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326章 两难境地

第1326章 两难境地

        如果当初送回马尼拉的情报能够确切一些,或者是配上较为写实的绘图,或许军官们就能对三亚海岸的岸防工事有更为直观的认识,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也会考虑得更周全一些。至少不会像当下这样,闷着头就往港口冲,结果将舰队完全暴露在了海汉的炮口之下。如果只有五六七八门炮,那平托也捏着鼻子认了,顶着炮轰冲过这段海域也就是了,但当下见到的炮位密密麻麻,一时间根本就数不清海汉在这段海岸上部署了多少岸防炮。

        而海汉舰队为何在接战之前就主动让出了通往胜利港的航道,这个答案也已经昭然若揭了。很显然海汉人对于港口的岸防工事有着十足的信心,所以才故意放西班牙舰队过去,将它们交给射程和威力都远胜舰炮的岸防炮来对付。而现在平托根本不用回头,就能料想到海汉舰队肯定已经在外海列好了阵形,等着找机会抄自己屁股了。

        平托已经来不及再对目前的战术进行调整了,因为此时距离他舰队最近的几座炮台已发动了攻击,几枚炮弹带着划破空气的呼啸声从一里之外的海岸飞来,在脸色煞白的船员们注视之下打在了位于最前方开路的“马丁”号周围。其中一枚炮弹正中船身,从左舷撞进船体之后余势不减,打穿整个船体之后从右舷吃水线附近撞出一个大洞,几乎是顷刻之间海水便从这个破洞灌入船舱中。

        虽然每艘船上都有专门的损管应对措施,但看那被击穿的洞口怕是有成年人环臂一抱的大小,想要再堵住它,肯定得要费一番力气了。而且这艘船正处在多门岸防炮的火力范围之中,挨了一发还指望混过去肯定是不行了,接下来近处岸防炮的火力肯定都会集中这艘船上,尽可能加大对其破坏程度。

        如平托所料,在进行了调整之后,来自岸防炮台的第二轮炮击很快便再次降临到“马丁”号头上。48磅的实心炮弹势大力沉,打中船体之后就会顺势撕碎前进路线上的一切阻碍,看似厚实的船板在这种重磅炮弹面前也软得如同豆腐一般,完全无法给船员们带来安全庇护。而这次“马丁”号的运气已经用尽,船体接连中弹,几乎每一发炮弹都将船身打出一个透明窟窿,其威力甚至大大超出了先前骚扰过美洲舰队的那艘铁甲舰,让督战的平托也是看得心惊肉跳,心知这设在胜利港之外的最后一道关卡,只怕不是那么好过的,搞不好这趟差事就得止步于此了。

        随着舰队逐渐驶进这片海域被岸防炮笼罩的海域,东西两侧的岸防炮台先后发动,以巨大的夹角对西班牙舰队形成了交叉火力打击。相比这里的炮火密度,西班牙人才意识到之前与海汉舰队的过招真的只是毛毛雨而已,海汉的重炮阵地毫不吝啬地向西班牙舰队倾泻炮弹,只是顷刻之间便有数艘位于舰队外围的船只遭受到了沉重打击。

        为了避开岸防炮的射击,西班牙战船纷纷下意识地往中间收缩阵形,以期能够减少中弹的几率。但这所能起到的效果极为有限,从外海进入胜利港的入口航道是逐渐收窄的地形,就算再怎么往中间挤,也还是难以逃出岸防火炮的交叉火力覆盖范围,反倒是舰队挤成一堆之后,目标更为集中,岸上的火力也能更为方便地进行集火打击了。

        平托和路易斯也都是经验丰富的指挥官,自然意识到了舰队阵形变化的不妥,但这种变化并非他们所下达的命令,而是各艘船的船长在趋利避害的自然反应之下作出的选择。当下最明智的选择,并非将舰队聚拢在一起,而是要尽可能地散开队形,以求分散岸防火力的打击。

        但正值混乱之际,平托和路易斯所下达的命令根本就很难执行下去,因为这些命令首先得让外围的船只散开让出空间,而目前受损最为严重的便是它们了,谁又会愿意将自己与那夺命炮台之间的距离主动拉近呢?这个让队形散开,无疑就是逼着外围的船只去当靶子吸引火力了,当下自然会有人阳奉阴违,并不执行他们的命令。

        即便是有人有心愿意牺牲自己来拯救舰队,往往也很难操作成功,因为这些战船在炮火打击之下往往已经有了不同程度的损毁,对其航行性能也会有明显的影响,即便是转向变速这些基本的操作,也会变得力不从心。而稍一迟缓,新的一轮炮火打击又到了。

        就在西班牙舰队从驶入岸防炮台火力范围到胜利港入口这短短一段航程中,位于航道两岸的数十门大大小小的岸防炮已经向西班牙舰队发射了上百枚炮弹,虽然截止目前还暂时没有出现开始下沉的船只,但的确已经有好几艘船因为进水或是桅杆偏折而出现船体严重倾斜的状况。照这样的状态发展下去,只怕没等大部队冲进胜利港,就先得有近半的船只被岸防火炮给留在港外。

        是该不顾一切冲进港口,还是该悬崖勒马赶紧回头,这两个选择现在就摆在指挥官面前,可决心却并不是那么好下的。冲入港口,谁都不知道海汉人在港内是否还有其他的防御措施,在见识了海汉的诸多手段之后,如果说胜利港里还藏着一支海军伏兵,似乎也不足为怪了。不过如果海汉人在港内并没有布下重兵,那么登陆攻打胜利堡,或许还能让这支舰队有翻盘的希望。

        但如果放弃最后这几步路,调头撤离此地,那么首先就得面对背后已经咬上来的海汉舰队。这个时候西班牙舰队中的受损船只已经颇多,能保持完整战斗力的帆船可能已经不足一半,等舰队完成调头,这个数字或许会降至三分之一以下,在对阵海汉舰队的时候就基本没有什么数量优势可言了。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如果当初送回马尼拉的情报能够确切一些,或者是配上较为写实的绘图,或许军官们就能对三亚海岸的岸防工事有更为直观的认识,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也会考虑得更周全一些。至少不会像当下这样,闷着头就往港口冲,结果将舰队完全暴露在了海汉的炮口之下。如果只有五六七八门炮,那平托也捏着鼻子认了,顶着炮轰冲过这段海域也就是了,但当下见到的炮位密密麻麻,一时间根本就数不清海汉在这段海岸上部署了多少岸防炮。

        而海汉舰队为何在接战之前就主动让出了通往胜利港的航道,这个答案也已经昭然若揭了。很显然海汉人对于港口的岸防工事有着十足的信心,所以才故意放西班牙舰队过去,将它们交给射程和威力都远胜舰炮的岸防炮来对付。而现在平托根本不用回头,就能料想到海汉舰队肯定已经在外海列好了阵形,等着找机会抄自己屁股了。

        平托已经来不及再对目前的战术进行调整了,因为此时距离他舰队最近的几座炮台已发动了攻击,几枚炮弹带着划破空气的呼啸声从一里之外的海岸飞来,在脸色煞白的船员们注视之下打在了位于最前方开路的“马丁”号周围。其中一枚炮弹正中船身,从左舷撞进船体之后余势不减,打穿整个船体之后从右舷吃水线附近撞出一个大洞,几乎是顷刻之间海水便从这个破洞灌入船舱中。

        虽然每艘船上都有专门的损管应对措施,但看那被击穿的洞口怕是有成年人环臂一抱的大小,想要再堵住它,肯定得要费一番力气了。而且这艘船正处在多门岸防炮的火力范围之中,挨了一发还指望混过去肯定是不行了,接下来近处岸防炮的火力肯定都会集中这艘船上,尽可能加大对其破坏程度。

        如平托所料,在进行了调整之后,来自岸防炮台的第二轮炮击很快便再次降临到“马丁”号头上。48磅的实心炮弹势大力沉,打中船体之后就会顺势撕碎前进路线上的一切阻碍,看似厚实的船板在这种重磅炮弹面前也软得如同豆腐一般,完全无法给船员们带来安全庇护。而这次“马丁”号的运气已经用尽,船体接连中弹,几乎每一发炮弹都将船身打出一个透明窟窿,其威力甚至大大超出了先前骚扰过美洲舰队的那艘铁甲舰,让督战的平托也是看得心惊肉跳,心知这设在胜利港之外的最后一道关卡,只怕不是那么好过的,搞不好这趟差事就得止步于此了。

        随着舰队逐渐驶进这片海域被岸防炮笼罩的海域,东西两侧的岸防炮台先后发动,以巨大的夹角对西班牙舰队形成了交叉火力打击。相比这里的炮火密度,西班牙人才意识到之前与海汉舰队的过招真的只是毛毛雨而已,海汉的重炮阵地毫不吝啬地向西班牙舰队倾泻炮弹,只是顷刻之间便有数艘位于舰队外围的船只遭受到了沉重打击。

        为了避开岸防炮的射击,西班牙战船纷纷下意识地往中间收缩阵形,以期能够减少中弹的几率。但这所能起到的效果极为有限,从外海进入胜利港的入口航道是逐渐收窄的地形,就算再怎么往中间挤,也还是难以逃出岸防火炮的交叉火力覆盖范围,反倒是舰队挤成一堆之后,目标更为集中,岸上的火力也能更为方便地进行集火打击了。

        平托和路易斯也都是经验丰富的指挥官,自然意识到了舰队阵形变化的不妥,但这种变化并非他们所下达的命令,而是各艘船的船长在趋利避害的自然反应之下作出的选择。当下最明智的选择,并非将舰队聚拢在一起,而是要尽可能地散开队形,以求分散岸防火力的打击。

        但正值混乱之际,平托和路易斯所下达的命令根本就很难执行下去,因为这些命令首先得让外围的船只散开让出空间,而目前受损最为严重的便是它们了,谁又会愿意将自己与那夺命炮台之间的距离主动拉近呢?这个让队形散开,无疑就是逼着外围的船只去当靶子吸引火力了,当下自然会有人阳奉阴违,并不执行他们的命令。

        即便是有人有心愿意牺牲自己来拯救舰队,往往也很难操作成功,因为这些战船在炮火打击之下往往已经有了不同程度的损毁,对其航行性能也会有明显的影响,即便是转向变速这些基本的操作,也会变得力不从心。而稍一迟缓,新的一轮炮火打击又到了。

        就在西班牙舰队从驶入岸防炮台火力范围到胜利港入口这短短一段航程中,位于航道两岸的数十门大大小小的岸防炮已经向西班牙舰队发射了上百枚炮弹,虽然截止目前还暂时没有出现开始下沉的船只,但的确已经有好几艘船因为进水或是桅杆偏折而出现船体严重倾斜的状况。照这样的状态发展下去,只怕没等大部队冲进胜利港,就先得有近半的船只被岸防火炮给留在港外。

        是该不顾一切冲进港口,还是该悬崖勒马赶紧回头,这两个选择现在就摆在指挥官面前,可决心却并不是那么好下的。冲入港口,谁都不知道海汉人在港内是否还有其他的防御措施,在见识了海汉的诸多手段之后,如果说胜利港里还藏着一支海军伏兵,似乎也不足为怪了。不过如果海汉人在港内并没有布下重兵,那么登陆攻打胜利堡,或许还能让这支舰队有翻盘的希望。

        但如果放弃最后这几步路,调头撤离此地,那么首先就得面对背后已经咬上来的海汉舰队。这个时候西班牙舰队中的受损船只已经颇多,能保持完整战斗力的帆船可能已经不足一半,等舰队完成调头,这个数字或许会降至三分之一以下,在对阵海汉舰队的时候就基本没有什么数量优势可言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644653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