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98.第1198章 南下之旅(一)

1198.第1198章 南下之旅(一)

        前几批由舟山出发运往南方的服刑人员都是乘坐专门的移民船路,但最后这批人因为船次安排不过来,只能搭乘老式的客货混装帆船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韩正山的运气还算不错,他所搭乘的这条船货舱里装的是江浙产出的各种农产、纺织和瓷器,倒也还算干净,隐隐还能闻到茶叶的香气。听说另一条搭载服刑人员的船装的是运往南边做种的各种牲畜家禽,那船舱里的味道可想而知会有多可怕,在里面待几天怕是要被熏个半死。

        “这下该清理的都清理完了,等下可以通知工程部门去拆除牛角湾苦役营的铁丝和围墙了。”

        王汤姆站在办公室的露台,正好可以看到远处码头几艘帆船正在缓缓驶离岸边。除了两艘装运最后一批服刑人员的客货混装帆船之外,还有一艘搭载了一个陆军连的武装运兵船随行。这批士兵倒也不是专门负责押解囚犯,只是正常的驻外部队周期性换防,准备要返回海南休整,于是顺路护送一下这两艘民船了。

        “我记得次安全部的林南抓回来那个杭州捕头也在这批人里边吧?”石迪应道:“把这人送走了,杭州大火案的事也总算是可以了结了。”

        王汤姆回身返回屋内,对石迪道:“这个姓韩的好歹是在衙门做过事,估计到了南方,民政部也会给他安排差事做,肯定要留在舟山敲石子有前途多了。”

        韩正山此时可没有具体地想象过去到南方之后会过什么样的生活,因为他根本没来得及了解自己要去的地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环境,对他来说前途充满了未知数,当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没办法去做出什么具体的规划和准备。

        韩正山所带的行李不多,他从杭州离开的时候十分匆忙,除了身的衣物之外一无所有。到了舟山之后,前后两批牢友离开的时候陆续留了一点个人物给他,但算这样他的个人物也仍然少得可怜,包括山东人临走时留下的破皮袄在内有限的几件衣物,他几乎全都套在了身。因为是最后一批离开苦役营的人,他被允许带走一床破旧棉被在南下途使用。再加一个缺了口的木碗和一双竹筷,这是他目前全部的家当了。

        同行的这批人他的境况也好不了多少,被留在了最后一批清理的服刑人员,几乎都是与韩正山一样刚进苦役营不久,才把这边的情况摸清要换地方了。这些人多数都是近期在舟山群岛、石浦港等海汉辖区内犯了事的人,不过基本也都不是什么重罪,有人命在身的基本都被转去其他重刑犯集的营区了,不会有机会去南方重新开始。

        众人登船之后虽然已经被取掉了手铐脚镣,但依然还是被严格地限制了活动范围,不能到甲板活动,吃喝拉撒睡都只能在货舱里待着。不过对他们来说,目前的处境可是要苦役营里的日子好多了,毕竟按照他们所接收的信息来看,抵达目的地之后能够重获自由,身份也不再是卑微低下的囚犯了。

        尽管这样的安排意味着他们可能在余生都无法再次回到家乡,但对于未知世界的好心还是大大地冲淡了这样的愁绪,众人船后讨论最多的话题,毫无疑问便是此行将要去往的目的地了。与前几批南下的服刑人员有所不同,他们在登船后都仍然没有得到具体的目的地信息,只知道是距离浙江十分遥远的南方某地。

        韩正山从这些同行者身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他们的大部分人被抓进苦役营的时间甚至自己更晚,对海汉所了解的程度自然也更低。有人猜测是福广,也有人猜测是更靠南边的安南国。韩正山听了这些猜测之后都觉得不太靠谱,在他看来,海汉安排的地方大概根本不会与大明接壤,以免让包括自己在内的这些人有机会从陆路溜回大明,揭穿其拘禁大明国民的行为。

        但韩正山对于自己的猜测也没有多大的把握,他对海汉的了解并不船舱里关着的这些人多,作出的判断也只是基于来到舟山之后所接触到的信息。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捕快,他深知掌握足够的信息才能推断事实真相的道理,但现在所知实在太少,也难以此判断出海汉的真正安排。但有一点是韩正山现在可以确信无疑,在离开浙江南下之后,海汉这个神秘国度的真面目也会逐渐展示在自己面前。

        船队离开舟山定海港之后便沿着浙江海岸线南下,当晚抵达石浦港。因为要在这里装运一些货物,所以船队进港停靠,歇息一晚再走。韩正山这批人虽然没有被获准下船岸活动,但靠岸之后还是给了他们一炷香的时间进行甲板放风,可以利用这个短暂的时间稍稍呼吸一下户外的新鲜空气,活动活动筋骨。

        韩正山虽然没来过这地方,但石浦港的大名还是知道的,据说前年海汉人初到宁波的时候,曾在石浦港展示过武力。当时的传闻称海汉在这里协助官军击败了前来偷袭的武装海盗,但韩正山现在却认为这种传闻大概也有虚构夸张的成分,海汉人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所做的事情都带有很强的目的性,所谓“协助官军”,搞不好其实是“胁迫官军”才对。

        在看到码头的景象之后,韩正山更是肯定了自己的这种猜测。虽然石浦所城在视线所及的地方,但码头却并没有看到明军装束的人出没,要知道这地方原本是军港,如今停靠在此的却全都是商船和民船。石浦所驻扎的明军会对此视而不见,韩正山只能认为这是他们已经屈从于海汉的淫威之下了。

        但韩正山失望之情刚刚涌心头,便看到一队明军出现在了视野,朝着船队停靠的这个码头疾行而来。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前几批由舟山出发运往南方的服刑人员都是乘坐专门的移民船路,但最后这批人因为船次安排不过来,只能搭乘老式的客货混装帆船了。韩正山的运气还算不错,他所搭乘的这条船货舱里装的是江浙产出的各种农产、纺织和瓷器,倒也还算干净,隐隐还能闻到茶叶的香气。听说另一条搭载服刑人员的船装的是运往南边做种的各种牲畜家禽,那船舱里的味道可想而知会有多可怕,在里面待几天怕是要被熏个半死。

        “这下该清理的都清理完了,等下可以通知工程部门去拆除牛角湾苦役营的铁丝和围墙了。”

        王汤姆站在办公室的露台,正好可以看到远处码头几艘帆船正在缓缓驶离岸边。除了两艘装运最后一批服刑人员的客货混装帆船之外,还有一艘搭载了一个陆军连的武装运兵船随行。这批士兵倒也不是专门负责押解囚犯,只是正常的驻外部队周期性换防,准备要返回海南休整,于是顺路护送一下这两艘民船了。

        “我记得次安全部的林南抓回来那个杭州捕头也在这批人里边吧?”石迪应道:“把这人送走了,杭州大火案的事也总算是可以了结了。”

        王汤姆回身返回屋内,对石迪道:“这个姓韩的好歹是在衙门做过事,估计到了南方,民政部也会给他安排差事做,肯定要留在舟山敲石子有前途多了。”

        韩正山此时可没有具体地想象过去到南方之后会过什么样的生活,因为他根本没来得及了解自己要去的地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环境,对他来说前途充满了未知数,当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没办法去做出什么具体的规划和准备。

        韩正山所带的行李不多,他从杭州离开的时候十分匆忙,除了身的衣物之外一无所有。到了舟山之后,前后两批牢友离开的时候陆续留了一点个人物给他,但算这样他的个人物也仍然少得可怜,包括山东人临走时留下的破皮袄在内有限的几件衣物,他几乎全都套在了身。因为是最后一批离开苦役营的人,他被允许带走一床破旧棉被在南下途使用。再加一个缺了口的木碗和一双竹筷,这是他目前全部的家当了。

        同行的这批人他的境况也好不了多少,被留在了最后一批清理的服刑人员,几乎都是与韩正山一样刚进苦役营不久,才把这边的情况摸清要换地方了。这些人多数都是近期在舟山群岛、石浦港等海汉辖区内犯了事的人,不过基本也都不是什么重罪,有人命在身的基本都被转去其他重刑犯集的营区了,不会有机会去南方重新开始。

        众人登船之后虽然已经被取掉了手铐脚镣,但依然还是被严格地限制了活动范围,不能到甲板活动,吃喝拉撒睡都只能在货舱里待着。不过对他们来说,目前的处境可是要苦役营里的日子好多了,毕竟按照他们所接收的信息来看,抵达目的地之后能够重获自由,身份也不再是卑微低下的囚犯了。

        尽管这样的安排意味着他们可能在余生都无法再次回到家乡,但对于未知世界的好心还是大大地冲淡了这样的愁绪,众人船后讨论最多的话题,毫无疑问便是此行将要去往的目的地了。与前几批南下的服刑人员有所不同,他们在登船后都仍然没有得到具体的目的地信息,只知道是距离浙江十分遥远的南方某地。

        韩正山从这些同行者身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他们的大部分人被抓进苦役营的时间甚至自己更晚,对海汉所了解的程度自然也更低。有人猜测是福广,也有人猜测是更靠南边的安南国。韩正山听了这些猜测之后都觉得不太靠谱,在他看来,海汉安排的地方大概根本不会与大明接壤,以免让包括自己在内的这些人有机会从陆路溜回大明,揭穿其拘禁大明国民的行为。

        但韩正山对于自己的猜测也没有多大的把握,他对海汉的了解并不船舱里关着的这些人多,作出的判断也只是基于来到舟山之后所接触到的信息。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捕快,他深知掌握足够的信息才能推断事实真相的道理,但现在所知实在太少,也难以此判断出海汉的真正安排。但有一点是韩正山现在可以确信无疑,在离开浙江南下之后,海汉这个神秘国度的真面目也会逐渐展示在自己面前。

        船队离开舟山定海港之后便沿着浙江海岸线南下,当晚抵达石浦港。因为要在这里装运一些货物,所以船队进港停靠,歇息一晚再走。韩正山这批人虽然没有被获准下船岸活动,但靠岸之后还是给了他们一炷香的时间进行甲板放风,可以利用这个短暂的时间稍稍呼吸一下户外的新鲜空气,活动活动筋骨。

        韩正山虽然没来过这地方,但石浦港的大名还是知道的,据说前年海汉人初到宁波的时候,曾在石浦港展示过武力。当时的传闻称海汉在这里协助官军击败了前来偷袭的武装海盗,但韩正山现在却认为这种传闻大概也有虚构夸张的成分,海汉人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所做的事情都带有很强的目的性,所谓“协助官军”,搞不好其实是“胁迫官军”才对。

        在看到码头的景象之后,韩正山更是肯定了自己的这种猜测。虽然石浦所城在视线所及的地方,但码头却并没有看到明军装束的人出没,要知道这地方原本是军港,如今停靠在此的却全都是商船和民船。石浦所驻扎的明军会对此视而不见,韩正山只能认为这是他们已经屈从于海汉的淫威之下了。

        但韩正山失望之情刚刚涌心头,便看到一队明军出现在了视野,朝着船队停靠的这个码头疾行而来。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38010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