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15章 安不纳见闻

第1215章 安不纳见闻

        谭举任当然不用跟移民们一样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本地管委会早为远道而来的穿越者们准备好了酒店套房和丰盛的接风宴,而且还安排了数辆四轮马车到码头来接他们。

        这种在三亚造的黑色箱式马车可不是便宜货,不单单是车厢的玻璃窗户值钱,车下的弹簧减震系统和橡胶车轮也都是海汉所独有的配置,乘坐舒适性远胜传统马车,当然价格也是高出一大截。先前船队在岘港落脚时,当地管委会派来接谭举任等人赴宴的马车,技术含量远远不了这种新式马车。

        据谭举任所知,这玩意儿目前因为零部件供应不足,产能极为有限,在三亚只有少数高官的配车换了这种新型号。连不少外地富商捧着银子到三亚来买,也得先排号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行。但这里竟然一口气派出了八辆,财大气粗的程度也显露无遗,想必光是把这些车的零部件运来安不纳岛组装也得费不少工夫。

        “车车,都车,回头慢慢再来参观好了。”穆夏柏很热情地招呼目瞪口呆的众人车,对于这样的反应他已经习以为常。商务部的构想是把这里建造成本世纪远东最大的海销金窟,下船后的第一印象显得非常重要,而这样的设计效果显然已经达到了,绝大多数初次来访的人都会被这里的建设水平所惊讶,连这些与穆夏柏来自同一时空的伙伴们也不例外。

        坐在马车,谭举任忽然想起了头顿港的邱信,对他而言当地便是天堂,作为土皇帝可以予取予求,随心所欲。但如果真要论生活水平,恐怕还是这安不纳岛要高出了不少。这地方除了交通不太方便之外,其他方面倒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人均所能享受到的资源甚至可能三亚还更好一点,能被分到这里当官倒真是美差一桩。

        接风宴的档次果然没有让来访者们失望,除了在三亚能够吃到的一些海汉招牌菜之外,更有东南亚地区特有的一些风味菜,而且席间所提供的酒水并非国内宴席常见的“三亚特酿”,而是另有准备。

        “都倒一杯尝尝,这可是从欧洲运过来的好东西!”穆夏柏很是热情地招呼众人道:“不是我吹牛,这玩意儿在三亚市面是买不到的,想喝得来安不纳岛才有!”

        谭举任举起手里的玻璃杯看了看吗,又闻了闻,感觉似乎是普通的葡萄酒,喝了一口入嘴,感觉口感一般的葡萄酒似乎要更甜一些。

        从欧洲进口过来的葡萄酒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务,海汉跟葡萄牙和荷兰搭线之后,也会通过这两国的商船从欧洲进口一些商品,其便有不少穿越者心心念念的欧洲葡萄酒。但由于这个时代由欧洲到远东的航线太过漫长,葡萄酒的保存技术也较原始,通过海长途运输之后,这些酒的品质多少都会出现下降,口感远不及穿越者们在以前那个时空所喝到的欧洲葡萄酒。所以买了几批尝尝鲜之后,穿越者们逐渐失去了兴趣,索性让农业部研究如何在海南岛繁育葡萄酿酒了。

        “这真是欧洲进口过来的葡萄酒?怎么感觉以前的好喝一点?”很快便有人品出了一些味道。

        “真是欧洲进口的!”穆夏柏点点头,又继续补充道:“是从葡萄牙买来的。”

        “这酒叫什么?为什么跟我们以前喝到的不一样?”谭举任又喝了一口,果然也不免生出了类似的疑问。

        穆夏柏应道:“这个酒目前还没有什么固定的名称,不过如果你们当有喜欢喝葡萄酒的人,应该听说过波特酒吧?这是最原始的波特酒了。”

        “波特酒?原来这个是波特酒啊!”谭举任虽然以前没喝过,但这个酒名倒是早听说过了。要说起来,这个酒还真算是葡萄牙的特产之一。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谭举任当然不用跟移民们一样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本地管委会早为远道而来的穿越者们准备好了酒店套房和丰盛的接风宴,而且还安排了数辆四轮马车到码头来接他们。

        这种在三亚造的黑色箱式马车可不是便宜货,不单单是车厢的玻璃窗户值钱,车下的弹簧减震系统和橡胶车轮也都是海汉所独有的配置,乘坐舒适性远胜传统马车,当然价格也是高出一大截。先前船队在岘港落脚时,当地管委会派来接谭举任等人赴宴的马车,技术含量远远不了这种新式马车。

        据谭举任所知,这玩意儿目前因为零部件供应不足,产能极为有限,在三亚只有少数高官的配车换了这种新型号。连不少外地富商捧着银子到三亚来买,也得先排号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行。但这里竟然一口气派出了八辆,财大气粗的程度也显露无遗,想必光是把这些车的零部件运来安不纳岛组装也得费不少工夫。

        “车车,都车,回头慢慢再来参观好了。”穆夏柏很热情地招呼目瞪口呆的众人车,对于这样的反应他已经习以为常。商务部的构想是把这里建造成本世纪远东最大的海销金窟,下船后的第一印象显得非常重要,而这样的设计效果显然已经达到了,绝大多数初次来访的人都会被这里的建设水平所惊讶,连这些与穆夏柏来自同一时空的伙伴们也不例外。

        坐在马车,谭举任忽然想起了头顿港的邱信,对他而言当地便是天堂,作为土皇帝可以予取予求,随心所欲。但如果真要论生活水平,恐怕还是这安不纳岛要高出了不少。这地方除了交通不太方便之外,其他方面倒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人均所能享受到的资源甚至可能三亚还更好一点,能被分到这里当官倒真是美差一桩。

        接风宴的档次果然没有让来访者们失望,除了在三亚能够吃到的一些海汉招牌菜之外,更有东南亚地区特有的一些风味菜,而且席间所提供的酒水并非国内宴席常见的“三亚特酿”,而是另有准备。

        “都倒一杯尝尝,这可是从欧洲运过来的好东西!”穆夏柏很是热情地招呼众人道:“不是我吹牛,这玩意儿在三亚市面是买不到的,想喝得来安不纳岛才有!”

        谭举任举起手里的玻璃杯看了看吗,又闻了闻,感觉似乎是普通的葡萄酒,喝了一口入嘴,感觉口感一般的葡萄酒似乎要更甜一些。

        从欧洲进口过来的葡萄酒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务,海汉跟葡萄牙和荷兰搭线之后,也会通过这两国的商船从欧洲进口一些商品,其便有不少穿越者心心念念的欧洲葡萄酒。但由于这个时代由欧洲到远东的航线太过漫长,葡萄酒的保存技术也较原始,通过海长途运输之后,这些酒的品质多少都会出现下降,口感远不及穿越者们在以前那个时空所喝到的欧洲葡萄酒。所以买了几批尝尝鲜之后,穿越者们逐渐失去了兴趣,索性让农业部研究如何在海南岛繁育葡萄酿酒了。

        “这真是欧洲进口过来的葡萄酒?怎么感觉以前的好喝一点?”很快便有人品出了一些味道。

        “真是欧洲进口的!”穆夏柏点点头,又继续补充道:“是从葡萄牙买来的。”

        “这酒叫什么?为什么跟我们以前喝到的不一样?”谭举任又喝了一口,果然也不免生出了类似的疑问。

        穆夏柏应道:“这个酒目前还没有什么固定的名称,不过如果你们当有喜欢喝葡萄酒的人,应该听说过波特酒吧?这是最原始的波特酒了。”

        “波特酒?原来这个是波特酒啊!”谭举任虽然以前没喝过,但这个酒名倒是早听说过了。要说起来,这个酒还真算是葡萄牙的特产之一。

        谭举任当然不用跟移民们一样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本地管委会早为远道而来的穿越者们准备好了酒店套房和丰盛的接风宴,而且还安排了数辆四轮马车到码头来接他们。

        这种在三亚造的黑色箱式马车可不是便宜货,不单单是车厢的玻璃窗户值钱,车下的弹簧减震系统和橡胶车轮也都是海汉所独有的配置,乘坐舒适性远胜传统马车,当然价格也是高出一大截。先前船队在岘港落脚时,当地管委会派来接谭举任等人赴宴的马车,技术含量远远不了这种新式马车。

        据谭举任所知,这玩意儿目前因为零部件供应不足,产能极为有限,在三亚只有少数高官的配车换了这种新型号。连不少外地富商捧着银子到三亚来买,也得先排号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行。但这里竟然一口气派出了八辆,财大气粗的程度也显露无遗,想必光是把这些车的零部件运来安不纳岛组装也得费不少工夫。

        “车车,都车,回头慢慢再来参观好了。”穆夏柏很热情地招呼目瞪口呆的众人车,对于这样的反应他已经习以为常。商务部的构想是把这里建造成本世纪远东最大的海销金窟,下船后的第一印象显得非常重要,而这样的设计效果显然已经达到了,绝大多数初次来访的人都会被这里的建设水平所惊讶,连这些与穆夏柏来自同一时空的伙伴们也不例外。

        坐在马车,谭举任忽然想起了头顿港的邱信,对他而言当地便是天堂,作为土皇帝可以予取予求,随心所欲。但如果真要论生活水平,恐怕还是这安不纳岛要高出了不少。这地方除了交通不太方便之外,其他方面倒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人均所能享受到的资源甚至可能三亚还更好一点,能被分到这里当官倒真是美差一桩。

        接风宴的档次果然没有让来访者们失望,除了在三亚能够吃到的一些海汉招牌菜之外,更有东南亚地区特有的一些风味菜,而且席间所提供的酒水并非国内宴席常见的“三亚特酿”,而是另有准备。

        “都倒一杯尝尝,这可是从欧洲运过来的好东西!”穆夏柏很是热情地招呼众人道:“不是我吹牛,这玩意儿在三亚市面是买不到的,想喝得来安不纳岛才有!”

        谭举任举起手里的玻璃杯看了看吗,又闻了闻,感觉似乎是普通的葡萄酒,喝了一口入嘴,感觉口感一般的葡萄酒似乎要更甜一些。

        从欧洲进口过来的葡萄酒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务,海汉跟葡萄牙和荷兰搭线之后,也会通过这两国的商船从欧洲进口一些商品,其便有不少穿越者心心念念的欧洲葡萄酒。但由于这个时代由欧洲到远东的航线太过漫长,葡萄酒的保存技术也较原始,通过海长途运输之后,这些酒的品质多少都会出现下降,口感远不及穿越者们在以前那个时空所喝到的欧洲葡萄酒。所以买了几批尝尝鲜之后,穿越者们逐渐失去了兴趣,索性让农业部研究如何在海南岛繁育葡萄酿酒了。

        “这真是欧洲进口过来的葡萄酒?怎么感觉以前的好喝一点?”很快便有人品出了一些味道。

        “真是欧洲进口的!”穆夏柏点点头,又继续补充道:“是从葡萄牙买来的。”

        “这酒叫什么?为什么跟我们以前喝到的不一样?”谭举任又喝了一口,果然也不免生出了类似的疑问。

        穆夏柏应道:“这个酒目前还没有什么固定的名称,不过如果你们当有喜欢喝葡萄酒的人,应该听说过波特酒吧?这是最原始的波特酒了。”

        “波特酒?原来这个是波特酒啊!”谭举任虽然以前没喝过,但这个酒名倒是早听说过了。要说起来,这个酒还真算是葡萄牙的特产之一。

        /html/book/23/23182/l...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59401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