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51章 罪魁祸首

第1351章 罪魁祸首

        陈一鑫当然与郑艾之间并无任何私人交情,更没有托请他代运什么货物,所以事情落实到这个环节之后,安全部便基本可以确定郑艾这个人存在很大的问题。郝万清亲自下令,对郑艾在古现镇的商铺实施不间断监控,同时对近期所有与其接触过的人也都要进行排查摸底。

        很快调查人员发现,他们一直在寻找的那批退伍明军陆陆续续来到了古现镇,并且都以十分隐蔽的方式进入了郑艾的商铺,然后再没有出来过。很显然这些人是在这里秘密集结,而接下来很可能便要实施某些见不得光的动作了。

        至此安全部已经基本可以断定,郑艾等人必定是谋划了某些不轨之举,而其目标极有可能便是位于马家庄外的福山县管委会驻地,以及驻守当地担任主官的陈一鑫。

        军方在当地并没有部署多少兵马,因为在外围的交通要道已经有好几道关卡,大队人马想突袭马家庄的可能性极低。但如果有郑艾这种借着运货为名,带着一批人暗渡陈仓进入腹地实施手段的状况,当地的武装警卫人员还未必能挡得住他们。

        当然了,既然安全部已经基本查实此事,军方要应付起来从容多了。陈一鑫得知事情来龙去脉之后,便主动要求亲自指挥这次行动。他倒不是想借此做什么章,而是太久没有指挥这类的军事行动,实在手痒得厉害。何况当下这个状况明显是海汉已经占据主动,只需设下圈套等着对方钻进来行,风险也在可控范围之内,再加他对本地状况最为熟悉,这个指挥位置自然是当仁不让。

        落实了对手的状况,接下来的安排很简单了。陈一鑫向芝罘岛申请了一个连的陆军作为援助,不过钱天敦为保万无一失,又从特战连挑了一个排的人给他。最终安排在陈一鑫办公室里这批士兵,便全是特战营的精锐,而他们所装备的武器也是目前陆军只进行了小批量列装的七连发步枪。这帮人缩在二楼屋子里设伏,还有一门小口径炮压阵,别说对手只有二十来人,算再翻个一两倍,也不可能由走廊冲进这间屋子。

        为了打消对方的疑心,陈一鑫不但让铁平江留在了原来的岗位作为诱饵,甚至还安排了一名士兵男扮女装加戏,而这个安排在事后也被证明的确是对诱敌成功起到了近乎决定性的作用。

        陈一鑫在这附近部署了近两百人,而郑艾这队刺客不过二十余人,自己送门来,自然绝无幸理。而郑艾等人能够活下来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陈一鑫突发慈悲,而是一开始设计好的套路,将幸存者逼二楼,制造出一个无处可逃的封闭环境,才便于逼迫他们缴械投降。

        如果不计死活,这群人连到二楼的机会都不可能得到,不过陈一鑫需要留下活口来弄清这件事背后的主使人,所以才会设计了这么复杂的套路,一步步把郑艾等人逼到绝境。安全部在这期间的调查工作已经持续月余,军方也早在三天前已经安排妥当,将方圆两里地都控制起来。只是对于郑艾而言,他实在很难想象出海汉人是如何在事前得知自己的行动,并且提前作出了如此有针对性的部署。

        到了这步田地,郑艾已经彻底没了侥幸的念头,他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陈一鑫的要求将实情吐露了出来。

        “偷袭马家庄,这是廖大人的意思。”郑艾沉默片刻之后,终于说出了主使者的身份。

        “哪个廖大人?山东都司指挥佥事廖杰?”陈一鑫面无表情地继续追问道。

        “正是……”郑艾心知自己若是想继续活下去,这个时候得尽量把锅给甩出去了。他先前虽然的确有赴死之心,但得到活命机会之后,再要重新鼓起直面死亡的勇气很难了。既然海汉人对主使者这么感兴趣,那郑艾也不吝用自己所掌握的信息来换得一个几率更大的活命机会。

        说到这位廖大人,与海汉之间的恩怨纠葛也是颇深了,双方并不是第一次交手,去年登州明军攻击福山铜矿的行动,是由廖杰策划的。不过那次由登州参将郭兴宁指挥的行动在福山铜矿踢到了铁板,被驻防当地的海汉军打得丢盔弃甲,一路逃回了登州城。那一战登州明军损兵折将,自此再也不敢主动招惹海汉,连距离海汉占领区最近的山所也此偃旗息鼓,连对芝罘湾的日常巡逻安排也彻底取消了。

        对于登州驻军而言,海汉人的存在无疑是一个极为头疼的问题,想用战争手段赶走海汉的尝试早已宣告失败,而以登州的现状和双方的实力对情况,他们又不敢将战争规模升级或是扩大化,那样一来很可能会落得个无法收拾的局面。登州正处于战斗百废待兴的时候,而且很难再从山东其他州府获得军事支援——为了剿灭原的农民军,山东西部各州府的部队精锐几乎都被调去河北、安徽等地作战了,一时半会也顾不自家后院这些破事。

        明的不行,那只能用暗的了。廖杰并不介意像他那位已经“失踪”的兄长廖训那样,使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来达成驱逐海汉的目的。而能够要挟海汉范的办法,最为可行的大概便是绑架海汉高官作人质了。

        海汉高官在山东都是深居简出,行踪保密,而且身边随时都有大量武装人员保护,想将其绑架谈何容易,一个不小心又面临战火。廖杰也深知其困难,所以权衡再三之后,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当时已经改变身份在古现镇潜伏下来的郑艾,并向他下放了极大的权限,让他自行策划行动方案,不管人手、资金还是其他方面都给予配合,只要最终能够达成目的行。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陈一鑫当然与郑艾之间并无任何私人交情,更没有托请他代运什么货物,所以事情落实到这个环节之后,安全部便基本可以确定郑艾这个人存在很大的问题。郝万清亲自下令,对郑艾在古现镇的商铺实施不间断监控,同时对近期所有与其接触过的人也都要进行排查摸底。

        很快调查人员发现,他们一直在寻找的那批退伍明军陆陆续续来到了古现镇,并且都以十分隐蔽的方式进入了郑艾的商铺,然后再没有出来过。很显然这些人是在这里秘密集结,而接下来很可能便要实施某些见不得光的动作了。

        至此安全部已经基本可以断定,郑艾等人必定是谋划了某些不轨之举,而其目标极有可能便是位于马家庄外的福山县管委会驻地,以及驻守当地担任主官的陈一鑫。

        军方在当地并没有部署多少兵马,因为在外围的交通要道已经有好几道关卡,大队人马想突袭马家庄的可能性极低。但如果有郑艾这种借着运货为名,带着一批人暗渡陈仓进入腹地实施手段的状况,当地的武装警卫人员还未必能挡得住他们。

        当然了,既然安全部已经基本查实此事,军方要应付起来从容多了。陈一鑫得知事情来龙去脉之后,便主动要求亲自指挥这次行动。他倒不是想借此做什么章,而是太久没有指挥这类的军事行动,实在手痒得厉害。何况当下这个状况明显是海汉已经占据主动,只需设下圈套等着对方钻进来行,风险也在可控范围之内,再加他对本地状况最为熟悉,这个指挥位置自然是当仁不让。

        落实了对手的状况,接下来的安排很简单了。陈一鑫向芝罘岛申请了一个连的陆军作为援助,不过钱天敦为保万无一失,又从特战连挑了一个排的人给他。最终安排在陈一鑫办公室里这批士兵,便全是特战营的精锐,而他们所装备的武器也是目前陆军只进行了小批量列装的七连发步枪。这帮人缩在二楼屋子里设伏,还有一门小口径炮压阵,别说对手只有二十来人,算再翻个一两倍,也不可能由走廊冲进这间屋子。

        为了打消对方的疑心,陈一鑫不但让铁平江留在了原来的岗位作为诱饵,甚至还安排了一名士兵男扮女装加戏,而这个安排在事后也被证明的确是对诱敌成功起到了近乎决定性的作用。

        陈一鑫在这附近部署了近两百人,而郑艾这队刺客不过二十余人,自己送门来,自然绝无幸理。而郑艾等人能够活下来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陈一鑫突发慈悲,而是一开始设计好的套路,将幸存者逼二楼,制造出一个无处可逃的封闭环境,才便于逼迫他们缴械投降。

        如果不计死活,这群人连到二楼的机会都不可能得到,不过陈一鑫需要留下活口来弄清这件事背后的主使人,所以才会设计了这么复杂的套路,一步步把郑艾等人逼到绝境。安全部在这期间的调查工作已经持续月余,军方也早在三天前已经安排妥当,将方圆两里地都控制起来。只是对于郑艾而言,他实在很难想象出海汉人是如何在事前得知自己的行动,并且提前作出了如此有针对性的部署。

        到了这步田地,郑艾已经彻底没了侥幸的念头,他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陈一鑫的要求将实情吐露了出来。

        “偷袭马家庄,这是廖大人的意思。”郑艾沉默片刻之后,终于说出了主使者的身份。

        “哪个廖大人?山东都司指挥佥事廖杰?”陈一鑫面无表情地继续追问道。

        “正是……”郑艾心知自己若是想继续活下去,这个时候得尽量把锅给甩出去了。他先前虽然的确有赴死之心,但得到活命机会之后,再要重新鼓起直面死亡的勇气很难了。既然海汉人对主使者这么感兴趣,那郑艾也不吝用自己所掌握的信息来换得一个几率更大的活命机会。

        说到这位廖大人,与海汉之间的恩怨纠葛也是颇深了,双方并不是第一次交手,去年登州明军攻击福山铜矿的行动,是由廖杰策划的。不过那次由登州参将郭兴宁指挥的行动在福山铜矿踢到了铁板,被驻防当地的海汉军打得丢盔弃甲,一路逃回了登州城。那一战登州明军损兵折将,自此再也不敢主动招惹海汉,连距离海汉占领区最近的山所也此偃旗息鼓,连对芝罘湾的日常巡逻安排也彻底取消了。

        对于登州驻军而言,海汉人的存在无疑是一个极为头疼的问题,想用战争手段赶走海汉的尝试早已宣告失败,而以登州的现状和双方的实力对情况,他们又不敢将战争规模升级或是扩大化,那样一来很可能会落得个无法收拾的局面。登州正处于战斗百废待兴的时候,而且很难再从山东其他州府获得军事支援——为了剿灭原的农民军,山东西部各州府的部队精锐几乎都被调去河北、安徽等地作战了,一时半会也顾不自家后院这些破事。

        明的不行,那只能用暗的了。廖杰并不介意像他那位已经“失踪”的兄长廖训那样,使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来达成驱逐海汉的目的。而能够要挟海汉范的办法,最为可行的大概便是绑架海汉高官作人质了。

        海汉高官在山东都是深居简出,行踪保密,而且身边随时都有大量武装人员保护,想将其绑架谈何容易,一个不小心又面临战火。廖杰也深知其困难,所以权衡再三之后,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当时已经改变身份在古现镇潜伏下来的郑艾,并向他下放了极大的权限,让他自行策划行动方案,不管人手、资金还是其他方面都给予配合,只要最终能够达成目的行。

        https:///html/book/23/23182/l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66296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