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61章 潜伏的套路

第1261章 潜伏的套路

        刘尚这番话足见他对海汉社会状况的了解颇深,但这么深刻的看法从他一个说书先生口中说出来,却显得有些怪异,而且也不像是一个初到三亚这个环境中的人应有的水准。即便是已经入籍海汉一段时间的新移民,也未必能对这个问题有如此透彻的认识。

        那廖远被他不咸不淡地批了几句,脸上却丝毫不见愠色,而是恭恭敬敬地应道:“刘先生说的对,当初还是来得急了,仓促间也没细细考虑,就选了这杂耍演武的营生。若是多盘算盘算,当有更好的选择才是。”

        刘尚轻轻摇着手里的蒲扇道:“你们这帮人既然有武技在身,可以选择替富家当护卫保镖、看家护院,也可以参军入伍、报名警队,相信在本地落脚难度都不至太大。但在街头抛头露面,靠着卖艺为生,却是极易引来官府注意,难以隐藏行迹,日后也不便行事,这便是你们最大的失误之处。”

        廖远挠挠光秃秃的头皮道:“那刘先生以为该如何补救才好?”

        “以我之见,你们还是要尽快设法寻个不那么引人注目的差事比较好。”刘尚沉吟道:“你们无需急于成事,先在本地站稳脚跟,慢慢再作打算。这吸引眼球之事,还是交由我来负责好了。”

        两人谈话内容越发诡异,如果是被有心人听到,只怕立刻就会去派出所举报这二人言语不端了。外人皆以为这两人只是搭伙同住一个院子的陌路人,孰料其关系远没有外界所认为的那么简单。

        廖远劝道:“本地官府对民众监管极严,刘先生要搏名头,须得小心从事才是。”

        刘尚摆摆手道:“我当下这营生与你们不同,名声越大,越是安全。你可知我为何费心费力去为海汉军鼓吹征战之功?”

        廖远应道:“在下不敢胡乱猜测,还请刘先生指点。”

        刘尚道:“海汉官方极重宣传文治武功,丁点事迹也巴不得能让每个百姓都知道。你看只要是民众聚居之地,便会有专人负责宣传事宜。这三亚所有茶馆饭庄,但凡有说书的地方,都得抽出一定的时间宣讲官方报纸上的内容。而且那些说书厉害的人,往往也会得到官府的征召,可以考虑是否进入官府当差。听说海汉官府中有个职位名曰宣传干部,其中便有不少人是民间说书人出身,进了衙门有了官身,那能接触的层面便与普通民众不一样了。若要成事,光靠蛮干是不行的,要是官府里没人里应外合,举事也只是白白送命而已。这几年琼州岛上反抗海汉的事迹不少,可曾听说有谁成了气候?”

        刘尚大概也是说到了兴头上,端起茶盅喝了一口润润喉咙,便又接着继续说道:“前几年海汉尚未建国之时,便有人尝试过各种手段,在城中,在乡村,在矿场,在各种环境下组织暴动,但结果呢?动作越大,输得越惨!我曾花很多时间研究过这些案例,想弄明白为什么这些手段行不通,后来发现其共通的缺陷便在于彼时官府中无人可予以援手配合,光靠着武力生事,无非只是让海汉多派出一些军队平乱而已。”

        如果安全部部长何夕听到他的这番言论,或许会当场为他鼓掌也说不定。别有用心的敌对势力再怎么在民间搞事,也很难真正形成气候,发动之时往往便已经离彻底失败不远。譬如1631年的儋州刺杀案,当时忠明打尽。假如这帮乱党有耳目在官府中效力,就应该知道管委会在此之前调动城防,在动手地点附近设下了层层包围,就等乱党自投罗网了。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刘尚这番话足见他对海汉社会状况的了解颇深,但这么深刻的看法从他一个说书先生口中说出来,却显得有些怪异,而且也不像是一个初到三亚这个环境中的人应有的水准。即便是已经入籍海汉一段时间的新移民,也未必能对这个问题有如此透彻的认识。

        那廖远被他不咸不淡地批了几句,脸上却丝毫不见愠色,而是恭恭敬敬地应道:“刘先生说的对,当初还是来得急了,仓促间也没细细考虑,就选了这杂耍演武的营生。若是多盘算盘算,当有更好的选择才是。”

        刘尚轻轻摇着手里的蒲扇道:“你们这帮人既然有武技在身,可以选择替富家当护卫保镖、看家护院,也可以参军入伍、报名警队,相信在本地落脚难度都不至太大。但在街头抛头露面,靠着卖艺为生,却是极易引来官府注意,难以隐藏行迹,日后也不便行事,这便是你们最大的失误之处。”

        廖远挠挠光秃秃的头皮道:“那刘先生以为该如何补救才好?”

        “以我之见,你们还是要尽快设法寻个不那么引人注目的差事比较好。”刘尚沉吟道:“你们无需急于成事,先在本地站稳脚跟,慢慢再作打算。这吸引眼球之事,还是交由我来负责好了。”

        两人谈话内容越发诡异,如果是被有心人听到,只怕立刻就会去派出所举报这二人言语不端了。外人皆以为这两人只是搭伙同住一个院子的陌路人,孰料其关系远没有外界所认为的那么简单。

        廖远劝道:“本地官府对民众监管极严,刘先生要搏名头,须得小心从事才是。”

        刘尚摆摆手道:“我当下这营生与你们不同,名声越大,越是安全。你可知我为何费心费力去为海汉军鼓吹征战之功?”

        廖远应道:“在下不敢胡乱猜测,还请刘先生指点。”

        刘尚道:“海汉官方极重宣传文治武功,丁点事迹也巴不得能让每个百姓都知道。你看只要是民众聚居之地,便会有专人负责宣传事宜。这三亚所有茶馆饭庄,但凡有说书的地方,都得抽出一定的时间宣讲官方报纸上的内容。而且那些说书厉害的人,往往也会得到官府的征召,可以考虑是否进入官府当差。听说海汉官府中有个职位名曰宣传干部,其中便有不少人是民间说书人出身,进了衙门有了官身,那能接触的层面便与普通民众不一样了。若要成事,光靠蛮干是不行的,要是官府里没人里应外合,举事也只是白白送命而已。这几年琼州岛上反抗海汉的事迹不少,可曾听说有谁成了气候?”

        刘尚大概也是说到了兴头上,端起茶盅喝了一口润润喉咙,便又接着继续说道:“前几年海汉尚未建国之时,便有人尝试过各种手段,在城中,在乡村,在矿场,在各种环境下组织暴动,但结果呢?动作越大,输得越惨!我曾花很多时间研究过这些案例,想弄明白为什么这些手段行不通,后来发现其共通的缺陷便在于彼时官府中无人可予以援手配合,光靠着武力生事,无非只是让海汉多派出一些军队平乱而已。”

        如果安全部部长何夕听到他的这番言论,或许会当场为他鼓掌也说不定。别有用心的敌对势力再怎么在民间搞事,也很难真正形成气候,发动之时往往便已经离彻底失败不远。譬如1631年的儋州刺杀案,当时忠明打尽。假如这帮乱党有耳目在官府中效力,就应该知道管委会在此之前调动城防,在动手地点附近设下了层层包围,就等乱党自投罗网了。

        刘尚这番话足见他对海汉社会状况的了解颇深,但这么深刻的看法从他一个说书先生口中说出来,却显得有些怪异,而且也不像是一个初到三亚这个环境中的人应有的水准。即便是已经入籍海汉一段时间的新移民,也未必能对这个问题有如此透彻的认识。

        那廖远被他不咸不淡地批了几句,脸上却丝毫不见愠色,而是恭恭敬敬地应道:“刘先生说的对,当初还是来得急了,仓促间也没细细考虑,就选了这杂耍演武的营生。若是多盘算盘算,当有更好的选择才是。”

        刘尚轻轻摇着手里的蒲扇道:“你们这帮人既然有武技在身,可以选择替富家当护卫保镖、看家护院,也可以参军入伍、报名警队,相信在本地落脚难度都不至太大。但在街头抛头露面,靠着卖艺为生,却是极易引来官府注意,难以隐藏行迹,日后也不便行事,这便是你们最大的失误之处。”

        廖远挠挠光秃秃的头皮道:“那刘先生以为该如何补救才好?”

        “以我之见,你们还是要尽快设法寻个不那么引人注目的差事比较好。”刘尚沉吟道:“你们无需急于成事,先在本地站稳脚跟,慢慢再作打算。这吸引眼球之事,还是交由我来负责好了。”

        两人谈话内容越发诡异,如果是被有心人听到,只怕立刻就会去派出所举报这二人言语不端了。外人皆以为这两人只是搭伙同住一个院子的陌路人,孰料其关系远没有外界所认为的那么简单。

        廖远劝道:“本地官府对民众监管极严,刘先生要搏名头,须得小心从事才是。”

        刘尚摆摆手道:“我当下这营生与你们不同,名声越大,越是安全。你可知我为何费心费力去为海汉军鼓吹征战之功?”

        廖远应道:“在下不敢胡乱猜测,还请刘先生指点。”

        刘尚道:“海汉官方极重宣传文治武功,丁点事迹也巴不得能让每个百姓都知道。你看只要是民众聚居之地,便会有专人负责宣传事宜。这三亚所有茶馆饭庄,但凡有说书的地方,都得抽出一定的时间宣讲官方报纸上的内容。而且那些说书厉害的人,往往也会得到官府的征召,可以考虑是否进入官府当差。听说海汉官府中有个职位名曰宣传干部,其中便有不少人是民间说书人出身,进了衙门有了官身,那能接触的层面便与普通民众不一样了。若要成事,光靠蛮干是不行的,要是官府里没人里应外合,举事也只是白白送命而已。这几年琼州岛上反抗海汉的事迹不少,可曾听说有谁成了气候?”

        刘尚大概也是说到了兴头上,端起茶盅喝了一口润润喉咙,便又接着继续说道:“前几年海汉尚未建国之时,便有人尝试过各种手段,在城中,在乡村,在矿场,在各种环境下组织暴动,但结果呢?动作越大,输得越惨!我曾花很多时间研究过这些案例,想弄明白为什么这些手段行不通,后来发现其共通的缺陷便在于彼时官府中无人可予以援手配合,光靠着武力生事,无非只是让海汉多派出一些军队平乱而已。”

        如果安全部部长何夕听到他的这番言论,或许会当场为他鼓掌也说不定。别有用心的敌对势力再怎么在民间搞事,也很难真正形成气候,发动之时往往便已经离彻底失败不远。譬如1631年的儋州刺杀案,当时忠明打尽。假如这帮乱党有耳目在官府中效力,就应该知道管委会在此之前调动城防,在动手地点附近设下了层层包围,就等乱党自投罗网了。

        宅男福利,你懂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644645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