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10章 出发南行

第1210章 出发南行

        ??此次南下移民计划的规模颇大,谭举任和他的这帮手下,以及挑选出来的数百移民,也只不过是其中将被派往南海某地的小分队之一。除了数量众多的移民和派遣人员之外,还有几支南下执行换防任务的部队一同出发,整个船队的人数将超过四千人,运输的各种补给物资也有数千吨之多。这也是自1633年海汉与安南、占城等国组成联合舰队下南洋军演之后,时隔一年再次由官方组织的一支超大规模南下船队。而这还仅仅只是首批南下的人员,后续至少还会有两三批人员被派往南方殖民。

        而对于这支船队中的大部分人来说,也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识并参与如此规模的远洋船队出行。特别是那些刚到三亚不久,连移民营地都还没出过的新人,在码头上集结时大多都看傻了眼。不管他们接下来的目的地是哪里,看到这样一支庞大的船队,心中多少也能安定一些。

        韩正山看着码头上排着长队登船的人流,心中也是感慨不已,海汉这个国家的动员能力之强大,远远超乎他的想象。这么几千人要运去几千里之外定居,所需的可不止是短期内糊口的粮食和一些生活物资而已,也难怪海汉能够组织海军远征浙江,甚至还派出了舰队前往更北方的山东建立殖民地。一个建国不久的小国能有这样的国力,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实实在在地发生在自己眼前,想想以前一心觉得大明天下无敌,如今看来目光着实有点短浅了。

        在鹿回头半岛装载移民的帆船,绝大多数是跟韩正山当初从浙江南下途中换乘的移民船同一型号,不过数量可比澎湖出发的移民船队大多了,数十艘移民船在码头上一字排开,上千人分作若干队伍沿着栈桥登船,光是这个场面就让人不禁心潮澎湃。

        韩正山远远看到谭举任正在接受海汉高官的接见,据说来人便是执委会里几名位高权重的大首长,平时可是很难有机会看到他们在外边抛头露面。不过像他这种级别的基层干部,根本连凑上去靠边蹭点仙气的资格都没有,所以也只能在划定的等候区伸长脖子望几眼了事。

        但凡有大规模的船队离港远征,执委会的头面人物都会到码头相送,这已经成为了海汉的惯例之一,这次也不例外。不过这种象征性的仪式都不会持续太久,几句勉励叮嘱的场面话讲完,外派官员们就得登船准备出发了。

        韩正山上船之后,发现这趟差事的居住条件要比当初来三亚的时候好了很多,不用在跟移民们挤在甲板下的船舱里,而是可以与其他干部一同享受甲板上的高级隔舱。当然了,这种高级隔舱也只是相对于甲板下的通舱吊床而言,实际上仍然是八人一间狭窄的舱室,靠着两侧舱壁放下四张双人床之后,就只剩下中间大约两尺宽的狭窄过道了。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此次南下移民计划的规模颇大,谭举任和他的这帮手下,以及挑选出来的数百移民,也只不过是其中将被派往南海某地的小分队之一。除了数量众多的移民和派遣人员之外,还有几支南下执行换防任务的部队一同出发,整个船队的人数将超过四千人,运输的各种补给物资也有数千吨之多。这也是自1633年海汉与安南、占城等国组成联合舰队下南洋军演之后,时隔一年再次由官方组织的一支超大规模南下船队。而这还仅仅只是首批南下的人员,后续至少还会有两三批人员被派往南方殖民。

        而对于这支船队中的大部分人来说,也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识并参与如此规模的远洋船队出行。特别是那些刚到三亚不久,连移民营地都还没出过的新人,在码头上集结时大多都看傻了眼。不管他们接下来的目的地是哪里,看到这样一支庞大的船队,心中多少也能安定一些。

        韩正山看着码头上排着长队登船的人流,心中也是感慨不已,海汉这个国家的动员能力之强大,远远超乎他的想象。这么几千人要运去几千里之外定居,所需的可不止是短期内糊口的粮食和一些生活物资而已,也难怪海汉能够组织海军远征浙江,甚至还派出了舰队前往更北方的山东建立殖民地。一个建国不久的小国能有这样的国力,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实实在在地发生在自己眼前,想想以前一心觉得大明天下无敌,如今看来目光着实有点短浅了。

        在鹿回头半岛装载移民的帆船,绝大多数是跟韩正山当初从浙江南下途中换乘的移民船同一型号,不过数量可比澎湖出发的移民船队大多了,数十艘移民船在码头上一字排开,上千人分作若干队伍沿着栈桥登船,光是这个场面就让人不禁心潮澎湃。

        韩正山远远看到谭举任正在接受海汉高官的接见,据说来人便是执委会里几名位高权重的大首长,平时可是很难有机会看到他们在外边抛头露面。不过像他这种级别的基层干部,根本连凑上去靠边蹭点仙气的资格都没有,所以也只能在划定的等候区伸长脖子望几眼了事。

        但凡有大规模的船队离港远征,执委会的头面人物都会到码头相送,这已经成为了海汉的惯例之一,这次也不例外。不过这种象征性的仪式都不会持续太久,几句勉励叮嘱的场面话讲完,外派官员们就得登船准备出发了。

        韩正山上船之后,发现这趟差事的居住条件要比当初来三亚的时候好了很多,不用在跟移民们挤在甲板下的船舱里,而是可以与其他干部一同享受甲板上的高级隔舱。当然了,这种高级隔舱也只是相对于甲板下的通舱吊床而言,实际上仍然是八人一间狭窄的舱室,靠着两侧舱壁放下四张双人床之后,就只剩下中间大约两尺宽的狭窄过道了。

        此次南下移民计划的规模颇大,谭举任和他的这帮手下,以及挑选出来的数百移民,也只不过是其中将被派往南海某地的小分队之一。除了数量众多的移民和派遣人员之外,还有几支南下执行换防任务的部队一同出发,整个船队的人数将超过四千人,运输的各种补给物资也有数千吨之多。这也是自1633年海汉与安南、占城等国组成联合舰队下南洋军演之后,时隔一年再次由官方组织的一支超大规模南下船队。而这还仅仅只是首批南下的人员,后续至少还会有两三批人员被派往南方殖民。

        而对于这支船队中的大部分人来说,也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识并参与如此规模的远洋船队出行。特别是那些刚到三亚不久,连移民营地都还没出过的新人,在码头上集结时大多都看傻了眼。不管他们接下来的目的地是哪里,看到这样一支庞大的船队,心中多少也能安定一些。

        韩正山看着码头上排着长队登船的人流,心中也是感慨不已,海汉这个国家的动员能力之强大,远远超乎他的想象。这么几千人要运去几千里之外定居,所需的可不止是短期内糊口的粮食和一些生活物资而已,也难怪海汉能够组织海军远征浙江,甚至还派出了舰队前往更北方的山东建立殖民地。一个建国不久的小国能有这样的国力,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实实在在地发生在自己眼前,想想以前一心觉得大明天下无敌,如今看来目光着实有点短浅了。

        在鹿回头半岛装载移民的帆船,绝大多数是跟韩正山当初从浙江南下途中换乘的移民船同一型号,不过数量可比澎湖出发的移民船队大多了,数十艘移民船在码头上一字排开,上千人分作若干队伍沿着栈桥登船,光是这个场面就让人不禁心潮澎湃。

        韩正山远远看到谭举任正在接受海汉高官的接见,据说来人便是执委会里几名位高权重的大首长,平时可是很难有机会看到他们在外边抛头露面。不过像他这种级别的基层干部,根本连凑上去靠边蹭点仙气的资格都没有,所以也只能在划定的等候区伸长脖子望几眼了事。

        但凡有大规模的船队离港远征,执委会的头面人物都会到码头相送,这已经成为了海汉的惯例之一,这次也不例外。不过这种象征性的仪式都不会持续太久,几句勉励叮嘱的场面话讲完,外派官员们就得登船准备出发了。

        韩正山上船之后,发现这趟差事的居住条件要比当初来三亚的时候好了很多,不用在跟移民们挤在甲板下的船舱里,而是可以与其他干部一同享受甲板上的高级隔舱。当然了,这种高级隔舱也只是相对于甲板下的通舱吊床而言,实际上仍然是八人一间狭窄的舱室,靠着两侧舱壁放下四张双人床之后,就只剩下中间大约两尺宽的狭窄过道了。

        此次南下移民计划的规模颇大,谭举任和他的这帮手下,以及挑选出来的数百移民,也只不过是其中将被派往南海某地的小分队之一。除了数量众多的移民和派遣人员之外,还有几支南下执行换防任务的部队一同出发,整个船队的人数将超过四千人,运输的各种补给物资也有数千吨之多。这也是自1633年海汉与安南、占城等国组成联合舰队下南洋军演之后,时隔一年再次由官方组织的一支超大规模南下船队。而这还仅仅只是首批南下的人员,后续至少还会有两三批人员被派往南方殖民。

        而对于这支船队中的大部分人来说,也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识并参与如此规模的远洋船队出行。特别是那些刚到三亚不久,连移民营地都还没出过的新人,在码头上集结时大多都看傻了眼。不管他们接下来的目的地是哪里,看到这样一支庞大的船队,心中多少也能安定一些。

        韩正山看着码头上排着长队登船的人流,心中也是感慨不已,海汉这个国家的动员能力之强大,远远超乎他的想象。这么几千人要运去几千里之外定居,所需的可不止是短期内糊口的粮食和一些生活物资而已,也难怪海汉能够组织海军远征浙江,甚至还派出了舰队前往更北方的山东建立殖民地。一个建国不久的小国能有这样的国力,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实实在在地发生在自己眼前,想想以前一心觉得大明天下无敌,如今看来目光着实有点短浅了。

        在鹿回头半岛装载移民的帆船,绝大多数是跟韩正山当初从浙江南下途中换乘的移民船同一型号,不过数量可比澎湖出发的移民船队大多了,数十艘移民船在码头上一字排开,上千人分作若干队伍沿着栈桥登船,光是这个场面就让人不禁心潮澎湃。

        韩正山远远看到谭举任正在接受海汉高官的接见,据说来人便是执委会里几名位高权重的大首长,平时可是很难有机会看到他们在外边抛头露面。不过像他这种级别的基层干部,根本连凑上去靠边蹭点仙气的资格都没有,所以也只能在划定的等候区伸长脖子望几眼了事。

        但凡有大规模的船队离港远征,执委会的头面人物都会到码头相送,这已经成为了海汉的惯例之一,这次也不例外。不过这种象征性的仪式都不会持续太久,几句勉励叮嘱的场面话讲完,外派官员们就得登船准备出发了。

        韩正山上船之后,发现这趟差事的居住条件要比当初来三亚的时候好了很多,不用在跟移民们挤在甲板下的船舱里,而是可以与其他干部一同享受甲板上的高级隔舱。当然了,这种高级隔舱也只是相对于甲板下的通舱吊床而言,实际上仍然是八人一间狭窄的舱室,靠着两侧舱壁放下四张双人床之后,就只剩下中间大约两尺宽的狭窄过道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53620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