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20章 前往终点站

第1220章 前往终点站

        ??谭举任等人当然不是真为了打猎才跑来这地方,对他们而言打猎只是个未尝试过的新鲜活动,而并非真正的兴趣爱好,如果是军方的高级将领过来,或许才对这种活动有不一样的兴趣。但对他们这些文职官员来说,这也就是尝个鲜而已,到野外环境散散心,舒缓一下上任之前的压力,这才是此行最大的目的。

        再说杀生这种事,对他们而言也是比较陌生的体验。这可不是日常为了口腹之欲去宰杀鸡鸭鱼的体验,而是单纯为杀而杀,说实话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乐于享受杀戮带来的快感。谭举任本人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心思其实也不在猎杀动物上,胡乱放了几枪之后,就索性把枪交回到随从护卫手中,自己专心跟章运聊天去了。

        到了后面,几名主客兴致都放在了骑马赏景上,打猎的事全交给随从们去过瘾了。不过为了这些当兵的杀得兴起,造成无谓的杀戮太多,章运也特地吩咐他们不得使用步枪,只能用冷兵器操作。此外还限定了活动范围和时间,免得这帮人放出去之后跑到太远的地方。

        韩正山倒是一直等着这个表现的机会,当下便策马扬鞭冲杀出去了。他倒也不是什么嗜杀之人,而且在海汉待了这么久,也明白上面这些首长并不热衷于杀戮,否则像他这样知道太多海汉内幕的人,恐怕早就因为保密需要而被沉到钱塘江里了,连舟山岛都别想去。不过眼下能有机会表现一下自己的本事,他倒也不想白白错失,至少要让上司知道,自己当初能坐上杭州府捕头的位置,可不是运气使然。

        一番折腾之后,章运下令让四散出去的护卫们收队,于是尖锐的哨声立刻在旷野中反复响起,召唤在外活动的猎手们归队。一番清点之后,果然还是韩正山的战果最为丰厚,除了野鸡野兔这类较小的目标之外,他竟然凭一己之力射杀了一头水鹿。虽然看个头并非成年鹿,但所有人射杀到的猎物中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大块头猎物。

        众人看了之后,自然也要嘻嘻哈哈地点评一番,恭喜谭举任找到了一员得力干将。谭举任嘴上应承着,多少也是觉得脸上有光,向一脸期待的韩正山点了点头以示鼓励。韩正山自然能看懂上司脸色,当下心里也是宽慰不少,暗道这番辛苦没有白费。

        这些已经捕杀的动物自然不会就这么丢弃掉,章运下令统统运回度假村去,尽快料理出一桌宴席给这帮观光客践行。按照他们的日程安排,吃完午饭就得上船往回走了。

        谭举任看着被韩正山射杀的那头水鹿还是有点唏嘘,章运看出他的想法,当下便安慰道:“你放心好了,这头鹿也不会被浪费,鹿肉弄给你们吃,鹿皮剥下来鞣制皮革,鹿骨慢慢处理了用来制作骨骼标本,全身上下都有用处的。”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谭举任等人当然不是真为了打猎才跑来这地方,对他们而言打猎只是个未尝试过的新鲜活动,而并非真正的兴趣爱好,如果是军方的高级将领过来,或许才对这种活动有不一样的兴趣。但对他们这些文职官员来说,这也就是尝个鲜而已,到野外环境散散心,舒缓一下上任之前的压力,这才是此行最大的目的。

        再说杀生这种事,对他们而言也是比较陌生的体验。这可不是日常为了口腹之欲去宰杀鸡鸭鱼的体验,而是单纯为杀而杀,说实话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乐于享受杀戮带来的快感。谭举任本人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心思其实也不在猎杀动物上,胡乱放了几枪之后,就索性把枪交回到随从护卫手中,自己专心跟章运聊天去了。

        到了后面,几名主客兴致都放在了骑马赏景上,打猎的事全交给随从们去过瘾了。不过为了这些当兵的杀得兴起,造成无谓的杀戮太多,章运也特地吩咐他们不得使用步枪,只能用冷兵器操作。此外还限定了活动范围和时间,免得这帮人放出去之后跑到太远的地方。

        韩正山倒是一直等着这个表现的机会,当下便策马扬鞭冲杀出去了。他倒也不是什么嗜杀之人,而且在海汉待了这么久,也明白上面这些首长并不热衷于杀戮,否则像他这样知道太多海汉内幕的人,恐怕早就因为保密需要而被沉到钱塘江里了,连舟山岛都别想去。不过眼下能有机会表现一下自己的本事,他倒也不想白白错失,至少要让上司知道,自己当初能坐上杭州府捕头的位置,可不是运气使然。

        一番折腾之后,章运下令让四散出去的护卫们收队,于是尖锐的哨声立刻在旷野中反复响起,召唤在外活动的猎手们归队。一番清点之后,果然还是韩正山的战果最为丰厚,除了野鸡野兔这类较小的目标之外,他竟然凭一己之力射杀了一头水鹿。虽然看个头并非成年鹿,但所有人射杀到的猎物中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大块头猎物。

        众人看了之后,自然也要嘻嘻哈哈地点评一番,恭喜谭举任找到了一员得力干将。谭举任嘴上应承着,多少也是觉得脸上有光,向一脸期待的韩正山点了点头以示鼓励。韩正山自然能看懂上司脸色,当下心里也是宽慰不少,暗道这番辛苦没有白费。

        这些已经捕杀的动物自然不会就这么丢弃掉,章运下令统统运回度假村去,尽快料理出一桌宴席给这帮观光客践行。按照他们的日程安排,吃完午饭就得上船往回走了。

        谭举任看着被韩正山射杀的那头水鹿还是有点唏嘘,章运看出他的想法,当下便安慰道:“你放心好了,这头鹿也不会被浪费,鹿肉弄给你们吃,鹿皮剥下来鞣制皮革,鹿骨慢慢处理了用来制作骨骼标本,全身上下都有用处的。”

        谭举任等人当然不是真为了打猎才跑来这地方,对他们而言打猎只是个未尝试过的新鲜活动,而并非真正的兴趣爱好,如果是军方的高级将领过来,或许才对这种活动有不一样的兴趣。但对他们这些文职官员来说,这也就是尝个鲜而已,到野外环境散散心,舒缓一下上任之前的压力,这才是此行最大的目的。

        再说杀生这种事,对他们而言也是比较陌生的体验。这可不是日常为了口腹之欲去宰杀鸡鸭鱼的体验,而是单纯为杀而杀,说实话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乐于享受杀戮带来的快感。谭举任本人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心思其实也不在猎杀动物上,胡乱放了几枪之后,就索性把枪交回到随从护卫手中,自己专心跟章运聊天去了。

        到了后面,几名主客兴致都放在了骑马赏景上,打猎的事全交给随从们去过瘾了。不过为了这些当兵的杀得兴起,造成无谓的杀戮太多,章运也特地吩咐他们不得使用步枪,只能用冷兵器操作。此外还限定了活动范围和时间,免得这帮人放出去之后跑到太远的地方。

        韩正山倒是一直等着这个表现的机会,当下便策马扬鞭冲杀出去了。他倒也不是什么嗜杀之人,而且在海汉待了这么久,也明白上面这些首长并不热衷于杀戮,否则像他这样知道太多海汉内幕的人,恐怕早就因为保密需要而被沉到钱塘江里了,连舟山岛都别想去。不过眼下能有机会表现一下自己的本事,他倒也不想白白错失,至少要让上司知道,自己当初能坐上杭州府捕头的位置,可不是运气使然。

        一番折腾之后,章运下令让四散出去的护卫们收队,于是尖锐的哨声立刻在旷野中反复响起,召唤在外活动的猎手们归队。一番清点之后,果然还是韩正山的战果最为丰厚,除了野鸡野兔这类较小的目标之外,他竟然凭一己之力射杀了一头水鹿。虽然看个头并非成年鹿,但所有人射杀到的猎物中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大块头猎物。

        众人看了之后,自然也要嘻嘻哈哈地点评一番,恭喜谭举任找到了一员得力干将。谭举任嘴上应承着,多少也是觉得脸上有光,向一脸期待的韩正山点了点头以示鼓励。韩正山自然能看懂上司脸色,当下心里也是宽慰不少,暗道这番辛苦没有白费。

        这些已经捕杀的动物自然不会就这么丢弃掉,章运下令统统运回度假村去,尽快料理出一桌宴席给这帮观光客践行。按照他们的日程安排,吃完午饭就得上船往回走了。

        谭举任看着被韩正山射杀的那头水鹿还是有点唏嘘,章运看出他的想法,当下便安慰道:“你放心好了,这头鹿也不会被浪费,鹿肉弄给你们吃,鹿皮剥下来鞣制皮革,鹿骨慢慢处理了用来制作骨骼标本,全身上下都有用处的。”

        谭举任等人当然不是真为了打猎才跑来这地方,对他们而言打猎只是个未尝试过的新鲜活动,而并非真正的兴趣爱好,如果是军方的高级将领过来,或许才对这种活动有不一样的兴趣。但对他们这些文职官员来说,这也就是尝个鲜而已,到野外环境散散心,舒缓一下上任之前的压力,这才是此行最大的目的。

        再说杀生这种事,对他们而言也是比较陌生的体验。这可不是日常为了口腹之欲去宰杀鸡鸭鱼的体验,而是单纯为杀而杀,说实话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乐于享受杀戮带来的快感。谭举任本人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心思其实也不在猎杀动物上,胡乱放了几枪之后,就索性把枪交回到随从护卫手中,自己专心跟章运聊天去了。

        到了后面,几名主客兴致都放在了骑马赏景上,打猎的事全交给随从们去过瘾了。不过为了这些当兵的杀得兴起,造成无谓的杀戮太多,章运也特地吩咐他们不得使用步枪,只能用冷兵器操作。此外还限定了活动范围和时间,免得这帮人放出去之后跑到太远的地方。

        韩正山倒是一直等着这个表现的机会,当下便策马扬鞭冲杀出去了。他倒也不是什么嗜杀之人,而且在海汉待了这么久,也明白上面这些首长并不热衷于杀戮,否则像他这样知道太多海汉内幕的人,恐怕早就因为保密需要而被沉到钱塘江里了,连舟山岛都别想去。不过眼下能有机会表现一下自己的本事,他倒也不想白白错失,至少要让上司知道,自己当初能坐上杭州府捕头的位置,可不是运气使然。

        一番折腾之后,章运下令让四散出去的护卫们收队,于是尖锐的哨声立刻在旷野中反复响起,召唤在外活动的猎手们归队。一番清点之后,果然还是韩正山的战果最为丰厚,除了野鸡野兔这类较小的目标之外,他竟然凭一己之力射杀了一头水鹿。虽然看个头并非成年鹿,但所有人射杀到的猎物中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大块头猎物。

        众人看了之后,自然也要嘻嘻哈哈地点评一番,恭喜谭举任找到了一员得力干将。谭举任嘴上应承着,多少也是觉得脸上有光,向一脸期待的韩正山点了点头以示鼓励。韩正山自然能看懂上司脸色,当下心里也是宽慰不少,暗道这番辛苦没有白费。

        这些已经捕杀的动物自然不会就这么丢弃掉,章运下令统统运回度假村去,尽快料理出一桌宴席给这帮观光客践行。按照他们的日程安排,吃完午饭就得上船往回走了。

        谭举任看着被韩正山射杀的那头水鹿还是有点唏嘘,章运看出他的想法,当下便安慰道:“你放心好了,这头鹿也不会被浪费,鹿肉弄给你们吃,鹿皮剥下来鞣制皮革,鹿骨慢慢处理了用来制作骨骼标本,全身上下都有用处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65586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