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96章 重获自由的机会

第1196章 重获自由的机会

        韩正山也不敢将自己的想法向他人表露出来,虽说这里每个人都想要早日离开,但有胆识策划越狱的人大概没www..lā而且这处苦役营关的都是刑期较短的犯人,一旦失败就会有期变无期,他们也着实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风险。

        而且按照这里的规矩,检举揭发他人的不轨行为,一旦查实就有积分奖励,韩正山可不敢相信这些人的人品能高尚到不会为积分出卖自己。像赵三彪这样嘴上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当回事,心思却极为细密的家伙,只要察觉到自己有越狱的意图,恐怕第一时间就会去向看守报告。

        到了晚上,腰酸背疼的韩正山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心里却是在想同样被抓来舟山的另外两人,大概也被分配到其他苦役营里敲石子去了,今后可能也不会再有碰面的机会了。韩正山其实心头还有一些疑问,比如翠娥找到自己帮忙究竟是为了赎身费,还是为了她的另一个姘头顾辉?而顾辉当初又是掌握了什么对海汉人不利的证据,竟然能惹到海汉将相关人等全部都绑回了舟山囚禁起来。海汉人明明很忌惮自己这几个人所知道的信息,但为什么只是囚禁,不采取更彻底的解决办法?只可惜很多猜测都只能埋藏在心里,他知道自己不会再有探寻真相的机会了。

        在苦役营里待了几天之后,韩正山也慢慢了解到这里的人员构成状况。比如他所在的这个号头关押的全都是以前在舟山群岛地区活动的海盗。大部分人拿起武器就是海盗,放下武器就是渔民,所以官府一直以来也很难将这一地区的海盗活动彻底杜绝。而海汉人的做法就显得简单粗暴,将抓到的海盗全部先判个重刑,然后让这些海盗互相指认,以此来换取减刑的机会,于是但凡加入了海盗组织的人员,基本就没有人能从海汉的反复排查中逃掉了。

        不过类似赵三彪这种在海盗组织里本来就是小喽啰的角色,基本都判得比较轻,一般刑期都不会超过三年。只有那些头目、首领级别的人物,才会被重判甚至是直接处死。而且据赵三彪等人所说,在其他营区里还有不少明军俘虏存在,但听口音似乎并非江浙人士,而像是来自北方地区。

        韩正山进入苦役营的第十三天,收工之后这个号除他之外的所有人都被看守带走了,只留了他一人在囚室中独守。韩正山隐隐觉得会有事情发生,但又完全摸不着方向,想不出海汉人为何要将他一人留下来。

        不过一个时辰之后,赵三彪等人就回来了,只是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古怪。韩正山主动开口问道:“看守将你们带走,可是有什么特别安排?”

        赵三彪叹口气道:“韩老哥,我们这些人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今后各自保重吧!”

        韩正山奇道:“这是为何?难道是海汉人善心大发,要提前释放你们了?”

        赵三彪道:“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唉……一言难尽啊!”

        韩正山一听有重获自由的机会,自然好奇心大增,连忙追问道:“究竟是何事,可否告知在下?”

        赵三彪道:“刚才看守把我们叫出去,告诉我们有一个提前出营的机会,条件就是接受海汉的统一安排,去南方扎根落脚。”

        韩正山道:“去南方?那是福建还是两广?只要没离开大明,倒也不是什么为难之事,怎么你们一个个脸色如此难看?”

        赵三彪苦笑道:“若真是去往岭南,大伙儿又何须哭丧着脸回来……海汉人要安排去的地方,可比岭南之地远多了!”

        韩正山想了想道:“那莫非是海汉所占的琼州岛?听说当地已被海汉人改造一新,海汉国都三亚号称南海第一港,全然不复天涯海角穷山恶水之名,去到那里也未必是坏事。”

        “琼州三亚自然是好的,那些看守说起三亚都将当地形容成天堂一般,可这种好事哪里轮得到我们这样的人?”赵三彪摇摇头否认了韩正山的猜测:“海汉安排去的地方,比琼州岛远多了,据说是在三亚以南两千里的占城国海滨,一个叫做头顿港的地方。”

        “头顿港?这地名倒是没听说过。”以韩正山的见识,也只听说过占城国的存在,至于更具体的地方就根本不了解了,他只能猜测着问道:“那这地方应该距离舟山很远了吧?”

        “超过五千里。”赵三彪的脸色着实不太好看:“据说从舟山直航当地中途不停,都得要大半个月才能到。”

        一路向南航行大半个月能达到什么地方,韩正山不知道也想象不出来,总之是远离大明的地方了,或许只有当年三宝太监下南洋的时候才去到过那些地方吧。海汉人在那么远的地方都有领地,可见其势力范围真的相当大了。当然了,以海汉惯常的手段来推测,当地大概也是类似于舟山岛这样的存在,不过占城之类的南洋小国,想必要比大明好下手多了,被海汉占了地估计连反抗的念头都不会有。

        被安排去到这么远的地方,才能换来梦寐以求的自由,这也就难怪赵三彪等人的脸色会这么古怪了。到底是留在舟山岛服满刑期,还是背井离乡前往几千里之外的南海之滨做一个自由人,这对于他们真的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毕竟去到那么远的地方定居,那就真有可能是有生之年都回不来家乡了。

        韩正山突然想到一事,便又问道:“既然是我们这个号都被分去南方,那为何单单把我排除在外?”

        赵三彪道:“这个我也已经问过了,上头说你初来乍到,还不具备重新分配的条件,所以此次安排去南方的人员名单并没有将你列入其中。这对你未必是坏事,你也别太在意。”

        韩正山心道即便是安排了我,我也未必愿意去那么偏远的地方,当下又随口问道:“把你们安排去那么远的地方,生计要如何维持?总不能还是敲石子吧?”

        赵三彪摇摇头道:“那倒不至于,上头说了,去到当地就按劳力人口,一人先分三十亩耕地,头三年免一切赋税,粮种、工具,还有住处,都是统一分配,不需自己掏钱。若是不愿耕作,海汉也会安排别的事做,总之有活干不会饿死就是了。”

        韩正山心道这些条件倒算是优厚,三十亩耕地种菜种粮,足以养活一家人了,前期也无需移民自行投入,就算不是囚犯,一些在本地活不下去的贫民大概也会设法加入其中,去南方搏一条生路。早前曾听说海汉在浙江广招移民,看来果然是有些门道。只是如此一来,与自己同住的这些牢友大概就得全部换过了,又得重新适应环境。

        不过赵三彪接下来所说的话,立刻重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听说牛角湾苦役营的囚犯,以后都会有缩短刑期的机会,优先安排到海外安置。”

        这个消息对韩正山来说喜忧参半,喜的是他似乎看到了提前重获自由的机会,忧的是或许实现自由的地方将会远离大明,而且今后可能都不再有返乡的机会了。

        上头的命令来得快,执行得也快,第二天一早,看守便让所有人打包行李准备出发——当然是除开韩正山一个人。而或许是即将踏上漫长的海上征途,这天的早饭也比较丰盛,除了日常的糙米菜粥和泡菜之外,竟然还有白面馒头和咸鱼,也算是难得的待遇了。韩正山虽然不在离开的名单当中,但也贴着享受了特殊待遇。

        临走的时候,赵三彪将韩正山叫到一边,跟他说了几句老实话:“你若想要活着离开这里,便不要在营里生事,特别是越狱之举,万万不可尝试!”

        韩正山强笑道:“在下并无此念。”

        “你不用装了,有好几晚我半夜醒来,都看到你站在窗前门前摸摸索索的,不用问就知道你是在看怎么卸掉窗棂和门锁,没错吧?”赵三彪也笑笑道:“若是有人举报你,你早就被拖出去泡海水泡到发涨了。莫要心急,或许过段时间,你也会像我们一样离开这里,冒险可不值得。我不说,别人看到了可就不一定了。”

        韩正山心中暗暗吃惊,没想到自以为隐蔽的行动却已经被赵三彪察觉到。对方没有悄悄举报他,也算是非常厚道了。当下抱拳道:“在下欠彪哥这份情先记下了,山水有相逢,他日外边再见,必有回报!”

        赵三彪等人吃过早饭之后便收拾行李,集合出发了。而今天在工地上敲石子的人数显然减少了很多,连往常一半都不到了,看来这一批被送去南方的囚犯还真是为数不少。韩正山敲着石子,竟突然觉得有一丝落寞的孤独感。他本来不是多愁善感之人,但这些天的遭遇不断地打击他的意志力,在牢里待的时间长了,果然心志也不可避免地开始变得脆弱了。

        韩正山在苦役营里敲石子的时候,王汤姆和石迪文正在研究三亚发来的公文电报。在过去的一年中,海汉对外的主要精力都是放在了北边的开拓工作上,从去年四月的国庆之后,海汉陆海两军有近半的机动兵力都集中到了浙江、山东两地,而由此所带来的资源倾斜也不可避免地让南海地区的开发建设进程停滞下来。如今北方已经进入冬季,海汉在山东和浙江的军事行动也全部告一段落,执委会希望将重心重新回到南边,继续巩固加强海汉在南海地区的控制权。

        目前海汉在南海主要是以中南半岛东海岸上的数个港口,加上位于中南半岛、马来半岛、婆罗洲海域交界处的安不纳群岛,马六甲海峡东入口处的星岛,苏门答腊岛与婆罗洲之间的邦加-勿里洞岛,这一系列据点和殖民地所串联起来的直接控制区。

        位于中南半岛的各处港口依托于大陆,开发建设的难度稍低一些,而南海各处岛屿据点远离三亚大本营,物资和人员的输送都极为不便,开发进程也要相对慢得多。加之去年海汉将大部分的海上运力集中到了北方,推进北上计划的执行,南海这边所能得到的资源就相对更少了。如今执委会决定调整资源配置,首要任务便是运送更多的汉人到南海各处据点,增强汉民族对当地的控制,同时增多的劳动力也将有效加快当地类似港口、道路、居住区、种植园等大型基建工程的建设速度。

        目前海南岛周边区域的移民数量都逐渐趋于稳定,不会像前几年那样有大波的廉价移民涌入海汉了,更多的是有目的性的引入一些掌握特殊技能的技术移民,比如各行业的匠人,思想开明的文人,与海汉有深度合作的商人等等。

        而廉价劳动力的来源则逐渐向南北方向转移,南边是从南亚、中亚、西亚乃至北非等地贩运而来的奴隶,这些人主要被安置在南海各地的种植园里劳作;北边则是来自中原、华北、辽东地区的战争难民为主,这些人基本都是汉人,与海汉在语言、文化、生活习惯方面都没有太大的差异,重新适应环境的速度要比那些外国奴隶快得多,也是执委会最乐于接收的移民对象之一。

        不过随着冬季的到来,北方航线暂时陷入停滞,海汉的移民来源也因此大受影响,所以执委会要求包括浙江在内的大明南部各处殖民地都加大征收移民的力度,以尽可能填补南海殖民地开发所存在的劳动力缺口。当然这个任务也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毕竟海汉在南海地区的劳动力缺口不是小数目,任何一个据点填进去几千人口也都不会嫌多。在这样的状况下,各地用来关押战俘和囚犯的苦役营,自然也就成为了相关部门的关注对象。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在线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3556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