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13章 向南再向南

第1213章 向南再向南

        金兰湾里驻扎着数千人规模的海汉军队,这里的治安自然是不会太差,而且这里因为军事基地的特殊性质,港区内只有面积不算太大的一块非军事区被纳入到警察司的治下,治安官的工作相对也比较轻松。壹看书www·kanshu不过韩正山与这里的治安官当面聊过之后,也了解到在这里当差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有什么立功受奖,越级提拔的机会了,只能慢慢熬资历,靠着年限来提升职位。这也就是说,轻松的工作环境也是有代价的,这里并不适合韩正山这样希望能凭借自己的本事搏出位的人,想要爬得快,还是得去有风险的南海一线地区当差才行。

        韩正山想起先前上司谭举任找自己谈话的内容,也只能叹一声富贵险中求,既然目的地的风险更大,那想必立功的机会也能多些。再说如今分配去向已定,也容不得自己事到临头来打退堂鼓了。

        按照执委会的安排,金兰港大概将是这次南下殖民船队航程中停留时间最长的一站。为了能够让新移民们安心南下,特地在这里安排了为期两天的军事演习,向新移民们展示军方的实力。

        韩正山作为南下干部中的治安官,这种活动同时也是在考验他的组织管理能力。好在他在这方面还算有一点工作经验,加之出发前在移民营已经跟这些人有过一定的接触,指挥这些移民到码头上的指定地点就位倒也不算是很困难的任务,充其量也就是繁琐一点而已。

        说是军事演习,其实也就是日常出海操演的程度而已,唯一比较特殊的地方,也就是拖了几艘破破烂烂的旧船到海上当靶船打,以便能让码头上的民众能够直观地感受到海军武力的强大之处。韩正山已经有数次机会从不同角度不同距离观察过海汉海军,因此对于观看这种演习的适应性倒也还好,但有为数众多的移民还是首次看到海军的武装展示,俱都是兴奋不已,大呼小叫此起彼伏。

        韩正山看着远处海面上的海汉战船开炮轰击靶船,心情倒是十分平静。要是这种场景搁在几个月之前,他大概会为此而感到胆战心惊,就如同当初在杭州城头看到钱塘江上的海汉舰队一样。但如今身份转换,他已经成了一名海汉国民,这火力强大的战船也就由对手变成了自己的保护者,实在没什么好担惊受怕的了,可以安然接受这强大武装的存在。

        至于端坐在观礼台上的那些大人物们,反应就更为平淡了。对此韩正山倒也能够理解,毕竟海汉海军在南海打过不少海战,而且从无败绩,这些高官们对于这种给新移民看的打靶演习大概也很难有太多的热情。

        而第二天的演习连实弹打靶的内容都取消了,干脆就只是个检阅式,包括这支南下舰队中的战船在内,总共三十余艘作战船只自北向南缓缓驶过港区码头,以此方式来结束了为期两www·ka要n书shu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金兰湾里驻扎着数千人规模的海汉军队,这里的治安自然是不会太差,而且这里因为军事基地的特殊性质,港区内只有面积不算太大的一块非军事区被纳入到警察司的治下,治安官的工作相对也比较轻松。不过韩正山与这里的治安官当面聊过之后,也了解到在这里当差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有什么立功受奖,越级提拔的机会了,只能慢慢熬资历,靠着年限来提升职位。这也就是说,轻松的工作环境也是有代价的,这里并不适合韩正山这样希望能凭借自己的本事搏出位的人,想要爬得快,还是得去有风险的南海一线地区当差才行。

        韩正山想起先前上司谭举任找自己谈话的内容,也只能叹一声富贵险中求,既然目的地的风险更大,那想必立功的机会也能多些。再说如今分配去向已定,也容不得自己事到临头来打退堂鼓了。

        按照执委会的安排,金兰港大概将是这次南下殖民船队航程中停留时间最长的一站。为了能够让新移民们安心南下,特地在这里安排了为期两天的军事演习,向新移民们展示军方的实力。

        韩正山作为南下干部中的治安官,这种活动同时也是在考验他的组织管理能力。好在他在这方面还算有一点工作经验,加之出发前在移民营已经跟这些人有过一定的接触,指挥这些移民到码头上的指定地点就位倒也不算是很困难的任务,充其量也就是繁琐一点而已。

        说是军事演习,其实也就是日常出海操演的程度而已,唯一比较特殊的地方,也就是拖了几艘破破烂烂的旧船到海上当靶船打,以便能让码头上的民众能够直观地感受到海军武力的强大之处。韩正山已经有数次机会从不同角度不同距离观察过海汉海军,因此对于观看这种演习的适应性倒也还好,但有为数众多的移民还是首次看到海军的武装展示,俱都是兴奋不已,大呼小叫此起彼伏。

        韩正山看着远处海面上的海汉战船开炮轰击靶船,心情倒是十分平静。要是这种场景搁在几个月之前,他大概会为此而感到胆战心惊,就如同当初在杭州城头看到钱塘江上的海汉舰队一样。但如今身份转换,他已经成了一名海汉国民,这火力强大的战船也就由对手变成了自己的保护者,实在没什么好担惊受怕的了,可以安然接受这强大武装的存在。

        至于端坐在观礼台上的那些大人物们,反应就更为平淡了。对此韩正山倒也能够理解,毕竟海汉海军在南海打过不少海战,而且从无败绩,这些高官们对于这种给新移民看的打靶演习大概也很难有太多的热情。

        而第二天的演习连实弹打靶的内容都取消了,干脆就只是个检阅式,包括这支南下舰队中的战船在内,总共三十余艘作战船只自北向南缓缓驶过港区码头,以此方式来结束了为期两天的演习。金兰湾里驻扎着数千人规模的海汉军队,这里的治安自然是不会太差,而且这里因为军事基地的特殊性质,港区内只有面积不算太大的一块非军事区被纳入到警察司的治下,治安官的工作相对也比较轻松。不过韩正山与这里的治安官当面聊过之后,也了解到在这里当差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有什么立功受奖,越级提拔的机会了,只能慢慢熬资历,靠着年限来提升职位。这也就是说,轻松的工作环境也是有代价的,这里并不适合韩正山这样希望能凭借自己的本事搏出位的人,想要爬得快,还是得去有风险的南海一线地区当差才行。

        韩正山想起先前上司谭举任找自己谈话的内容,也只能叹一声富贵险中求,既然目的地的风险更大,那想必立功的机会也能多些。再说如今分配去向已定,也容不得自己事到临头来打退堂鼓了。

        按照执委会的安排,金兰港大概将是这次南下殖民船队航程中停留时间最长的一站。为了能够让新移民们安心南下,特地在这里安排了为期两天的军事演习,向新移民们展示军方的实力。

        韩正山作为南下干部中的治安官,这种活动同时也是在考验他的组织管理能力。好在他在这方面还算有一点工作经验,加之出发前在移民营已经跟这些人有过一定的接触,指挥这些移民到码头上的指定地点就位倒也不算是很困难的任务,充其量也就是繁琐一点而已。

        说是军事演习,其实也就是日常出海操演的程度而已,唯一比较特殊的地方,也就是拖了几艘破破烂烂的旧船到海上当靶船打,以便能让码头上的民众能够直观地感受到海军武力的强大之处。韩正山已经有数次机会从不同角度不同距离观察过海汉海军,因此对于观看这种演习的适应性倒也还好,但有为数众多的移民还是首次看到海军的武装展示,俱都是兴奋不已,大呼小叫此起彼伏。

        韩正山看着远处海面上的海汉战船开炮轰击靶船,心情倒是十分平静。要是这种场景搁在几个月之前,他大概会为此而感到胆战心惊,就如同当初在杭州城头看到钱塘江上的海汉舰队一样。但如今身份转换,他已经成了一名海汉国民,这火力强大的战船也就由对手变成了自己的保护者,实在没什么好担惊受怕的了,可以安然接受这强大武装的存在。

        至于端坐在观礼台上的那些大人物们,反应就更为平淡了。对此韩正山倒也能够理解,毕竟海汉海军在南海打过不少海战,而且从无败绩,这些高官们对于这种给新移民看的打靶演习大概也很难有太多的热情。

        而第二天的演习连实弹打靶的内容都取消了,干脆就只是个检阅式,包括这支南下舰队中的战船在内,总共三十余艘作战船只自北向南缓缓驶过港区码头,以此方式来结束了为期两天的演习。金兰湾里驻扎着数千人规模的海汉军队,这里的治安自然是不会太差,而且这里因为军事基地的特殊性质,港区内只有面积不算太大的一块非军事区被纳入到警察司的治下,治安官的工作相对也比较轻松。不过韩正山与这里的治安官当面聊过之后,也了解到在这里当差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有什么立功受奖,越级提拔的机会了,只能慢慢熬资历,靠着年限来提升职位。这也就是说,轻松的工作环境也是有代价的,这里并不适合韩正山这样希望能凭借自己的本事搏出位的人,想要爬得快,还是得去有风险的南海一线地区当差才行。

        韩正山想起先前上司谭举任找自己谈话的内容,也只能叹一声富贵险中求,既然目的地的风险更大,那想必立功的机会也能多些。再说如今分配去向已定,也容不得自己事到临头来打退堂鼓了。

        按照执委会的安排,金兰港大概将是这次南下殖民船队航程中停留时间最长的一站。为了能够让新移民们安心南下,特地在这里安排了为期两天的军事演习,向新移民们展示军方的实力。

        韩正山作为南下干部中的治安官,这种活动同时也是在考验他的组织管理能力。好在他在这方面还算有一点工作经验,加之出发前在移民营已经跟这些人有过一定的接触,指挥这些移民到码头上的指定地点就位倒也不算是很困难的任务,充其量也就是繁琐一点而已。

        说是军事演习,其实也就是日常出海操演的程度而已,唯一比较特殊的地方,也就是拖了几艘破破烂烂的旧船到海上当靶船打,以便能让码头上的民众能够直观地感受到海军武力的强大之处。韩正山已经有数次机会从不同角度不同距离观察过海汉海军,因此对于观看这种演习的适应性倒也还好,但有为数众多的移民还是首次看到海军的武装展示,俱都是兴奋不已,大呼小叫此起彼伏。

        韩正山看着远处海面上的海汉战船开炮轰击靶船,心情倒是十分平静。要是这种场景搁在几个月之前,他大概会为此而感到胆战心惊,就如同当初在杭州城头看到钱塘江上的海汉舰队一样。但如今身份转换,他已经成了一名海汉国民,这火力强大的战船也就由对手变成了自己的保护者,实在没什么好担惊受怕的了,可以安然接受这强大武装的存在。

        至于端坐在观礼台上的那些大人物们,反应就更为平淡了。对此韩正山倒也能够理解,毕竟海汉海军在南海打过不少海战,而且从无败绩,这些高官们对于这种给新移民看的打靶演习大概也很难有太多的热情。

        而第二天的演习连实弹打靶的内容都取消了,干脆就只是个检阅式,包括这支南下舰队中的战船在内,总共三十余艘作战船只自北向南缓缓驶过港区码头,以此方式来结束了为期两天的演习。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58172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