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46章 通行令

第1346章 通行令

        铁平江一旦从最初的盛怒中冷静下来,便很快想到了郑艾态度反复变化的诸多疑点。类似郑艾这样的供货商身份,哪来的胆子向一名现役海汉军官发出威胁,更何况他所威胁的对象,是掌握着他生意命脉的海汉军需官。正常情况下只需要铁平江一句话,郑艾便会立刻失去他的特许供货商资格。

        但郑艾在很久之前就开始用行贿给铁平江设套,这种行径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一名商人应有的尺度。如果一名大明商人主动接近海汉而不是为了求财,那么其目的就十分可疑了。铁平江虽然不是情报部门的人,没有那么敏感的安全意识,但他也已经察觉到郑艾这个人有很大的问题。

        “你到底是谁?你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铁平江决定要先弄明白对方的身份,然后再考虑是不是要与他讲条件和解。

        看到铁平江的情绪终于恢复了平静,郑艾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那种油滑的表情忽然就从他的脸上消失得一干二净,仿佛在这张面孔之下已经换了一个人。

        “我是明人,自然是为大明而来。”郑艾沉声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明。”

        军需官和建材供应商在紧闭房门的屋内到底谈了些什么,外人无从知晓,也没有不识趣地去找铁平江询问。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对于供货商来说,军需官便是他们要百般巴结的父母官,而每一笔交易的背后,很可能都会有不能见光的利益交换。

        铁平江不是清廉的官员,事实上干他这行的应该也找不到真正意义上的清流,所以这种闭门会谈在外人看来再正常不过。只要铁平江不出卖海汉的利益,即便是首长知道了这种事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这两人密会的时间要比平时碰面更长一些,然后郑艾施施然出门离开,而铁平江却是过了许久才从房间里走出来,向自己的属下下达了两条命令。

        一是由他签署了一批新的建材订单,交货地点就在马家庄,这批建材将用于兴建一座学堂——海汉打算尽早开始在本地推广文教,特别是面向学龄儿童的初级教育。据过去几年的实践经验来看,对小孩子进行思想洗脑的难度要比对付大人容易多了,不用费太大的工夫就能培养出一批年轻的海汉拥趸。

        二是这批建材将由供货商郑艾自行组织运输,所以需要让军方签发一道通行令,以便运送建材的队伍届时不至被拦在海汉占领区的外围。当然这事不是由铁平江负责的,他只是军需官,这通行令还得由本地一把手陈一鑫来签发才行。他交给属下的一纸申请,便是让其送去陈一鑫的办公室。

        类似这样的安排,在本地占领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每天进出的各种物资数目庞大,人员众多,必然要有一些安保措施来维持占领区内的治安,通行令就是十分有效的手段之一。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铁平江一旦从最初的盛怒中冷静下来,便很快想到了郑艾态度反复变化的诸多疑点。类似郑艾这样的供货商身份,哪来的胆子向一名现役海汉军官发出威胁,更何况他所威胁的对象,是掌握着他生意命脉的海汉军需官。正常情况下只需要铁平江一句话,郑艾便会立刻失去他的特许供货商资格。

        但郑艾在很久之前就开始用行贿给铁平江设套,这种行径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一名商人应有的尺度。如果一名大明商人主动接近海汉而不是为了求财,那么其目的就十分可疑了。铁平江虽然不是情报部门的人,没有那么敏感的安全意识,但他也已经察觉到郑艾这个人有很大的问题。

        “你到底是谁?你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铁平江决定要先弄明白对方的身份,然后再考虑是不是要与他讲条件和解。

        看到铁平江的情绪终于恢复了平静,郑艾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那种油滑的表情忽然就从他的脸上消失得一干二净,仿佛在这张面孔之下已经换了一个人。

        “我是明人,自然是为大明而来。”郑艾沉声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明。”

        军需官和建材供应商在紧闭房门的屋内到底谈了些什么,外人无从知晓,也没有不识趣地去找铁平江询问。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对于供货商来说,军需官便是他们要百般巴结的父母官,而每一笔交易的背后,很可能都会有不能见光的利益交换。

        铁平江不是清廉的官员,事实上干他这行的应该也找不到真正意义上的清流,所以这种闭门会谈在外人看来再正常不过。只要铁平江不出卖海汉的利益,即便是首长知道了这种事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这两人密会的时间要比平时碰面更长一些,然后郑艾施施然出门离开,而铁平江却是过了许久才从房间里走出来,向自己的属下下达了两条命令。

        一是由他签署了一批新的建材订单,交货地点就在马家庄,这批建材将用于兴建一座学堂——海汉打算尽早开始在本地推广文教,特别是面向学龄儿童的初级教育。据过去几年的实践经验来看,对小孩子进行思想洗脑的难度要比对付大人容易多了,不用费太大的工夫就能培养出一批年轻的海汉拥趸。

        二是这批建材将由供货商郑艾自行组织运输,所以需要让军方签发一道通行令,以便运送建材的队伍届时不至被拦在海汉占领区的外围。当然这事不是由铁平江负责的,他只是军需官,这通行令还得由本地一把手陈一鑫来签发才行。他交给属下的一纸申请,便是让其送去陈一鑫的办公室。

        类似这样的安排,在本地占领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每天进出的各种物资数目庞大,人员众多,必然要有一些安保措施来维持占领区内的治安,通行令就是十分有效的手段之一。铁平江一旦从最初的盛怒中冷静下来,便很快想到了郑艾态度反复变化的诸多疑点。类似郑艾这样的供货商身份,哪来的胆子向一名现役海汉军官发出威胁,更何况他所威胁的对象,是掌握着他生意命脉的海汉军需官。正常情况下只需要铁平江一句话,郑艾便会立刻失去他的特许供货商资格。

        但郑艾在很久之前就开始用行贿给铁平江设套,这种行径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一名商人应有的尺度。如果一名大明商人主动接近海汉而不是为了求财,那么其目的就十分可疑了。铁平江虽然不是情报部门的人,没有那么敏感的安全意识,但他也已经察觉到郑艾这个人有很大的问题。

        “你到底是谁?你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铁平江决定要先弄明白对方的身份,然后再考虑是不是要与他讲条件和解。

        看到铁平江的情绪终于恢复了平静,郑艾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那种油滑的表情忽然就从他的脸上消失得一干二净,仿佛在这张面孔之下已经换了一个人。

        “我是明人,自然是为大明而来。”郑艾沉声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明。”

        军需官和建材供应商在紧闭房门的屋内到底谈了些什么,外人无从知晓,也没有不识趣地去找铁平江询问。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对于供货商来说,军需官便是他们要百般巴结的父母官,而每一笔交易的背后,很可能都会有不能见光的利益交换。

        铁平江不是清廉的官员,事实上干他这行的应该也找不到真正意义上的清流,所以这种闭门会谈在外人看来再正常不过。只要铁平江不出卖海汉的利益,即便是首长知道了这种事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这两人密会的时间要比平时碰面更长一些,然后郑艾施施然出门离开,而铁平江却是过了许久才从房间里走出来,向自己的属下下达了两条命令。

        一是由他签署了一批新的建材订单,交货地点就在马家庄,这批建材将用于兴建一座学堂——海汉打算尽早开始在本地推广文教,特别是面向学龄儿童的初级教育。据过去几年的实践经验来看,对小孩子进行思想洗脑的难度要比对付大人容易多了,不用费太大的工夫就能培养出一批年轻的海汉拥趸。

        二是这批建材将由供货商郑艾自行组织运输,所以需要让军方签发一道通行令,以便运送建材的队伍届时不至被拦在海汉占领区的外围。当然这事不是由铁平江负责的,他只是军需官,这通行令还得由本地一把手陈一鑫来签发才行。他交给属下的一纸申请,便是让其送去陈一鑫的办公室。

        类似这样的安排,在本地占领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每天进出的各种物资数目庞大,人员众多,必然要有一些安保措施来维持占领区内的治安,通行令就是十分有效的手段之一。铁平江一旦从最初的盛怒中冷静下来,便很快想到了郑艾态度反复变化的诸多疑点。类似郑艾这样的供货商身份,哪来的胆子向一名现役海汉军官发出威胁,更何况他所威胁的对象,是掌握着他生意命脉的海汉军需官。正常情况下只需要铁平江一句话,郑艾便会立刻失去他的特许供货商资格。

        但郑艾在很久之前就开始用行贿给铁平江设套,这种行径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一名商人应有的尺度。如果一名大明商人主动接近海汉而不是为了求财,那么其目的就十分可疑了。铁平江虽然不是情报部门的人,没有那么敏感的安全意识,但他也已经察觉到郑艾这个人有很大的问题。

        “你到底是谁?你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铁平江决定要先弄明白对方的身份,然后再考虑是不是要与他讲条件和解。

        看到铁平江的情绪终于恢复了平静,郑艾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那种油滑的表情忽然就从他的脸上消失得一干二净,仿佛在这张面孔之下已经换了一个人。

        “我是明人,自然是为大明而来。”郑艾沉声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明。”

        军需官和建材供应商在紧闭房门的屋内到底谈了些什么,外人无从知晓,也没有不识趣地去找铁平江询问。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对于供货商来说,军需官便是他们要百般巴结的父母官,而每一笔交易的背后,很可能都会有不能见光的利益交换。

        铁平江不是清廉的官员,事实上干他这行的应该也找不到真正意义上的清流,所以这种闭门会谈在外人看来再正常不过。只要铁平江不出卖海汉的利益,即便是首长知道了这种事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这两人密会的时间要比平时碰面更长一些,然后郑艾施施然出门离开,而铁平江却是过了许久才从房间里走出来,向自己的属下下达了两条命令。

        一是由他签署了一批新的建材订单,交货地点就在马家庄,这批建材将用于兴建一座学堂——海汉打算尽早开始在本地推广文教,特别是面向学龄儿童的初级教育。据过去几年的实践经验来看,对小孩子进行思想洗脑的难度要比对付大人容易多了,不用费太大的工夫就能培养出一批年轻的海汉拥趸。

        二是这批建材将由供货商郑艾自行组织运输,所以需要让军方签发一道通行令,以便运送建材的队伍届时不至被拦在海汉占领区的外围。当然这事不是由铁平江负责的,他只是军需官,这通行令还得由本地一把手陈一鑫来签发才行。他交给属下的一纸申请,便是让其送去陈一鑫的办公室。

        类似这样的安排,在本地占领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每天进出的各种物资数目庞大,人员众多,必然要有一些安保措施来维持占领区内的治安,通行令就是十分有效的手段之一。...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662969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