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50章 情报来源

第1350章 情报来源

        房间里当然不止陈一鑫一个人,郑艾一眼扫过去,屋里至少有二十名荷枪实弹的海汉兵。此外还有一人穿着女装,是郑艾动手之前看到从走廊进到这间屋子的那个背影。当时铁平江说此人是陈一鑫的老婆马玉玲,但郑艾此时看到这人面目,便知自己是被铁平江给骗了,因为这人绝不可能是马玉玲——陈一鑫算是瞎了,也不可能娶一个留着胡子的家伙当老婆。

        郑艾瞬间想通了其原由,海汉人早知悉他来这里的目的,唯恐他事到临头不动手,还特地让人假扮马玉玲误导他,让他认为自己有机会能将陈一鑫夫妇俩都堵在这屋里生擒活捉。

        郑艾看到马玉玲进屋,以为这屋里很可能只有陈一鑫夫妇二人,所以才会在形势不明的情况下依然按照原计划发动冲锋,但万万想不到在屋里等着他们的却是一群早做好战斗准备的海汉兵,不但有火枪,甚至还有一门炮。

        算楼下不设防,让郑艾一行人全都冲二楼,他们也未必能活着抵达这间屋子的门口。刺客们手里的盾牌和钢刀,在这些全副武装的海汉兵面前如同玩具一般,这仅仅几丈长的走廊,对他们来说跟刀山火海没有任何区别。

        郑艾注意到陈一鑫面前的办公桌放着一把外形独特的武器,看起来似乎是一支火枪,但又与自己认知的海汉火枪有着明显的差异。郑艾也听说过海汉人有许多并未在军列装的厉害武器,想必这把武器是刚才在门内连开三枪打死三名同伴的那支火枪了。如果刚才不顾一切发动冲锋,或许自己也已经成为这支枪的抢下亡魂了。

        仿佛是感受到了郑艾目光所及之处,陈一鑫拍了拍桌那支枪道:“这支枪可以三十发连射,你们用的那种盾牌,两块叠在一起也会被打穿。靠血肉之躯,你们是冲不进这间屋子的。”

        虽然郑艾早猜到那支武器威力不凡,但听到陈一鑫这么直接了当地说出来,他脸的神色还是又黯淡了几分。双方在战斗力方面的差距实在太大,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弥补,只可惜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还是太晚了。

        “既然大家都已经坦诚相见了,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陈一鑫锐利的目光盯在郑艾脸,终于开口提及正事:“郑艾,说说吧,派你来的人是谁?”

        郑艾默然片刻才开口应道:“我的动向全在你们掌控之,那这事你也应该早清楚了吧?”

        陈一鑫道:“我留你一条性命,不是让你跟我磨嘴皮子的,问你什么,你老实回答,答完了还能活着离开这个地方。”

        郑艾道:“郑某并非贪生怕死之徒……”

        陈一鑫没有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你如果一心求死,刚才不会投降了。你活命的机会是我给的,但我也可以再拿回来。”

        陈一鑫的话没有什么语气,但却有一股不容辩驳的味道在其。这种居高临下的气势,让郑艾觉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他以前也曾与陈一鑫打过交道,但印象可没这么厉害,或许是刚才在门口接连射杀三人,激起了陈一鑫久未发作的血性。

        空气的血腥味还未曾散去,郑艾当然知道陈一鑫的话不是虚言恫吓,如果对方失去耐心,那么下一刻便命令将他拖出去枪毙也毫不怪。只是他还是想不通,既然对方已经知悉这次的刺杀行动,那为何还要再花时间盘问自己这些细节问题。

        陈一鑫并不打算向俘虏解释其内情,他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只是想通过郑艾的口供,来验证一下目前掌握情报的准确性。

        关于郑艾的行刺行动,海汉的情报来源并不止铁平江一处。郝万清来到山东之后所做的工作,可不止是在芝罘岛闭门谋划,而是在登莱地区架设起了一张情报大。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房间里当然不止陈一鑫一个人,郑艾一眼扫过去,屋里至少有二十名荷枪实弹的海汉兵。此外还有一人穿着女装,是郑艾动手之前看到从走廊进到这间屋子的那个背影。当时铁平江说此人是陈一鑫的老婆马玉玲,但郑艾此时看到这人面目,便知自己是被铁平江给骗了,因为这人绝不可能是马玉玲——陈一鑫算是瞎了,也不可能娶一个留着胡子的家伙当老婆。

        郑艾瞬间想通了其原由,海汉人早知悉他来这里的目的,唯恐他事到临头不动手,还特地让人假扮马玉玲误导他,让他认为自己有机会能将陈一鑫夫妇俩都堵在这屋里生擒活捉。

        郑艾看到马玉玲进屋,以为这屋里很可能只有陈一鑫夫妇二人,所以才会在形势不明的情况下依然按照原计划发动冲锋,但万万想不到在屋里等着他们的却是一群早做好战斗准备的海汉兵,不但有火枪,甚至还有一门炮。

        算楼下不设防,让郑艾一行人全都冲二楼,他们也未必能活着抵达这间屋子的门口。刺客们手里的盾牌和钢刀,在这些全副武装的海汉兵面前如同玩具一般,这仅仅几丈长的走廊,对他们来说跟刀山火海没有任何区别。

        郑艾注意到陈一鑫面前的办公桌放着一把外形独特的武器,看起来似乎是一支火枪,但又与自己认知的海汉火枪有着明显的差异。郑艾也听说过海汉人有许多并未在军列装的厉害武器,想必这把武器是刚才在门内连开三枪打死三名同伴的那支火枪了。如果刚才不顾一切发动冲锋,或许自己也已经成为这支枪的抢下亡魂了。

        仿佛是感受到了郑艾目光所及之处,陈一鑫拍了拍桌那支枪道:“这支枪可以三十发连射,你们用的那种盾牌,两块叠在一起也会被打穿。靠血肉之躯,你们是冲不进这间屋子的。”

        虽然郑艾早猜到那支武器威力不凡,但听到陈一鑫这么直接了当地说出来,他脸的神色还是又黯淡了几分。双方在战斗力方面的差距实在太大,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弥补,只可惜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还是太晚了。

        “既然大家都已经坦诚相见了,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陈一鑫锐利的目光盯在郑艾脸,终于开口提及正事:“郑艾,说说吧,派你来的人是谁?”

        郑艾默然片刻才开口应道:“我的动向全在你们掌控之,那这事你也应该早清楚了吧?”

        陈一鑫道:“我留你一条性命,不是让你跟我磨嘴皮子的,问你什么,你老实回答,答完了还能活着离开这个地方。”

        郑艾道:“郑某并非贪生怕死之徒……”

        陈一鑫没有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你如果一心求死,刚才不会投降了。你活命的机会是我给的,但我也可以再拿回来。”

        陈一鑫的话没有什么语气,但却有一股不容辩驳的味道在其。这种居高临下的气势,让郑艾觉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他以前也曾与陈一鑫打过交道,但印象可没这么厉害,或许是刚才在门口接连射杀三人,激起了陈一鑫久未发作的血性。

        空气的血腥味还未曾散去,郑艾当然知道陈一鑫的话不是虚言恫吓,如果对方失去耐心,那么下一刻便命令将他拖出去枪毙也毫不怪。只是他还是想不通,既然对方已经知悉这次的刺杀行动,那为何还要再花时间盘问自己这些细节问题。

        陈一鑫并不打算向俘虏解释其内情,他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只是想通过郑艾的口供,来验证一下目前掌握情报的准确性。

        关于郑艾的行刺行动,海汉的情报来源并不止铁平江一处。郝万清来到山东之后所做的工作,可不止是在芝罘岛闭门谋划,而是在登莱地区架设起了一张情报大。

        房间里当然不止陈一鑫一个人,郑艾一眼扫过去,屋里至少有二十名荷枪实弹的海汉兵。此外还有一人穿着女装,是郑艾动手之前看到从走廊进到这间屋子的那个背影。当时铁平江说此人是陈一鑫的老婆马玉玲,但郑艾此时看到这人面目,便知自己是被铁平江给骗了,因为这人绝不可能是马玉玲——陈一鑫算是瞎了,也不可能娶一个留着胡子的家伙当老婆。

        郑艾瞬间想通了其原由,海汉人早知悉他来这里的目的,唯恐他事到临头不动手,还特地让人假扮马玉玲误导他,让他认为自己有机会能将陈一鑫夫妇俩都堵在这屋里生擒活捉。

        郑艾看到马玉玲进屋,以为这屋里很可能只有陈一鑫夫妇二人,所以才会在形势不明的情况下依然按照原计划发动冲锋,但万万想不到在屋里等着他们的却是一群早做好战斗准备的海汉兵,不但有火枪,甚至还有一门炮。

        算楼下不设防,让郑艾一行人全都冲二楼,他们也未必能活着抵达这间屋子的门口。刺客们手里的盾牌和钢刀,在这些全副武装的海汉兵面前如同玩具一般,这仅仅几丈长的走廊,对他们来说跟刀山火海没有任何区别。

        郑艾注意到陈一鑫面前的办公桌放着一把外形独特的武器,看起来似乎是一支火枪,但又与自己认知的海汉火枪有着明显的差异。郑艾也听说过海汉人有许多并未在军列装的厉害武器,想必这把武器是刚才在门内连开三枪打死三名同伴的那支火枪了。如果刚才不顾一切发动冲锋,或许自己也已经成为这支枪的抢下亡魂了。

        仿佛是感受到了郑艾目光所及之处,陈一鑫拍了拍桌那支枪道:“这支枪可以三十发连射,你们用的那种盾牌,两块叠在一起也会被打穿。靠血肉之躯,你们是冲不进这间屋子的。”

        虽然郑艾早猜到那支武器威力不凡,但听到陈一鑫这么直接了当地说出来,他脸的神色还是又黯淡了几分。双方在战斗力方面的差距实在太大,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弥补,只可惜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还是太晚了。

        “既然大家都已经坦诚相见了,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陈一鑫锐利的目光盯在郑艾脸,终于开口提及正事:“郑艾,说说吧,派你来的人是谁?”

        郑艾默然片刻才开口应道:“我的动向全在你们掌控之,那这事你也应该早清楚了吧?”

        陈一鑫道:“我留你一条性命,不是让你跟我磨嘴皮子的,问你什么,你老实回答,答完了还能活着离开这个地方。”

        郑艾道:“郑某并非贪生怕死之徒……”

        陈一鑫没有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你如果一心求死,刚才不会投降了。你活命的机会是我给的,但我也可以再拿回来。”

        陈一鑫的话没有什么语气,但却有一股不容辩驳的味道在其。这种居高临下的气势,让郑艾觉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他以前也曾与陈一鑫打过交道,但印象可没这么厉害,或许是刚才在门口接连射杀三人,激起了陈一鑫久未发作的血性。

        空气的血腥味还未曾散去,郑艾当然知道陈一鑫的话不是虚言恫吓,如果对方失去耐心,那么下一刻便命令将他拖出去枪毙也毫不怪。只是他还是想不通,既然对方已经知悉这次的刺杀行动,那为何还要再花时间盘问自己这些细节问题。

        陈一鑫并不打算向俘虏解释其内情,他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只是想通过郑艾的口供,来验证一下目前掌握情报的准确性。

        关于郑艾的行刺行动,海汉的情报来源并不止铁平江一处。郝万清来到山东之后所做的工作,可不止是在芝罘岛闭门谋划,而是在登莱地区架设起了一张情报大。

        https:///html/book/23/23182/l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662969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