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204.第1204章 实习期

1204.第1204章 实习期

        谭举任虽然还不清楚自己被分配去的目的地究竟是何处,但尚处于军管状态的南海殖民地也那么几处,他自己也能估算到大致的范围。  不过据说那些地方的生活条件极为艰苦,远不似三亚这么富足便利,得早些设法将准备工作做得更充分一些。

        谭举任以前听说外派官员能在出行前享受很多特殊待遇,如托运的个人物原则不设重量限,算从三亚拆栋房子运去任地点,在理论也是可以的。此外还能向面申请一些特殊物和装备,如武器、药、充发电装置、卫浴设备甚至是定制家具等等,这些需求也得早些去办理提交相关的手续。

        谭举任只是此次南海殖民地开发计划数千名南下人员之一,不过因为他的身份较特殊,所以待遇自然也远非普通移民可。像同样被列入南下人员名单的韩正山,可没有什么能申请的特殊待遇了。

        韩正山顺利地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培训,虽然在最终考核因为不熟悉海汉治安条例而有些瑕疵,但他已经是高层指定了要用的人,所以考官对他不算完美的表现也睁只眼闭只眼放过去了。而且韩正山虽然在考核暴露出明显的短板,但其长处也很突出,多年的从业经验是同期进修的警员们所不具备的优势,而这种工作经历在警察这个特种行业来说,绝对算是不可忽视的资本了。警察司能在他初来乍到的情况下对其委以重任,所看的也正是这一点。

        考虑到韩正山在海汉的适应期过短,在正式出发之前,符力还顺手给他安排了一个短暂的实习期,以便让他能尽快熟悉海汉基层治安机构的日常运作模式。

        “你是韩正山?”黄同阳放下手的介绍信,看了看面前站着这人。

        韩正山身着全套崭新的黑色警服,站姿笔直,甚至连头发都已经剪短,看起来与普通警员别无二致。不过从其面相来看,倒也不难看出其年纪已经不小了,这在基层警员当可是不多见的情况。

        韩正山连忙点头称是,黄同阳又接着问道:“那你是退伍转业的老兵?”

        “卑职是从大明来的。”韩正山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以前在衙门里做过事,承蒙首长赏识,来了海汉又给了这个差事。”

        “哦……明白了。”黄同阳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这介绍信只提到安排韩正山到胜利港派出所实习,却没有详细说明其个人情况,黄同阳见他年纪不轻,身却隐隐有股同行的味道,不免会猜测他的来历。黄同阳自己是退伍军人转业来的警察司,自然也朝着这个方向去推测,只是没料到对方是大明捕快出身。

        既然韩正山是大明捕快出身,那级的这种安排可以理解了。警察队伍本来有许多人是从捕快和巡检司转投过来,这样的状况并不稀,有些来得早的人甚至已经爬到了较高的职位。如现今海南岛最大的一处苦役营,石碌矿区苦役营的负责人余震,投效海汉之前曾是崖城知州衙门的一名捕快,如今管理着数以千记的囚犯,日子可要以前当捕快的时候风光多了。

        不过对方既然不是海汉军出身,而是从大明投过来的移民,那黄同阳不用讲什么战友情来拉拢关系了,干咳了一声道:“韩正山,你既然是来实习的,那我作为本派出所的所长,先给你讲讲我们这个派出所的情况。”

        胜利港派出所是海汉在三亚地区成立的第一个正式的基层治安机构,现任警察司司长任亮当初还亲自出任过所长一职,所以这个派出所可以算得根红苗正。因为派出所辖区地处海汉国的核心地带,表现都是被高层清清楚楚看在眼里,所以这里也是成了获得海汉执委会嘉奖次数最多的模范派出所。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谭举任虽然还不清楚自己被分配去的目的地究竟是何处,但尚处于军管状态的南海殖民地也那么几处,他自己也能估算到大致的范围。不过据说那些地方的生活条件极为艰苦,远不似三亚这么富足便利,得早些设法将准备工作做得更充分一些。

        谭举任以前听说外派官员能在出行前享受很多特殊待遇,如托运的个人物原则不设重量限,算从三亚拆栋房子运去任地点,在理论也是可以的。此外还能向面申请一些特殊物和装备,如武器、药、充发电装置、卫浴设备甚至是定制家具等等,这些需求也得早些去办理提交相关的手续。

        谭举任只是此次南海殖民地开发计划数千名南下人员之一,不过因为他的身份较特殊,所以待遇自然也远非普通移民可。像同样被列入南下人员名单的韩正山,可没有什么能申请的特殊待遇了。

        韩正山顺利地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培训,虽然在最终考核因为不熟悉海汉治安条例而有些瑕疵,但他已经是高层指定了要用的人,所以考官对他不算完美的表现也睁只眼闭只眼放过去了。而且韩正山虽然在考核暴露出明显的短板,但其长处也很突出,多年的从业经验是同期进修的警员们所不具备的优势,而这种工作经历在警察这个特种行业来说,绝对算是不可忽视的资本了。警察司能在他初来乍到的情况下对其委以重任,所看的也正是这一点。

        考虑到韩正山在海汉的适应期过短,在正式出发之前,符力还顺手给他安排了一个短暂的实习期,以便让他能尽快熟悉海汉基层治安机构的日常运作模式。

        “你是韩正山?”黄同阳放下手的介绍信,看了看面前站着这人。

        韩正山身着全套崭新的黑色警服,站姿笔直,甚至连头发都已经剪短,看起来与普通警员别无二致。不过从其面相来看,倒也不难看出其年纪已经不小了,这在基层警员当可是不多见的情况。

        韩正山连忙点头称是,黄同阳又接着问道:“那你是退伍转业的老兵?”

        “卑职是从大明来的。”韩正山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以前在衙门里做过事,承蒙首长赏识,来了海汉又给了这个差事。”

        “哦……明白了。”黄同阳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这介绍信只提到安排韩正山到胜利港派出所实习,却没有详细说明其个人情况,黄同阳见他年纪不轻,身却隐隐有股同行的味道,不免会猜测他的来历。黄同阳自己是退伍军人转业来的警察司,自然也朝着这个方向去推测,只是没料到对方是大明捕快出身。

        既然韩正山是大明捕快出身,那级的这种安排可以理解了。警察队伍本来有许多人是从捕快和巡检司转投过来,这样的状况并不稀,有些来得早的人甚至已经爬到了较高的职位。如现今海南岛最大的一处苦役营,石碌矿区苦役营的负责人余震,投效海汉之前曾是崖城知州衙门的一名捕快,如今管理着数以千记的囚犯,日子可要以前当捕快的时候风光多了。

        不过对方既然不是海汉军出身,而是从大明投过来的移民,那黄同阳不用讲什么战友情来拉拢关系了,干咳了一声道:“韩正山,你既然是来实习的,那我作为本派出所的所长,先给你讲讲我们这个派出所的情况。”

        胜利港派出所是海汉在三亚地区成立的第一个正式的基层治安机构,现任警察司司长任亮当初还亲自出任过所长一职,所以这个派出所可以算得根红苗正。因为派出所辖区地处海汉国的核心地带,表现都是被高层清清楚楚看在眼里,所以这里也是成了获得海汉执委会嘉奖次数最多的模范派出所。

        谭举任虽然还不清楚自己被分配去的目的地究竟是何处,但尚处于军管状态的南海殖民地也那么几处,他自己也能估算到大致的范围。不过据说那些地方的生活条件极为艰苦,远不似三亚这么富足便利,得早些设法将准备工作做得更充分一些。

        谭举任以前听说外派官员能在出行前享受很多特殊待遇,如托运的个人物原则不设重量限,算从三亚拆栋房子运去任地点,在理论也是可以的。此外还能向面申请一些特殊物和装备,如武器、药、充发电装置、卫浴设备甚至是定制家具等等,这些需求也得早些去办理提交相关的手续。

        谭举任只是此次南海殖民地开发计划数千名南下人员之一,不过因为他的身份较特殊,所以待遇自然也远非普通移民可。像同样被列入南下人员名单的韩正山,可没有什么能申请的特殊待遇了。

        韩正山顺利地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培训,虽然在最终考核因为不熟悉海汉治安条例而有些瑕疵,但他已经是高层指定了要用的人,所以考官对他不算完美的表现也睁只眼闭只眼放过去了。而且韩正山虽然在考核暴露出明显的短板,但其长处也很突出,多年的从业经验是同期进修的警员们所不具备的优势,而这种工作经历在警察这个特种行业来说,绝对算是不可忽视的资本了。警察司能在他初来乍到的情况下对其委以重任,所看的也正是这一点。

        考虑到韩正山在海汉的适应期过短,在正式出发之前,符力还顺手给他安排了一个短暂的实习期,以便让他能尽快熟悉海汉基层治安机构的日常运作模式。

        “你是韩正山?”黄同阳放下手的介绍信,看了看面前站着这人。

        韩正山身着全套崭新的黑色警服,站姿笔直,甚至连头发都已经剪短,看起来与普通警员别无二致。不过从其面相来看,倒也不难看出其年纪已经不小了,这在基层警员当可是不多见的情况。

        韩正山连忙点头称是,黄同阳又接着问道:“那你是退伍转业的老兵?”

        “卑职是从大明来的。”韩正山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以前在衙门里做过事,承蒙首长赏识,来了海汉又给了这个差事。”

        “哦……明白了。”黄同阳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这介绍信只提到安排韩正山到胜利港派出所实习,却没有详细说明其个人情况,黄同阳见他年纪不轻,身却隐隐有股同行的味道,不免会猜测他的来历。黄同阳自己是退伍军人转业来的警察司,自然也朝着这个方向去推测,只是没料到对方是大明捕快出身。

        既然韩正山是大明捕快出身,那级的这种安排可以理解了。警察队伍本来有许多人是从捕快和巡检司转投过来,这样的状况并不稀,有些来得早的人甚至已经爬到了较高的职位。如现今海南岛最大的一处苦役营,石碌矿区苦役营的负责人余震,投效海汉之前曾是崖城知州衙门的一名捕快,如今管理着数以千记的囚犯,日子可要以前当捕快的时候风光多了。

        不过对方既然不是海汉军出身,而是从大明投过来的移民,那黄同阳不用讲什么战友情来拉拢关系了,干咳了一声道:“韩正山,你既然是来实习的,那我作为本派出所的所长,先给你讲讲我们这个派出所的情况。”

        胜利港派出所是海汉在三亚地区成立的第一个正式的基层治安机构,现任警察司司长任亮当初还亲自出任过所长一职,所以这个派出所可以算得根红苗正。因为派出所辖区地处海汉国的核心地带,表现都是被高层清清楚楚看在眼里,所以这里也是成了获得海汉执委会嘉奖次数最多的模范派出所。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46572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