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27章 继续培训

第1227章 继续培训

        马库斯这番慷慨激昂的表态,倒是让韩正山听得呆滞了片刻,良久才回应道:“马排长真是……真是……英勇过人啊!”

        韩正山料想不到这异族黑人竟然已经被洗脑到这样的程度,连“香火供奉”这种概念都已经深植心,对海汉的忠诚度只怕大多数国民要强多了。至少像韩正山这样的新进海汉国民,是绝对不会把“为国捐躯”这样的行为跟自己联系到一起的。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这马库斯对打仗一事的执念可是真的很深,算明知战场风险极大,也还是想要有机会去完成自己作为一名军人的使命。

        马库斯却不以为意道:“职责所在,不敢懈怠!英勇是称不的,毕竟我尚无战绩,只是每次听到其他部队作战的消息,都免不了心发痒。”

        对于马库斯的好战,韩正山也不免心震惊,忍不住问道:“马排长,你入伍之前……我的意思是来海汉之前,你在家乡是做什么的?”

        韩正山在安不纳岛考察的时候,听说过有被贩卖到这边的外国奴隶,因为身体条件好被选入军的事迹,这马库斯很显然是其之一。但这样的出身显然不好直接拿出来讨论,所以韩正山这问题也是问得较婉转。

        “我那时候是一名战士!”马库斯很严肃地回答道:“但我的武器只有长矛和匕首,依靠它们无法打败那些奴隶贩子!那些白人俘虏了我的部落首领,所以我只能用投降来换取他的安全。”

        韩正山心道这难怪了,马库斯以前是干这行的,所以才会这么好战。既然打开了话匣子,他便继续问道:“那如果今后还有机会回到家乡,你会怎么选择?”

        马库斯沉默半晌才道:“如果可以回去,那当然很好,但不管走到哪里,我马库斯都是海汉人!这个身份,不会再改变!”

        韩正山一听,看来这位是铁了心要为海汉卖命了。不过想想其实也合理,毕竟马库斯离开家乡的时候已经沦落为任人贩卖的商品,是到了海汉之后才重获新生。而且马库斯现在已经有一个小军官的身份,又学了一口流利的海汉官话,这足以说明那位罗杰首长对他还是有些看重的,马库斯想要报答这份重生之恩,也是情理之的事情。

        “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得出操。”马库斯似乎也不想这个让他左右为难的话题继续深入探讨下去,果断结束了这段谈话,催促韩正山动身。

        虽然韩正山这训练下来也觉得身心疲倦,但晚休息得却不是太好。与他同屋的马库斯打起鼾声势颇大,犹如滚雷阵阵,持续不断。韩正山也不知道自己翻来滚去耗了多少时间才睡着的,反正醒来的时候感觉仍是处于严重睡眠不足的状态。

        唤醒他的自然不是马库斯的鼾声,而是早晨营地里响起的起床号。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马库斯这番慷慨激昂的表态,倒是让韩正山听得呆滞了片刻,良久才回应道:“马排长真是……真是……英勇过人啊!”

        韩正山料想不到这异族黑人竟然已经被洗脑到这样的程度,连“香火供奉”这种概念都已经深植心,对海汉的忠诚度只怕大多数国民要强多了。至少像韩正山这样的新进海汉国民,是绝对不会把“为国捐躯”这样的行为跟自己联系到一起的。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这马库斯对打仗一事的执念可是真的很深,算明知战场风险极大,也还是想要有机会去完成自己作为一名军人的使命。

        马库斯却不以为意道:“职责所在,不敢懈怠!英勇是称不的,毕竟我尚无战绩,只是每次听到其他部队作战的消息,都免不了心发痒。”

        对于马库斯的好战,韩正山也不免心震惊,忍不住问道:“马排长,你入伍之前……我的意思是来海汉之前,你在家乡是做什么的?”

        韩正山在安不纳岛考察的时候,听说过有被贩卖到这边的外国奴隶,因为身体条件好被选入军的事迹,这马库斯很显然是其之一。但这样的出身显然不好直接拿出来讨论,所以韩正山这问题也是问得较婉转。

        “我那时候是一名战士!”马库斯很严肃地回答道:“但我的武器只有长矛和匕首,依靠它们无法打败那些奴隶贩子!那些白人俘虏了我的部落首领,所以我只能用投降来换取他的安全。”

        韩正山心道这难怪了,马库斯以前是干这行的,所以才会这么好战。既然打开了话匣子,他便继续问道:“那如果今后还有机会回到家乡,你会怎么选择?”

        马库斯沉默半晌才道:“如果可以回去,那当然很好,但不管走到哪里,我马库斯都是海汉人!这个身份,不会再改变!”

        韩正山一听,看来这位是铁了心要为海汉卖命了。不过想想其实也合理,毕竟马库斯离开家乡的时候已经沦落为任人贩卖的商品,是到了海汉之后才重获新生。而且马库斯现在已经有一个小军官的身份,又学了一口流利的海汉官话,这足以说明那位罗杰首长对他还是有些看重的,马库斯想要报答这份重生之恩,也是情理之的事情。

        “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得出操。”马库斯似乎也不想这个让他左右为难的话题继续深入探讨下去,果断结束了这段谈话,催促韩正山动身。

        虽然韩正山这训练下来也觉得身心疲倦,但晚休息得却不是太好。与他同屋的马库斯打起鼾声势颇大,犹如滚雷阵阵,持续不断。韩正山也不知道自己翻来滚去耗了多少时间才睡着的,反正醒来的时候感觉仍是处于严重睡眠不足的状态。

        唤醒他的自然不是马库斯的鼾声,而是早晨营地里响起的起床号。

        马库斯这番慷慨激昂的表态,倒是让韩正山听得呆滞了片刻,良久才回应道:“马排长真是……真是……英勇过人啊!”

        韩正山料想不到这异族黑人竟然已经被洗脑到这样的程度,连“香火供奉”这种概念都已经深植心,对海汉的忠诚度只怕大多数国民要强多了。至少像韩正山这样的新进海汉国民,是绝对不会把“为国捐躯”这样的行为跟自己联系到一起的。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这马库斯对打仗一事的执念可是真的很深,算明知战场风险极大,也还是想要有机会去完成自己作为一名军人的使命。

        马库斯却不以为意道:“职责所在,不敢懈怠!英勇是称不的,毕竟我尚无战绩,只是每次听到其他部队作战的消息,都免不了心发痒。”

        对于马库斯的好战,韩正山也不免心震惊,忍不住问道:“马排长,你入伍之前……我的意思是来海汉之前,你在家乡是做什么的?”

        韩正山在安不纳岛考察的时候,听说过有被贩卖到这边的外国奴隶,因为身体条件好被选入军的事迹,这马库斯很显然是其之一。但这样的出身显然不好直接拿出来讨论,所以韩正山这问题也是问得较婉转。

        “我那时候是一名战士!”马库斯很严肃地回答道:“但我的武器只有长矛和匕首,依靠它们无法打败那些奴隶贩子!那些白人俘虏了我的部落首领,所以我只能用投降来换取他的安全。”

        韩正山心道这难怪了,马库斯以前是干这行的,所以才会这么好战。既然打开了话匣子,他便继续问道:“那如果今后还有机会回到家乡,你会怎么选择?”

        马库斯沉默半晌才道:“如果可以回去,那当然很好,但不管走到哪里,我马库斯都是海汉人!这个身份,不会再改变!”

        韩正山一听,看来这位是铁了心要为海汉卖命了。不过想想其实也合理,毕竟马库斯离开家乡的时候已经沦落为任人贩卖的商品,是到了海汉之后才重获新生。而且马库斯现在已经有一个小军官的身份,又学了一口流利的海汉官话,这足以说明那位罗杰首长对他还是有些看重的,马库斯想要报答这份重生之恩,也是情理之的事情。

        “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得出操。”马库斯似乎也不想这个让他左右为难的话题继续深入探讨下去,果断结束了这段谈话,催促韩正山动身。

        虽然韩正山这训练下来也觉得身心疲倦,但晚休息得却不是太好。与他同屋的马库斯打起鼾声势颇大,犹如滚雷阵阵,持续不断。韩正山也不知道自己翻来滚去耗了多少时间才睡着的,反正醒来的时候感觉仍是处于严重睡眠不足的状态。

        唤醒他的自然不是马库斯的鼾声,而是早晨营地里响起的起床号。

        马库斯这番慷慨激昂的表态,倒是让韩正山听得呆滞了片刻,良久才回应道:“马排长真是……真是……英勇过人啊!”

        韩正山料想不到这异族黑人竟然已经被洗脑到这样的程度,连“香火供奉”这种概念都已经深植心,对海汉的忠诚度只怕大多数国民要强多了。至少像韩正山这样的新进海汉国民,是绝对不会把“为国捐躯”这样的行为跟自己联系到一起的。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这马库斯对打仗一事的执念可是真的很深,算明知战场风险极大,也还是想要有机会去完成自己作为一名军人的使命。

        马库斯却不以为意道:“职责所在,不敢懈怠!英勇是称不的,毕竟我尚无战绩,只是每次听到其他部队作战的消息,都免不了心发痒。”

        对于马库斯的好战,韩正山也不免心震惊,忍不住问道:“马排长,你入伍之前……我的意思是来海汉之前,你在家乡是做什么的?”

        韩正山在安不纳岛考察的时候,听说过有被贩卖到这边的外国奴隶,因为身体条件好被选入军的事迹,这马库斯很显然是其之一。但这样的出身显然不好直接拿出来讨论,所以韩正山这问题也是问得较婉转。

        “我那时候是一名战士!”马库斯很严肃地回答道:“但我的武器只有长矛和匕首,依靠它们无法打败那些奴隶贩子!那些白人俘虏了我的部落首领,所以我只能用投降来换取他的安全。”

        韩正山心道这难怪了,马库斯以前是干这行的,所以才会这么好战。既然打开了话匣子,他便继续问道:“那如果今后还有机会回到家乡,你会怎么选择?”

        马库斯沉默半晌才道:“如果可以回去,那当然很好,但不管走到哪里,我马库斯都是海汉人!这个身份,不会再改变!”

        韩正山一听,看来这位是铁了心要为海汉卖命了。不过想想其实也合理,毕竟马库斯离开家乡的时候已经沦落为任人贩卖的商品,是到了海汉之后才重获新生。而且马库斯现在已经有一个小军官的身份,又学了一口流利的海汉官话,这足以说明那位罗杰首长对他还是有些看重的,马库斯想要报答这份重生之恩,也是情理之的事情。

        “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得出操。”马库斯似乎也不想这个让他左右为难的话题继续深入探讨下去,果断结束了这段谈话,催促韩正山动身。

        虽然韩正山这训练下来也觉得身心疲倦,但晚休息得却不是太好。与他同屋的马库斯打起鼾声势颇大,犹如滚雷阵阵,持续不断。韩正山也不知道自己翻来滚去耗了多少时间才睡着的,反正醒来的时候感觉仍是处于严重睡眠不足的状态。

        唤醒他的自然不是马库斯的鼾声,而是早晨营地里响起的起床号。

        /html/book/23/23182/l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7481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