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79章 和平谈判

第1179章 和平谈判

        ??来自浙江布政使司的公文在出了杭州城以后,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自杭州横穿绍兴抵达宁波,仅仅用时一个白天就送抵了宁波城里的知府衙门,呈上到曲余同面前。曲余同将信使遣去休息之后,便拿着公文回到书房,与海汉特使许克商议接下来的行动步骤。

        严格的说许克只能算是海外的编外特聘人员,因为他毕竟是福建许家的人,留在浙江这边做事也是因为他常年潜伏宁波,对这边的状况比较熟悉,在替海汉做事的同时也可以代表许家处理在浙江的事务。而海汉也正是看上了许克在本地的各种人脉关系,将联络知府曲余同的任务交给了他。海汉从舟山出兵之后,许克便以新任幕僚的名义进驻了知府衙门,负责在双方之间传递消息。

        海汉军初到浙江的时候,许克便是充当了带路党的角色,亲身经历了海汉在东海扎根的全过程,所以对于海汉的实力也非常清楚。与他在福建的家人一样,许克也是早就决定要抱紧海汉这条大腿,加之他的身份比本地人更易得到海汉信任,所以在海汉进驻浙江后的一年多里也是混得风生水起,在很多场合都以海汉代言人的身份出现,替海汉出面与大明各方进行接洽。这次被派到曲余同的身边担任临时幕僚,也是充分体现出了定海港管委会与地方官府高层对他的信任。

        曲余同对许克也是毫无隐瞒,直接便将杭州发来的公文递给许克过目:“许先生看看,可有什么需要留意之处?”

        许克接过来仔细看了一遍,微微点头道:“看来时机已到,曲大人可以收拾行装出发了。”

        曲余同摩拳擦掌地应道:“行装倒是早就收拾好了,待本官将手头事务交代一下,今日便可出发。”

        海汉与明军在杭州城下的对峙多持续一天,事态就会越发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多发展一分,一旦上头的人觉得和谈已经无法解决当下的僵局,那曲余同可能连出场的机会都要失去。而他费尽周折找海汉策划这出大戏,目的就是想在危难时刻站出来扮演“救国忠臣”的角色,并以此来保住自己宁波知府这个油水丰厚的职位。

        当然了,曲余同其实也知道海汉人肯答应出力帮他,也不过只是顺水推舟的举动而已。自打去年杭州城内三名高官神秘失踪之后,浙江官场上反对海汉的声音虽然小了一些,但海汉仍然没有取得在浙江境内通商的官方认可,这大半年里能打点的关节都已经打点到位了,最后的阻力基本就集中在浙江三司衙门里的高官。这些高级官员考虑更多的是政治前途而非短时期内的个人经济收益,所以用银子也很难让他们改变一些既有规则。唯一能起到作用的办法,大概就是动用武力在浙江境内制造一定规模的混乱,以政治前途来逼迫这些官员就范了。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来自浙江布政使司的公文在出了杭州城以后,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自杭州横穿绍兴抵达宁波,仅仅用时一个白天就送抵了宁波城里的知府衙门,呈上到曲余同面前。曲余同将信使遣去休息之后,便拿着公文回到书房,与海汉特使许克商议接下来的行动步骤。

        严格的说许克只能算是海外的编外特聘人员,因为他毕竟是福建许家的人,留在浙江这边做事也是因为他常年潜伏宁波,对这边的状况比较熟悉,在替海汉做事的同时也可以代表许家处理在浙江的事务。而海汉也正是看上了许克在本地的各种人脉关系,将联络知府曲余同的任务交给了他。海汉从舟山出兵之后,许克便以新任幕僚的名义进驻了知府衙门,负责在双方之间传递消息。

        海汉军初到浙江的时候,许克便是充当了带路党的角色,亲身经历了海汉在东海扎根的全过程,所以对于海汉的实力也非常清楚。与他在福建的家人一样,许克也是早就决定要抱紧海汉这条大腿,加之他的身份比本地人更易得到海汉信任,所以在海汉进驻浙江后的一年多里也是混得风生水起,在很多场合都以海汉代言人的身份出现,替海汉出面与大明各方进行接洽。这次被派到曲余同的身边担任临时幕僚,也是充分体现出了定海港管委会与地方官府高层对他的信任。

        曲余同对许克也是毫无隐瞒,直接便将杭州发来的公文递给许克过目:“许先生看看,可有什么需要留意之处?”

        许克接过来仔细看了一遍,微微点头道:“看来时机已到,曲大人可以收拾行装出发了。”

        曲余同摩拳擦掌地应道:“行装倒是早就收拾好了,待本官将手头事务交代一下,今日便可出发。”

        海汉与明军在杭州城下的对峙多持续一天,事态就会越发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多发展一分,一旦上头的人觉得和谈已经无法解决当下的僵局,那曲余同可能连出场的机会都要失去。而他费尽周折找海汉策划这出大戏,目的就是想在危难时刻站出来扮演“救国忠臣”的角色,并以此来保住自己宁波知府这个油水丰厚的职位。

        当然了,曲余同其实也知道海汉人肯答应出力帮他,也不过只是顺水推舟的举动而已。自打去年杭州城内三名高官神秘失踪之后,浙江官场上反对海汉的声音虽然小了一些,但海汉仍然没有取得在浙江境内通商的官方认可,这大半年里能打点的关节都已经打点到位了,最后的阻力基本就集中在浙江三司衙门里的高官。这些高级官员考虑更多的是政治前途而非短时期内的个人经济收益,所以用银子也很难让他们改变一些既有规则。唯一能起到作用的办法,大概就是动用武力在浙江境内制造一定规模的混乱,以政治前途来逼迫这些官员就范了。

        来自浙江布政使司的公文在出了杭州城以后,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自杭州横穿绍兴抵达宁波,仅仅用时一个白天就送抵了宁波城里的知府衙门,呈上到曲余同面前。曲余同将信使遣去休息之后,便拿着公文回到书房,与海汉特使许克商议接下来的行动步骤。

        严格的说许克只能算是海外的编外特聘人员,因为他毕竟是福建许家的人,留在浙江这边做事也是因为他常年潜伏宁波,对这边的状况比较熟悉,在替海汉做事的同时也可以代表许家处理在浙江的事务。而海汉也正是看上了许克在本地的各种人脉关系,将联络知府曲余同的任务交给了他。海汉从舟山出兵之后,许克便以新任幕僚的名义进驻了知府衙门,负责在双方之间传递消息。

        海汉军初到浙江的时候,许克便是充当了带路党的角色,亲身经历了海汉在东海扎根的全过程,所以对于海汉的实力也非常清楚。与他在福建的家人一样,许克也是早就决定要抱紧海汉这条大腿,加之他的身份比本地人更易得到海汉信任,所以在海汉进驻浙江后的一年多里也是混得风生水起,在很多场合都以海汉代言人的身份出现,替海汉出面与大明各方进行接洽。这次被派到曲余同的身边担任临时幕僚,也是充分体现出了定海港管委会与地方官府高层对他的信任。

        曲余同对许克也是毫无隐瞒,直接便将杭州发来的公文递给许克过目:“许先生看看,可有什么需要留意之处?”

        许克接过来仔细看了一遍,微微点头道:“看来时机已到,曲大人可以收拾行装出发了。”

        曲余同摩拳擦掌地应道:“行装倒是早就收拾好了,待本官将手头事务交代一下,今日便可出发。”

        海汉与明军在杭州城下的对峙多持续一天,事态就会越发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多发展一分,一旦上头的人觉得和谈已经无法解决当下的僵局,那曲余同可能连出场的机会都要失去。而他费尽周折找海汉策划这出大戏,目的就是想在危难时刻站出来扮演“救国忠臣”的角色,并以此来保住自己宁波知府这个油水丰厚的职位。

        当然了,曲余同其实也知道海汉人肯答应出力帮他,也不过只是顺水推舟的举动而已。自打去年杭州城内三名高官神秘失踪之后,浙江官场上反对海汉的声音虽然小了一些,但海汉仍然没有取得在浙江境内通商的官方认可,这大半年里能打点的关节都已经打点到位了,最后的阻力基本就集中在浙江三司衙门里的高官。这些高级官员考虑更多的是政治前途而非短时期内的个人经济收益,所以用银子也很难让他们改变一些既有规则。唯一能起到作用的办法,大概就是动用武力在浙江境内制造一定规模的混乱,以政治前途来逼迫这些官员就范了。

        来自浙江布政使司的公文在出了杭州城以后,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自杭州横穿绍兴抵达宁波,仅仅用时一个白天就送抵了宁波城里的知府衙门,呈上到曲余同面前。曲余同将信使遣去休息之后,便拿着公文回到书房,与海汉特使许克商议接下来的行动步骤。

        严格的说许克只能算是海外的编外特聘人员,因为他毕竟是福建许家的人,留在浙江这边做事也是因为他常年潜伏宁波,对这边的状况比较熟悉,在替海汉做事的同时也可以代表许家处理在浙江的事务。而海汉也正是看上了许克在本地的各种人脉关系,将联络知府曲余同的任务交给了他。海汉从舟山出兵之后,许克便以新任幕僚的名义进驻了知府衙门,负责在双方之间传递消息。

        海汉军初到浙江的时候,许克便是充当了带路党的角色,亲身经历了海汉在东海扎根的全过程,所以对于海汉的实力也非常清楚。与他在福建的家人一样,许克也是早就决定要抱紧海汉这条大腿,加之他的身份比本地人更易得到海汉信任,所以在海汉进驻浙江后的一年多里也是混得风生水起,在很多场合都以海汉代言人的身份出现,替海汉出面与大明各方进行接洽。这次被派到曲余同的身边担任临时幕僚,也是充分体现出了定海港管委会与地方官府高层对他的信任。

        曲余同对许克也是毫无隐瞒,直接便将杭州发来的公文递给许克过目:“许先生看看,可有什么需要留意之处?”

        许克接过来仔细看了一遍,微微点头道:“看来时机已到,曲大人可以收拾行装出发了。”

        曲余同摩拳擦掌地应道:“行装倒是早就收拾好了,待本官将手头事务交代一下,今日便可出发。”

        海汉与明军在杭州城下的对峙多持续一天,事态就会越发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多发展一分,一旦上头的人觉得和谈已经无法解决当下的僵局,那曲余同可能连出场的机会都要失去。而他费尽周折找海汉策划这出大戏,目的就是想在危难时刻站出来扮演“救国忠臣”的角色,并以此来保住自己宁波知府这个油水丰厚的职位。

        当然了,曲余同其实也知道海汉人肯答应出力帮他,也不过只是顺水推舟的举动而已。自打去年杭州城内三名高官神秘失踪之后,浙江官场上反对海汉的声音虽然小了一些,但海汉仍然没有取得在浙江境内通商的官方认可,这大半年里能打点的关节都已经打点到位了,最后的阻力基本就集中在浙江三司衙门里的高官。这些高级官员考虑更多的是政治前途而非短时期内的个人经济收益,所以用银子也很难让他们改变一些既有规则。唯一能起到作用的办法,大概就是动用武力在浙江境内制造一定规模的混乱,以政治前途来逼迫这些官员就范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18009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