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24章 人口问题

第1224章 人口问题

        要想加快本地的基建进程,就必须要先解决劳动力严重不足的问题,而劳动力的来源,又必须要依赖于基础人口的增加。而星岛现有的常驻人口数量,还远远达不到提供足够劳动力来实施这些基建项目的水平。最要命的是,这里不像其他殖民地,要嘛有一定的人口基础,要嘛近处就有稳定的移民来源,想在短期内让本地人口暴增,在这里基本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谭举任心中暗暗后悔,从三亚出发前他也觉得执委会批下来的移民人数少了些,那时候就该再争取争取,让执委会再加点码,哪怕是只增加一倍,对劳动力的调配也会比现在灵活得多,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处处都捉襟见肘。

        “先前我在安不纳岛考察的时候,看到那边的种植园大量使用了奴隶,这个办法,我们这边能不能参考一下?”谭举任一边思考,一边向罗杰提出了自己想到的解决方案。

        指望短期内从海南岛大量运送移民来星岛显然不太实际,如果执委会有过这样的打算,那星岛的人口数量就不会是现在的水平,所以谭举任只是想了想就放弃了朝这个方向努力的打算。而另一个能在短期内让本地人口快速增长的途径,就只有通过奴隶买卖了。虽然这种方式肯定需要花费大量金钱,但对财大气粗的海汉来说,能花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

        罗杰笑了笑道:“谁卖给我们?”

        “奴隶贩子啊!”谭举任顺口应道,但随即便觉得不对,罗杰先在安不纳岛当过一段时间的一把手,后来才调来星岛,这跟人贩子打交道的经验,照理说也不少了,肯定不会是外行。他作出这样的回答,应该是另有隐情。

        果然罗杰接着便解释道:“向安不纳岛出售奴隶的,主要是荷兰和葡萄牙的人贩子,但从去年开始,他们就已经有意识地减少了供应。这个情况,你在安不纳岛的时候没人告诉你?”

        谭举任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他在安不纳岛考察期间,的确没有仔细过问当地的奴隶买卖状况,而穆夏柏好像也没有主动提及过这方面的情况。当然也有可能穆夏柏曾经提到过,但正好是在谭举任等人去岛南游玩期间,使得他错过了这个信息。

        罗杰见状继续说道:“南海的形势,相信你也应该做过功课,我们的控制区已经推进到了葡萄牙和荷兰的临近地带,虽然他们表面上与我们一团和气,但应该也已经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威胁。虽然不敢明着跟我们对抗,但暗地里使点小手段,延缓我们的发展速度,那还是能办的。”

        “你的意思是……他们有意控制了向我国出售奴隶,目的就是拖慢我们在南海的扩张速度?”谭举任一听便反应过来,向罗杰求证自己的猜测。

        “除了这个之外也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了。”罗杰点点头对他的猜测表示了赞同。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要想加快本地的基建进程,就必须要先解决劳动力严重不足的问题,而劳动力的来源,又必须要依赖于基础人口的增加。而星岛现有的常驻人口数量,还远远达不到提供足够劳动力来实施这些基建项目的水平。最要命的是,这里不像其他殖民地,要嘛有一定的人口基础,要嘛近处就有稳定的移民来源,想在短期内让本地人口暴增,在这里基本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谭举任心中暗暗后悔,从三亚出发前他也觉得执委会批下来的移民人数少了些,那时候就该再争取争取,让执委会再加点码,哪怕是只增加一倍,对劳动力的调配也会比现在灵活得多,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处处都捉襟见肘。

        “先前我在安不纳岛考察的时候,看到那边的种植园大量使用了奴隶,这个办法,我们这边能不能参考一下?”谭举任一边思考,一边向罗杰提出了自己想到的解决方案。

        指望短期内从海南岛大量运送移民来星岛显然不太实际,如果执委会有过这样的打算,那星岛的人口数量就不会是现在的水平,所以谭举任只是想了想就放弃了朝这个方向努力的打算。而另一个能在短期内让本地人口快速增长的途径,就只有通过奴隶买卖了。虽然这种方式肯定需要花费大量金钱,但对财大气粗的海汉来说,能花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

        罗杰笑了笑道:“谁卖给我们?”

        “奴隶贩子啊!”谭举任顺口应道,但随即便觉得不对,罗杰先在安不纳岛当过一段时间的一把手,后来才调来星岛,这跟人贩子打交道的经验,照理说也不少了,肯定不会是外行。他作出这样的回答,应该是另有隐情。

        果然罗杰接着便解释道:“向安不纳岛出售奴隶的,主要是荷兰和葡萄牙的人贩子,但从去年开始,他们就已经有意识地减少了供应。这个情况,你在安不纳岛的时候没人告诉你?”

        谭举任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他在安不纳岛考察期间,的确没有仔细过问当地的奴隶买卖状况,而穆夏柏好像也没有主动提及过这方面的情况。当然也有可能穆夏柏曾经提到过,但正好是在谭举任等人去岛南游玩期间,使得他错过了这个信息。

        罗杰见状继续说道:“南海的形势,相信你也应该做过功课,我们的控制区已经推进到了葡萄牙和荷兰的临近地带,虽然他们表面上与我们一团和气,但应该也已经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威胁。虽然不敢明着跟我们对抗,但暗地里使点小手段,延缓我们的发展速度,那还是能办的。”

        “你的意思是……他们有意控制了向我国出售奴隶,目的就是拖慢我们在南海的扩张速度?”谭举任一听便反应过来,向罗杰求证自己的猜测。

        “除了这个之外也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了。”罗杰点点头对他的猜测表示了赞同。

        要想加快本地的基建进程,就必须要先解决劳动力严重不足的问题,而劳动力的来源,又必须要依赖于基础人口的增加。而星岛现有的常驻人口数量,还远远达不到提供足够劳动力来实施这些基建项目的水平。最要命的是,这里不像其他殖民地,要嘛有一定的人口基础,要嘛近处就有稳定的移民来源,想在短期内让本地人口暴增,在这里基本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谭举任心中暗暗后悔,从三亚出发前他也觉得执委会批下来的移民人数少了些,那时候就该再争取争取,让执委会再加点码,哪怕是只增加一倍,对劳动力的调配也会比现在灵活得多,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处处都捉襟见肘。

        “先前我在安不纳岛考察的时候,看到那边的种植园大量使用了奴隶,这个办法,我们这边能不能参考一下?”谭举任一边思考,一边向罗杰提出了自己想到的解决方案。

        指望短期内从海南岛大量运送移民来星岛显然不太实际,如果执委会有过这样的打算,那星岛的人口数量就不会是现在的水平,所以谭举任只是想了想就放弃了朝这个方向努力的打算。而另一个能在短期内让本地人口快速增长的途径,就只有通过奴隶买卖了。虽然这种方式肯定需要花费大量金钱,但对财大气粗的海汉来说,能花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

        罗杰笑了笑道:“谁卖给我们?”

        “奴隶贩子啊!”谭举任顺口应道,但随即便觉得不对,罗杰先在安不纳岛当过一段时间的一把手,后来才调来星岛,这跟人贩子打交道的经验,照理说也不少了,肯定不会是外行。他作出这样的回答,应该是另有隐情。

        果然罗杰接着便解释道:“向安不纳岛出售奴隶的,主要是荷兰和葡萄牙的人贩子,但从去年开始,他们就已经有意识地减少了供应。这个情况,你在安不纳岛的时候没人告诉你?”

        谭举任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他在安不纳岛考察期间,的确没有仔细过问当地的奴隶买卖状况,而穆夏柏好像也没有主动提及过这方面的情况。当然也有可能穆夏柏曾经提到过,但正好是在谭举任等人去岛南游玩期间,使得他错过了这个信息。

        罗杰见状继续说道:“南海的形势,相信你也应该做过功课,我们的控制区已经推进到了葡萄牙和荷兰的临近地带,虽然他们表面上与我们一团和气,但应该也已经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威胁。虽然不敢明着跟我们对抗,但暗地里使点小手段,延缓我们的发展速度,那还是能办的。”

        “你的意思是……他们有意控制了向我国出售奴隶,目的就是拖慢我们在南海的扩张速度?”谭举任一听便反应过来,向罗杰求证自己的猜测。

        “除了这个之外也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了。”罗杰点点头对他的猜测表示了赞同。

        要想加快本地的基建进程,就必须要先解决劳动力严重不足的问题,而劳动力的来源,又必须要依赖于基础人口的增加。而星岛现有的常驻人口数量,还远远达不到提供足够劳动力来实施这些基建项目的水平。最要命的是,这里不像其他殖民地,要嘛有一定的人口基础,要嘛近处就有稳定的移民来源,想在短期内让本地人口暴增,在这里基本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谭举任心中暗暗后悔,从三亚出发前他也觉得执委会批下来的移民人数少了些,那时候就该再争取争取,让执委会再加点码,哪怕是只增加一倍,对劳动力的调配也会比现在灵活得多,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处处都捉襟见肘。

        “先前我在安不纳岛考察的时候,看到那边的种植园大量使用了奴隶,这个办法,我们这边能不能参考一下?”谭举任一边思考,一边向罗杰提出了自己想到的解决方案。

        指望短期内从海南岛大量运送移民来星岛显然不太实际,如果执委会有过这样的打算,那星岛的人口数量就不会是现在的水平,所以谭举任只是想了想就放弃了朝这个方向努力的打算。而另一个能在短期内让本地人口快速增长的途径,就只有通过奴隶买卖了。虽然这种方式肯定需要花费大量金钱,但对财大气粗的海汉来说,能花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

        罗杰笑了笑道:“谁卖给我们?”

        “奴隶贩子啊!”谭举任顺口应道,但随即便觉得不对,罗杰先在安不纳岛当过一段时间的一把手,后来才调来星岛,这跟人贩子打交道的经验,照理说也不少了,肯定不会是外行。他作出这样的回答,应该是另有隐情。

        果然罗杰接着便解释道:“向安不纳岛出售奴隶的,主要是荷兰和葡萄牙的人贩子,但从去年开始,他们就已经有意识地减少了供应。这个情况,你在安不纳岛的时候没人告诉你?”

        谭举任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他在安不纳岛考察期间,的确没有仔细过问当地的奴隶买卖状况,而穆夏柏好像也没有主动提及过这方面的情况。当然也有可能穆夏柏曾经提到过,但正好是在谭举任等人去岛南游玩期间,使得他错过了这个信息。

        罗杰见状继续说道:“南海的形势,相信你也应该做过功课,我们的控制区已经推进到了葡萄牙和荷兰的临近地带,虽然他们表面上与我们一团和气,但应该也已经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威胁。虽然不敢明着跟我们对抗,但暗地里使点小手段,延缓我们的发展速度,那还是能办的。”

        “你的意思是……他们有意控制了向我国出售奴隶,目的就是拖慢我们在南海的扩张速度?”谭举任一听便反应过来,向罗杰求证自己的猜测。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meinvlu123!!...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71249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