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47章 非常手段

第1347章 非常手段

        从古现镇到福山县的官道会从马家庄南侧通过,这是连接登州城与福山县的主干道其中一段,这条路在经过福山县城之后继续向东延伸,通往山东半岛东端的威海卫和成山卫。不过海汉在福山县境内落脚之后,东边各个卫所与登州城之间的陆上联系就被掐断了,物资和人员的往来不得不从福山县以南的山区绕行,十分费时费力。官府又拿盘踞在此的海汉人没有什么办法,后来索性就将两地间的交通方式全部改成海运了,至少海汉驻扎的芝罘岛的战船目前还没有断绝沿海航路的表现。不过民间的通行来往倒是没受到太大影响,只不过沿途多了数道由海汉控制,专司治安检查的关口而已。

        郑艾过去曾多次往返于这条路上,他也不得不承认,海汉人来到这里之后,修桥补路的事情做得比官府勤快多了。如今这条路宽敞平坦,雨天也不再泥泞不堪,这有一多半的功劳得记在海汉人身上。道旁一处村落的围墙上用白漆刷出了一道显眼的海汉标语要想富,先修路。

        这标语内容简单粗暴,但细细品味,似乎又很有道理。过去郑艾运送货物的大平板车要通过古现镇至马家堡这段仅二十多里的官道,竟然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原因便是道路因为前几年登莱之乱中,交战双方为了阻断交通,从中挖断了不少地方,战后官府又没有足够的财力来组织维修,路上很多地方都是崎岖不平,车马通行颇为不便。

        海汉人占领此地之后,组织了数百名劳力,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对这段道路进行了修补维护,保证其达到正常的通行能力。郑艾知道海汉人还修了一段路通往海边的芝罘岛方向,以便于他们从南方运来的商品从陆上通道进入大明境内。如今完成这段路程只需不到半天时间,比起过去的确是方便多了,特别是从登州方向过来与海汉进行贸易的客商,更是从中得益不少。

        这条路修好之后对于沿途民众的生活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附近村落的青壮大部分都放弃了原来的营生,转而为海汉人打工,以获取丰厚的报酬。有些人甚至索性举家移民,按照海汉人的安排去了南方定居。

        那么这些人富了吗?按照郑艾的观察,这一地区的民众的确是在以飞快的速度积累财富,甚至也包括与海汉保持贸易关系的他本人在内。他在过去半年中充当特许供应商赚的钱,大概已经足够买下半个古现镇了。只可惜这些财富并不会落入他私人的口袋,刨去正常的运营费用和收买打点海汉官员的经费之后,剩下的利润部分还是得上缴,别想轻易揣进自己口袋。

        当然了,郑艾只是扮演了一个市侩商人的角色,但他实际上并不是一个贪图钱财的人,否则也不会组织当下这种形同自杀一般的武装行动。

        本书,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从古现镇到福山县的官道会从马家庄南侧通过,这是连接登州城与福山县的主干道其中一段,这条路在经过福山县城之后继续向东延伸,通往山东半岛东端的威海卫和成山卫。不过海汉在福山县境内落脚之后,东边各个卫所与登州城之间的陆上联系就被掐断了,物资和人员的往来不得不从福山县以南的山区绕行,十分费时费力。官府又拿盘踞在此的海汉人没有什么办法,后来索性就将两地间的交通方式全部改成海运了,至少海汉驻扎的芝罘岛的战船目前还没有断绝沿海航路的表现。不过民间的通行来往倒是没受到太大影响,只不过沿途多了数道由海汉控制,专司治安检查的关口而已。

        郑艾过去曾多次往返于这条路上,他也不得不承认,海汉人来到这里之后,修桥补路的事情做得比官府勤快多了。如今这条路宽敞平坦,雨天也不再泥泞不堪,这有一多半的功劳得记在海汉人身上。道旁一处村落的围墙上用白漆刷出了一道显眼的海汉标语要想富,先修路。

        这标语内容简单粗暴,但细细品味,似乎又很有道理。过去郑艾运送货物的大平板车要通过古现镇至马家堡这段仅二十多里的官道,竟然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原因便是道路因为前几年登莱之乱中,交战双方为了阻断交通,从中挖断了不少地方,战后官府又没有足够的财力来组织维修,路上很多地方都是崎岖不平,车马通行颇为不便。

        海汉人占领此地之后,组织了数百名劳力,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对这段道路进行了修补维护,保证其达到正常的通行能力。郑艾知道海汉人还修了一段路通往海边的芝罘岛方向,以便于他们从南方运来的商品从陆上通道进入大明境内。如今完成这段路程只需不到半天时间,比起过去的确是方便多了,特别是从登州方向过来与海汉进行贸易的客商,更是从中得益不少。

        这条路修好之后对于沿途民众的生活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附近村落的青壮大部分都放弃了原来的营生,转而为海汉人打工,以获取丰厚的报酬。有些人甚至索性举家移民,按照海汉人的安排去了南方定居。

        那么这些人富了吗?按照郑艾的观察,这一地区的民众的确是在以飞快的速度积累财富,甚至也包括与海汉保持贸易关系的他本人在内。他在过去半年中充当特许供应商赚的钱,大概已经足够买下半个古现镇了。只可惜这些财富并不会落入他私人的口袋,刨去正常的运营费用和收买打点海汉官员的经费之后,剩下的利润部分还是得上缴,别想轻易揣进自己口袋。

        当然了,郑艾只是扮演了一个市侩商人的角色,但他实际上并不是一个贪图钱财的人,否则也不会组织当下这种形同自杀一般的武装行动。从古现镇到福山县的官道会从马家庄南侧通过,这是连接登州城与福山县的主干道其中一段,这条路在经过福山县城之后继续向东延伸,通往山东半岛东端的威海卫和成山卫。不过海汉在福山县境内落脚之后,东边各个卫所与登州城之间的陆上联系就被掐断了,物资和人员的往来不得不从福山县以南的山区绕行,十分费时费力。官府又拿盘踞在此的海汉人没有什么办法,后来索性就将两地间的交通方式全部改成海运了,至少海汉驻扎的芝罘岛的战船目前还没有断绝沿海航路的表现。不过民间的通行来往倒是没受到太大影响,只不过沿途多了数道由海汉控制,专司治安检查的关口而已。

        郑艾过去曾多次往返于这条路上,他也不得不承认,海汉人来到这里之后,修桥补路的事情做得比官府勤快多了。如今这条路宽敞平坦,雨天也不再泥泞不堪,这有一多半的功劳得记在海汉人身上。道旁一处村落的围墙上用白漆刷出了一道显眼的海汉标语要想富,先修路。

        这标语内容简单粗暴,但细细品味,似乎又很有道理。过去郑艾运送货物的大平板车要通过古现镇至马家堡这段仅二十多里的官道,竟然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原因便是道路因为前几年登莱之乱中,交战双方为了阻断交通,从中挖断了不少地方,战后官府又没有足够的财力来组织维修,路上很多地方都是崎岖不平,车马通行颇为不便。

        海汉人占领此地之后,组织了数百名劳力,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对这段道路进行了修补维护,保证其达到正常的通行能力。郑艾知道海汉人还修了一段路通往海边的芝罘岛方向,以便于他们从南方运来的商品从陆上通道进入大明境内。如今完成这段路程只需不到半天时间,比起过去的确是方便多了,特别是从登州方向过来与海汉进行贸易的客商,更是从中得益不少。

        这条路修好之后对于沿途民众的生活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附近村落的青壮大部分都放弃了原来的营生,转而为海汉人打工,以获取丰厚的报酬。有些人甚至索性举家移民,按照海汉人的安排去了南方定居。

        那么这些人富了吗?按照郑艾的观察,这一地区的民众的确是在以飞快的速度积累财富,甚至也包括与海汉保持贸易关系的他本人在内。他在过去半年中充当特许供应商赚的钱,大概已经足够买下半个古现镇了。只可惜这些财富并不会落入他私人的口袋,刨去正常的运营费用和收买打点海汉官员的经费之后,剩下的利润部分还是得上缴,别想轻易揣进自己口袋。

        当然了,郑艾只是扮演了一个市侩商人的角色,但他实际上并不是一个贪图钱财的人,否则也不会组织当下这种形同自杀一般的武装行动。从古现镇到福山县的官道会从马家庄南侧通过,这是连接登州城与福山县的主干道其中一段,这条路在经过福山县城之后继续向东延伸,通往山东半岛东端的威海卫和成山卫。不过海汉在福山县境内落脚之后,东边各个卫所与登州城之间的陆上联系就被掐断了,物资和人员的往来不得不从福山县以南的山区绕行,十分费时费力。官府又拿盘踞在此的海汉人没有什么办法,后来索性就将两地间的交通方式全部改成海运了,至少海汉驻扎的芝罘岛的战船目前还没有断绝沿海航路的表现。不过民间的通行来往倒是没受到太大影响,只不过沿途多了数道由海汉控制,专司治安检查的关口而已。

        郑艾过去曾多次往返于这条路上,他也不得不承认,海汉人来到这里之后,修桥补路的事情做得比官府勤快多了。如今这条路宽敞平坦,雨天也不再泥泞不堪,这有一多半的功劳得记在海汉人身上。道旁一处村落的围墙上用白漆刷出了一道显眼的海汉标语要想富,先修路。

        这标语内容简单粗暴,但细细品味,似乎又很有道理。过去郑艾运送货物的大平板车要通过古现镇至马家堡这段仅二十多里的官道,竟然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原因便是道路因为前几年登莱之乱中,交战双方为了阻断交通,从中挖断了不少地方,战后官府又没有足够的财力来组织维修,路上很多地方都是崎岖不平,车马通行颇为不便。

        海汉人占领此地之后,组织了数百名劳力,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对这段道路进行了修补维护,保证其达到正常的通行能力。郑艾知道海汉人还修了一段路通往海边的芝罘岛方向,以便于他们从南方运来的商品从陆上通道进入大明境内。如今完成这段路程只需不到半天时间,比起过去的确是方便多了,特别是从登州方向过来与海汉进行贸易的客商,更是从中得益不少。

        这条路修好之后对于沿途民众的生活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附近村落的青壮大部分都放弃了原来的营生,转而为海汉人打工,以获取丰厚的报酬。有些人甚至索性举家移民,按照海汉人的安排去了南方定居。

        那么这些人富了吗?按照郑艾的观察,这一地区的民众的确是在以飞快的速度积累财富,甚至也包括与海汉保持贸易关系的他本人在内。他在过去半年中充当特许供应商赚的钱,大概已经足够买下半个古现镇了。只可惜这些财富并不会落入他私人的口袋,刨去正常的运营费用和收买打点海汉官员的经费之后,剩下的利润部分还是得上缴,别想轻易揣进自己口袋。

        当然了,郑艾只是扮演了一个市侩商人的角色,但他实际上并不是一个贪图钱财的人,否则也不会组织当下这种形同自杀一般的武装行动。

        /book_17277/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址:...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662969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