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94章 委曲求全

第1194章 委曲求全

        韩正山从业多年,去过各州府大牢的次数也记不清有多少了,但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身陷囹圄,以囚犯的身份被关进大牢之中。最要命的是这处大牢并非大明所辖,他连伸冤上诉的机会都没有。准确的说,是连公正判决的环节也被省去了,可以说海汉人动手抓捕他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一个结局。

        韩正山自然是觉得非常冤枉,他所做的事情不过只是职责所在,并非出于要跟海汉人对着干的念头,但海汉人似乎并不是这么认为,而是将他视作了必须拔除的安全威胁。从杭州城中实施绑架,一路运来舟山岛投入大牢,韩正山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这帮武装海商暗地里所做下的勾当,与他们表面上倡导的和气生财可完全不是一个路数。

        去年夏天杭州城内一夜之间三名高官集体失踪,韩正山当时也有份参与这起案子的调查,但当时没有查出来任何有用的线索。虽然期间也有人怀疑海汉有犯罪嫌疑,但终究没有找到实证,调查工作拖拖拉拉地进行了半年仍然没有一个靠谱的结论。但韩正山现在却几乎可以断定当时的高官集体失踪肯定与海汉有关,他们这套绑架的手段十分熟练,撤退线路也早就规划妥当,明显不是第一次使用了。

        韩正山不过只是主持调查一起与海汉有关的大火案,就已经被视为绊脚石,不惜出动人马将自己从杭州绑架到舟山,想想去年失踪的三名高官,那可都是明目张胆叫嚣驱逐海汉的人物,实施了不少措施来反对海汉进入浙江地区,海汉人对其会有什么观感不问可知,要下手除掉这几个人大概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而且从海汉人事后的反应来看,韩正山没觉得他们有表现出任何的惶恐不安,这种淡定的反应也从侧面说明海汉人已经将类似的处理方式当成了家常便饭。他们连有品级的朝廷高官都能下手,要对付自己这个小小的府衙捕头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顾忌了。

        但从海汉人目前的表现来看,韩正山觉得暂时还不用担心自己的性命安全,对方如果仅仅只是要灭口的话,大可以在杭州湾就把自己扔下船喂鱼。既然特地用船拉回舟山来关着,那就说明对方并不打算收走自己这条性命了。只是突然从执法者变成了阶下囚,这样的身份转换让他一时间还难以适应。

        事到如今,顾辉当日到底在通盛码头上看到了什么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大火案的真相是什么,也同样失去了追查的意义。而且另外那两人已经被海汉人分开关押,韩正山也没有机会再从他们那里得到更多的细节信息了。对于韩正山而言,尽快了解这里的环境,尽可能为自己争取到好一点的生存条件,甚至是脱身重获自由的机会,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

        尽管目前的身份是海汉的囚犯,但韩正山也不得不承认海汉的监狱比起他认知中的大牢,生存条件要优越不少。事实上若不是周围有高墙将囚犯们与外界隔离,再加上武装人员昼夜不停的监视巡防,韩正山甚至都不会把这里看作是关押犯人的大牢,而更像是一个收罗各色人等的临时营地。

        韩正山进来之后并没有被关进不见天日的牢房,而是立刻就被分配了劳动任务,内容非常简单,就是拿着一把小铁锤砸石头,将大石头砸小,小石头砸碎,砸到指头大小就差不多合格了。在牢房中间的一块平地上,近百人就坐在地上,拿着小锤叮叮当当地砸石头,根本就没人对他的到来表示关注或好奇。

        “太阳下山之前,砸出三篮子石子,你才能吃到晚饭。”一名士兵面无表情地丢了一把锤子在他面前道:“不许随意起身走动,不管你要撒尿还是喝水,要先举手请示,得到同意了才能动,明白吗?行了,做事吧!”

        韩正山很想就势抓起这锤子砸到对方脸上去,但理智告诉他不可冲动,这么做的后果只会让自己处于更被动的局面,没必要强行给自己找苦头吃。韩正山虽然心中不甘,但想想自己总得先把吃饭问题解决了才能考虑脱身的事,当下也只能熄了脾气忍下这口气,一屁股坐到地上,照着旁边人的模样开始砸石头。

        眼看海汉兵走远了,韩正山便侧头对旁边的人问道:“这位老哥,海汉人为什么要安排大伙儿砸石子?”

        旁边那人看他一眼,口中应道:“海汉人要在舟山岛上建房修路,开埠建港,都得要石子作为建材,懂了吧?”

        韩正山道:“就这么百十来号人,一天才能砸多少石子,就够他们所用了?”

        “够个屁!”那人应道:“你以为就只有这点人?舟山苦役营起码一两千号人,一多半人每天从日出到天黑都在干这活。”

        “这么多苦役……”韩正山一听这数字也吓了一跳,杭州大牢里关押的人犯最多时也不过三四百人,这海汉在舟山私建的监狱竟然关押了这么多人,对他来说的确有些匪夷所思。关押在此的这些人显然不会是海汉国民,如此之多大明子民被海汉人收押在此,杭州那边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也足见海汉人在这边经营出的局面已经脱离了大明的掌控。

        海汉在舟山岛大兴土木,这显然是做了割据此地长期经营的打算了,而目前浙江官府对此似乎并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应对措施,基本都是睁一眼闭一眼当作不知道。但韩正山见识了海汉人的手段之后,却已经意识到这帮人的危险程度远非过去占领舟山的各路武装走私商和海盗可比。光是他先前下船处的那个巨大的军用码头,就绝非民间能够自行营造的工程,而驻扎在此的武装舰队也不是以前的走私帆船能相提并论的对象。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韩正山从业多年,去过各州府大牢的次数也记不清有多少了,但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身陷囹圄,以囚犯的身份被关进大牢之中。最要命的是这处大牢并非大明所辖,他连伸冤上诉的机会都没有。准确的说,是连公正判决的环节也被省去了,可以说海汉人动手抓捕他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一个结局。

        韩正山自然是觉得非常冤枉,他所做的事情不过只是职责所在,并非出于要跟海汉人对着干的念头,但海汉人似乎并不是这么认为,而是将他视作了必须拔除的安全威胁。从杭州城中实施绑架,一路运来舟山岛投入大牢,韩正山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这帮武装海商暗地里所做下的勾当,与他们表面上倡导的和气生财可完全不是一个路数。

        去年夏天杭州城内一夜之间三名高官集体失踪,韩正山当时也有份参与这起案子的调查,但当时没有查出来任何有用的线索。虽然期间也有人怀疑海汉有犯罪嫌疑,但终究没有找到实证,调查工作拖拖拉拉地进行了半年仍然没有一个靠谱的结论。但韩正山现在却几乎可以断定当时的高官集体失踪肯定与海汉有关,他们这套绑架的手段十分熟练,撤退线路也早就规划妥当,明显不是第一次使用了。

        韩正山不过只是主持调查一起与海汉有关的大火案,就已经被视为绊脚石,不惜出动人马将自己从杭州绑架到舟山,想想去年失踪的三名高官,那可都是明目张胆叫嚣驱逐海汉的人物,实施了不少措施来反对海汉进入浙江地区,海汉人对其会有什么观感不问可知,要下手除掉这几个人大概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而且从海汉人事后的反应来看,韩正山没觉得他们有表现出任何的惶恐不安,这种淡定的反应也从侧面说明海汉人已经将类似的处理方式当成了家常便饭。他们连有品级的朝廷高官都能下手,要对付自己这个小小的府衙捕头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顾忌了。

        但从海汉人目前的表现来看,韩正山觉得暂时还不用担心自己的性命安全,对方如果仅仅只是要灭口的话,大可以在杭州湾就把自己扔下船喂鱼。既然特地用船拉回舟山来关着,那就说明对方并不打算收走自己这条性命了。只是突然从执法者变成了阶下囚,这样的身份转换让他一时间还难以适应。

        事到如今,顾辉当日到底在通盛码头上看到了什么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大火案的真相是什么,也同样失去了追查的意义。而且另外那两人已经被海汉人分开关押,韩正山也没有机会再从他们那里得到更多的细节信息了。对于韩正山而言,尽快了解这里的环境,尽可能为自己争取到好一点的生存条件,甚至是脱身重获自由的机会,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

        尽管目前的身份是海汉的囚犯,但韩正山也不得不承认海汉的监狱比起他认知中的大牢,生存条件要优越不少。事实上若不是周围有高墙将囚犯们与外界隔离,再加上武装人员昼夜不停的监视巡防,韩正山甚至都不会把这里看作是关押犯人的大牢,而更像是一个收罗各色人等的临时营地。

        韩正山进来之后并没有被关进不见天日的牢房,而是立刻就被分配了劳动任务,内容非常简单,就是拿着一把小铁锤砸石头,将大石头砸小,小石头砸碎,砸到指头大小就差不多合格了。在牢房中间的一块平地上,近百人就坐在地上,拿着小锤叮叮当当地砸石头,根本就没人对他的到来表示关注或好奇。

        “太阳下山之前,砸出三篮子石子,你才能吃到晚饭。”一名士兵面无表情地丢了一把锤子在他面前道:“不许随意起身走动,不管你要撒尿还是喝水,要先举手请示,得到同意了才能动,明白吗?行了,做事吧!”

        韩正山很想就势抓起这锤子砸到对方脸上去,但理智告诉他不可冲动,这么做的后果只会让自己处于更被动的局面,没必要强行给自己找苦头吃。韩正山虽然心中不甘,但想想自己总得先把吃饭问题解决了才能考虑脱身的事,当下也只能熄了脾气忍下这口气,一屁股坐到地上,照着旁边人的模样开始砸石头。

        眼看海汉兵走远了,韩正山便侧头对旁边的人问道:“这位老哥,海汉人为什么要安排大伙儿砸石子?”

        旁边那人看他一眼,口中应道:“海汉人要在舟山岛上建房修路,开埠建港,都得要石子作为建材,懂了吧?”

        韩正山道:“就这么百十来号人,一天才能砸多少石子,就够他们所用了?”

        “够个屁!”那人应道:“你以为就只有这点人?舟山苦役营起码一两千号人,一多半人每天从日出到天黑都在干这活。”

        “这么多苦役……”韩正山一听这数字也吓了一跳,杭州大牢里关押的人犯最多时也不过三四百人,这海汉在舟山私建的监狱竟然关押了这么多人,对他来说的确有些匪夷所思。关押在此的这些人显然不会是海汉国民,如此之多大明子民被海汉人收押在此,杭州那边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也足见海汉人在这边经营出的局面已经脱离了大明的掌控。

        海汉在舟山岛大兴土木,这显然是做了割据此地长期经营的打算了,而目前浙江官府对此似乎并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应对措施,基本都是睁一眼闭一眼当作不知道。但韩正山见识了海汉人的手段之后,却已经意识到这帮人的危险程度远非过去占领舟山的各路武装走私商和海盗可比。光是他先前下船处的那个巨大的军用码头,就绝非民间能够自行营造的工程,而驻扎在此的武装舰队也不是以前的走私帆船能相提并论的对象。...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32975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