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14章 抵达安不纳

第1214章 抵达安不纳

        ??邱信以自己的官邸为例,向谭举任说明手握大权的好处,的确是十分的直观生动,以此来推测他在头顿港的生活状态,不问可知应该是过得非常自在了。毕竟占城与安南这两国都十分重视与海汉的外交关系,都担心海汉会偏袒对方,而他作为海汉在此地的代言人,自然也因此而享受到的极好的待遇。而回想前几站殖民地的状况,因为没有占城国这个竞争对手,当地的官员倒是没邱信这种程度的福利,说到底还是这头顿港的位置好,正处于两国交界,否则他虽然贵为殖民地一把手,也很难靠手里的权力换来这么多的好处。

        谭举任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因果关系,当下笑着摇头道:“殖民地的土皇帝的确是好做,但你这边的环境,别处可复制不了。”

        邱信并不否认谭举任的说法,点点头道:“老弟你说的没错,我当然也看明白了,所以我才不打算调回三亚。我年纪已经大了,说实话也争不过你们这样的年轻人,能多享受几年就是几年吧!当初参加行动跟着陶老板跑到这边来,不也就是为了过这人上人的日子吗?”

        谭举任一时默然,对方说得不错,虽然很多人当初的确是抱着建功立业的幻想来参加穿越行动,但现实跟幻想终究是有差距的。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原本的社会环境中就是毫不起眼的普通人,并没有什么突出的领导能力或者学识,与这个时代的人相比也就是多了几百年的见识,而且这点长处还不一定都能在治理国家的过程中派上用场。

        最终能从这个团体中出人头地的,其实大部分还是那些在原来时空里就取得了一定成就的佼佼者,而邱信这个样相对资质平庸,岁数又偏大的穿越者,的确上升的空间就很有限了,在头顿港这种海外殖民地当土皇帝,倒也不失为一种合理的选择。

        当然了,谭举任的价值观跟邱信可不太一样,他认为自己虽然本事有限,但胜在年轻,一切都还有无限的可能,就这么找个殖民地躺着养老实在太早了一些。不过人各有志,他也不能断言说邱信的选择就是错的,人家在这里过着太上皇的日子,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也不用考虑政治方面的竞争压力,悠哉游哉过日子也挺好。

        船队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完成了在头顿港的补给,期间还带上从本地征召的一百多名移民,然后出港继续向南行进。告别头顿港之后,接下来的一段航程就要进入南海腹地的远洋海域了,下一站安不纳群岛与头顿港之间的直线距离足足有四百海里,要完成这段航程至少需要四到五天的时间,而前提是航程中不会出现恶劣天气或其他突发状况。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在船队离开头顿港一天半之后,海面上突然狂风大作,接着便迎来了一场声势颇大的暴风雨。即便是船队中吨位体积最大的战舰,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也只能如同小舢板一样被大浪抛高压低,完全挣扎不得。

        谭举任躺在船舱的床上,用床边的安全带将自己固定在床板上。这是他在出发前所接受的训练之一,在海上遇到恶劣海况时的应对办法,以免在剧烈的船体颠簸中受伤。他在三亚的时候极少出海,也从未遇到过现在这样的恶劣天气,心头除了慌乱还是慌乱,心中甚至有一丝后悔自己放弃了三亚的安逸生活,硬要跑来这环境莫测的南海做什么官。这要是因为大风大浪挂在了海上,估计事后连尸骨都找不到,三亚那边开完追悼会多半也只能立个衣冠冢了。

        谭举任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忍受着剧烈颠簸带来的不适,他原本出海的时候就少,对于这种程度的风浪的确谈不上有什么适应能力,胃里边早就已经翻江倒海了,全靠意志在撑着不至呕吐。

        本书,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邱信以自己的官邸为例,向谭举任说明手握大权的好处,的确是十分的直观生动,以此来推测他在头顿港的生活状态,不问可知应该是过得非常自在了。毕竟占城与安南这两国都十分重视与海汉的外交关系,都担心海汉会偏袒对方,而他作为海汉在此地的代言人,自然也因此而享受到的极好的待遇。而回想前几站殖民地的状况,因为没有占城国这个竞争对手,当地的官员倒是没邱信这种程度的福利,说到底还是这头顿港的位置好,正处于两国交界,否则他虽然贵为殖民地一把手,也很难靠手里的权力换来这么多的好处。

        谭举任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因果关系,当下笑着摇头道:“殖民地的土皇帝的确是好做,但你这边的环境,别处可复制不了。”

        邱信并不否认谭举任的说法,点点头道:“老弟你说的没错,我当然也看明白了,所以我才不打算调回三亚。我年纪已经大了,说实话也争不过你们这样的年轻人,能多享受几年就是几年吧!当初参加行动跟着陶老板跑到这边来,不也就是为了过这人上人的日子吗?”

        谭举任一时默然,对方说得不错,虽然很多人当初的确是抱着建功立业的幻想来参加穿越行动,但现实跟幻想终究是有差距的。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原本的社会环境中就是毫不起眼的普通人,并没有什么突出的领导能力或者学识,与这个时代的人相比也就是多了几百年的见识,而且这点长处还不一定都能在治理国家的过程中派上用场。

        最终能从这个团体中出人头地的,其实大部分还是那些在原来时空里就取得了一定成就的佼佼者,而邱信这个样相对资质平庸,岁数又偏大的穿越者,的确上升的空间就很有限了,在头顿港这种海外殖民地当土皇帝,倒也不失为一种合理的选择。

        当然了,谭举任的价值观跟邱信可不太一样,他认为自己虽然本事有限,但胜在年轻,一切都还有无限的可能,就这么找个殖民地躺着养老实在太早了一些。不过人各有志,他也不能断言说邱信的选择就是错的,人家在这里过着太上皇的日子,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也不用考虑政治方面的竞争压力,悠哉游哉过日子也挺好。

        船队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完成了在头顿港的补给,期间还带上从本地征召的一百多名移民,然后出港继续向南行进。告别头顿港之后,接下来的一段航程就要进入南海腹地的远洋海域了,下一站安不纳群岛与头顿港之间的直线距离足足有四百海里,要完成这段航程至少需要四到五天的时间,而前提是航程中不会出现恶劣天气或其他突发状况。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在船队离开头顿港一天半之后,海面上突然狂风大作,接着便迎来了一场声势颇大的暴风雨。即便是船队中吨位体积最大的战舰,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也只能如同小舢板一样被大浪抛高压低,完全挣扎不得。

        谭举任躺在船舱的床上,用床边的安全带将自己固定在床板上。这是他在出发前所接受的训练之一,在海上遇到恶劣海况时的应对办法,以免在剧烈的船体颠簸中受伤。他在三亚的时候极少出海,也从未遇到过现在这样的恶劣天气,心头除了慌乱还是慌乱,心中甚至有一丝后悔自己放弃了三亚的安逸生活,硬要跑来这环境莫测的南海做什么官。这要是因为大风大浪挂在了海上,估计事后连尸骨都找不到,三亚那边开完追悼会多半也只能立个衣冠冢了。

        谭举任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忍受着剧烈颠簸带来的不适,他原本出海的时候就少,对于这种程度的风浪的确谈不上有什么适应能力,胃里边早就已经翻江倒海了,全靠意志在撑着不至呕吐。

        邱信以自己的官邸为例,向谭举任说明手握大权的好处,的确是十分的直观生动,以此来推测他在头顿港的生活状态,不问可知应该是过得非常自在了。毕竟占城与安南这两国都十分重视与海汉的外交关系,都担心海汉会偏袒对方,而他作为海汉在此地的代言人,自然也因此而享受到的极好的待遇。而回想前几站殖民地的状况,因为没有占城国这个竞争对手,当地的官员倒是没邱信这种程度的福利,说到底还是这头顿港的位置好,正处于两国交界,否则他虽然贵为殖民地一把手,也很难靠手里的权力换来这么多的好处。

        谭举任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因果关系,当下笑着摇头道:“殖民地的土皇帝的确是好做,但你这边的环境,别处可复制不了。”

        邱信并不否认谭举任的说法,点点头道:“老弟你说的没错,我当然也看明白了,所以我才不打算调回三亚。我年纪已经大了,说实话也争不过你们这样的年轻人,能多享受几年就是几年吧!当初参加行动跟着陶老板跑到这边来,不也就是为了过这人上人的日子吗?”

        谭举任一时默然,对方说得不错,虽然很多人当初的确是抱着建功立业的幻想来参加穿越行动,但现实跟幻想终究是有差距的。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原本的社会环境中就是毫不起眼的普通人,并没有什么突出的领导能力或者学识,与这个时代的人相比也就是多了几百年的见识,而且这点长处还不一定都能在治理国家的过程中派上用场。

        最终能从这个团体中出人头地的,其实大部分还是那些在原来时空里就取得了一定成就的佼佼者,而邱信这个样相对资质平庸,岁数又偏大的穿越者,的确上升的空间就很有限了,在头顿港这种海外殖民地当土皇帝,倒也不失为一种合理的选择。

        当然了,谭举任的价值观跟邱信可不太一样,他认为自己虽然本事有限,但胜在年轻,一切都还有无限的可能,就这么找个殖民地躺着养老实在太早了一些。不过人各有志,他也不能断言说邱信的选择就是错的,人家在这里过着太上皇的日子,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也不用考虑政治方面的竞争压力,悠哉游哉过日子也挺好。

        船队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完成了在头顿港的补给,期间还带上从本地征召的一百多名移民,然后出港继续向南行进。告别头顿港之后,接下来的一段航程就要进入南海腹地的远洋海域了,下一站安不纳群岛与头顿港之间的直线距离足足有四百海里,要完成这段航程至少需要四到五天的时间,而前提是航程中不会出现恶劣天气或其他突发状况。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在船队离开头顿港一天半之后,海面上突然狂风大作,接着便迎来了一场声势颇大的暴风雨。即便是船队中吨位体积最大的战舰,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也只能如同小舢板一样被大浪抛高压低,完全挣扎不得。

        谭举任躺在船舱的床上,用床边的安全带将自己固定在床板上。这是他在出发前所接受的训练之一,在海上遇到恶劣海况时的应对办法,以免在剧烈的船体颠簸中受伤。他在三亚的时候极少出海,也从未遇到过现在这样的恶劣天气,心头除了慌乱还是慌乱,心中甚至有一丝后悔自己放弃了三亚的安逸生活,硬要跑来这环境莫测的南海做什么官。这要是因为大风大浪挂在了海上,估计事后连尸骨都找不到,三亚那边开完追悼会多半也只能立个衣冠冢了。

        谭举任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忍受着剧烈颠簸带来的不适,他原本出海的时候就少,对于这种程度的风浪的确谈不上有什么适应能力,胃里边早就已经翻江倒海了,全靠意志在撑着不至呕吐。...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58172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