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82章 昌化县

第1282章 昌化县

        刘尚吃过午饭继续倒头便睡,一觉醒来已经是到了下午时分,他起身走到舷窗边向外望出去,隐约能看到陆地的影子,按照今天行进的航线来推断,那应该是海南岛的西海岸线。不过此时船距离海岸线还有数里,看样子一时半会还不会靠岸停船。

        刘尚航海经验并不丰富,可没法凭借日头和洋流风向之类的自然参照物来判断自己在海上的位置,当下便去问其他人,才得知距离目的地大概还有大约半个时辰的航程。

        刘尚随口说道:“但愿今日别再像前天那般,堵在港口外进不去了。”

        旁边有人应道:“那可不好说,这昌化港也是出了名的拥堵,港小船多,说不准就给堵在外面了。你看到远处岸上有黑烟冒起的地方,那里就是昌化县了。”

        果然等他们所乘这艘船抵达昌化港时,发现这里的状况与前天进入莺歌海海港时如出一辙,一大串货船停在港外等候通行。不过这些船所装的并非白花花的食盐,而是黑乎乎的煤炭。而不远处的空中升腾的股股黑烟,也无不是在彰显着这个地方的与众不同。

        昌化前些年只是大明琼州岛西岸一个人口不算太多的小县,就算只在这个岛的范围内也没什么名声,而如今在海汉国内却被称作钢铁之城,短短几年中变化之大也足以令人瞠目。不过刘尚并不清楚昌化过往的历史,他只知道海汉人在这里的内陆某地发现了一个铁矿,然后就近在昌化建立了大型的冶炼作坊,如今已经是海汉最主要的钢铁产地。而这些在海边等待入港的货船上所装载的货物,便是从安南黑土港为本地冶炼业运来的燃料。

        昌化港原本只是昌江入海口处的一个渔村小港,其位置正好在河口之内,进出港的航道宽度与莺歌海相差无几。虽然近两年已经在昌江岸边扩建了几处货运码头,但由于昌江入海口处的泥沙淤积状况比较严重,吃水较深的海船在进出昌化港时仍需小心操作,因此本地的港口通航能力仍是远远不及胜利港、三亚港、儋州港这类水深港宽的大型港口。

        以海汉目前的工程能力,想要完成疏浚河流入海口航道这样项目仍力有不逮,所以尽管昌化港的建设规模和配套设施已经有些跟不上实际使用的需求,在现阶段也还是只能先暂时凑合着用下去。不过建设部目前已经将昌化港的扩建工作列入了议事日程,只是具体的实施时间和施工规模还有待于在执委会讨论之后才能有明确的决议。

        刘尚看着岸边那些装满煤炭的货船,心中也是暗暗佩服海汉的手笔之大,竟然还为此专门建立了一条跨国海运航线,为这里的冶炼业提供燃煤。想那海对面的安南国也是能忍,就这么被海汉硬生生占去一处大煤矿,这么些年还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与海汉交好。

        但刘尚转念一想,大明东南这些地方官府又何尝不是如此,这琼州岛都被海汉武装割据好几年了,两广官府又哪曾有过将这里主权夺回的尝试?说到底还是看谁拳头大,跟海汉对着干的武装势力基本都已经或多或少吃过苦头,在见识过海汉的可怕军事实力之后,的确很难让人再生出反抗之心。

        刘尚所不知的是,海汉在海外开矿可早就远不止这黑土港一处了,台湾岛的苗栗出磺坑油田,鸡笼港金瓜石金矿,山东登州的福山铜矿,南海邦加-勿里洞岛的锡矿,一大串的海外矿场目前都已经处于开采中,在当地完成粗加工之后再运回海南进行精制提纯。从黑土港运回昌化的煤炭也会有大部分将在本地制成焦炭,再转作冶炼之用。

        这种海外采矿的模式虽然效率比较低下,而且对于海上运力的依赖度极高,但对于海汉来说却是仅有的一条发展之道。海南岛这地方在穿越初期有一定的地理优势,但有一个明显的劣势就是矿产资源种类比较有限,仅凭本地的出产并不能满足执委会发展工业化的需求,而这种抢占海外矿产进行开发的方式对海汉而言就是比较实际的手段了。

        至于因此而产生的运力需要,执委会认为倒是一把双刃剑,这些矿产航线在占用大量海上运力的同时,其实也对海汉的造船业和航运业起到了巨大的刺激作用。去年各处造船厂下水的二百吨级以上货船,其中有差不多一半的数量都是被分配到了这些矿产航线上担当运输载具。像黑土港这种要为整个海汉国提供大部分煤炭的能源输出港,更是配备了整整四支重载货船船队,在黑土港与海南岛之间不断往返运输,现在刘尚所看到的运煤货船就是其中的一支。

        而这次的拥堵状况似乎比前天在莺歌海还要严重一些,等到暮色降临的时候依然没有看到前面拍着的船队有挪窝的迹象。于小宝虽然身份特殊,但也不好直接运用特权,便让张千智出面,放了一艘小艇下水,由几名水手划着小艇进港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通融的办法。

        直到船上已经点起了灯笼,张千智才总算回来了,跟在其后的还有另外几艘小艇。张千智回到船上之后告知众人,前面靠港的运煤船没卸完货,港内目前暂时没有空着的泊位了,只能将大船停在海岸,然后坐小艇进港登陆。如果要等大船入港,就起码要等到明天早上天亮之后。

        众人一听那也只能这么着了,当下各自返回船舱拿了随身物品,再从舷梯下到小艇上,慢慢朝着入海口方向行进。

        等到了港内,天色已经基本黑了下来,众人所乘的小艇在岸上工作人员的灯火指引之下,停靠到码头的一个边角位置。刘尚上岸之后,却发现脚下踩着软绵绵的,似乎并不是石头地面,借着旁边的灯笼光线一看,才发现这地面竟然全是煤炭。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刘尚吃过午饭继续倒头便睡,一觉醒来已经是到了下午时分,他起身走到舷窗边向外望出去,隐约能看到陆地的影子,按照今天行进的航线来推断,那应该是海南岛的西海岸线。不过此时船距离海岸线还有数里,看样子一时半会还不会靠岸停船。

        刘尚航海经验并不丰富,可没法凭借日头和洋流风向之类的自然参照物来判断自己在海上的位置,当下便去问其他人,才得知距离目的地大概还有大约半个时辰的航程。

        刘尚随口说道:“但愿今日别再像前天那般,堵在港口外进不去了。”

        旁边有人应道:“那可不好说,这昌化港也是出了名的拥堵,港小船多,说不准就给堵在外面了。你看到远处岸上有黑烟冒起的地方,那里就是昌化县了。”

        果然等他们所乘这艘船抵达昌化港时,发现这里的状况与前天进入莺歌海海港时如出一辙,一大串货船停在港外等候通行。不过这些船所装的并非白花花的食盐,而是黑乎乎的煤炭。而不远处的空中升腾的股股黑烟,也无不是在彰显着这个地方的与众不同。

        昌化前些年只是大明琼州岛西岸一个人口不算太多的小县,就算只在这个岛的范围内也没什么名声,而如今在海汉国内却被称作钢铁之城,短短几年中变化之大也足以令人瞠目。不过刘尚并不清楚昌化过往的历史,他只知道海汉人在这里的内陆某地发现了一个铁矿,然后就近在昌化建立了大型的冶炼作坊,如今已经是海汉最主要的钢铁产地。而这些在海边等待入港的货船上所装载的货物,便是从安南黑土港为本地冶炼业运来的燃料。

        昌化港原本只是昌江入海口处的一个渔村小港,其位置正好在河口之内,进出港的航道宽度与莺歌海相差无几。虽然近两年已经在昌江岸边扩建了几处货运码头,但由于昌江入海口处的泥沙淤积状况比较严重,吃水较深的海船在进出昌化港时仍需小心操作,因此本地的港口通航能力仍是远远不及胜利港、三亚港、儋州港这类水深港宽的大型港口。

        以海汉目前的工程能力,想要完成疏浚河流入海口航道这样项目仍力有不逮,所以尽管昌化港的建设规模和配套设施已经有些跟不上实际使用的需求,在现阶段也还是只能先暂时凑合着用下去。不过建设部目前已经将昌化港的扩建工作列入了议事日程,只是具体的实施时间和施工规模还有待于在执委会讨论之后才能有明确的决议。

        刘尚看着岸边那些装满煤炭的货船,心中也是暗暗佩服海汉的手笔之大,竟然还为此专门建立了一条跨国海运航线,为这里的冶炼业提供燃煤。想那海对面的安南国也是能忍,就这么被海汉硬生生占去一处大煤矿,这么些年还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与海汉交好。

        但刘尚转念一想,大明东南这些地方官府又何尝不是如此,这琼州岛都被海汉武装割据好几年了,两广官府又哪曾有过将这里主权夺回的尝试?说到底还是看谁拳头大,跟海汉对着干的武装势力基本都已经或多或少吃过苦头,在见识过海汉的可怕军事实力之后,的确很难让人再生出反抗之心。

        刘尚所不知的是,海汉在海外开矿可早就远不止这黑土港一处了,台湾岛的苗栗出磺坑油田,鸡笼港金瓜石金矿,山东登州的福山铜矿,南海邦加-勿里洞岛的锡矿,一大串的海外矿场目前都已经处于开采中,在当地完成粗加工之后再运回海南进行精制提纯。从黑土港运回昌化的煤炭也会有大部分将在本地制成焦炭,再转作冶炼之用。

        这种海外采矿的模式虽然效率比较低下,而且对于海上运力的依赖度极高,但对于海汉来说却是仅有的一条发展之道。海南岛这地方在穿越初期有一定的地理优势,但有一个明显的劣势就是矿产资源种类比较有限,仅凭本地的出产并不能满足执委会发展工业化的需求,而这种抢占海外矿产进行开发的方式对海汉而言就是比较实际的手段了。

        至于因此而产生的运力需要,执委会认为倒是一把双刃剑,这些矿产航线在占用大量海上运力的同时,其实也对海汉的造船业和航运业起到了巨大的刺激作用。去年各处造船厂下水的二百吨级以上货船,其中有差不多一半的数量都是被分配到了这些矿产航线上担当运输载具。像黑土港这种要为整个海汉国提供大部分煤炭的能源输出港,更是配备了整整四支重载货船船队,在黑土港与海南岛之间不断往返运输,现在刘尚所看到的运煤货船就是其中的一支。

        而这次的拥堵状况似乎比前天在莺歌海还要严重一些,等到暮色降临的时候依然没有看到前面拍着的船队有挪窝的迹象。于小宝虽然身份特殊,但也不好直接运用特权,便让张千智出面,放了一艘小艇下水,由几名水手划着小艇进港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通融的办法。

        直到船上已经点起了灯笼,张千智才总算回来了,跟在其后的还有另外几艘小艇。张千智回到船上之后告知众人,前面靠港的运煤船没卸完货,港内目前暂时没有空着的泊位了,只能将大船停在海岸,然后坐小艇进港登陆。如果要等大船入港,就起码要等到明天早上天亮之后。

        众人一听那也只能这么着了,当下各自返回船舱拿了随身物品,再从舷梯下到小艇上,慢慢朝着入海口方向行进。

        等到了港内,天色已经基本黑了下来,众人所乘的小艇在岸上工作人员的灯火指引之下,停靠到码头的一个边角位置。刘尚上岸之后,却发现脚下踩着软绵绵的,似乎并不是石头地面,借着旁边的灯笼光线一看,才发现这地面竟然全是煤炭。...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644648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