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80章 莺歌海县

第1280章 莺歌海县

        莺歌海县是岛上少数由归化籍官员执政的地区之一,不过在这里当政的这位老兄也并非生手,正是当初最早投靠海汉的大明地方官员之一,崖城水寨的水师参将罗升东。

        罗升东在投靠海汉之后得到的好处着实不少,不但从小小的基层军官一路顺利升到了参将,而且利用手中的职权,以水师战船为交通工具,向当时的大明统治区贩运海汉出产的私盐,前前后后几年辛苦下来也是发了大财。后来罗升东见海汉在海南岛日益势大,食盐生意也从地下走私慢慢变成公开操作,私盐贩子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自己也不想再挂着一个无用的参将空衔,索性便弃了大明的官位,在三亚买了房入了籍,安安心心当海汉人了。

        既然已经放弃了明人身份做了海汉人,罗升东所要考虑的问题自然就从发财致富转移到了今后的发展上,这不单单是他个人的命运走向,更关系到家族的未来前景。钱对于罗升东而言,这辈子肯定已经用不完了,下一代也基本能做到衣食无忧。他在海南岛本地和南海的各处殖民地都投资了一些种植园,已经逐步进入到稳定的收益期,每年的获利并不比之前走私食盐差多少,足以保障家人今后的生活所需。

        但仅仅如此还是不够的,罗升东尝过手握权力的甜头,自然不甘于在后半生做个混吃等死的地主,何况海汉国国力蒸蒸日上,如果不能给后代争取一个更好的出身,那么罗氏家族就算再有钱也仍是一介平民,想办法在海汉入仕为官,罗升东认为这才是庇佑家族后人的最佳方案。

        罗升东自恃与海汉高层的官员们都相处得比较融洽,他便自行出面求到执委会这边,希望能够换个方式为国效力,执委会念在他这几年为海汉执委会鞍前马后也做了不少事,甚至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他也有参与其中,功劳和苦劳都是有的,于是便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反正海汉任用大明及其他国家的投降官员早有先例,倒也不差罗升东一个。

        当然了,罗升东也并不是执委会点了头就立刻上任,而是参加了一段时间的政务培训,后来又在三亚、儋州和海口分别实习了一个月左右,这才被任命为莺歌海县的管委会主任。

        不过其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还是罗升东拜对了菩萨烧对了香,他早在几年前为了私盐生意就硬生生拜了海汉工业部主管盐业的安西为师,尽管他年纪比安西还大了好几岁,但就此以后便执师徒之礼对待安西。罗升东向执委会提出转职的时候,安西在中间也是替他出了声,这样才将莺歌海县的差事交到了罗升东的手上。

        罗升东有名师在上,自己又在这个行业里打滚了好几年,什么门门道道都一清二楚,由他来出任食盐产地的地方官,专业方面倒也能够胜任。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莺歌海县是岛上少数由归化籍官员执政的地区之一,不过在这里当政的这位老兄也并非生手,正是当初最早投靠海汉的大明地方官员之一,崖城水寨的水师参将罗升东。

        罗升东在投靠海汉之后得到的好处着实不少,不但从小小的基层军官一路顺利升到了参将,而且利用手中的职权,以水师战船为交通工具,向当时的大明统治区贩运海汉出产的私盐,前前后后几年辛苦下来也是发了大财。后来罗升东见海汉在海南岛日益势大,食盐生意也从地下走私慢慢变成公开操作,私盐贩子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自己也不想再挂着一个无用的参将空衔,索性便弃了大明的官位,在三亚买了房入了籍,安安心心当海汉人了。

        既然已经放弃了明人身份做了海汉人,罗升东所要考虑的问题自然就从发财致富转移到了今后的发展上,这不单单是他个人的命运走向,更关系到家族的未来前景。钱对于罗升东而言,这辈子肯定已经用不完了,下一代也基本能做到衣食无忧。他在海南岛本地和南海的各处殖民地都投资了一些种植园,已经逐步进入到稳定的收益期,每年的获利并不比之前走私食盐差多少,足以保障家人今后的生活所需。

        但仅仅如此还是不够的,罗升东尝过手握权力的甜头,自然不甘于在后半生做个混吃等死的地主,何况海汉国国力蒸蒸日上,如果不能给后代争取一个更好的出身,那么罗氏家族就算再有钱也仍是一介平民,想办法在海汉入仕为官,罗升东认为这才是庇佑家族后人的最佳方案。

        罗升东自恃与海汉高层的官员们都相处得比较融洽,他便自行出面求到执委会这边,希望能够换个方式为国效力,执委会念在他这几年为海汉执委会鞍前马后也做了不少事,甚至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他也有参与其中,功劳和苦劳都是有的,于是便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反正海汉任用大明及其他国家的投降官员早有先例,倒也不差罗升东一个。

        当然了,罗升东也并不是执委会点了头就立刻上任,而是参加了一段时间的政务培训,后来又在三亚、儋州和海口分别实习了一个月左右,这才被任命为莺歌海县的管委会主任。

        不过其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还是罗升东拜对了菩萨烧对了香,他早在几年前为了私盐生意就硬生生拜了海汉工业部主管盐业的安西为师,尽管他年纪比安西还大了好几岁,但就此以后便执师徒之礼对待安西。罗升东向执委会提出转职的时候,安西在中间也是替他出了声,这样才将莺歌海县的差事交到了罗升东的手上。

        罗升东有名师在上,自己又在这个行业里打滚了好几年,什么门门道道都一清二楚,由他来出任食盐产地的地方官,专业方面倒也能够胜任。

        莺歌海县是岛上少数由归化籍官员执政的地区之一,不过在这里当政的这位老兄也并非生手,正是当初最早投靠海汉的大明地方官员之一,崖城水寨的水师参将罗升东。

        罗升东在投靠海汉之后得到的好处着实不少,不但从小小的基层军官一路顺利升到了参将,而且利用手中的职权,以水师战船为交通工具,向当时的大明统治区贩运海汉出产的私盐,前前后后几年辛苦下来也是发了大财。后来罗升东见海汉在海南岛日益势大,食盐生意也从地下走私慢慢变成公开操作,私盐贩子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自己也不想再挂着一个无用的参将空衔,索性便弃了大明的官位,在三亚买了房入了籍,安安心心当海汉人了。

        既然已经放弃了明人身份做了海汉人,罗升东所要考虑的问题自然就从发财致富转移到了今后的发展上,这不单单是他个人的命运走向,更关系到家族的未来前景。钱对于罗升东而言,这辈子肯定已经用不完了,下一代也基本能做到衣食无忧。他在海南岛本地和南海的各处殖民地都投资了一些种植园,已经逐步进入到稳定的收益期,每年的获利并不比之前走私食盐差多少,足以保障家人今后的生活所需。

        但仅仅如此还是不够的,罗升东尝过手握权力的甜头,自然不甘于在后半生做个混吃等死的地主,何况海汉国国力蒸蒸日上,如果不能给后代争取一个更好的出身,那么罗氏家族就算再有钱也仍是一介平民,想办法在海汉入仕为官,罗升东认为这才是庇佑家族后人的最佳方案。

        罗升东自恃与海汉高层的官员们都相处得比较融洽,他便自行出面求到执委会这边,希望能够换个方式为国效力,执委会念在他这几年为海汉执委会鞍前马后也做了不少事,甚至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他也有参与其中,功劳和苦劳都是有的,于是便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反正海汉任用大明及其他国家的投降官员早有先例,倒也不差罗升东一个。

        当然了,罗升东也并不是执委会点了头就立刻上任,而是参加了一段时间的政务培训,后来又在三亚、儋州和海口分别实习了一个月左右,这才被任命为莺歌海县的管委会主任。

        不过其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还是罗升东拜对了菩萨烧对了香,他早在几年前为了私盐生意就硬生生拜了海汉工业部主管盐业的安西为师,尽管他年纪比安西还大了好几岁,但就此以后便执师徒之礼对待安西。罗升东向执委会提出转职的时候,安西在中间也是替他出了声,这样才将莺歌海县的差事交到了罗升东的手上。

        罗升东有名师在上,自己又在这个行业里打滚了好几年,什么门门道道都一清二楚,由他来出任食盐产地的地方官,专业方面倒也能够胜任。

        莺歌海县是岛上少数由归化籍官员执政的地区之一,不过在这里当政的这位老兄也并非生手,正是当初最早投靠海汉的大明地方官员之一,崖城水寨的水师参将罗升东。

        罗升东在投靠海汉之后得到的好处着实不少,不但从小小的基层军官一路顺利升到了参将,而且利用手中的职权,以水师战船为交通工具,向当时的大明统治区贩运海汉出产的私盐,前前后后几年辛苦下来也是发了大财。后来罗升东见海汉在海南岛日益势大,食盐生意也从地下走私慢慢变成公开操作,私盐贩子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自己也不想再挂着一个无用的参将空衔,索性便弃了大明的官位,在三亚买了房入了籍,安安心心当海汉人了。

        既然已经放弃了明人身份做了海汉人,罗升东所要考虑的问题自然就从发财致富转移到了今后的发展上,这不单单是他个人的命运走向,更关系到家族的未来前景。钱对于罗升东而言,这辈子肯定已经用不完了,下一代也基本能做到衣食无忧。他在海南岛本地和南海的各处殖民地都投资了一些种植园,已经逐步进入到稳定的收益期,每年的获利并不比之前走私食盐差多少,足以保障家人今后的生活所需。

        但仅仅如此还是不够的,罗升东尝过手握权力的甜头,自然不甘于在后半生做个混吃等死的地主,何况海汉国国力蒸蒸日上,如果不能给后代争取一个更好的出身,那么罗氏家族就算再有钱也仍是一介平民,想办法在海汉入仕为官,罗升东认为这才是庇佑家族后人的最佳方案。

        罗升东自恃与海汉高层的官员们都相处得比较融洽,他便自行出面求到执委会这边,希望能够换个方式为国效力,执委会念在他这几年为海汉执委会鞍前马后也做了不少事,甚至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他也有参与其中,功劳和苦劳都是有的,于是便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反正海汉任用大明及其他国家的投降官员早有先例,倒也不差罗升东一个。

        当然了,罗升东也并不是执委会点了头就立刻上任,而是参加了一段时间的政务培训,后来又在三亚、儋州和海口分别实习了一个月左右,这才被任命为莺歌海县的管委会主任。

        不过其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还是罗升东拜对了菩萨烧对了香,他早在几年前为了私盐生意就硬生生拜了海汉工业部主管盐业的安西为师,尽管他年纪比安西还大了好几岁,但就此以后便执师徒之礼对待安西。罗升东向执委会提出转职的时候,安西在中间也是替他出了声,这样才将莺歌海县的差事交到了罗升东的手上。

        罗升东有名师在上,自己又在这个行业里打滚了好几年,什么门门道道都一清二楚,由他来出任食盐产地的地方官,专业方面倒也能够胜任。...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644647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