兵力。

        而他所率领的骑兵营虽然兵力不多,但单兵装备和作战技能却都是海汉6军部队中的顶尖水准,除非是遇到兵力有绝对碾压优势的敌军,否则这种野外作战环境,他们还真不怵任何对手。因此尽管目标是处于陌生环境中,哈鲁恭还是决定要立刻下手,端掉这处秘密马场。

        骑兵营将负责辎重的一部分驮马和人手留在原地,剩下的作战骑兵则是平分为两队,由南北两个方向出击,向马场方向包抄过去。

        这马场附近并没有什么可以用于遮蔽行迹的掩体,所以海汉骑兵现身不久,对方便已经现了他们的存在。只是仓促之间,对方大概也没辨认出这两队骑手到底是什么身份,一直到了近处之后,才有人从服饰上认出了来者是海汉骑兵,当下才赶紧冲进马棚里去牵马,只是仓促之间哪里来得及给马套上鞍辔,没等驻守本地的明军做好准备,海汉骑兵们便已经杀到了近处了。

        当下也有数骑原本在放马的明军准备迎上来抵抗,但一看海汉军都抽出武器准备冲阵了,立刻调头便往西边逃去。海汉骑兵装备有便于在马背上施展的连火枪,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就这么几个人去跟海汉骑兵对冲,多半还隔着老远就被人家火枪射下来了,冲过去也只是白白送死而已。倒不如见势不妙立刻撤退,先回登州城报信去。

        有那么几个头铁的,还是舞着马刀冲了过来,只是这种抵抗的确十分徒劳,在距离海汉骑兵还有三四十米的时候,就迎来了一通齐射,连人带马一起被打倒在地。海汉骑兵是6军中极少数全员装备七连步枪的作战部队,这就让他们的远程火力输出强度变得非常可观了。像这种零星少数敌人动的冲锋式攻击,基本上连与海汉骑兵贴身交手的机会都争取不到。

        在各自遭受了一轮齐射之后,这几名勇敢冲向海汉骑兵的明军士兵就全被摆平了。在见识了海汉骑兵的远程火力之后,马场内还没来得及上马的二十多名明军很快就失去了继续战斗的勇气,加之海汉兵在马背上大声呼喊着“投降不杀”的口号,这些士兵没有再作出什么不明智的举动,而是放下武器跪地投降。

        控制住马场内外之后,哈鲁恭便着人带着俘虏去将那几名被射杀的明军尸体收敛回来。虽说两军交战各为其主,但哈鲁恭作为一名军人,还是对他们在敌众我寡的局面下表现出的英勇保持了足够的尊重,在战斗结束之后就不应再让这些战死者曝尸荒野了。

        由于实力相差悬殊,加之海汉以骑兵实施突袭,双方的交锋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便宣告结束。骑兵营以零伤亡的代价轻松占领了这座马场,并俘获了二十多名没有来得及逃离此地的明军士兵。

        这个马场所在之处距离北边的登州城有四十多里,哈鲁恭也不用担心逃走的明军能在短时间内从登州城搬来救兵,当下不慌不忙地下了马,让俘虏取来了马场的账目文档,查看这里的资产状况。

        马场最重要的资产,自然便是战马了。这个马场虽然建立的时间不长,但也凑出了过两百匹马。在马匹花名册上,这些马被分为了供给骑兵部队的战马,和用于辎重的驮马两个大类,其中战马的数量只有八十余匹,有不少还已经被注明了“离场”,应该是被登州驻军征募了。

        哈鲁恭翻看一番之后,便将俘获的一名军官叫到跟前,对他问道:“这个地方是你负责吗?”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虽然事前没有对这里做过任何侦查,但由于马场地势较为开阔,在远处地势稍高的地方就能将这片区域一览无余,所以很容易就能看清这里的建筑规模,然后参考一般骑兵部队和马场的编制状况,哈鲁恭便可以推断出驻扎此地明军的大致兵力。

        而他所率领的骑兵营虽然兵力不多,但单兵装备和作战技能却都是海汉6军部队中的顶尖水准,除非是遇到兵力有绝对碾压优势的敌军,否则这种野外作战环境,他们还真不怵任何对手。因此尽管目标是处于陌生环境中,哈鲁恭还是决定要立刻下手,端掉这处秘密马场。

        骑兵营将负责辎重的一部分驮马和人手留在原地,剩下的作战骑兵则是平分为两队,由南北两个方向出击,向马场方向包抄过去。

        这马场附近并没有什么可以用于遮蔽行迹的掩体,所以海汉骑兵现身不久,对方便已经现了他们的存在。只是仓促之间,对方大概也没辨认出这两队骑手到底是什么身份,一直到了近处之后,才有人从服饰上认出了来者是海汉骑兵,当下才赶紧冲进马棚里去牵马,只是仓促之间哪里来得及给马套上鞍辔,没等驻守本地的明军做好准备,海汉骑兵们便已经杀到了近处了。

        当下也有数骑原本在放马的明军准备迎上来抵抗,但一看海汉军都抽出武器准备冲阵了,立刻调头便往西边逃去。海汉骑兵装备有便于在马背上施展的连火枪,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就这么几个人去跟海汉骑兵对冲,多半还隔着老远就被人家火枪射下来了,冲过去也只是白白送死而已。倒不如见势不妙立刻撤退,先回登州城报信去。

        有那么几个头铁的,还是舞着马刀冲了过来,只是这种抵抗的确十分徒劳,在距离海汉骑兵还有三四十米的时候,就迎来了一通齐射,连人带马一起被打倒在地。海汉骑兵是6军中极少数全员装备七连步枪的作战部队,这就让他们的远程火力输出强度变得非常可观了。像这种零星少数敌人动的冲锋式攻击,基本上连与海汉骑兵贴身交手的机会都争取不到。

        在各自遭受了一轮齐射之后,这几名勇敢冲向海汉骑兵的明军士兵就全被摆平了。在见识了海汉骑兵的远程火力之后,马场内还没来得及上马的二十多名明军很快就失去了继续战斗的勇气,加之海汉兵在马背上大声呼喊着“投降不杀”的口号,这些士兵没有再作出什么不明智的举动,而是放下武器跪地投降。

        控制住马场内外之后,哈鲁恭便着人带着俘虏去将那几名被射杀的明军尸体收敛回来。虽说两军交战各为其主,但哈鲁恭作为一名军人,还是对他们在敌众我寡的局面下表现出的英勇保持了足够的尊重,在战斗结束之后就不应再让这些战死者曝尸荒野了。

        由于实力相差悬殊,加之海汉以骑兵实施突袭,双方的交锋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便宣告结束。骑兵营以零伤亡的代价轻松占领了这座马场,并俘获了二十多名没有来得及逃离此地的明军士兵。

        这个马场所在之处距离北边的登州城有四十多里,哈鲁恭也不用担心逃走的明军能在短时间内从登州城搬来救兵,当下不慌不忙地下了马,让俘虏取来了马场的账目文档,查看这里的资产状况。

        马场最重要的资产,自然便是战马了。这个马场虽然建立的时间不长,但也凑出了过两百匹马。在马匹花名册上,这些马被分为了供给骑兵部队的战马,和用于辎重的驮马两个大类,其中战马的数量只有八十余匹,有不少还已经被注明了“离场”,应该是被登州驻军征募了。

        哈鲁恭翻看一番之后,便将俘获的一名军官叫到跟前,对他问道:“这个地方是你负责吗?”虽然事前没有对这里做过任何侦查,但由于马场地势较为开阔,在远处地势稍高的地方就能将这片区域一览无余,所以很容易就能看清这里的建筑规模,然后参考一般骑兵部队和马场的编制状况,哈鲁恭便可以推断出驻扎此地明军的大致兵力。

        而他所率领的骑兵营虽然兵力不多,但单兵装备和作战技能却都是海汉6军部队中的顶尖水准,除非是遇到兵力有绝对碾压优势的敌军,否则这种野外作战环境,他们还真不怵任何对手。因此尽管目标是处于陌生环境中,哈鲁恭还是决定要立刻下手,端掉这处秘密马场。

        骑兵营将负责辎重的一部分驮马和人手留在原地,剩下的作战骑兵则是平分为两队,由南北两个方向出击,向马场方向包抄过去。

        这马场附近并没有什么可以用于遮蔽行迹的掩体,所以海汉骑兵现身不久,对方便已经现了他们的存在。只是仓促之间,对方大概也没辨认出这两队骑手到底是什么身份,一直到了近处之后,才有人从服饰上认出了来者是海汉骑兵,当下才赶紧冲进马棚里去牵马,只是仓促之间哪里来得及给马套上鞍辔,没等驻守本地的明军做好准备,海汉骑兵们便已经杀到了近处了。

        当下也有数骑原本在放马的明军准备迎上来抵抗,但一看海汉军都抽出武器准备冲阵了,立刻调头便往西边逃去。海汉骑兵装备有便于在马背上施展的连火枪,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就这么几个人去跟海汉骑兵对冲,多半还隔着老远就被人家火枪射下来了,冲过去也只是白白送死而已。倒不如见势不妙立刻撤退,先回登州城报信去。

        有那么几个头铁的,还是舞着马刀冲了过来,只是这种抵抗的确十分徒劳,在距离海汉骑兵还有三四十米的时候,就迎来了一通齐射,连人带马一起被打倒在地。海汉骑兵是6军中极少数全员装备七连步枪的作战部队,这就让他们的远程火力输出强度变得非常可观了。像这种零星少数敌人动的冲锋式攻击,基本上连与海汉骑兵贴身交手的机会都争取不到。

        在各自遭受了一轮齐射之后,这几名勇敢冲向海汉骑兵的明军士兵就全被摆平了。在见识了海汉骑兵的远程火力之后,马场内还没来得及上马的二十多名明军很快就失去了继续战斗的勇气,加之海汉兵在马背上大声呼喊着“投降不杀”的口号,这些士兵没有再作出什么不明智的举动,而是放下武器跪地投降。

        控制住马场内外之后,哈鲁恭便着人带着俘虏去将那几名被射杀的明军尸体收敛回来。虽说两军交战各为其主,但哈鲁恭作为一名军人,还是对他们在敌众我寡的局面下表现出的英勇保持了足够的尊重,在战斗结束之后就不应再让这些战死者曝尸荒野了。

        由于实力相差悬殊,加之海汉以骑兵实施突袭,双方的交锋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便宣告结束。骑兵营以零伤亡的代价轻松占领了这座马场,并俘获了二十多名没有来得及逃离此地的明军士兵。

        这个马场所在之处距离北边的登州城有四十多里,哈鲁恭也不用担心逃走的明军能在短时间内从登州城搬来救兵,当下不慌不忙地下了马,让俘虏取来了马场的账目文档,查看这里的资产状况。

        马场最重要的资产,自然便是战马了。这个马场虽然建立的时间不长,但也凑出了过两百匹马。在马匹花名册上,这些马被分为了供给骑兵部队的战马,和用于辎重的驮马两个大类,其中战马的数量只有八十余匹,有不少还已经被注明了“离场”,应该是被登州驻军征募了。

        哈鲁恭翻看一番之后,便将俘获的一名军官叫到跟前,对他问道:“这个地方是你负责吗?”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5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