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49章 逼入绝境

第1349章 逼入绝境

        这个时候郑艾可以确认一件事,那就是即便没有楼下的海汉兵,他们这帮人想要冲进走廊尽头那间屋子,仍然会面临难以克服的困难。他们手中的盾牌可以挡住海汉火枪的弹丸,但挡不住那间屋子里神秘武器的连续射击。如果一发子弹就能解决一条人命,那么他们这群死士也就只是等同于二十多发子弹而已,更何况此时还在走廊上没有倒下的人,已经连十人都不到了。

        尽管明知对方手中的武器可以击穿盾牌,但众人还是下意识地继续用盾牌护住了前面,只是接连四名同伴倒在血泊中,让他们已经没了继续向前推进的勇气。同伴倒下的地方,就如同画出了一条生死线,试图跨过这条线的人都已倒地不起,而当他们退回这条线后面,那间屋子里也没有再继续开火了,只是那个黑洞洞的枪口一直瞄着他们,如同死神在寻找下一个目标。

        “走廊上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刻投降,违者格杀勿论!”

        楼下的传来了很大的呼喊声,大概是用铁皮喇叭辅助才能喊出的音量。虽然正值午间,阳光明媚,郑艾等人的心却已经冰凉。楼下的枪声已经完全停下来,局势显然已经被海汉人控制住,这个时候很难再调头突围出去了。而走廊尽头那间屋子可能要比楼下的海汉兵更为可怕,往那个方向前进只有死路一条。

        “跟他们拼了!”

        即便是死伤过半,他们之中仍然有人十分凶悍,当下便抓着弓箭站起身来,从护栏后向楼下瞄准,打算在战死之前再射杀一名敌人。只是他的身子刚刚探出护栏,还没来得及将弓箭拉开,下面便响起爆豆一般的枪声,郑艾看到这人后脑一片血花溅起,连哼都没哼一声便仰天倒下了。他的前额上多了一处指头大小的血洞,这致命的一枪穿头而过,直接便将他带走了。

        郑艾抓着盾牌的手微微发抖,他本来也想好了要拼死一搏,宁死也不让海汉人抓了活口,但亲眼看到自己的同伴一个接一个地倒在枪口之下的惨状,他发现自己的意志似乎没有那么坚定了。

        双方悬殊的战力差距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发现海汉人似乎并不打算直接将刺客们全部干掉,而是有意留出了活命的可能。身处绝境却突然发现了一线生机,有多少人还会毅然决然地选择慷慨赴死呢?

        郑艾本来以为自己抱定必死之心来执行这个任务,就肯定有一死殉国的决心,但真正事到临头的时候,他才发现很多状况跟事前想象的并不一致。要寻死很容易,现在只要站起身来,把头露出护栏之外,或是往前走上几步,肯定就会像死去的同伴那样被打得血肉横飞,顷刻间死于非命。

        可楼下还在继续重复着劝降口号,即便用手堵住耳朵也挡不住这样大的声浪,字字句句都清清楚楚地钻入他们每个人的耳中。这看似劝降,实则是另一种形式的攻击,而且瓦解他们心理防线的效果,似乎也并不比火枪差。

        已经开始有人将目光投向郑艾,等待他作出最后的决定。郑艾是此次行动的指挥,众人都是以他马首是瞻,不管接下来是要拼死一搏,还是要设法保下性命,总得尽快拿个主意才行。否则再继续拖下去,可能连一线成事脱身的机会都没了。

        郑艾正待开口的时候,走廊尽头的那扇门慢慢越开越大,他看到那支枪口从门内缩了回去,看样子似乎是对方准备收手了。郑艾心头一松,正打算要招呼众人并肩子作最后一次冲锋,忽然瞳孔一缩,差点将手里的盾牌掉到地上。

        这是因为他突然看到在走廊尽头的那扇门里,出现了本不该在此出现的一件东西——一门黑得发亮的火炮。

        尽管这门炮的口径还不到两寸,但炮就是炮,其威力可不是火枪所能比拟的。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个时候郑艾可以确认一件事,那就是即便没有楼下的海汉兵,他们这帮人想要冲进走廊尽头那间屋子,仍然会面临难以克服的困难。他们手中的盾牌可以挡住海汉火枪的弹丸,但挡不住那间屋子里神秘武器的连续射击。如果一发子弹就能解决一条人命,那么他们这群死士也就只是等同于二十多发子弹而已,更何况此时还在走廊上没有倒下的人,已经连十人都不到了。

        尽管明知对方手中的武器可以击穿盾牌,但众人还是下意识地继续用盾牌护住了前面,只是接连四名同伴倒在血泊中,让他们已经没了继续向前推进的勇气。同伴倒下的地方,就如同画出了一条生死线,试图跨过这条线的人都已倒地不起,而当他们退回这条线后面,那间屋子里也没有再继续开火了,只是那个黑洞洞的枪口一直瞄着他们,如同死神在寻找下一个目标。

        “走廊上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刻投降,违者格杀勿论!”

        楼下的传来了很大的呼喊声,大概是用铁皮喇叭辅助才能喊出的音量。虽然正值午间,阳光明媚,郑艾等人的心却已经冰凉。楼下的枪声已经完全停下来,局势显然已经被海汉人控制住,这个时候很难再调头突围出去了。而走廊尽头那间屋子可能要比楼下的海汉兵更为可怕,往那个方向前进只有死路一条。

        “跟他们拼了!”

        即便是死伤过半,他们之中仍然有人十分凶悍,当下便抓着弓箭站起身来,从护栏后向楼下瞄准,打算在战死之前再射杀一名敌人。只是他的身子刚刚探出护栏,还没来得及将弓箭拉开,下面便响起爆豆一般的枪声,郑艾看到这人后脑一片血花溅起,连哼都没哼一声便仰天倒下了。他的前额上多了一处指头大小的血洞,这致命的一枪穿头而过,直接便将他带走了。

        郑艾抓着盾牌的手微微发抖,他本来也想好了要拼死一搏,宁死也不让海汉人抓了活口,但亲眼看到自己的同伴一个接一个地倒在枪口之下的惨状,他发现自己的意志似乎没有那么坚定了。

        双方悬殊的战力差距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发现海汉人似乎并不打算直接将刺客们全部干掉,而是有意留出了活命的可能。身处绝境却突然发现了一线生机,有多少人还会毅然决然地选择慷慨赴死呢?

        郑艾本来以为自己抱定必死之心来执行这个任务,就肯定有一死殉国的决心,但真正事到临头的时候,他才发现很多状况跟事前想象的并不一致。要寻死很容易,现在只要站起身来,把头露出护栏之外,或是往前走上几步,肯定就会像死去的同伴那样被打得血肉横飞,顷刻间死于非命。

        可楼下还在继续重复着劝降口号,即便用手堵住耳朵也挡不住这样大的声浪,字字句句都清清楚楚地钻入他们每个人的耳中。这看似劝降,实则是另一种形式的攻击,而且瓦解他们心理防线的效果,似乎也并不比火枪差。

        已经开始有人将目光投向郑艾,等待他作出最后的决定。郑艾是此次行动的指挥,众人都是以他马首是瞻,不管接下来是要拼死一搏,还是要设法保下性命,总得尽快拿个主意才行。否则再继续拖下去,可能连一线成事脱身的机会都没了。

        郑艾正待开口的时候,走廊尽头的那扇门慢慢越开越大,他看到那支枪口从门内缩了回去,看样子似乎是对方准备收手了。郑艾心头一松,正打算要招呼众人并肩子作最后一次冲锋,忽然瞳孔一缩,差点将手里的盾牌掉到地上。

        这是因为他突然看到在走廊尽头的那扇门里,出现了本不该在此出现的一件东西——一门黑得发亮的火炮。

        尽管这门炮的口径还不到两寸,但炮就是炮,其威力可不是火枪所能比拟的。这个时候郑艾可以确认一件事,那就是即便没有楼下的海汉兵,他们这帮人想要冲进走廊尽头那间屋子,仍然会面临难以克服的困难。他们手中的盾牌可以挡住海汉火枪的弹丸,但挡不住那间屋子里神秘武器的连续射击。如果一发子弹就能解决一条人命,那么他们这群死士也就只是等同于二十多发子弹而已,更何况此时还在走廊上没有倒下的人,已经连十人都不到了。

        尽管明知对方手中的武器可以击穿盾牌,但众人还是下意识地继续用盾牌护住了前面,只是接连四名同伴倒在血泊中,让他们已经没了继续向前推进的勇气。同伴倒下的地方,就如同画出了一条生死线,试图跨过这条线的人都已倒地不起,而当他们退回这条线后面,那间屋子里也没有再继续开火了,只是那个黑洞洞的枪口一直瞄着他们,如同死神在寻找下一个目标。

        “走廊上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刻投降,违者格杀勿论!”

        楼下的传来了很大的呼喊声,大概是用铁皮喇叭辅助才能喊出的音量。虽然正值午间,阳光明媚,郑艾等人的心却已经冰凉。楼下的枪声已经完全停下来,局势显然已经被海汉人控制住,这个时候很难再调头突围出去了。而走廊尽头那间屋子可能要比楼下的海汉兵更为可怕,往那个方向前进只有死路一条。

        “跟他们拼了!”

        即便是死伤过半,他们之中仍然有人十分凶悍,当下便抓着弓箭站起身来,从护栏后向楼下瞄准,打算在战死之前再射杀一名敌人。只是他的身子刚刚探出护栏,还没来得及将弓箭拉开,下面便响起爆豆一般的枪声,郑艾看到这人后脑一片血花溅起,连哼都没哼一声便仰天倒下了。他的前额上多了一处指头大小的血洞,这致命的一枪穿头而过,直接便将他带走了。

        郑艾抓着盾牌的手微微发抖,他本来也想好了要拼死一搏,宁死也不让海汉人抓了活口,但亲眼看到自己的同伴一个接一个地倒在枪口之下的惨状,他发现自己的意志似乎没有那么坚定了。

        双方悬殊的战力差距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发现海汉人似乎并不打算直接将刺客们全部干掉,而是有意留出了活命的可能。身处绝境却突然发现了一线生机,有多少人还会毅然决然地选择慷慨赴死呢?

        郑艾本来以为自己抱定必死之心来执行这个任务,就肯定有一死殉国的决心,但真正事到临头的时候,他才发现很多状况跟事前想象的并不一致。要寻死很容易,现在只要站起身来,把头露出护栏之外,或是往前走上几步,肯定就会像死去的同伴那样被打得血肉横飞,顷刻间死于非命。

        可楼下还在继续重复着劝降口号,即便用手堵住耳朵也挡不住这样大的声浪,字字句句都清清楚楚地钻入他们每个人的耳中。这看似劝降,实则是另一种形式的攻击,而且瓦解他们心理防线的效果,似乎也并不比火枪差。

        已经开始有人将目光投向郑艾,等待他作出最后的决定。郑艾是此次行动的指挥,众人都是以他马首是瞻,不管接下来是要拼死一搏,还是要设法保下性命,总得尽快拿个主意才行。否则再继续拖下去,可能连一线成事脱身的机会都没了。

        郑艾正待开口的时候,走廊尽头的那扇门慢慢越开越大,他看到那支枪口从门内缩了回去,看样子似乎是对方准备收手了。郑艾心头一松,正打算要招呼众人并肩子作最后一次冲锋,忽然瞳孔一缩,差点将手里的盾牌掉到地上。

        这是因为他突然看到在走廊尽头的那扇门里,出现了本不该在此出现的一件东西——一门黑得发亮的火炮。

        尽管这门炮的口径还不到两寸,但炮就是炮,其威力可不是火枪所能比拟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662969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