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201章 入职培训

第1201章 入职培训

        韩正山看了看手里的锤子,样式、大小、份量都与自己在舟山苦役营使用过的锤子一模一样,看来也是这个差事标配的制式装备了。自己在舟山敲了一个月的石头,还以为南下之后脱离苦海了,没想到走了几千里海路之后还是得继续做这枯燥乏味的劳动任务。

        抱怨归抱怨,为了自己能吃饱穿暖,为了宝贵的劳动积分,韩正山也只能先选择屈服,老老实实坐到地开始叮叮当当地敲起来。好在这移民营的劳动强度要苦役营小了不少,像韩正山这样经过“锤炼”的人倒是觉得还挺轻松的。

        按照工头的说法,这是让等候分配期间的移民能有点事情做,移民现在所享受的生活条件可不是白给的,人人都得做事,以劳动来补偿他们所得到的优厚待遇。这样的安排当然也无可厚非,毕竟要养着这么数以千计的移民,每天的吃住花销都是一个巨大的数目,海汉算有金山银山,也不会奢侈到不求回报地供养他们。

        从各地被移民船打包运来这里的人几乎都是跟韩正山一样一贫如洗,当下只能靠着出卖劳动力来维生,对于这样的安排除了无条件的服从之外,很难再生出对抗之心。毕竟现在衣食住行都得仰仗海汉官府提供,寄人篱下也只能乖乖听话了。

        当然在这些移民也有一些幸运儿,凭借着自己的技能或出身,成为了首批被挑走的人员。这些人基本都是有一技之长的匠人或手工艺者,哪怕是只会编个簸箕箩筐的入门篾匠,也是优先获得分配的对象。还有一些人原本出身明军,被俘之后便投了海汉,如今也成了海汉军征召入伍的对象。听说只要入伍便可立刻获得海汉国国籍,省去漫长的考察期和申请手续,包括韩正山在内的很多人都不禁心生羡慕。

        移民们在此之前已经通过民政干部的宣讲初步了解了海汉国民与非国民的待遇差异,自然也明白想在海汉国长期生活下去,取得国籍是第一个需要达成的目标。而对于新移民而言,可能要为此花费半年以的时间,而这些人只要入伍能入籍,这样的待遇连韩正山也不禁有一丝参军的心动。在他眼海汉军罕有敌手,参军入伍似乎也不是风险特别大的行当,而且听说海汉军军饷颇丰,肯定要自己今后敲石子的收入高得多了。不过没等韩正山想明白其的利弊得失,便有民政干部传他到营地管理处单独谈话了。

        “你来这里之前,是在衙门里当捕快对吧?”坐在韩正山对面藤椅的民政干部年纪不大,也二十出头的模样,头发剪得极短,一手拿着茶杯,一手拿着一份件,老气横秋地对他说道:“登记资料说你在衙门里干了十几年,这可属实?”

        韩正山从杭州到这里,一路走来早被现实磨平了棱角,心知对方主动问起自己过去的经历出身,这可能会是自己翻身的机会,当下恭恭敬敬地拱手应道:“回禀首长,韩某十七岁便进了钱塘县县衙做事,十九岁做了捕快,二十三岁那年亲手擒获劫走官银的匪首,被知府大人亲点提拔到了杭州府衙做事,二十七岁便坐了捕头的位子,迄今破案无算,在杭州也算小有名气。”

        “资历倒是不错!”民政干部听得连连点头,倒是并不反感的他自报履历的回答。当下扬了扬手的件道:“你的资料,我已经全部过目了,虽然在杭州的时候犯过一些错误,但也算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也在苦役营里待过一段时间,对自己过去的错误可有深刻反省?”

        韩正山心道这嘴反省谁还不会,当下连忙应道:“韩某当初对海汉国多有误解,如今已幡然悔悟,深知过去种种不当之处,今后愿尽心竭力,为海汉国效命!”

        韩正山虽然不太清楚对方询问自己的目的,但这种阿谀奉的话,他在衙门里服役多年,运用起来还是十分纯熟。如今再坚持大明国民的立场,对于改善自己的处境已经毫无益处,韩正山考虑实际状况,自然得要抓住机会为自己争取一个出头的机会。

        那干部对于韩正山的表态看来也十分满意,当下便又接着说道:“鉴于你以前的工作是当捕快维持地方治安,所以打算将你分配到同样职能的部门,你可有什么想法?”

        韩正山听得懵懵懂懂,但也知道对方是在征求自己对工作分配的意见,当下连忙应道:“韩某自当服从首长分配,不敢挑三拣四。”

        “既是如此,那你先回去,等分配通知吧!”干部放下茶杯,在资料写了几笔,然后打发韩正山走人了。

        韩正山走出办公室之后,心还是有些惴惴不安,毕竟对方并没有向自己承诺什么,但回想刚才这番对话,又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他现在已经知道那身着黑衣黑裤的“警察”便是海汉国的捕快,心不禁幻想起自己穿那身行头的模样。

        果然在移民营里又敲了两天石头之后,韩正山被带出了移民营地,前往另一处隶属于司法部的培训心。不过由于路程较远,韩正山还得与其他几名同样被挑选出来的移民跟随带领他们的警官先乘船到三亚港,然后再登岸去乘坐火车。韩正山不知道什么叫做火车,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跟着去是了。

        众人乘坐的交通艇从鹿回头半岛西侧绕过,进入三亚河与临春河入海口形成的三亚港。到了这里韩正山才明白了为何此地会被称为南海第一港,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同时见到这么多的海船,密密麻麻地分布于港湾之类的各处码头。杭州城外钱塘江不多见的四百料大福船,在这里却只算是船体个头等的普通帆船,其大一倍的巨大帆船皆是,让韩正山看得目瞪口呆。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韩正山看了看手里的锤子,样式、大小、份量都与自己在舟山苦役营使用过的锤子一模一样,看来也是这个差事标配的制式装备了。自己在舟山敲了一个月的石头,还以为南下之后脱离苦海了,没想到走了几千里海路之后还是得继续做这枯燥乏味的劳动任务。

        抱怨归抱怨,为了自己能吃饱穿暖,为了宝贵的劳动积分,韩正山也只能先选择屈服,老老实实坐到地开始叮叮当当地敲起来。好在这移民营的劳动强度要苦役营小了不少,像韩正山这样经过“锤炼”的人倒是觉得还挺轻松的。

        按照工头的说法,这是让等候分配期间的移民能有点事情做,移民现在所享受的生活条件可不是白给的,人人都得做事,以劳动来补偿他们所得到的优厚待遇。这样的安排当然也无可厚非,毕竟要养着这么数以千计的移民,每天的吃住花销都是一个巨大的数目,海汉算有金山银山,也不会奢侈到不求回报地供养他们。

        从各地被移民船打包运来这里的人几乎都是跟韩正山一样一贫如洗,当下只能靠着出卖劳动力来维生,对于这样的安排除了无条件的服从之外,很难再生出对抗之心。毕竟现在衣食住行都得仰仗海汉官府提供,寄人篱下也只能乖乖听话了。

        当然在这些移民也有一些幸运儿,凭借着自己的技能或出身,成为了首批被挑走的人员。这些人基本都是有一技之长的匠人或手工艺者,哪怕是只会编个簸箕箩筐的入门篾匠,也是优先获得分配的对象。还有一些人原本出身明军,被俘之后便投了海汉,如今也成了海汉军征召入伍的对象。听说只要入伍便可立刻获得海汉国国籍,省去漫长的考察期和申请手续,包括韩正山在内的很多人都不禁心生羡慕。

        移民们在此之前已经通过民政干部的宣讲初步了解了海汉国民与非国民的待遇差异,自然也明白想在海汉国长期生活下去,取得国籍是第一个需要达成的目标。而对于新移民而言,可能要为此花费半年以的时间,而这些人只要入伍能入籍,这样的待遇连韩正山也不禁有一丝参军的心动。在他眼海汉军罕有敌手,参军入伍似乎也不是风险特别大的行当,而且听说海汉军军饷颇丰,肯定要自己今后敲石子的收入高得多了。不过没等韩正山想明白其的利弊得失,便有民政干部传他到营地管理处单独谈话了。

        “你来这里之前,是在衙门里当捕快对吧?”坐在韩正山对面藤椅的民政干部年纪不大,也二十出头的模样,头发剪得极短,一手拿着茶杯,一手拿着一份件,老气横秋地对他说道:“登记资料说你在衙门里干了十几年,这可属实?”

        韩正山从杭州到这里,一路走来早被现实磨平了棱角,心知对方主动问起自己过去的经历出身,这可能会是自己翻身的机会,当下恭恭敬敬地拱手应道:“回禀首长,韩某十七岁便进了钱塘县县衙做事,十九岁做了捕快,二十三岁那年亲手擒获劫走官银的匪首,被知府大人亲点提拔到了杭州府衙做事,二十七岁便坐了捕头的位子,迄今破案无算,在杭州也算小有名气。”

        “资历倒是不错!”民政干部听得连连点头,倒是并不反感的他自报履历的回答。当下扬了扬手的件道:“你的资料,我已经全部过目了,虽然在杭州的时候犯过一些错误,但也算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也在苦役营里待过一段时间,对自己过去的错误可有深刻反省?”

        韩正山心道这嘴反省谁还不会,当下连忙应道:“韩某当初对海汉国多有误解,如今已幡然悔悟,深知过去种种不当之处,今后愿尽心竭力,为海汉国效命!”

        韩正山虽然不太清楚对方询问自己的目的,但这种阿谀奉的话,他在衙门里服役多年,运用起来还是十分纯熟。如今再坚持大明国民的立场,对于改善自己的处境已经毫无益处,韩正山考虑实际状况,自然得要抓住机会为自己争取一个出头的机会。

        那干部对于韩正山的表态看来也十分满意,当下便又接着说道:“鉴于你以前的工作是当捕快维持地方治安,所以打算将你分配到同样职能的部门,你可有什么想法?”

        韩正山听得懵懵懂懂,但也知道对方是在征求自己对工作分配的意见,当下连忙应道:“韩某自当服从首长分配,不敢挑三拣四。”

        “既是如此,那你先回去,等分配通知吧!”干部放下茶杯,在资料写了几笔,然后打发韩正山走人了。

        韩正山走出办公室之后,心还是有些惴惴不安,毕竟对方并没有向自己承诺什么,但回想刚才这番对话,又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他现在已经知道那身着黑衣黑裤的“警察”便是海汉国的捕快,心不禁幻想起自己穿那身行头的模样。

        果然在移民营里又敲了两天石头之后,韩正山被带出了移民营地,前往另一处隶属于司法部的培训心。不过由于路程较远,韩正山还得与其他几名同样被挑选出来的移民跟随带领他们的警官先乘船到三亚港,然后再登岸去乘坐火车。韩正山不知道什么叫做火车,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跟着去是了。

        众人乘坐的交通艇从鹿回头半岛西侧绕过,进入三亚河与临春河入海口形成的三亚港。到了这里韩正山才明白了为何此地会被称为南海第一港,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同时见到这么多的海船,密密麻麻地分布于港湾之类的各处码头。杭州城外钱塘江不多见的四百料大福船,在这里却只算是船体个头等的普通帆船,其大一倍的巨大帆船皆是,让韩正山看得目瞪口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42737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