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32章 形势所迫

第1232章 形势所迫

        ??韩正山在衙门里做事的时间长了,对于官员的心思也摸得比较透彻,自然知道若是自己一人前去找谭举任就显得太着痕迹,在上司心中留下一个“钻营”的印象就不妥了。250sywww.250sya带几个手下以巡逻的名义过去“偶遇”一下,挣表现的同时又能找机会把该办的事情办了,这才是最妥当的做法。

        派出所的位置正好位于东西两个移民村之间,与派出所相邻的还有诊所、农技所及谭举任的官邸,这样将管理机构放在两个村子之间的规划,也是为了便于兼顾两边。目前派出所刚从军方手中接管本地的户籍,这些天的工作主要便是与民政部的移民干部一起将这些户籍文件整理归档,临时抽走几个人倒是问题不大。

        移民安置房的修建工作都集中在西村,近期建好的新房几乎等不到土坯墙彻底干透,就已经在安排移民入住了。不过目前仍有过百移民暂时住在帐篷里度日,谭举任将此视为自己上任之后的第一要务,所以近几天都是亲自当场监工。

        谭举任从三亚出发之前也料想到履任之后可能会有大量基建工程需要自己出面组织,所以还特地去建设部恶补了民房和民用设施的建筑知识,虽然没有什么实际操作经验可言,但要临时客串一下工头监督施工标准,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谭举任对于目前的建设进度也没有太多可抱怨的地方,以他手头这点人,当下已经算是做得相当不错了。当然如果没有柔佛这个外在威胁的存在,那本该会有更多的人力可用,他完全可以在修建安置房之余,安排人手去兴修农田水利工程,或者是开垦用作种植园的新土地。但现在外敌当前,他也只能先顾全大局,优先满足军方的人力需求。

        工地现场其实是有好几名真正的工头指挥,所以倒也不用谭举任亲自下场操作,他只需远远坐在遮阳篷下面喝茶就行了,旁边还有村长和几名长者相陪。当然了,谭举任也不会真的闲到喝茶度日,既然村中负责管事的人都在,他也趁着这个机会再了解一下本地移民的生活和生产状况。

        谭举任与乡民相谈甚欢的时候,便正好看到韩正山带着人“巡逻”至此,当下将他叫到身前,与众人作了介绍。其实这些人韩正山也认得,他与军方交接户籍的时候,两个村子的负责人都到场现身了。不过现在既然是上司亲自引见,众人自然也就配合着一起再演一下了。

        韩正山是带着目的来的,自然不会打个招呼就走,便示意手下拿着户口簿子装模作样去核对本地居民去了,而他自己则是留在了谭举任身边。

        谭举任与乡民谈完正事,将他们打发到一边之后,这才不急不慢地说道:“你有什么要说的,现在就可以说了。”

        韩正山没料到自己小心掩饰,依然还是被上司一下看穿了心思,当下便也不作刻意辩解,老老实实地应道:“卑职就是想请示一下首长,近期可有什么需要派出所出力之事?”

        谭举任侧头看了他一眼,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却是让韩正山心中一紧,似乎自己的目的都被看了个一干二净。

        “最近也不用安排民兵训练,你这边把户籍交接的工作处理好就行了。”谭举任顿了顿,又补充道:“你至少要在这地方待两三年,有些事情不用太急切,明白我意思吗?”

        “卑职明白!”韩正山连忙低头应道。他能感觉到上司的确是看穿了自己的想法,并且不希望他这边有什么目的性太强的操作,所以特地点了自己两句。

        你明白个屁!谭举任心中却在暗自骂道。他在三亚的时候,手下也有不少归化籍干部,对这些人掌权之后急于表现一番的念头自然是熟悉的,像韩正山这样拐弯抹角来请示的,已经算是非常懂事的人了,所以他也不会把话说得太重。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韩正山在衙门里做事的时间长了,对于官员的心思也摸得比较透彻,自然知道若是自己一人前去找谭举任就显得太着痕迹,在上司心中留下一个“钻营”的印象就不妥了。带几个手下以巡逻的名义过去“偶遇”一下,挣表现的同时又能找机会把该办的事情办了,这才是最妥当的做法。

        派出所的位置正好位于东西两个移民村之间,与派出所相邻的还有诊所、农技所及谭举任的官邸,这样将管理机构放在两个村子之间的规划,也是为了便于兼顾两边。目前派出所刚从军方手中接管本地的户籍,这些天的工作主要便是与民政部的移民干部一起将这些户籍文件整理归档,临时抽走几个人倒是问题不大。

        移民安置房的修建工作都集中在西村,近期建好的新房几乎等不到土坯墙彻底干透,就已经在安排移民入住了。不过目前仍有过百移民暂时住在帐篷里度日,谭举任将此视为自己上任之后的第一要务,所以近几天都是亲自当场监工。

        谭举任从三亚出发之前也料想到履任之后可能会有大量基建工程需要自己出面组织,所以还特地去建设部恶补了民房和民用设施的建筑知识,虽然没有什么实际操作经验可言,但要临时客串一下工头监督施工标准,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谭举任对于目前的建设进度也没有太多可抱怨的地方,以他手头这点人,当下已经算是做得相当不错了。当然如果没有柔佛这个外在威胁的存在,那本该会有更多的人力可用,他完全可以在修建安置房之余,安排人手去兴修农田水利工程,或者是开垦用作种植园的新土地。但现在外敌当前,他也只能先顾全大局,优先满足军方的人力需求。

        工地现场其实是有好几名真正的工头指挥,所以倒也不用谭举任亲自下场操作,他只需远远坐在遮阳篷下面喝茶就行了,旁边还有村长和几名长者相陪。当然了,谭举任也不会真的闲到喝茶度日,既然村中负责管事的人都在,他也趁着这个机会再了解一下本地移民的生活和生产状况。

        谭举任与乡民相谈甚欢的时候,便正好看到韩正山带着人“巡逻”至此,当下将他叫到身前,与众人作了介绍。其实这些人韩正山也认得,他与军方交接户籍的时候,两个村子的负责人都到场现身了。不过现在既然是上司亲自引见,众人自然也就配合着一起再演一下了。

        韩正山是带着目的来的,自然不会打个招呼就走,便示意手下拿着户口簿子装模作样去核对本地居民去了,而他自己则是留在了谭举任身边。

        谭举任与乡民谈完正事,将他们打发到一边之后,这才不急不慢地说道:“你有什么要说的,现在就可以说了。”

        韩正山没料到自己小心掩饰,依然还是被上司一下看穿了心思,当下便也不作刻意辩解,老老实实地应道:“卑职就是想请示一下首长,近期可有什么需要派出所出力之事?”

        谭举任侧头看了他一眼,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却是让韩正山心中一紧,似乎自己的目的都被看了个一干二净。

        “最近也不用安排民兵训练,你这边把户籍交接的工作处理好就行了。”谭举任顿了顿,又补充道:“你至少要在这地方待两三年,有些事情不用太急切,明白我意思吗?”

        “卑职明白!”韩正山连忙低头应道。他能感觉到上司的确是看穿了自己的想法,并且不希望他这边有什么目的性太强的操作,所以特地点了自己两句。

        你明白个屁!谭举任心中却在暗自骂道。他在三亚的时候,手下也有不少归化籍干部,对这些人掌权之后急于表现一番的念头自然是熟悉的,像韩正山这样拐弯抹角来请示的,已经算是非常懂事的人了,所以他也不会把话说得太重。

        韩正山在衙门里做事的时间长了,对于官员的心思也摸得比较透彻,自然知道若是自己一人前去找谭举任就显得太着痕迹,在上司心中留下一个“钻营”的印象就不妥了。带几个手下以巡逻的名义过去“偶遇”一下,挣表现的同时又能找机会把该办的事情办了,这才是最妥当的做法。

        派出所的位置正好位于东西两个移民村之间,与派出所相邻的还有诊所、农技所及谭举任的官邸,这样将管理机构放在两个村子之间的规划,也是为了便于兼顾两边。目前派出所刚从军方手中接管本地的户籍,这些天的工作主要便是与民政部的移民干部一起将这些户籍文件整理归档,临时抽走几个人倒是问题不大。

        移民安置房的修建工作都集中在西村,近期建好的新房几乎等不到土坯墙彻底干透,就已经在安排移民入住了。不过目前仍有过百移民暂时住在帐篷里度日,谭举任将此视为自己上任之后的第一要务,所以近几天都是亲自当场监工。

        谭举任从三亚出发之前也料想到履任之后可能会有大量基建工程需要自己出面组织,所以还特地去建设部恶补了民房和民用设施的建筑知识,虽然没有什么实际操作经验可言,但要临时客串一下工头监督施工标准,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谭举任对于目前的建设进度也没有太多可抱怨的地方,以他手头这点人,当下已经算是做得相当不错了。当然如果没有柔佛这个外在威胁的存在,那本该会有更多的人力可用,他完全可以在修建安置房之余,安排人手去兴修农田水利工程,或者是开垦用作种植园的新土地。但现在外敌当前,他也只能先顾全大局,优先满足军方的人力需求。

        工地现场其实是有好几名真正的工头指挥,所以倒也不用谭举任亲自下场操作,他只需远远坐在遮阳篷下面喝茶就行了,旁边还有村长和几名长者相陪。当然了,谭举任也不会真的闲到喝茶度日,既然村中负责管事的人都在,他也趁着这个机会再了解一下本地移民的生活和生产状况。

        谭举任与乡民相谈甚欢的时候,便正好看到韩正山带着人“巡逻”至此,当下将他叫到身前,与众人作了介绍。其实这些人韩正山也认得,他与军方交接户籍的时候,两个村子的负责人都到场现身了。不过现在既然是上司亲自引见,众人自然也就配合着一起再演一下了。

        韩正山是带着目的来的,自然不会打个招呼就走,便示意手下拿着户口簿子装模作样去核对本地居民去了,而他自己则是留在了谭举任身边。

        谭举任与乡民谈完正事,将他们打发到一边之后,这才不急不慢地说道:“你有什么要说的,现在就可以说了。”

        韩正山没料到自己小心掩饰,依然还是被上司一下看穿了心思,当下便也不作刻意辩解,老老实实地应道:“卑职就是想请示一下首长,近期可有什么需要派出所出力之事?”

        谭举任侧头看了他一眼,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却是让韩正山心中一紧,似乎自己的目的都被看了个一干二净。

        “最近也不用安排民兵训练,你这边把户籍交接的工作处理好就行了。”谭举任顿了顿,又补充道:“你至少要在这地方待两三年,有些事情不用太急切,明白我意思吗?”

        “卑职明白!”韩正山连忙低头应道。他能感觉到上司的确是看穿了自己的想法,并且不希望他这边有什么目的性太强的操作,所以特地点了自己两句。

        你明白个屁!谭举任心中却在暗自骂道。他在三亚的时候,手下也有不少归化籍干部,对这些人掌权之后急于表现一番的念头自然是熟悉的,像韩正山这样拐弯抹角来请示的,已经算是非常懂事的人了,所以他也不会把话说得太重。...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80772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