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93章 由海转陆

第1293章 由海转陆

        联合舰队两轮炮击之后,岸边修筑的各种岸防工事已经被摧毁殆尽,这个时候原本在较远的海面上待命的几艘运兵船终于是压了上来,在众多战舰的掩护之下抵近海岸。

        这次军方在演习中所使用的运兵船与刘尚等人乘坐的船还有所不同,在船上也是有蒸汽动力推进装置,接近海岸的速度自然是要比寻常的帆船快了许多。

        “这是最新式的34型登陆运兵船,战时的短程航速可达我们脚下这艘船的一倍以上。每艘船可装载超过二百名士兵,通过船头的活动跳板实现快速登陆。另外船上还有吊装设备,可以将火炮之类的重型武器快速卸载到岸上。”随行军官很适时地向众人介绍这种运兵船的性能特点。

        说话间几艘运兵船已经驶抵海岸,放下船头的跳板之后,船上的士兵迅速登上陆地,简单集结之后就地构筑滩头阵地,以防敌军进行反扑。而停在稍远处的几艘战舰依然以稳定的频率继续向岸上的堡垒区发射炮弹,不过为了避免误伤友军,炮击的角度明显有所调整,特地避开了友军正在登陆的这块区域。

        海汉的两栖登陆作战方案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武器装备的先进性能,靠着火力优势在登陆之前压制敌方的岸防部队,为自己的登陆部队清理出比较安全的登陆场。这种打法基本就是硬吃敌人,而且在这个时代的远东地区似乎也很难找到可以反制海汉的对手。

        但对于海汉的追随者和竞争者来说,这种打法就很难效仿了,毕竟武器装备和训练水平方面都与海汉军差距太大,如果强行要东施效颦,反而有可能会画虎不成反类犬。海汉军在用炮火掩护陆军上岸的时候,就没有再让其他的盟国战船参与进来,毕竟要在战场上使用海陆协同、步炮协同这些比较高端的战法,还是只有经过严格训练的自家人才靠得住。

        刘尚自然是从未见识过这样的战法,越看越是心惊肉跳,海汉军如果以此战术攻打大明沿海各地,只怕会是无往不利。就算现在知道海汉军的作战方式,刘尚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来遏止其登陆的行动,明军能怎么做?就依靠血肉之躯去阻挡敌人的炮弹吗?

        虽然目前海汉军在大明沿海使用武力占领的基本都是一些岛屿,还暂时没有听说他们登陆某地攻打城池等公然入侵行为,但在刘尚看来这已经不再是海汉有没有能力攻击大明的问题,而是看他们想不想这么干而已了。大明虽然号称有百万军队,但也未必挡得住海汉从海上发动的入侵。

        刘尚想东想西之际,陆军已经基本完成了抢占登陆点,设置滩头阵地的任务。数门六磅野战炮从运兵船上吊装至岸上,它们所能提供的火力输出足以让登陆部队抵挡住对手有可能发动的反扑攻势。而演习因为投入兵力所限,并没有更多的陆军进行后续的登陆作战,因此两栖登陆这个科目,到这里其实就已经算是演练结束了。

        随行军官宣布了这个消息之后,众人都有些意犹未尽,毕竟难得有机会看到真正的战争场面,但这节奏似乎才刚要开始进入到正戏,就戛然而止了。这就犹如面前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席,众人刚听厨子介绍完每道菜的亮点,正准备动筷子的时候,主人家却宣布把酒席给撤了,胃口被吊得实在太难受了。

        就连于小宝这种见多识广的官员,对于这样的安排也有点不满意,向那军官问道:“这才到午间,今天的军演内容不会就到此为止了吧?”

        那军官笑着应道:“于主任也说了,既然已经到了午间,大伙儿总得吃个饭休息休息才行。”

        于小宝有些不快道:“战时难道也有吃饭时间?”

        军官脸色一肃道:“战场上自然没有,但这个安排可不是为了参加演习的军人们考虑,还望于主任能了解。”

        于小宝一下便恍然,演习安排在午间暂停,可不是单纯为了照顾参演部队,更多的原因其实还是考虑到了在场围观的各路神仙。这些受邀而来的观众基本都身份不凡,其中不乏各国的达官显贵,人家又不是跟自己一样的爱国民众,要让这些人全部饿着肚子看军演,似乎的确会有怠慢之嫌。在适当的时候选择场间休息,这也不失为一种聪明的安排。

        于小宝想明白了其中原由,当下便向那军官抱拳道:“是在下失言了!”

        军官连忙应道:“于主任客气了,也是我先前没有说清的原因。那各位就抓紧时间先吃饭吧,下午还有其他的安排。”

        听到军官说还有其他安排,众人原本有些低落的情绪终于恢复过来,赶紧张罗开饭,唯恐错过了下午的演习内容。这船上条件有限,正餐也弄不出什么花样,不过当下众人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吃上面,粗茶淡饭倒也无所谓了,只要能吃上一口热食,把肚子填饱就行。

        众人三下五除二解决了午饭,就回到甲板上眼巴巴地盼着下午的演习赶紧开始。不过这船上可没有什么对军方具有影响力的人物,就算再怎么着急,也只能乖乖等待军方的安排。

        等了许久,终于从军方的联络船上发来了旗号,他们所乘坐的这艘船缓缓靠向斜阳岛,看样子竟似要在这里登陆了。

        果然随行军官向众人说明道:“下午的军演内容是在岛上进行,所以有请各位上陆观看。”

        刘尚自然是更愿意在陆地上待着,这船上摇来晃去的实在不舒服,脚底下也不踏实。眼见船越来越靠近岸边,刘尚心里突然冒出一个问题,既然下午的演习是在岛上,那接下来应该就没海军什么事了吧?既然有这个战场环境转变的安排,那应该是海汉军又有什么了不得的玩意儿要展示了。

        众人登岛的地方便是上午海汉海军炮轰之后送陆军登陆的地点,不过此时陆军部队已经离开此地,去往了岛上内陆方向。陆军临时搭建的滩头阵地倒还原封原样地保留着,刘尚凑过去看了一下,顺便听了一下军官的讲解,其实掩体结构非常简单,基本上就是用运货的多功能平板车在被炮火摧毁的岸防堡垒残垣中搭建起一道道胸墙,并在其间留出若位,然后步兵在掩体后方使用步枪作战。

        以海汉武器的射程优势,这种滩头阵地至少可以保证击退方圆百丈内的敌军反扑,而敌军却很难将交战距离缩短到己方远程武器的射程之内。再加上轻重火力的搭配,以这样的阵地应付几倍于己的敌军,至少在一天半天的时间内不会存在太大问题。

        地面上随处可见海汉战舰上午炮击时倾泻至此的炮弹,刘尚留心看了一下,最大的足有人头大小,最小的也有成人拳头一般,目力所及之处,就至少有上百枚炮弹之多。这些炮弹中的绝大多数都可以在回收之后直接重复使用,稍后便会有工兵来清理这里,搜集清理所有的炮弹。

        刘尚还特地留意一下海汉在这里提前搭建的堡垒工事,单从其护墙厚度来看,海汉在这种临时设施上也没有掺假,最薄的地方也有四寸左右的厚度。虽说这种工事的强度肯定比不了城墙,但作为岸防工事而言已经不算差了。

        就刘尚自己曾经到访过的大明港口而言,连修建了类似这样堡垒工事的地方也并不多见,多数港口附近虽然都有少量驻军,甚至是水师营寨,但用于反登陆作战的防御工事却为数不多。如果遇到类似的突袭,只怕下场只会比这里的堡垒工事更惨,海汉人这种靠火力强行清场的战术,除非是把城池修到港口海岸,依托坚城进行防御,守军或许才有机会阻止其登陆。

        城池当然不可能修到海岸线上,所以这样的抵抗方式自然也是不成立的。刘尚看着满地的炮弹,心中暗自唏嘘,形势照现在的势头这么发展下去,只怕再过几年之后,大明就真的要凉了。想那北方关外蛮族只会马上征战,中原流寇只擅烧杀劫掠,哪里比得过海汉人既能经营,又能打仗,完全找不到弱项。别看海汉现在对大明似乎不错,刘尚觉得等海汉人羽翼丰满之时,大明必定会成为其蚕食的对象,而且绝不会劫掠一些钱财人口就会收手。

        “刘先生以前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吧?”

        刘尚正盯着地上的炮弹发愣,冷不防背后响起了一个令他毛骨悚然的声音。他根本不需回头确认,便知道那位煞星又出现在自己身边了。

        刘尚赶紧平静了一下心思,回头应道:“小人以前从未见识过军队作战,今日有幸得见海汉舰队之威势,心中深感震撼,失态之处,让张主任见笑了。”

        突然冒出来的不速之客正是安全部的张千智,刘尚本以为这趟差事应该不会再见到他了,没想到这人居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而且第一时间就又盯上了自己。刘尚心中寻思莫不是自己八字与他犯冲,怎地走到哪里都能遇到这个煞星,亦或这家伙其实根本就是在一直暗中监视自己的动向?

        张千智笑道:“你初次见此场面,有些震惊也不足为怪。别说你了,就算是职业军人,也未必能够坦然接受今天所看到的场景。”

        张千智说完之后指了一下后面,刘尚转头一看,岸边已经停了好几艘船,前来观摩军演的各方代表已经陆续下到岸上,有人正大呼小叫地刨着地上的炮弹,似乎是打算要看看其份量究竟如何。

        刘尚这才明白过来,张千智应该是在别的船上观看了这场军演。在当下这个环境,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是要去监视别国的高级军官,执行情报安全方面的任务,而非与巡视组这群人畜无害的家伙待在一起。至于自己这种临时替补进来的小人物,就更是无足轻重了。

        刘尚想明白了其中关键,心情这才放松下来。此时随行军官已经在招呼众人集结,准备向岛上的下一个目的地进发。刘尚向张千智打声招呼,赶紧跟上了巡视组的队伍。

        斜阳岛面积不足两平方公里,也谈不上有什么纵深可言,队伍出发走了一会儿,便已经看到前方的一处山坳外有海汉军的旗帜。这时候随行军官向他们宣布了下午军演的内容,便是陆军武器的展示。

        刘尚心道是了,若不安排这个环节,海汉人又如何向这些观众推销他们的武器呢?这海汉人骨子里便是生意人,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做买卖的机会,要真说起来,这可能算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缺陷了吧?

        到了近处一看,原来这处小山坳本来就是一个靶场,而靶子便立在山坳最里边的位置,所有的射击位都在山坳之外,这样一来也不用担心会有流弹伤及无辜。先前在船上拿到的望远镜并未被回收,刘尚下意识便拿出来观察山坳深处的靶位。

        这些靶子远近不同,有大有小,看样子应该是有不同的射击要求。有的不过一面铜锣大小,用木棍支起来插在地里;有的靶子是绑在树干上,描出了人体上半身的轮廓;还有大如门板的标靶,摆在山坳最深处,距离射击位至少有一里地了,靶上面用一圈圈同心圆划出标识。这距离步枪多半是达不到了,估计是给火炮用的靶子。

        而山坳外的靶位设置也非常多样,有壕沟里的,有胸墙后面的,甚至还有位于三丈多高的哨楼上的射击位。几个炮位上的火炮已经就位,不过炮身上搭着油布遮得严严实实,暂时也看不到其真面目。刘尚这时候倒也不着急了,反正人已经到了这里,只要等着就肯定能看到海汉人的武器展示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64464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