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80章 变本加厉

第1180章 变本加厉

        ??三人落座之后,祁杰才好好打量了一下对面这位据说是统帅着整个海汉水师的大人物。黝黑而粗糙的肤色彰显出他在海上待的时间应该非常长,结实而不臃肿的身体表明他并非长期生活在养尊处优的环境中,似乎只有身上的黑色裘皮大衣和长筒皮靴能将他和身边穿着灰布冬装的普通海汉士兵区分开来。

        当然了,这仅仅只是祁杰的第一观感,当他与王汤姆的眼神对上之后,便明确地感受到了一股上位者的威势,这可不是普通人所能装出来的,只有在战场上统领过千军万马的将军,才会有这样不怒自威的气势。传闻中这王汤姆曾率军与多队作战而从无败绩,这次终于看到真人,给人感觉倒的确是一个厉害人物。

        “王将军,今日本官与祁大人前来拜访,是为化解两国误会而来,希望将军能尽快退兵,避免杀戮,早日还两国百姓太平日子。”曲余同首先主动提起了来意。王畿对他的要求就是尽可能将这次的武装冲突以误会的性质解决掉,不要搞成了国与国之间的正面冲突,那样的话就很难收场了。

        王汤姆点点头道:“我也很希望我们之间发生的这些状况只是误会,我们来到杭州的原因,相信两位大人都很清楚。但关于通盛码头大火案,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还是一点眉目都没有,别说抓到真凶,连凶手身份都还不清楚,你说这怎么能让人信服?既然官府查办不了,那就只有我们自己出手了。”

        祁杰插话道:“官府查办大火案虽不太顺利,但也一直在进行追查,贵国自恃受害者身份,便派出军队兵临城下以武力相要挟,这种做法似乎也不太合适吧?”

        王汤姆的眼光回到了祁杰身上,沉声说道:“一直在追查又抓不出凶手的原因是什么呢?我可是听说了不少关于浙江官场上官官相护的传闻,查不出真相的原因,大概只是因为凶手是官府动不了的人吧?官府不敢动,我们可以代劳啊!这没有什么要挟不要挟的,我们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求一个真相,要一个公平的结果。”

        王汤姆就差没点明说明军就是凶手了,祁杰虽然明白他话中所指,但这个话头可不能接,他很清楚外边的传言对明军有多么不利,而唯一自证清白的办法就是抓到元凶。但杭州城各个衙门追查多日的结果,除了已知的一切证据都指向明军之外,就再无更多进展了,看似证据颇多的案子,生生就成了无头公案。军方虽然也有点怀疑其中有人故意捣鬼引海汉入局,但着实想不到这事从头到尾都是由海汉所策划,哪里查得到什么真凶。

        王汤姆提高了嗓门道:“关于我方的要求,上次那位郑老板来的时候就已经提得很清楚了,但是官府对此没有给予合理的回应,反倒试图用武力方式驱逐我们……对于贵方这种态度,我只能表示很遗憾。”

        这话让祁杰听得简直想拍桌子骂娘你海汉军封了钱塘江,部队都推进到杭州城外了,我不动武驱逐你,难道还要打开城门请你进来作客?这里可是大明治下,不是你海汉国的领地!

        当然了,在目前这种比较被动的局面下,祁杰为了避免激怒对方,让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收拾,也只能先忍下这口气。毕竟现在大明一方求的是对方能尽快退兵避免事情闹大,而不是一定要在战场上分个高下胜负了。

        曲余同道:“王将军,本官也了解了一下贵方先前所提出的三个条件,其中确有值得商榷之处。比如这案件真相尚在查探之中,当下真凶未明,又怎能将凶手交与贵方处置?火场失踪的钱财数目和下落也尚未查实,要谈具体赔偿数目也太早了一点。至于通商权限,这个不是不能谈,但贵方以武力相胁,这样谈出来的协议未免会有失公允。”

        本书,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三人落座之后,祁杰才好好打量了一下对面这位据说是统帅着整个海汉水师的大人物。黝黑而粗糙的肤色彰显出他在海上待的时间应该非常长,结实而不臃肿的身体表明他并非长期生活在养尊处优的环境中,似乎只有身上的黑色裘皮大衣和长筒皮靴能将他和身边穿着灰布冬装的普通海汉士兵区分开来。

        当然了,这仅仅只是祁杰的第一观感,当他与王汤姆的眼神对上之后,便明确地感受到了一股上位者的威势,这可不是普通人所能装出来的,只有在战场上统领过千军万马的将军,才会有这样不怒自威的气势。传闻中这王汤姆曾率军与多队作战而从无败绩,这次终于看到真人,给人感觉倒的确是一个厉害人物。

        “王将军,今日本官与祁大人前来拜访,是为化解两国误会而来,希望将军能尽快退兵,避免杀戮,早日还两国百姓太平日子。”曲余同首先主动提起了来意。王畿对他的要求就是尽可能将这次的武装冲突以误会的性质解决掉,不要搞成了国与国之间的正面冲突,那样的话就很难收场了。

        王汤姆点点头道:“我也很希望我们之间发生的这些状况只是误会,我们来到杭州的原因,相信两位大人都很清楚。但关于通盛码头大火案,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还是一点眉目都没有,别说抓到真凶,连凶手身份都还不清楚,你说这怎么能让人信服?既然官府查办不了,那就只有我们自己出手了。”

        祁杰插话道:“官府查办大火案虽不太顺利,但也一直在进行追查,贵国自恃受害者身份,便派出军队兵临城下以武力相要挟,这种做法似乎也不太合适吧?”

        王汤姆的眼光回到了祁杰身上,沉声说道:“一直在追查又抓不出凶手的原因是什么呢?我可是听说了不少关于浙江官场上官官相护的传闻,查不出真相的原因,大概只是因为凶手是官府动不了的人吧?官府不敢动,我们可以代劳啊!这没有什么要挟不要挟的,我们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求一个真相,要一个公平的结果。”

        王汤姆就差没点明说明军就是凶手了,祁杰虽然明白他话中所指,但这个话头可不能接,他很清楚外边的传言对明军有多么不利,而唯一自证清白的办法就是抓到元凶。但杭州城各个衙门追查多日的结果,除了已知的一切证据都指向明军之外,就再无更多进展了,看似证据颇多的案子,生生就成了无头公案。军方虽然也有点怀疑其中有人故意捣鬼引海汉入局,但着实想不到这事从头到尾都是由海汉所策划,哪里查得到什么真凶。

        王汤姆提高了嗓门道:“关于我方的要求,上次那位郑老板来的时候就已经提得很清楚了,但是官府对此没有给予合理的回应,反倒试图用武力方式驱逐我们……对于贵方这种态度,我只能表示很遗憾。”

        这话让祁杰听得简直想拍桌子骂娘你海汉军封了钱塘江,部队都推进到杭州城外了,我不动武驱逐你,难道还要打开城门请你进来作客?这里可是大明治下,不是你海汉国的领地!

        当然了,在目前这种比较被动的局面下,祁杰为了避免激怒对方,让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收拾,也只能先忍下这口气。毕竟现在大明一方求的是对方能尽快退兵避免事情闹大,而不是一定要在战场上分个高下胜负了。

        曲余同道:“王将军,本官也了解了一下贵方先前所提出的三个条件,其中确有值得商榷之处。比如这案件真相尚在查探之中,当下真凶未明,又怎能将凶手交与贵方处置?火场失踪的钱财数目和下落也尚未查实,要谈具体赔偿数目也太早了一点。至于通商权限,这个不是不能谈,但贵方以武力相胁,这样谈出来的协议未免会有失公允。”

        三人落座之后,祁杰才好好打量了一下对面这位据说是统帅着整个海汉水师的大人物。黝黑而粗糙的肤色彰显出他在海上待的时间应该非常长,结实而不臃肿的身体表明他并非长期生活在养尊处优的环境中,似乎只有身上的黑色裘皮大衣和长筒皮靴能将他和身边穿着灰布冬装的普通海汉士兵区分开来。

        当然了,这仅仅只是祁杰的第一观感,当他与王汤姆的眼神对上之后,便明确地感受到了一股上位者的威势,这可不是普通人所能装出来的,只有在战场上统领过千军万马的将军,才会有这样不怒自威的气势。传闻中这王汤姆曾率军与多队作战而从无败绩,这次终于看到真人,给人感觉倒的确是一个厉害人物。

        “王将军,今日本官与祁大人前来拜访,是为化解两国误会而来,希望将军能尽快退兵,避免杀戮,早日还两国百姓太平日子。”曲余同首先主动提起了来意。王畿对他的要求就是尽可能将这次的武装冲突以误会的性质解决掉,不要搞成了国与国之间的正面冲突,那样的话就很难收场了。

        王汤姆点点头道:“我也很希望我们之间发生的这些状况只是误会,我们来到杭州的原因,相信两位大人都很清楚。但关于通盛码头大火案,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还是一点眉目都没有,别说抓到真凶,连凶手身份都还不清楚,你说这怎么能让人信服?既然官府查办不了,那就只有我们自己出手了。”

        祁杰插话道:“官府查办大火案虽不太顺利,但也一直在进行追查,贵国自恃受害者身份,便派出军队兵临城下以武力相要挟,这种做法似乎也不太合适吧?”

        王汤姆的眼光回到了祁杰身上,沉声说道:“一直在追查又抓不出凶手的原因是什么呢?我可是听说了不少关于浙江官场上官官相护的传闻,查不出真相的原因,大概只是因为凶手是官府动不了的人吧?官府不敢动,我们可以代劳啊!这没有什么要挟不要挟的,我们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求一个真相,要一个公平的结果。”

        王汤姆就差没点明说明军就是凶手了,祁杰虽然明白他话中所指,但这个话头可不能接,他很清楚外边的传言对明军有多么不利,而唯一自证清白的办法就是抓到元凶。但杭州城各个衙门追查多日的结果,除了已知的一切证据都指向明军之外,就再无更多进展了,看似证据颇多的案子,生生就成了无头公案。军方虽然也有点怀疑其中有人故意捣鬼引海汉入局,但着实想不到这事从头到尾都是由海汉所策划,哪里查得到什么真凶。

        王汤姆提高了嗓门道:“关于我方的要求,上次那位郑老板来的时候就已经提得很清楚了,但是官府对此没有给予合理的回应,反倒试图用武力方式驱逐我们……对于贵方这种态度,我只能表示很遗憾。”

        这话让祁杰听得简直想拍桌子骂娘你海汉军封了钱塘江,部队都推进到杭州城外了,我不动武驱逐你,难道还要打开城门请你进来作客?这里可是大明治下,不是你海汉国的领地!

        当然了,在目前这种比较被动的局面下,祁杰为了避免激怒对方,让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收拾,也只能先忍下这口气。毕竟现在大明一方求的是对方能尽快退兵避免事情闹大,而不是一定要在战场上分个高下胜负了。

        曲余同道:“王将军,本官也了解了一下贵方先前所提出的三个条件,其中确有值得商榷之处。比如这案件真相尚在查探之中,当下真凶未明,又怎能将凶手交与贵方处置?火场失踪的钱财数目和下落也尚未查实,要谈具体赔偿数目也太早了一点。至于通商权限,这个不是不能谈,但贵方以武力相胁,这样谈出来的协议未免会有失公允。”...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18009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