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91.第1191章 真相重要吗

1191.第1191章 真相重要吗

        对于韩正山的捕头身份,林南并没有多少顾忌,他所担心的是韩正山背后仍有官府高层人物不肯放过大火案的调查,指使了韩正山来干这种脏活累活。  海汉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才得到了浙江官府的让步,断然不会容忍有人破坏这来之不易的成果,调查大火案知情人固然重要,但林南认为更要紧的是查明背后的主事者,尽早掐断风险的根源。

        韩正山听了林南的问题,忽然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会这么在意大火案真相的,除了必定会想方设法阻碍案件调查的真凶之外,大概只有海汉人了。当然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两者的身份其实是重合的,还认为海汉应该也是想要拿到关键信息,然后自行追查案件真相。不过他并不能完全肯定对方的身份,而且对方出现后的举动也明显缺乏善意,他并不确定自己所说的话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韩正山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阁下可能忘了,在下是杭州府的捕头,这查案本是在下职责所在,分内之事,有何不妥?虽说头已经宣布结案,但在下以为其还有一些细节有待澄清,正好又得到了相关的消息而已。此前并无哪位大人下令,当下也没有人协助我调查此事。”

        “看来你是打算一个人把事情揽下来了?”林南微微摇头道:“韩捕头,在我好好跟你说话的时候,你也最好以同样的态度回答我的问题,不要想着跟我玩什么小聪明,不然最后吃亏的只会是你自己。”

        林南并不相信韩正山的所作所为是在单干,以通盛码头大火案所造成的社会影响,以及后来双方所达成的协议,局势走向已经不是个人力量所能扭转,算韩正山能查到些什么,以他的影响力也难以翻起多大的浪花。以林南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是有人指使,除非是韩正山跟海汉之间有什么化解不了的私人恩怨,才会推动他去做这种螳臂当车的事情。

        韩正山听得暗暗心惊,对方这种态度分明是没有把自己的捕头身份当回事,看样子要是不好好合作,对方似乎是要用些手段让自己吃苦头了。但问题是自己所言非虚,对方却根本不肯采信,这很麻烦了。

        韩正山叹口气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在下所说俱是事实,阁下若是不信,那也没办法。”

        林南沉默一阵,转换了话题问道:“翠娥所说的大火案知情人,你可认得?”

        林南已经从翠娥口问出了有关的信息,这韩正山若是闪烁其辞有所隐瞒,立刻便能听得出来。

        韩正山心知翠娥肯定扛不住这群人的逼问,如今保命要紧,再跟对方兜圈子怕是要出事,当下便照实回答道:“翠娥说那人,在下的确认得,那顾辉是通盛码头的劳工管事,先前查案时也跟他谈过,据说当日海汉的三艘货船到埠,是由他接下的卸货生意。”

        听韩正山这么一说,林南忽然想起来顾辉是谁了。他虽然不会出面去处理生意的事务,但林思这边都会定期向他回报相关的情况,而海汉在杭州的进出口贸易多半都是从通盛码头运送货物,在当地负责承接货物装卸的便是这个顾辉了。

        不过如果顾辉的身份仅仅只是一个码头工头,那还不值得引起林南的注意,顾辉能一直承接海汉的业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背后的靠山是杭州府通判王元。正是有了这层特殊关系,林南才能记得他这号人物的存在。

        但王元与海汉有着较深度的合作,可以算得是海汉在杭州官场的利益代言人之一,怎么会允许其手下散播这类于海汉不利的言论?而且韩正山应该也是归其管辖,他现在追查案情真相,难不成是王元给他下的命令?如果真是王元牵扯其,那事情较复杂了,而且也是林南不想看到的局面。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于韩正山的捕头身份,林南并没有多少顾忌,他所担心的是韩正山背后仍有官府高层人物不肯放过大火案的调查,指使了韩正山来干这种脏活累活。海汉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才得到了浙江官府的让步,断然不会容忍有人破坏这来之不易的成果,调查大火案知情人固然重要,但林南认为更要紧的是查明背后的主事者,尽早掐断风险的根源。

        韩正山听了林南的问题,忽然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会这么在意大火案真相的,除了必定会想方设法阻碍案件调查的真凶之外,大概只有海汉人了。当然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两者的身份其实是重合的,还认为海汉应该也是想要拿到关键信息,然后自行追查案件真相。不过他并不能完全肯定对方的身份,而且对方出现后的举动也明显缺乏善意,他并不确定自己所说的话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韩正山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阁下可能忘了,在下是杭州府的捕头,这查案本是在下职责所在,分内之事,有何不妥?虽说头已经宣布结案,但在下以为其还有一些细节有待澄清,正好又得到了相关的消息而已。此前并无哪位大人下令,当下也没有人协助我调查此事。”

        “看来你是打算一个人把事情揽下来了?”林南微微摇头道:“韩捕头,在我好好跟你说话的时候,你也最好以同样的态度回答我的问题,不要想着跟我玩什么小聪明,不然最后吃亏的只会是你自己。”

        林南并不相信韩正山的所作所为是在单干,以通盛码头大火案所造成的社会影响,以及后来双方所达成的协议,局势走向已经不是个人力量所能扭转,算韩正山能查到些什么,以他的影响力也难以翻起多大的浪花。以林南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是有人指使,除非是韩正山跟海汉之间有什么化解不了的私人恩怨,才会推动他去做这种螳臂当车的事情。

        韩正山听得暗暗心惊,对方这种态度分明是没有把自己的捕头身份当回事,看样子要是不好好合作,对方似乎是要用些手段让自己吃苦头了。但问题是自己所言非虚,对方却根本不肯采信,这很麻烦了。

        韩正山叹口气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在下所说俱是事实,阁下若是不信,那也没办法。”

        林南沉默一阵,转换了话题问道:“翠娥所说的大火案知情人,你可认得?”

        林南已经从翠娥口问出了有关的信息,这韩正山若是闪烁其辞有所隐瞒,立刻便能听得出来。

        韩正山心知翠娥肯定扛不住这群人的逼问,如今保命要紧,再跟对方兜圈子怕是要出事,当下便照实回答道:“翠娥说那人,在下的确认得,那顾辉是通盛码头的劳工管事,先前查案时也跟他谈过,据说当日海汉的三艘货船到埠,是由他接下的卸货生意。”

        听韩正山这么一说,林南忽然想起来顾辉是谁了。他虽然不会出面去处理生意的事务,但林思这边都会定期向他回报相关的情况,而海汉在杭州的进出口贸易多半都是从通盛码头运送货物,在当地负责承接货物装卸的便是这个顾辉了。

        不过如果顾辉的身份仅仅只是一个码头工头,那还不值得引起林南的注意,顾辉能一直承接海汉的业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背后的靠山是杭州府通判王元。正是有了这层特殊关系,林南才能记得他这号人物的存在。

        但王元与海汉有着较深度的合作,可以算得是海汉在杭州官场的利益代言人之一,怎么会允许其手下散播这类于海汉不利的言论?而且韩正山应该也是归其管辖,他现在追查案情真相,难不成是王元给他下的命令?如果真是王元牵扯其,那事情较复杂了,而且也是林南不想看到的局面。

        对于韩正山的捕头身份,林南并没有多少顾忌,他所担心的是韩正山背后仍有官府高层人物不肯放过大火案的调查,指使了韩正山来干这种脏活累活。海汉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才得到了浙江官府的让步,断然不会容忍有人破坏这来之不易的成果,调查大火案知情人固然重要,但林南认为更要紧的是查明背后的主事者,尽早掐断风险的根源。

        韩正山听了林南的问题,忽然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会这么在意大火案真相的,除了必定会想方设法阻碍案件调查的真凶之外,大概只有海汉人了。当然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两者的身份其实是重合的,还认为海汉应该也是想要拿到关键信息,然后自行追查案件真相。不过他并不能完全肯定对方的身份,而且对方出现后的举动也明显缺乏善意,他并不确定自己所说的话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韩正山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阁下可能忘了,在下是杭州府的捕头,这查案本是在下职责所在,分内之事,有何不妥?虽说头已经宣布结案,但在下以为其还有一些细节有待澄清,正好又得到了相关的消息而已。此前并无哪位大人下令,当下也没有人协助我调查此事。”

        “看来你是打算一个人把事情揽下来了?”林南微微摇头道:“韩捕头,在我好好跟你说话的时候,你也最好以同样的态度回答我的问题,不要想着跟我玩什么小聪明,不然最后吃亏的只会是你自己。”

        林南并不相信韩正山的所作所为是在单干,以通盛码头大火案所造成的社会影响,以及后来双方所达成的协议,局势走向已经不是个人力量所能扭转,算韩正山能查到些什么,以他的影响力也难以翻起多大的浪花。以林南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是有人指使,除非是韩正山跟海汉之间有什么化解不了的私人恩怨,才会推动他去做这种螳臂当车的事情。

        韩正山听得暗暗心惊,对方这种态度分明是没有把自己的捕头身份当回事,看样子要是不好好合作,对方似乎是要用些手段让自己吃苦头了。但问题是自己所言非虚,对方却根本不肯采信,这很麻烦了。

        韩正山叹口气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在下所说俱是事实,阁下若是不信,那也没办法。”

        林南沉默一阵,转换了话题问道:“翠娥所说的大火案知情人,你可认得?”

        林南已经从翠娥口问出了有关的信息,这韩正山若是闪烁其辞有所隐瞒,立刻便能听得出来。

        韩正山心知翠娥肯定扛不住这群人的逼问,如今保命要紧,再跟对方兜圈子怕是要出事,当下便照实回答道:“翠娥说那人,在下的确认得,那顾辉是通盛码头的劳工管事,先前查案时也跟他谈过,据说当日海汉的三艘货船到埠,是由他接下的卸货生意。”

        听韩正山这么一说,林南忽然想起来顾辉是谁了。他虽然不会出面去处理生意的事务,但林思这边都会定期向他回报相关的情况,而海汉在杭州的进出口贸易多半都是从通盛码头运送货物,在当地负责承接货物装卸的便是这个顾辉了。

        不过如果顾辉的身份仅仅只是一个码头工头,那还不值得引起林南的注意,顾辉能一直承接海汉的业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背后的靠山是杭州府通判王元。正是有了这层特殊关系,林南才能记得他这号人物的存在。

        但王元与海汉有着较深度的合作,可以算得是海汉在杭州官场的利益代言人之一,怎么会允许其手下散播这类于海汉不利的言论?而且韩正山应该也是归其管辖,他现在追查案情真相,难不成是王元给他下的命令?如果真是王元牵扯其,那事情较复杂了,而且也是林南不想看到的局面。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30672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