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92章 返回舟山

第1192章 返回舟山

        韩正山在公门做事这么多年,各种凶险的场面也见识过不少,但从未遇到自己在查案过程被人绑架,而绑架自己的人却是案件受害者之一这种怪的局面。  w  w  .w  .  更怪的是对方绑架他的主要理由,是不希望他再继续追查案件真相,这对韩正山而言简直是匪夷所思。如果不是被镣铐锁住了手脚,他真的很想跳起来扇面前这家伙一巴掌,看看他是不是被鬼迷了心窍,居然会采取这么不合清理的做法。

        林南却很清楚以韩正山的身份地位,很难有足够的政治敏感度来看待大火案对大明海汉双方所带来的影响,他甚至可以确信如果韩正山的司知道了这个情况,也同样会设法阻止调查工作继续进行下去。所谓的案情真相并不能挽回浙江官府的颜面,只会让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事态重起纷争,而这种发展绝对不会是浙江高官想要看到的状况。

        站在客观的角度来看,韩正山不算是坏人,但他的确是一块必须要尽快清理掉的绊脚石。林南不想害他性命,但也绝对不会容忍他继续在杭州出现了。倒是把韩正山弄到舟山之后,可以择机向头首长说点好话,看看能不能把这家伙发配到其他远离大明的海外殖民地去效力。不过要是这韩正山到时候仍不服软,自己一心做死,那真没人能救得了他了。

        眼见已经过去了大半夜,林南和潘严也有些乏了,便在桌趴着合了一会儿眼,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有手下进来摇醒他们,称已经过了五更天了。

        “收拾收拾准备出发!”林南清醒过来便立刻下达了命令:“把屋里打扫干净,别漏了什么东西!”

        潘严心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便开口建议道:“林兄,不如把那女子的东西留个一两件在这里。”

        “这是为何……”林南话问到一半便反应过来:“你是说制造他们私奔的假象?但这可信度有点低吧,一个府衙捕头放弃前途带一个**私奔?他又不是拿不出赎身费,谁会相信他会偷偷摸摸拐跑一个**?”

        “百姓只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实。”潘严却有着不同的看法:“如果有人要给他们的失踪找到一个看起来合理的理由,这肯定要双双被人绑架的可信度高得多。”

        林南眉毛一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潘兄说得也有道理,要是半点线索都不留下,反倒是会让人往不好的方向去联想。”

        林南当即叫了一名手下进来,让他将这屋里值钱的金银细软都收起来,然后选几件时令衣物也一起打包带走。这样后来者查看这里的时候,应该很容易产生“韩正山是主动离开”这样的印象,而不至于把他的失踪联想到绑架的方向去。

        林南来时所乘的马车停在院子大门外,已经有手下将驮马牵出去套好,然后把动弹不得的韩正山和翠娥抬进车里,用了两床棉被把人大致罩住算完事。

        潘严看了有些紧张道:“要是出城时遇到盘查怎么办?”

        林南对此很是自信:“不会的,望江门的守城明军都会自动无视我们的存在,每个月几百两银子可不是白给的。”

        海汉进出杭州的人员和财货大部分都是走城东望江门进出,所以每个月交给守城明军的“孝敬”也着实不少。收钱办事,海汉出入望江门自然也享受了免检待遇,只需向守城明军打声招呼行。

        而林南的自信也很快得到了验证,当这队人快行至望江门的时候,林南便派出手下去前边跟明军打了招呼,然后轮到他们的时候,路边的明军直接挥手让他们赶紧通过,丝毫没有拦下马车看一眼的意图。马车里的韩正山和翠娥都神志清醒,也知道出城之后大概没办法再脱身了,但他们在车厢里却没办法弄出什么动静,因为他们除了嘴被塞住,手脚被铐住之外,还有两把冷冰冰的刀锋架在脖子,根本不敢有任何异动。

        林南这队人出城之后,便兵分两路,一路押解两个倒霉鬼直奔通盛码头,另一路则是去寻那顾辉去了。原本他们并不知道顾辉的住处,还是昨晚审韩正山审出来的结果,当初调查大火案的时候,韩正山曾去顾辉家走访过,殊不知日后竟然会成了海汉抓捕顾辉的助力。

        顾辉能跑去碧春园这种地方潇洒快活,家里自然没有旁人。他所住的地方环境较复杂,码头的民工几乎都是在此聚居,大片大片的棚户屋是他们的住所。林南带队找了一阵,才找到了顾辉所住的小院。

        冬季天色亮得晚,加之最近通盛码头也没多少生意,所以顾辉这个时候还尚在屋内沉沉睡着。林南也没打算敲门,让手下翻墙进去开了门,然后几个人摸到门口,确认屋内有人,用利刃插进门缝挑开门栓,一群人一拥而入,将刚刚惊醒的顾辉按在被窝里动弹不得。

        “顾辉,你的事情发了,跟我们走一趟吧!”已经换一身公门服装林南根本不给顾辉分辩的机会,示意手下将他手脚用镣铐锁了,然后直接提出了被窝。

        顾辉还待要张口呼救,已经有人将一团破布塞入他口填了个结结实实,顿时发不出声了。一左一右两名壮汉夹住他的胳膊,立刻拖着他往外走。顾辉惊恐之下拼命挣扎,林南见状便又命两名手下加入其,将他两条腿抓住,四个人一用力,便将他抬了起来,马不停蹄地离开这片棚户区。偶尔有早起的民工撞见这一幕,也被一声低沉有力的“衙门办事,无关者退避”给喝退了。

        此地已经是杭州城之外,所以林南办事也不用有什么顾忌,直接了硬手段绑人。这地方也没有官方治安机构,因为距离杭州城不远,所以城外最近的巡检司都在几里地之外,反而是成了一个灯下黑的地方。这一队人抬着顾辉出了这片民工聚居区,竟然也没有遇到丝毫的阻碍。

        通盛码头这边常年都会有至少一两艘隶属于海汉安全部的船停在岸边,以备不时之需,这些船并不会用海汉身份招摇过市,而是会以外地海商的身份作为掩护。潘严与另一队人马押解着两名俘虏顺利抵达码头,登了其一艘帆船,两名俘虏被带到底舱,放进了专门关押人犯的船舱夹层藏起来。这样即便是有人登这艘船,也很难发现船还夹带了“私货”。潘严在甲板没等太久,便看到林南那队人从远处急速赶过来。

        “幸不辱命,没费什么事把人抓到了。”林南大口喘着粗气,一边说一边示意手下将顾辉也弄到船舱里去。

        “三个人都到位了,那启程回舟山吧!”潘严想想自己这趟杭州之旅真是进行得十分仓促,只在杭州城里过了两个晚,本地好多名胜古迹还没来得及去看看,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不过昨天这一夜过得实在是刺激,倒也多少算是一种弥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林南自然是要跟船回去,向级汇报这个突发情况。不过他手下的人倒是不用撤离杭州,大部分还是会原路返回城内继续潜伏。官府会对这几个人的失踪作何反应,大火案的调查是否还会有人悄悄进行下去,这都将是他们持续关注的目标。假如这事还没能断根,那么可能后续还得由安全部来组织几次类似的行动。

        由于大火案刚过去不久,所带来的余波前几天才慢慢平息,码头也没有多少客船和人流,站在船还能看到远处被烧毁仓库的残垣断壁。天色刚刚亮起,这艘船便驶离了通盛码头,顺钱塘江驶向下游。

        从通盛码头到舟山定海港大约近两百海里航程,以这艘福船的航速,约莫两天左右可到。不过这么走一趟空船回去未免有些浪费资源,所以第一天停靠绍兴府临山镇一处码头过夜的时候,林南还组织去岸采购了一批绍兴黄酒、腐乳、日铸茶等土特产,顺路运回定海港去。这些东西一般不会再进行转售,等运回海南之后,大多会成为首长特供的限定。林南为了弥补潘严意外断的假期,还特地从镇酒楼点了一桌酒席送到船,顺便也庆祝一下这次的行动能够顺利收尾。

        不过被关押在船舱夹层里的三个人可没那么舒服了,这夹层为了做得隐蔽,宽度还不及两尺,三个人裹在被子里扔进去,几乎是被卡得动弹不得,每隔半天才被提出来喂食水和食物,顺便个厕所,完事之后又被塞回去。他们所待的夹层几乎已经是船舱最底,颠簸厉害空气闷不说,一盖船板完全没有一丝光线,被长时间禁闭在这种环境真是一种极大的折磨。

        次日准备出发的时候,海况又不太好,于是这艘船在绍兴府又多停留了半日,等待天气好转之后才出发。等回到定海港的时候,距离他们出发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天。

        虽然离开定海港的时间不算很长,但潘严却是有了一种回到自家地盘的踏实感。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明明身为大明子民,但在杭州城待着却不如回到舟山自在,这种差异本不该出现在他的身。眼看着港湾内停靠着的那些不属于大明的巨大战舰,潘严却有一种别样的自豪感,仿佛自己已是海汉阵营的一员。但他也知道再过两个月开春之后,海汉舰队会再次北,到时候他也得回到皮岛去为东江镇效力了,届时跟海汉的关系顶多算是盟友,可不会再像现在这样没有距离感了。

        林南这批人的突然归来没有来得及提前通知定海港管委会,船只进港靠岸之后,才有人匆匆赶去通知了主管本地行政安全事务的石迪。正好王汤姆也在和他商量工作,接到消息后两人便一起赶到了码头,以尽快听取林南的当面汇报。

        三名俘虏也被抬下了船,不过由于在船舱夹层关押的时间太长,这三人的身体状况都变得十分虚弱,只有韩正山还能勉强站起来,带着茫然的眼神打量周遭的情形。

        韩正山最先注意到的当然是码头边整齐停靠的武装舰队,看着船头和桅杆悬挂的红蓝双色旗,韩正山也意识到这里大概是海汉人在东海占领的舟山岛了。

        前些天海汉兵临城下,官府不但将城所有军队调派到一线守城,连衙门里的捕快也都提着单刀和水火棍了城墙,而那时候韩正山也有幸从城墙垛口远远看到在钱塘江江面活动的海汉舰队。但那时候所见的状况,跟现在近距离的观看所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离他所站的地方十丈开外是一艘身形庞大的海汉战舰,在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其侧舷密密麻麻的炮窗,这也难怪杭州湾各州府的水师都是一触即溃,根本无法阻止海汉战船的行动。

        海汉的军营建在距离码头不远处,在码头可以听到部队操练时传来整齐划一的口号声。韩正山脸色煞白,因为他知道自己既然已经被带到了舟山,恐怕是真的没有生还的机会了。想到这里他不禁狠狠地瞪了一眼旁边还萎靡在地的翠娥,要不是这娘们多嘴多事,说什么大火案另有内幕,自己又怎会沦落到现在的境地。

        韩正山正胡思乱想之际,便听那顾辉忽然开口呼喊道:“林老板救我!”

        林德站在王汤姆和石迪的身后侧,不过此时却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完全没有颐指气使的富商作派了。他虽然听到了顾辉的呼喊,但却只是侧头看了一眼,根本没打算应声。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30672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