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36章 身份地位

第1336章 身份地位

        不过关于西班牙与葡萄牙的区别,刘尚也懒得细细去跟廖远解释。他自从跟海汉官员接触之后,所了解到的学识早就不是普通明人可比,眼界已经比来海汉之前高了许多,此时再看廖远的谈吐,更是觉得其粗鄙无知。尽管名义上廖远才是本地情报网的核心和指挥者,但刘尚心中对他可没什么敬畏之情。

        说到当日的战事,刘尚也是心痒难耐,忍不住要吹嘘几句:“那日两军交战之时,刘某有幸,也在临海高地观看了这场战事。这两国水师实力都颇为强悍,交战状况也甚是激烈。”

        廖远回来就听说海汉在那天放了不少民众到海岸观战,而他未能亲眼目睹当日两军交战,心中肯定是有遗憾的,闻言连忙追问道:“当日战况,刘先生可否能详细说说?”

        这可就正好是刘尚的拿手本领了,当下便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那天两军交战的过程,廖远虽未亲见,但也基本能通过他的描述想象出当时的场景了。刘尚足足说了有一炷香的工夫,才只是掐头去尾把中间交战的一段说与他听了。

        廖远听完之后感叹道:“照你这样说来,倒与报纸上的内容有些偏差。如果不是三亚港口的岸防炮台发挥了威力,这海汉舰队也未必抵挡得住对手的攻势了?”

        刘尚道:“报纸上自然是要将海汉军形容成无敌天军,但当时战况的确是岸防工事起了大用,若非如此,海汉即便能击退来犯之敌,也绝不可能这么轻松。以我个人之见,如果只是舰队交手,那大概不会这么容易出现一边倒的局面。”

        “那以你之见,这两国舰队实力,比我大明水师如何?”廖远热切地看着刘尚,指望他能给出一个可以让自己心宽的答案。

        但刘尚的回答却是无情地给他当头泼下一盆凉水:“这两国舰队作战均是使用舰炮轰击为主要攻击手段,交战过程中几乎没有出现接舷战,与我大明水师作战方式大相径庭,要说高下……大明水师怕是要差上一大截。听说福建水师倒是从海汉这边买了不少战船,或许也只有福建许总兵的部下,才能与这两国有一战之力吧!”

        福建军方与海汉交往颇深,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海汉能将自产的武器卖给许心素,也足见对其信任有加,要指望福建水师出兵讨伐海汉,大概得等到许心素下台换人之后了。不过他们多少也都知道一些福建的状况,像许心素这种根深蒂固的地方势力代言人,其官职并不是那么好动的,弄不好刺激他反水投靠海汉阵营,那福建就不免要大乱了。

        而如果除开福建,大明沿海还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水师部队了。两广沿海的水师早就荒废,如今有些地方的编制甚至已经被听命于海汉的武装部队顶替,而浙江水师近两年在海汉人面前已经被折腾得完全抬不起头,年初甚至连钱塘江入海口都被海汉海军封锁了数日。再往北去,就根本连编制完整的水师都没了,更谈不上有什么战斗力了。

        刘尚的看法,就基本已经给大明水师下了结论了,廖远也知道刘尚绝不会故意贬低自家军队去抬高敌军战力,这番判断应该还是很客观的,只是听了之后不免还是大为失望。他与刘尚一样,来时都是抱着有朝一日要收复被海汉侵占的海南岛这样的念头,只是在三亚混了几个月之后,迄今也没看到有驱逐海汉收复失地的希望,不免也有些丧气。

        廖远默然半晌,才重新打起精神道:“不管如何,至少你已经进到海汉官府,有了官员身份,今后重大情报还得指望你这边多多出力才行。”

        刘尚听出廖远语气比之前有所松动,心知这大概又是自己现有的官方身份起了作用,当下便试探着问道:“如今进了衙门做事,也未必时时都方便与你联系,廖兄你看之前的联络方式,是不是要因地制宜改一改?”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不过关于西班牙与葡萄牙的区别,刘尚也懒得细细去跟廖远解释。他自从跟海汉官员接触之后,所了解到的学识早就不是普通明人可比,眼界已经比来海汉之前高了许多,此时再看廖远的谈吐,更是觉得其粗鄙无知。尽管名义上廖远才是本地情报网的核心和指挥者,但刘尚心中对他可没什么敬畏之情。

        说到当日的战事,刘尚也是心痒难耐,忍不住要吹嘘几句:“那日两军交战之时,刘某有幸,也在临海高地观看了这场战事。这两国水师实力都颇为强悍,交战状况也甚是激烈。”

        廖远回来就听说海汉在那天放了不少民众到海岸观战,而他未能亲眼目睹当日两军交战,心中肯定是有遗憾的,闻言连忙追问道:“当日战况,刘先生可否能详细说说?”

        这可就正好是刘尚的拿手本领了,当下便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那天两军交战的过程,廖远虽未亲见,但也基本能通过他的描述想象出当时的场景了。刘尚足足说了有一炷香的工夫,才只是掐头去尾把中间交战的一段说与他听了。

        廖远听完之后感叹道:“照你这样说来,倒与报纸上的内容有些偏差。如果不是三亚港口的岸防炮台发挥了威力,这海汉舰队也未必抵挡得住对手的攻势了?”

        刘尚道:“报纸上自然是要将海汉军形容成无敌天军,但当时战况的确是岸防工事起了大用,若非如此,海汉即便能击退来犯之敌,也绝不可能这么轻松。以我个人之见,如果只是舰队交手,那大概不会这么容易出现一边倒的局面。”

        “那以你之见,这两国舰队实力,比我大明水师如何?”廖远热切地看着刘尚,指望他能给出一个可以让自己心宽的答案。

        但刘尚的回答却是无情地给他当头泼下一盆凉水:“这两国舰队作战均是使用舰炮轰击为主要攻击手段,交战过程中几乎没有出现接舷战,与我大明水师作战方式大相径庭,要说高下……大明水师怕是要差上一大截。听说福建水师倒是从海汉这边买了不少战船,或许也只有福建许总兵的部下,才能与这两国有一战之力吧!”

        福建军方与海汉交往颇深,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海汉能将自产的武器卖给许心素,也足见对其信任有加,要指望福建水师出兵讨伐海汉,大概得等到许心素下台换人之后了。不过他们多少也都知道一些福建的状况,像许心素这种根深蒂固的地方势力代言人,其官职并不是那么好动的,弄不好刺激他反水投靠海汉阵营,那福建就不免要大乱了。

        而如果除开福建,大明沿海还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水师部队了。两广沿海的水师早就荒废,如今有些地方的编制甚至已经被听命于海汉的武装部队顶替,而浙江水师近两年在海汉人面前已经被折腾得完全抬不起头,年初甚至连钱塘江入海口都被海汉海军封锁了数日。再往北去,就根本连编制完整的水师都没了,更谈不上有什么战斗力了。

        刘尚的看法,就基本已经给大明水师下了结论了,廖远也知道刘尚绝不会故意贬低自家军队去抬高敌军战力,这番判断应该还是很客观的,只是听了之后不免还是大为失望。他与刘尚一样,来时都是抱着有朝一日要收复被海汉侵占的海南岛这样的念头,只是在三亚混了几个月之后,迄今也没看到有驱逐海汉收复失地的希望,不免也有些丧气。

        廖远默然半晌,才重新打起精神道:“不管如何,至少你已经进到海汉官府,有了官员身份,今后重大情报还得指望你这边多多出力才行。”

        刘尚听出廖远语气比之前有所松动,心知这大概又是自己现有的官方身份起了作用,当下便试探着问道:“如今进了衙门做事,也未必时时都方便与你联系,廖兄你看之前的联络方式,是不是要因地制宜改一改?”

        不过关于西班牙与葡萄牙的区别,刘尚也懒得细细去跟廖远解释。他自从跟海汉官员接触之后,所了解到的学识早就不是普通明人可比,眼界已经比来海汉之前高了许多,此时再看廖远的谈吐,更是觉得其粗鄙无知。尽管名义上廖远才是本地情报网的核心和指挥者,但刘尚心中对他可没什么敬畏之情。

        说到当日的战事,刘尚也是心痒难耐,忍不住要吹嘘几句:“那日两军交战之时,刘某有幸,也在临海高地观看了这场战事。这两国水师实力都颇为强悍,交战状况也甚是激烈。”

        廖远回来就听说海汉在那天放了不少民众到海岸观战,而他未能亲眼目睹当日两军交战,心中肯定是有遗憾的,闻言连忙追问道:“当日战况,刘先生可否能详细说说?”

        这可就正好是刘尚的拿手本领了,当下便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那天两军交战的过程,廖远虽未亲见,但也基本能通过他的描述想象出当时的场景了。刘尚足足说了有一炷香的工夫,才只是掐头去尾把中间交战的一段说与他听了。

        廖远听完之后感叹道:“照你这样说来,倒与报纸上的内容有些偏差。如果不是三亚港口的岸防炮台发挥了威力,这海汉舰队也未必抵挡得住对手的攻势了?”

        刘尚道:“报纸上自然是要将海汉军形容成无敌天军,但当时战况的确是岸防工事起了大用,若非如此,海汉即便能击退来犯之敌,也绝不可能这么轻松。以我个人之见,如果只是舰队交手,那大概不会这么容易出现一边倒的局面。”

        “那以你之见,这两国舰队实力,比我大明水师如何?”廖远热切地看着刘尚,指望他能给出一个可以让自己心宽的答案。

        但刘尚的回答却是无情地给他当头泼下一盆凉水:“这两国舰队作战均是使用舰炮轰击为主要攻击手段,交战过程中几乎没有出现接舷战,与我大明水师作战方式大相径庭,要说高下……大明水师怕是要差上一大截。听说福建水师倒是从海汉这边买了不少战船,或许也只有福建许总兵的部下,才能与这两国有一战之力吧!”

        福建军方与海汉交往颇深,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海汉能将自产的武器卖给许心素,也足见对其信任有加,要指望福建水师出兵讨伐海汉,大概得等到许心素下台换人之后了。不过他们多少也都知道一些福建的状况,像许心素这种根深蒂固的地方势力代言人,其官职并不是那么好动的,弄不好刺激他反水投靠海汉阵营,那福建就不免要大乱了。

        而如果除开福建,大明沿海还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水师部队了。两广沿海的水师早就荒废,如今有些地方的编制甚至已经被听命于海汉的武装部队顶替,而浙江水师近两年在海汉人面前已经被折腾得完全抬不起头,年初甚至连钱塘江入海口都被海汉海军封锁了数日。再往北去,就根本连编制完整的水师都没了,更谈不上有什么战斗力了。

        刘尚的看法,就基本已经给大明水师下了结论了,廖远也知道刘尚绝不会故意贬低自家军队去抬高敌军战力,这番判断应该还是很客观的,只是听了之后不免还是大为失望。他与刘尚一样,来时都是抱着有朝一日要收复被海汉侵占的海南岛这样的念头,只是在三亚混了几个月之后,迄今也没看到有驱逐海汉收复失地的希望,不免也有些丧气。

        廖远默然半晌,才重新打起精神道:“不管如何,至少你已经进到海汉官府,有了官员身份,今后重大情报还得指望你这边多多出力才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64465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