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97.第1197章 屈服

1197.第1197章 屈服

        海汉在过去两年北的进程小规模战事不断,俘获的人员自然也不少,在浙江、山东两地都有不少俘虏收押于当地的苦役营里,舟山岛的苦役营更是多达数个,按照不同危险程度来区别收纳囚犯。w  .  v    m)其绝大部分人并没有重罪在身,只是因为过去所处的阵营与海汉敌对而不幸成为战俘,原本也只需经过一段时间的劳动改造之后会获释,由海汉重新进行安置。不过现在既然南方劳动力缺口太大,那么这些罪行不重,甚至只是因为身份原因而被收入苦役营的人员,完全可以提前将其运往南方那些急需劳动力的据点进行安置。

        在这种大环境之下,类似赵三彪这种情况的服刑人员成为了首批“幸运儿”,由海军、民政部和交通部协同运作,将他们运往南方作为移民进行安置。按照过去的经验来推断,他们在当地落脚一年半载之后,会逐步意识到国籍对自己今后安定生活的重要性,其大部分人应该都会主动提出入籍的申请。

        当然可能也会有那么一些死性不改的家伙,到了南方之后依然会触犯海汉法律,那到时候可不是进苦役营这么简单了。南海各处据点都有不少私人投资运营的热带经济作物种植园,其的劳动力是以奴隶为主,那环境可要敲石子的囚犯差多了,而且劳动强度大得多,生存条件却牲口差不了多少。这些运去南方的人员再有犯事,多半会被当作奴隶卖给农场主,其结局很可能是在种植园里活活累死。

        尽管在进行这种人员输送之后,一定程度会减缓本地各种建设项目的进展速度,但王汤姆和石迪认为这也未必是坏事。这些囚犯大部分人的身份都较敏感,他们所知道的信息会妨碍到海汉在本地的统治,原本不能让其再回到浙江生活,早点把这些人运走也是好事,这样现有的苦役营营地空出来之后,可以很方便地改造成移民营地,接纳开春后将从山东、辽东地区源源不断运来的移民。

        首批启运的除了近八百名本地囚犯之外,还有差不多同等数量,由山东芝罘港据点送回来的俘虏。其既有当地的土匪山贼,也有少量被俘的明军人员,还有一部分是在登州境内及辽东皮岛收罗的难民。这支运送移民的船队从舟山出发之后,会在澎湖、香港、三亚、金兰港几处地点停靠休整,最终目的地是占城与安南交界处的头顿港。

        不过头顿港也仅仅只是南海诸多处于人口短缺状况的据点之一,所以王汤姆和石迪商定,索性借着这个机会,尽快将本地罪行较轻的囚犯都清理干净,减轻治安方面的压力,让舟山继续朝着商业港而不是监狱岛的方向发展。现有的六处苦役营,在进行人员清理之后只保留一处,其他几处全部改建为移民营地和仓储库房,以此来进一步加强本地的人口接收能力。

        最终会被留在本地服苦役的囚犯,基本都是终身监禁,不可能再转换身份成为海汉国民,也没有再运去别的地方作为移民重新进行安置的价值。这些人的数量不多,只要集关押不会出大问题。而类似韩正山这样的囚犯,其实抓回来囚禁只是要封住他的嘴而已,对海汉的威胁也极为有限,只要离开浙江是路人一个,将他送去遥远的南海正好可以圆满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了,考虑到安全和保密问题,与韩正山同案的另外两人肯定不能跟他送去同一个地方,必须要分开安置才行。事实在这第一批南下的人员,妓女翠娥已经被带走了。韩正山和顾辉,今后也不太可能通过官方渠道获知她的去向,这三个人在余生碰面的机会大概是微乎其微了。

        韩正山可想不到自己的命运已经在不知不觉由他人作出了决定,现在的处境也容不得他去考虑太长久的将来,虽然从赵三彪那里了解到自己今后或许也会成为南下移民的一员,但他暂时还不会将此列为自己唯一的出路。有可能的话,他还是希望能够在舟山岛尽快解决自己的出路问题,避免被迫背井离乡远走他方的结局。

        赵三彪等人被送走之后,果然他也很快被调整了监舍,跟一群山东土匪住到了一起。不过有了先前与赵三彪等人相处的经验,这次韩正山没有再弄出什么麻烦,跟这帮人混熟了。

        从这些人口,韩正山才得知海汉军去年已经北山东,并且在登州站稳了脚跟。而当地官府的反应与浙江这边类似,对于这伙外来武装并没有太好的应对办法,也无力将他们驱逐出境,只能是睁只眼闭只眼地无视其存在。至于土匪山贼这类民间武装,自然更不是海汉的对手,与韩正山同一囚室这些山东人说起当时与海汉军交手的经历都是心有余悸,庆幸自己命大能够从战场存活下来。

        至于被俘之后背井离乡来到南方,这些山东人倒是很看得开:“俺们进山当土匪,不也是为了求口饭吃?只要能糊口,干啥都行!说实话这地方至少今天睡下去不用担心明天没饭吃,有吃有住不用冒着风险出来打家劫舍,这不窝在山里当野人强?”

        韩正山对这种言论很是无语,他的确不太能理解这些人的心态,也想象不出他们过去的生活环境到底是恶劣到了怎样的程度。但很明显的一点是这些人对于目前的囚徒生活并不反感,甚至反而有些安于现状。而且这里是浙江不是山东,即便是脱离了现在这个环境,他们也没什么求生的办法,总不能又地落草为寇,所以能够提供吃住的苦役营,在这些人眼里反倒是成了庇护所一般的存在。只要老实干活不闹事,海汉人也不会对他们施加额外的惩罚,除了每天干完活之后累得跟狗一样,其他倒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以后会不会被分配到更远的南方,这些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反正都没机会再回到山东了,在哪里落脚不都一样。他们对于未来的要求很低,低到韩正山只能感叹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帮山东人来到舟山的时间只韩正山早了个把月,但按积分高低排下来,韩正山自然又没资格竞争号头,只能继续当群众。不过他对这种安排也并不排斥,在这地方出头与否,在他看来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他倒是对海汉在北方的种种行为更感兴趣,每天下工之后,便会与这些山东人聊一聊他们所知的状况。

        对海汉的了解越多越是心惊,韩正山这才逐渐意识到这个国家可不是番邦小国,其国力足以支撑他们的军队在距离本土数千里的海外打一场货真价实的局部战争。海汉军在山东的行动,其杭州城外虚张声势的恐吓可要厉害多了,光是被运来南方的战俘有千人,其甚至不乏有很多当地的明军——当然了,明军俘虏的关押地点是与这些土匪隔开的,以避免这些家伙在营发生斗殴。这么较下来,海汉在浙江的行动尺度已经算是非常克制了,如果他们真安心要大闹一场,浙江这边似乎也没什么办法能够有效地制止海汉军的行动。

        在进入苦役营的第二十一天,也是韩正山的一批牢友离开七天之后,这帮山东人也以同样的方式被调离了苦役营。与之前那批人有所不同的是,山东人明显是将这次的调动看作了自己重获新生的契机,对于这个安排非但没有排斥,反倒是喜形于色,连打包行李都显得格外的欢快。

        这批山东人将要被调去的目的地安不纳群岛,韩正山同样是闻所未闻。据说其主岛要舟山岛的面积大出不少,而且当地的常驻居民人口也有数千人,并非一无所有未经开发的荒岛。这些山东人到了当地之后,都可以分地分房享受新移民的待遇,对他们来说肯定要以前当土匪,现在当囚犯的日子好多了。

        临走时当号头的山东大汉将自己的羊皮袄脱下来留给了韩正山:“听说俺们要去那地方一年四季都热得要命,这羊皮袄是穿不着了,留给你吧!不过估计你也穿不了多久了!”

        韩正山谢过之后,苦笑着回应道:“是啊,过不了多久要开春了,这衣服是穿不了几天了。”

        “俺意思是你可能等不到开春,也会被运去南边了。”山东大汉咧嘴笑道:“俺们这批人一走,这营地只剩下几十号犯人了,看守说很快会清空这里,今后用这地方接收北边来的移民。若是有机会到安不纳岛来,记得要来找俺们喝酒啊!”

        韩正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这话,他虽然内心很抗拒以新移民的身份被安排到南方数千里之外的蛮荒地带,但也明白这样的命运并非他所能抗争的对象。或许从现在开始,是该提前考虑一下今后去到南方之后的出路问题了,否则等到了那边之后,自己又会陷入到极大的被动之。

        如果想要获取南方的信息,韩正山也并非毫无门路,事实他刚到舟山没几天的时候,苦役营里有官方组织的宣讲活动,内容便是向囚犯们介绍南海的地区的自然环境、生活条件等等。不过那时候韩正山对于这些不相干的东西毫无兴趣,虽然同一囚室的赵三彪等人都会去听宣讲,但这个活动是自愿参与,韩正山一次也没去过。不过现在看来,或许先侧面了解一下当地情况才是明智的选择。

        但这个宣讲活动每隔五六天才会有一次,韩正山还没等到参加下一次的活动,新一批南迁囚犯的名单已经公布了,而他的名字也赫然在列。到这个时候为止,韩正山在舟山苦役营里待的时间甚至都还没满一个月。

        韩正山大着胆子去找了自己所在营区的管教,询问是否可以申请留在浙江。管教的回答倒也爽快:“你一定要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的案子较特殊,七年之内你是无法从苦役营获释的,但如果愿意去南方,那么三个月监管期一过,你可以恢复自由,只是限定不可离开当地。半年之后可以申请加入海汉籍,等有了海汉国民身份,你算想回浙江也是可以的。”

        当然管教也没把话说得太明白,即便再怎么顺利,韩正山想入籍海汉,至少也是一年后的事情了,那时候他的心态大概会跟现在大不一样了。算他还心向大明,想回来揭发海汉的“阴谋”,这种跨地区的人口流动也必须得有相关部门的批准才行,并不是他想去哪里能去哪里。

        至于七年刑期,管教其实也是顺口一说而已,韩正山入营之后被划为了要迁往南方的人员,所以司法部门根本没打算要给他量刑宣判,等着批次顺位到之后把他运走了事。之后的事情是民政部门和当地管委会负责了,舟山岛的司法部门也顺势省下了这个环节的麻烦。

        韩正山处于信息不对称的另一端,哪能想到海汉这边的规划,不过他在公门多年,也知道衙门判罪可轻可重,其间活动范围极大,这管教所说也未必都是板钉钉的事。只是他被抓来这边的时候身无分,而且对方也不会因为他过去的身份而卖他面子,实在没有跟对方讨价还价的倚仗。

        苦苦在狱撑七年,还是南下做个自由人,这大概不再是什么难以作出抉择的选项了。韩正山不敢肯定自己是否能在苦役营活到七年之后,但通过另一个选项来重获自由却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不管对海汉有多大的恨意,他终究还是无法拒绝自己对自由的渴望。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3684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