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95章 苦役营的规则

第1195章 苦役营的规则

        韩正山能混到杭州府四大捕头之一的地位,各种凶险的场面不知见过多少,即便是这次被海汉人抓捕也没有乱了心志,这赵三彪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泼皮,哪里会将他的威胁放在心上。韩正山见屋内众人慢慢朝自己围过来,叹口气站起身道:“招呼打在前面,等下断胳膊断腿的,可别埋怨我下手太狠!”

        赵三彪倒是不吃他这套,破口大骂道:“待你躺下了可莫要开口向爷爷求饶!”

        韩正山一个箭步就窜到赵三彪身前,未等对方有所反应,便一脚踹在他心口上,将人直接踹得飞了出去,然后面朝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韩正山这一下动作极快,周围的人也没想到他竟然敢主动出击,根本就没人反应过来去拦他,竟然就一击得手了。

        只要是眼睛没瞎的人,这时候自然已经看出来这位才是惹不起的真大爷,动作这么俐落有力,显然不是什么老实巴交的角色。这也是韩正山的一身公服早就被海汉扒掉,如今裹件烂棉袄在身上,看起来的确比较落魄,赵三彪一照面没把他放在眼中,大概也是受了外表的误导。

        “在下韩正山,杭州府捕头,还有谁不服的,也可以站出来过过招。”韩正山环视周围众人,仍是小心提防着有人发动突袭。不过他这个身份还是很能唬得住人,虽然一时难以判断真假,但在场的人听他自报家门之后,都是你看我我看你,加上有赵三彪这么一个鲜活的例子就躺在面前,没人再敢主动出击了。

        僵持之中,赵三彪终于呻吟着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韩正山道:“好……好你个……”

        韩正山根本不给他叫嚣的机会,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头:“你若是不服,再与我比过便是,打到你服为止,如何?”

        赵三彪倒也是个爽快人,一屁股坐到地上,向旁边吐一口带着血的唾沫,然后应道:“不用比了,我服了,今后这个号你韩老大说了算。”

        韩正山道:“牢里这套规矩,我比你懂!你号头老大的位置,我没兴趣抢。你继续做你的老大,我当我的散人,大家互不招惹就行。但谁若想让我过得不安生,我韩正山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这时候已经有人将赵三彪扶到旁边床上坐下,赵三彪喝了一口水,涮了涮嘴里的血沫子,又全都吐掉,然后对韩正山道:“你说你是杭州府的捕头,何以也被关进了这地方?莫非杭州城已经被海汉人打下来了?”

        韩正山道:“那怎么可能!只是机缘巧合之下,被我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秘密,海汉人为了保住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便动手将我绑来了舟山。”

        韩正山满以为这家伙会追问下去,但没想到那赵三彪竟十分知趣,并没有追问韩正山所知的秘密是什么,而是转开话题说起了另外的事:“你在杭州是捕头也好,牢头也好,进了这苦役营,有些规矩还是必须要知道的。我若不说与你知道,回头看守要找我麻烦,你便好好听着,至于要不要守这里的规矩,你大可自行决定。你若是在这里犯了事,找你麻烦的人可不会像我这么好打发!”

        韩正山听了这番话,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动手这下的确有点唐突,这赵三彪要给自己立规矩或许并不完全是出于恶意。不过打都打了,韩正山当下也不会向其低头认错,只是点点头道:“你且说来听听。”

        他并不怕对方能玩出什么花样,牢里边的各种把戏他早就见得多了,如果赵三彪想借此从他这里占到便宜,那只怕是打错了如意算盘。但如果能从对方口中多了解一点苦役营相关的信息,终究是对自己有利的事。

        苦役营的规章制度,基本还是按照当年任亮留下来的规矩在执行。早上起床号,晚上熄灯号,囚犯按所住的号头分组接受劳动任务,以及劳动积分制度等等,都全部沿用了既有的一套规则。这其中也有不少对韩正山来说十分新奇的东西,比如这积分制,他就听赵三彪翻来覆去说了几遍才明白。

        按照韩正山的理解,这劳动积分不但可以用来在苦役营中换取更好的生活条件,甚至还可以用来抵扣刑期,提前获得自由身。不过韩正山对于这一点并没有太大的指望,他被抓回来之后没有任何人宣布过他的刑期和具体处罚,直接就被丢进苦役营里。人家有期徒刑的才有缩短刑期的资格,而他目前似乎还看不到这样的希望。

        “所以你便是靠着这积分,升到了号头老大的位置?”韩正山听完他的讲述,已经对这海汉苦役营的运作法则有了一定的认识。

        苦役营日常的奖惩措施,都是通过这个积分体系来进行操作,囚犯在苦役营里的刑期、待遇、地位、劳动强度,统统都与积分直接挂钩,而获取积分的来源通常只有两个,一是通过完成日常劳动任务,二是在特殊事件中立功受奖。后者发生的几率微乎其微,所以绝大部分囚犯也只能通过完成劳动任务来获取积分,想要比别人的积分多,那干活就得要加倍卖力才行。

        依靠武力值是很难在苦役营中获得狱霸地位的,做过这种尝试的人都已经被调离此地,派去了劳动强度和风险更大的工地上卖命。各个号子里管事的头目基本都是众人中积分领先的人,韩正山将赵三彪当作了传统意义上的狱霸,上来就动了手,孰知这赵三彪只不过是靠着勤快听话才被提拔起来,威风还没耍成反被韩正山当成了立威的道具,也着实是运气不好。赵三彪很清楚营中规矩对斗殴的处罚有多严苛,当下自然也不敢还手了。

        果然赵三彪苦着脸道:“我本只是想吓唬吓唬你,谁料你脾气竟然如此暴躁,若是被看守见到了,你少不得要被关上几天禁闭!”

        韩正山道:“何为禁闭?”

        “便是将犯错之人关入地底一间不见光的小黑屋里,空间狭窄连躺都躺不下去,每天就只给一点水和食物糊口。”赵三彪说起禁闭,脸上也不禁显露出恐惧之色:“就算是刀口舔血的江湖好汉,进去关上几日之后也会服服帖帖,不敢再随便造次。”

        韩正山听了不禁看了看自己所住的这间囚室,虽然面积不大,但至少除了铺位之外还有一点点的活动空间,而且采光通风都跟普通民房一样,只是窗棂、窗框、门板、门框都是铁制,外面还上了锁,禁止了囚犯们出入的自由。照赵三彪刚才所说,囚室内每日都会有人轮流打扫,屋角的茅厕还专门建有下水通道,用过后只需按闸放水就可冲净,倒是比传统大牢那种不见天日的环境好多了。当然了,条件这么好的囚室,同样也是囚犯们在海汉人的指挥之下自行修建起来的。

        韩正山又问道:“你既然当上了号头,想必除了地位提升,应该还有些别的好处吧?”

        赵三彪一只手轻轻揉着胸口刚才被踹了一脚的地方,慢慢应道:“真好处就一个,我出工一天的积分,比其他人要多一半。原本要攒够两年的积分才能出去,但现在只要一年四个月就够了。不过这个号要是出了什么乱子,我这当号头的也有连带责任。刚才真要跟你打起来,关禁闭的人也少不了我一个,所以你别以为是我怕了你,我是不想惹出麻烦把自己牵连进去罢了!”

        韩正山当然明白这家伙只是面子上过不去才说几句场面话,不过既然大家已经把话说明白了,他也不想再摆什么架子,毕竟今后一段时间很可能还得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面,抬头不见低头见,得罪狠了也是个麻烦事。他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当下便抱拳拱手道:“刚才多有得罪,见谅了!”

        “好说,好说。”赵三彪本来也没真打算要跟韩正山干到底,既然对方懂事给了台阶,他也就坡下驴应道:“一场误会,说开了就好,韩捕头是杭州来的大人物,也莫要跟我们这些草民一般见识。”

        韩正山摆摆手道:“什么捕头!今后休要再提,进了这鬼地方,怕是以后都出不去了!”

        旁边有人插话问道:“韩老哥是被判了多久的苦役?”

        韩正山摇头道:“根本就没跟我提过要关多久,我看他们是不打算再把我放出去了。这后半辈子,大概就要交代在这高墙里了吧!”

        赵三彪却并不认同他的这种说法:“韩老哥,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若真是有重罪在身,海汉人绝不会对你如此怜悯,早把你扔码头工地泡海水去了,哪有这么清闲的活留给你!这处苦役营里关押的都是刑期短的犯人,依我看你也就是关个一年半载,顶多两三年,终究还是能出去的。”

        赵三彪进来的时间早,对于这里的运作状况自然更为了解,韩正山听了之后,心头不禁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情不自禁地追问道:“果真如此?若能从此地脱身,待返回杭州之后,必引官军攻打此地,解救各位脱困!”

        赵三彪心里暗骂一声傻子,官府若是拿海汉有办法,哪能容他们在舟山岛上经营出现在的局面。兴兵来打舟山,只怕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不过他嘴上却安慰道:“韩老哥也别着急,就算有机会脱身,此事也需从长计议。你若不好好干活,拿不到足够的劳动积分,甚至是完不成任务倒扣分,那你出去的时间可就遥遥无期了。这劳动积分的计算规则极为繁复,你须得早日熟悉才行,否则海汉人随便找些借口,便东一下西一下将你积分扣光了,你干再久也是白忙活。”

        韩正山不是傻子,自然也能听出赵三彪这番话带有一定的目的性,潜台词就是你韩正山可以不服我,但你如果不服这里的规矩,今后就别想离开这里。

        对方身为这个号的号头,有责任要管束住自己这个新人,并且要设法让自己服从这里的规矩和制度,老老实实地充当廉价劳动力的角色。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对方这番话的确也有些道理,在这里干活的人,多少都对有朝一日重获自由抱有希望,而每日劳作所获得的积分,大概就是他们维系希望的工具和寄托了,而这一点对于他韩正山也是一样的效果。他可以凭一己之力在这个号子里对抗号头赵三彪,但却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反抗海汉人制定的游戏规则。

        “既是如此,那还得有劳彪哥,再给我说说这积分细则。”韩正山想清楚前因后果之后,也不得不在现实面前低头了。如果找不到越狱的时机,那么通过赚积分缩减刑期可能就是他离开这里的唯一机会了,要是不把规则吃透,今后的确可能会出现赵三彪所说的那种情况。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韩正山不再是杭州城里威风八面的捕头,而是正式成为了舟山牛角湾苦役营第三营区第七小队一名普通的碎石工。每天要敲完大约五百斤的石头,才能得到当天的积分和两顿食物,繁重的体力劳动让他很难再有精力去考虑别的事情,预定要对周边环境进行的侦察也只能草草收场。

        这个营区四周都是近两丈高的圆木高墙,只有朝南的方向开有一个出口,供人员和物资出入。但高墙之内还有一道蛇腹铁丝网,将囚犯们的活动范围限制在其中,让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摸到高墙的边。否则以这种高度,韩正山相信自己徒手就能攀上去。这一高一矮,一外一内两道屏障,再加上非出工时间就一直上锁的囚室,就是试图脱狱者所需面对的最大障碍。

        但这在韩正山眼中还并不是最麻烦的事,只要准备充分,他确信这些屏障不足以能长期困住自己。真正麻烦的是,他并不知道高墙之外是什么情形,即便逃出这处所在,也未必能离开这个该死的岛屿。...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34366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