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56章 被逼无奈

第1256章 被逼无奈

        两名使者觉得谭举任的解释倒也合理,在战争中被俘的军官理应有更好一些待遇,以便能在战争告一段落之后向敌方换取赎金,或是以人换人的方式换回己方的被俘人员。这好不容易逮着了一帮英国佬,换作是他们做主,那肯定也要留着这些人,好让英国东印度公司出出血了。

        不过当他们亲眼看到这帮英国人时也不免有些忍俊不禁,这些家伙在一个农家小院中席地而坐,每个人旁边都有一大堆小山似的石块,而英国人就用手里的铁锤,将这些石块一点一点敲成小石子。院子里叮叮当当的敲石头声音此起彼伏,这些人干活竟然十分入神,没有人抬头观望新来的参观者。

        如果不是其显著的外貌特征,两名使者大概根本不会留意到这帮灰头土脸的民工竟然是英国战俘。看这造型,似乎也没有他们想象之中的特殊待遇,只不过劳动强度比普通战俘稍小一点而已。或许他们之前都是风光一时的军官,但眼下却只是一群落魄的石匠。

        两名使者心中都暗道了一声惨,不过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倒也不会对英国人有多少同情心,仅仅只是有那么一点兔死狐悲的感慨而已。都说海汉人精于算计,从他们对战俘的安排来看的确是名不虚传,战俘们在被关押期间都得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根本别想吃闲饭。

        谭举任让手下去将英国俘虏的头目霍格提了出来,让他与这两国的使者见面。霍格在远东地区待的时日也不短了,与这两人一照面,便从他们的相貌特征和衣着服饰上判断出了其身份所属。霍格倒也没觉得这种场合之下的会面是海汉人有意要羞辱自己,只是心中暗暗担忧这两家的使者出现在这里应该不是什么巧合,如果让葡萄牙和荷兰都介入到后续的乱局中,那势必会让已经不利的局面更加复杂化,到时候东印度公司需要应付的对手可就不止海汉一家了。

        里卡多和菲利普各自报上了名字和身份,霍格也依照外交规矩,报上了自己的身份。虽然他现在是阶下囚,但在眼下这个场合,他却是代表了英国和东印度公司的利益,气势上自然也不能落了下风。

        三人简单交谈几句之后,两位使者基本就可以确定,眼前这人果真是效力于东印度公司的一名高级军事顾问,而海汉在这次交战中的完胜也从他口中得到了证实。与先前所见的诸多证据一一印证下来,他们终于可以确定海汉此次的表现是何等厉害了。

        英国东印度公司和柔佛国所组成的联军原本想以成倍的兵力偷袭星岛,但孰料反被海汉设下埋伏,将踏上星岛的敌军部队全部留了下来。并且在为期两天的交战中迅速击溃了对手。两国联军从头到尾一点胜利的希望都没见着,反倒是绝大部分人都成了战俘,之后还会被海汉索取赎金和赔偿,这行动着实是赔得血本无归。

        菲利普倒是颇为自得,海汉能在交战中有如此厉害的表现,一定程度上也是依靠了荷兰所提供的关键情报。若非如此海汉就算能够打赢联军,也不太可能打出这种完胜的战果,说不定联军一击得手,还真能给海汉造成重创。

        当然荷兰的介入本来也是有着极强的政治意味,目的并不是挽救星岛上的海汉人,而是要借海汉人的手来打击竞争对手英国人。毕竟荷兰与海汉的利益冲突只存在于南海一地,而与英国的竞争却是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两者的重要性完全不在同一个等级上。站在国家利益的高度,这种时候肯定是要设法打击英国为先。

        而如果这次针对海汉的行动只是由柔佛单方面策划发起,那就算荷兰这边知道消息,也绝对不会出声通知海汉,换作葡萄牙也是同理。如果柔佛能给海汉制造出一些麻烦,那他们将会非常乐于作壁上观,看着海汉倒霉吃瘪。

        “罗杰将军,能跟你单独聊几句吗?”霍格在这个时候却主动提出了要求。但这似乎并未出乎罗杰的意料,他笑着点点头,让谭举任先招呼两名使者,自己带着霍格走到了一边。

        “关于你之前提出的建议,我认为我们双方还有进一步探讨的余地。”霍格主动开口道出了自己的目的。

        不过罗杰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套路的人,微微一笑道:“阁下说的是哪件事?”

        霍格干咳一声道:“就是……接受贵方提出的条件,停战议和一事!”

        海汉人为何会带着葡萄牙人和荷兰人来战俘营看风景,霍格已经猜到了几分,这两家一直以来与英国都是激烈的竞争关系,当他们发现英国败于海汉手下之后,会作出怎样的反应?

        袖手旁观?不,他们可不会这么善良。霍格只需要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就能估算到他们应有的反应。假如遭受重创的换作是葡萄牙或者荷兰,发现这个状况之后的自己当然是在第一时间计划如何对其造成更为沉重的打击,绝不给对手留下翻身的机会。

        霍格知道海汉与这两家都已经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就算他们事前不清楚海汉与联军的交战状况,但来到这里看过战俘之后,接下来肯定会尽力劝说海汉不要停战,继续兴兵攻击英国和柔佛。而如果海汉被其说动,霍格和这些战俘重新获释的机会就将会十分渺茫了,而且公司在南海地区的处境将会变得更加艰难,不管是出于私心还是考虑自己的职责,霍格都要尽力避免情况发生恶化。

        但他现在身为阶下囚,可用于讨价还价的资本确实不多,海汉人也未必有耐心再慢慢磨下去,如果自己不赶紧劝说对方,那很可能就要被唯恐天下不乱的欧洲同行抢在前面了。

        罗杰笑笑道:“原来你说这事啊……停战议和我是没什么意见,可你们东印度公司的反应速度实在太慢了。你也知道,很多事情拖的时间长了,事态就容易变得不受控制。而我们作为胜利者,所追求的肯定是收益最大化,如果有其他方案获得比停战议和更大的收益,那我当然会考虑新的方案,而不是等着东印度公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给出的答复。”

        霍格实在没法反驳罗杰,他作为此次行动的指挥被俘之后,东印度公司在柔佛地区已经没有能够拍板做主的人物了,所能做的事情也仅仅只是将这里的战况和霍格被俘之后的亲笔信送往印度半岛的据点。但这两地间路途遥远,等那边的回复送过来,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霍格原本想的是等上一两个月也无所谓,这期间无非就是吃点苦受点累而已,公司或许会觉得出钱摆平这事很肉疼,但如果是看在进入南海活动,开辟远东贸易航线的远景上,这笔钱咬咬牙给了之后,其实还是能通过海上贸易赚回来。虽然短期内吃亏,但长远来看却是很划算的买卖,霍格也正是意识到到了这一点,才在信中阐明利弊,建议公司与海汉进行深入谈判,以争取到梦寐以求的区域贸易地位。

        当然这事对于英国东印度公司的竞争对手们来说,肯定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葡萄牙和荷兰各自把守住一个进出南海的海峡航道,但如果海汉要执意开一个口子放英国人进场,那他们仅靠口头反对也很难改变这个状况。所以霍格就必须赶在那两家说动海汉之前,抢先一步与海汉达成协议才行。但问题就在于霍格手上缺了有份量的砝码,光是这时间问题就足以让海汉人变卦了。

        为今之计,霍格也只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往上加码再说。只要给出足够大的甜头和充分的理由,他相信海汉人也仍会考虑与公司协商解决目前的事态,而不是使用武力手段将英国商船拒之于南海之外。

        “我们可以考虑每年向贵国缴纳一定的费用,来获取南海地区的通商权。”霍格情急之下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事急从权,只能顺口先胡诌条件,至于事后能不能得到公司管理层的认可,那就只能等到时候再说了。

        “还有吗?”罗杰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嘴角依然是挂着淡淡的笑意。这是在谈判中掌握了主动权的人才会拥有的表情,自信而从容,静等对手一张一张地亮出底牌。

        霍格见罗杰不置可否,也猜不透他对自己开出这个条件到底有没有兴趣,当下只能继续说道:“费用好商量……”

        “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罗杰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头:“你可能对我国有所误解,我们海汉不差这点钱!”

        霍格心道这话你也有脸说,前几天要赔款要赎金可都是你开出来的条件,现在居然跟我说这种话,看来是对你们海汉人的脸皮厚度有所误解。不过他丝毫不敢将心头的不快表现在脸上,小心翼翼地问道:“那阁下的意思是?”

        “秩序!服从!”罗杰抛出了两个关键词,然后向霍格解释道:“众所周知,南海目前的国际贸易秩序是由我国建立并主导,域外国家要进入这一地区开展贸易,那就必须要遵从由海汉主导的游戏规则。打个比方说,要进入南海地区的英国船只,都必须要主动向我国登记备案相关的信息,并接受相应的监管。举个例子,英国商船进入南海,首先要在星岛进行登记,说明船只及乘员状况、运载货物内容、目的地、航程安排等等信息,之后在海汉港口停靠期间也必须配合接受查验。”

        霍格虽然是陆军出身,但也能明白海汉的这些监管措施,对东印度公司未来在南海地区开展的海上贸易活动会有多大的影响。如果照此实施,那么英国商船在南海的贸易活动对海汉而言就几乎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今后想要开辟殖民地或是新的航线,也肯定逃不过海汉的注意,这可不是东印度公司乐于接受的状况。

        霍格干咳一声道:“我明白贵国对于安全问题的重视,但这好像也太严苛了一点吧?照这样操作,岂不是连一点航行和贸易的自由权都没有了?”

        罗杰淡淡地应道:“那要看你们怎么权衡了,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你们想要自由,那我们就不会保证英国船只在南海的安全了!”

        罗杰虽然没有什么语气表情,但霍格却感受到了这番话其实是有很重的威胁味道。不合作,就不保证英国船只的安全,那其实跟没有拿到南海的准入资格一样了。

        霍格侧头看了看不远处的葡萄牙和荷兰使者,然后又转回到罗杰这边:“但他们恐怕不会容忍英国船只出现在南海,请问阁下有办法不让他们妨害英国船只的安全吗?”

        霍格在来这里之前是把葡萄牙和荷兰当作进入南海的最大障碍,但如今排名第一的位置已经由海汉取代,其他两国只是次一等的威胁了。但既然罗杰口口声声说什么安全保障,那霍格倒也很想听听他有什么特别的见解。

        “葡萄牙和荷兰,与我国只有普通的外交关系,不存在地位的从属,他们要在海上做什么,只要不妨碍海汉的利益,我们也无权过问太多。你们之间的竞争和冲突,我国一向不愿插手,也没有能力去限定他们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罗杰顿了顿,话锋一转道:“不过要保证英国商船的安全,办法当然是有的,有麻烦但是稳妥的,也有简单但有风险的,你想听哪一种?”

        霍格问道:“那当然是优先选稳妥的办法。”

        罗杰点点头道:“英国商船不管进出南海,都先在海汉港口集结,由我方出动武装船只进行护送。这基本可以保证百分百不会在海上受到来自其他两国的袭击,缺点就是费用高,而且得等我国战船有档期的时候才能成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64464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