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34章 反复试探

第1334章 反复试探

        刘尚发现自从自己有了官方身份之后,出来办事真是太便利了,哪怕这仅仅只是个应急的临时任命,下面的人也会把他当作大神一样供着,并不会有谁去质疑他这位青年团的干事究竟是临时职务还是正式员工。刘尚提出要采访一些移民以便撰写报告,移民营中的工作人员立刻为他安排了一间办公室来进行此事,笔墨纸砚也都一应俱全。先前为刘尚介绍移民情况的那名小吏还特地过来询问,是要以什么样的标准来筛选采访对象。

        刘尚对此早就想好了套路,当下故意沉吟了一番才应道:“这样吧,简单一点,就是我刚才从花名册上随意点出那几人,你可还记得他们名字?”

        “记得记得,卑职记性一向不差,这么近的事肯定记得的!请大人稍坐,卑职这便去传召他们过来回话。”那名小吏自觉又在上司面前捞到了一次表现的机会,回答完之后便赶去召集那几名移民了。

        当下还另有人奉上了热茶,刘尚端起来品了一下,虽然尚不及他前段时间在环岛行程中各地官府的招待水准,但也比以前在鑫隆茶馆说书时喝的茶好多了。当然这移民营里平时也不会有什么高官到访,准备的招待之物自然也不会高级到哪里去,稍显简陋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多时那小吏便带着被刘尚点过名的数人来到门外,刘尚放下茶杯,让那小吏在门外维持秩序,一个一个地放进来问话。这地方身处移民营内,刘尚要进行一对一的会谈,旁人倒也不用担心有什么安全问题,可以名正言顺地让他能够单独与秦安会面。

        先叫进来的几人,刘尚还是装模作样地询问了一番来到海汉之后的感受,在生活上还有什么要求等等。这些新移民只知道刘尚刚才在宣讲时报的宣传部干事身份,但这个官位在海汉有多大权限却是没数,只知道移民营的工作人员都对此人毕恭毕敬,他们也就只能表现出更为谦卑的态度了。

        刘尚心思并不在这些人身上,但为了避免引起旁人怀疑,他还是耐着性子,与每个人的交谈都耗够足够的时间,以免稍后与秦安接触时间过长而显得太怪异。

        秦安终于进到了这间屋子,他左右打量一下,见屋内并无第三人,脸上的神色便放松了少许,上前向刘尚见礼道:“草民秦安,见过刘大人!”

        “不用见外了,坐下说吧。”刘尚倒也没打算在他面前拿什么架子,面无表情地指了指面前的椅子。他知道对方肯定已经认出了自己,所以也不用再装出什么和颜悦色的父母官形象了。当下时间有限,也容不得两人慢慢兜圈子打哑谜了。

        “你什么时候到的三亚?一路上可还顺利?”刘尚语气平静地问了两句,看似寒暄,但实际上也是在试探对方的态度。如果秦安装傻充愣要继续把现在的角色扮演下去,那刘尚大概就会认定他是心怀鬼胎了,对自己有所猜忌了。

        秦安慢慢坐到刘尚对面,抱了抱拳道:“在下七日之前乘船抵达三亚,之后便一直待在这处营地中等待官府安置。承蒙关心,这路上倒是顺风顺水,没出什么岔子。”

        刘尚注意到对方回话的态度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没有先前刚进屋时那么谦恭了,大概也是察觉到了自己并未将他视作普通移民,索性便也暂时放下了伪装的身份,以平等的地位与刘尚对话——抛开他们在三亚的身份不提,两人在原本的机构中的确是平起平坐,都是在常年外面办苦差事的人,并没有什么官阶高下之分。

        刘尚点点头,又接着问道:“这次可有其他人与你同行?”

        秦安略微迟疑了一下才应道:“阁下问这个话,怕是于规矩不符吧?”

        他们这些进入海汉执行潜伏任务的情报人员,大多都是单线行动,按照规定彼此之间不能随意联系,更不能向他人打听各自的任务,以免一人暴露就牵出一大片人来。不过像他们这样互相认得对方又恰好在这种环境撞上的,以前并未有过类似的先例,秦安拿不准刘尚的意思,自然也不会老老实实地回应他。

        刘尚干咳一声道:“我没其他意思,纯粹是出于关心。想必你也看到了,关于这边的移民安置,我还能多少出点力,如果你还有别的伙伴同来,那可以试试看能不能让你们分配到一个地方,也便于以后行事方便。”

        扯虎皮做大旗,便是刘尚此时的手段了,他仅仅是青年团内顶着临时编制的官员,对于隶属于民政局的移民事务并没有直接干涉的权力,但来移民营这边执行公务,下面的办事人员出于对他身份的敬重,还是会尽可能地予以方便。而刘尚倒也善于把握这种时机,便借此向秦安吹嘘自己的影响力,希望能够从他口中套出更多的信息。

        果然秦安对于海汉这些官场制度并不熟悉,听了刘尚的话便有些信以为真了,当下应道:“在下是一人来的,至于还有没有别人也是这个时候来,那就不知道了。”

        “这样的啊……那上头可有告诉你到了这边之后,由谁接应你执行之后的任务?”刘尚听了之后并未完全采信,仍然是继续试探秦安。

        “接应……”秦安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作为一名潜伏在敌国的情报人员,刘尚的表现实在太过热情了一些。联想到以前曾经有人变节,充当海汉鹰犬抓捕自己人,秦安觉得自己已经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他屏气凝神地盯着刘尚道:“阁下不觉得自己好奇心太重了吗?这些事可不是你该打听的!”

        刘尚问完之后也自觉有些太急切了,这很显然已经让对方起了疑心,当即连忙解释道:“莫要误会,我询问此事自有道理,且听我一一道来。”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刘尚发现自从自己有了官方身份之后,出来办事真是太便利了,哪怕这仅仅只是个应急的临时任命,下面的人也会把他当作大神一样供着,并不会有谁去质疑他这位青年团的干事究竟是临时职务还是正式员工。刘尚提出要采访一些移民以便撰写报告,移民营中的工作人员立刻为他安排了一间办公室来进行此事,笔墨纸砚也都一应俱全。先前为刘尚介绍移民情况的那名小吏还特地过来询问,是要以什么样的标准来筛选采访对象。

        刘尚对此早就想好了套路,当下故意沉吟了一番才应道:“这样吧,简单一点,就是我刚才从花名册上随意点出那几人,你可还记得他们名字?”

        “记得记得,卑职记性一向不差,这么近的事肯定记得的!请大人稍坐,卑职这便去传召他们过来回话。”那名小吏自觉又在上司面前捞到了一次表现的机会,回答完之后便赶去召集那几名移民了。

        当下还另有人奉上了热茶,刘尚端起来品了一下,虽然尚不及他前段时间在环岛行程中各地官府的招待水准,但也比以前在鑫隆茶馆说书时喝的茶好多了。当然这移民营里平时也不会有什么高官到访,准备的招待之物自然也不会高级到哪里去,稍显简陋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多时那小吏便带着被刘尚点过名的数人来到门外,刘尚放下茶杯,让那小吏在门外维持秩序,一个一个地放进来问话。这地方身处移民营内,刘尚要进行一对一的会谈,旁人倒也不用担心有什么安全问题,可以名正言顺地让他能够单独与秦安会面。

        先叫进来的几人,刘尚还是装模作样地询问了一番来到海汉之后的感受,在生活上还有什么要求等等。这些新移民只知道刘尚刚才在宣讲时报的宣传部干事身份,但这个官位在海汉有多大权限却是没数,只知道移民营的工作人员都对此人毕恭毕敬,他们也就只能表现出更为谦卑的态度了。

        刘尚心思并不在这些人身上,但为了避免引起旁人怀疑,他还是耐着性子,与每个人的交谈都耗够足够的时间,以免稍后与秦安接触时间过长而显得太怪异。

        秦安终于进到了这间屋子,他左右打量一下,见屋内并无第三人,脸上的神色便放松了少许,上前向刘尚见礼道:“草民秦安,见过刘大人!”

        “不用见外了,坐下说吧。”刘尚倒也没打算在他面前拿什么架子,面无表情地指了指面前的椅子。他知道对方肯定已经认出了自己,所以也不用再装出什么和颜悦色的父母官形象了。当下时间有限,也容不得两人慢慢兜圈子打哑谜了。

        “你什么时候到的三亚?一路上可还顺利?”刘尚语气平静地问了两句,看似寒暄,但实际上也是在试探对方的态度。如果秦安装傻充愣要继续把现在的角色扮演下去,那刘尚大概就会认定他是心怀鬼胎了,对自己有所猜忌了。

        秦安慢慢坐到刘尚对面,抱了抱拳道:“在下七日之前乘船抵达三亚,之后便一直待在这处营地中等待官府安置。承蒙关心,这路上倒是顺风顺水,没出什么岔子。”

        刘尚注意到对方回话的态度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没有先前刚进屋时那么谦恭了,大概也是察觉到了自己并未将他视作普通移民,索性便也暂时放下了伪装的身份,以平等的地位与刘尚对话——抛开他们在三亚的身份不提,两人在原本的机构中的确是平起平坐,都是在常年外面办苦差事的人,并没有什么官阶高下之分。

        刘尚点点头,又接着问道:“这次可有其他人与你同行?”

        秦安略微迟疑了一下才应道:“阁下问这个话,怕是于规矩不符吧?”

        他们这些进入海汉执行潜伏任务的情报人员,大多都是单线行动,按照规定彼此之间不能随意联系,更不能向他人打听各自的任务,以免一人暴露就牵出一大片人来。不过像他们这样互相认得对方又恰好在这种环境撞上的,以前并未有过类似的先例,秦安拿不准刘尚的意思,自然也不会老老实实地回应他。

        刘尚干咳一声道:“我没其他意思,纯粹是出于关心。想必你也看到了,关于这边的移民安置,我还能多少出点力,如果你还有别的伙伴同来,那可以试试看能不能让你们分配到一个地方,也便于以后行事方便。”

        扯虎皮做大旗,便是刘尚此时的手段了,他仅仅是青年团内顶着临时编制的官员,对于隶属于民政局的移民事务并没有直接干涉的权力,但来移民营这边执行公务,下面的办事人员出于对他身份的敬重,还是会尽可能地予以方便。而刘尚倒也善于把握这种时机,便借此向秦安吹嘘自己的影响力,希望能够从他口中套出更多的信息。

        果然秦安对于海汉这些官场制度并不熟悉,听了刘尚的话便有些信以为真了,当下应道:“在下是一人来的,至于还有没有别人也是这个时候来,那就不知道了。”

        “这样的啊……那上头可有告诉你到了这边之后,由谁接应你执行之后的任务?”刘尚听了之后并未完全采信,仍然是继续试探秦安。

        “接应……”秦安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作为一名潜伏在敌国的情报人员,刘尚的表现实在太过热情了一些。联想到以前曾经有人变节,充当海汉鹰犬抓捕自己人,秦安觉得自己已经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他屏气凝神地盯着刘尚道:“阁下不觉得自己好奇心太重了吗?这些事可不是你该打听的!”

        刘尚问完之后也自觉有些太急切了,这很显然已经让对方起了疑心,当即连忙解释道:“莫要误会,我询问此事自有道理,且听我一一道来。”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64465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