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78章 捂盖子

第1178章 捂盖子

        高学武的建议虽然肯,但在刘峰看来却多少有些不切实际,想要利用军事手段切断海汉军的补给线,其难度并不在正面战场击败他们容易多少。如果明军真有能力做到这一步,那海汉军大概连钱塘江都进不来,更别说在杭州城外登陆了。但高学武作战也算英勇,战场的表现并未给明军丢脸,刘峰也不好把话说得太重,只让他回城好好休养伤情。

        早先浙江组织精锐部队北原参与平叛的时候,能力强的将领也已被调走大半,如今杭州城能独当一面的带兵大将并不多,类似高学武这样的将领已经算是其佼佼者,否则也不用让指挥佥事祁杰这种半吊子阵指挥了。刘峰麾下无人可用,硬着头皮让祁杰阵,结果差点弄得自家部队还没开打直接崩盘,这种表现肯定不能再对其委以重任了。

        刘峰当然可以继续派出军队发动攻势,杭州城的军队不够,还可从浙江各州府调集人马,毕竟从整个浙江来看,如果真要全面开战,几万明军还是凑得出来的。但问题在于用单纯的兵力优势来对付海汉所能取得的效果不好,而且如果让事情闹到无可收拾的地步,浙江官场也没法向朝廷作出交代。要知道前段时间朝廷下让浙江出兵的时候,可是专门嘱咐了不可让地方生乱,以免破坏了朝廷先安内,再攘外的大局。这才一个月都不到,让外国军队打到了杭州城下,朝廷要是知道了其前因后果,浙江都司这帮官员都得承担相应的责任。

        原本对主战派颇有微词的布政使王畿看了今天的战况,其态度不用再多问也能看出来了,很显然不能指望事情闹大之后这位布政使还能与自己站在同一战线面对朝廷的质询,刘峰必须得想办法自救才行。

        于是当天夜间,一支明军悄悄摸出杭州城,尝试向钱塘江边的海汉营地发动一次夜袭。但说是夜袭,其实也没有多少隐密性可言,毕竟海汉营地距离杭州城太近,城门这边一有风吹草动,海汉基本都能实时监控。尽管明军在接近海汉营地后大胆地发动了冲锋,但效果并不理想,营地内的海汉守军以火枪射击作为了回应。

        尽管天色为明军的攻势提供了极好的掩护,但极差的能见度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明军为了不变成活靶子,放弃了在进攻使用火把之类的照明工具,这在降低海汉士兵射击命率的同时,自然也给他们通过营地外的障碍区造成了极大的麻烦。想要在黑夜快速通过纵深三十多米,由高低错落的铁丝,大大小小的陷马坑,横七竖八的鹿砦拒马组成的防御工事,即便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也不易完成,而且头顶和身边还不断传来子弹划破空气的呼啸声,以及同伴枪受伤后的惨叫声,很容易会在黑暗迷失前进的方向。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高学武的建议虽然肯,但在刘峰看来却多少有些不切实际,想要利用军事手段切断海汉军的补给线,其难度并不在正面战场击败他们容易多少。如果明军真有能力做到这一步,那海汉军大概连钱塘江都进不来,更别说在杭州城外登陆了。但高学武作战也算英勇,战场的表现并未给明军丢脸,刘峰也不好把话说得太重,只让他回城好好休养伤情。

        早先浙江组织精锐部队北原参与平叛的时候,能力强的将领也已被调走大半,如今杭州城能独当一面的带兵大将并不多,类似高学武这样的将领已经算是其佼佼者,否则也不用让指挥佥事祁杰这种半吊子阵指挥了。刘峰麾下无人可用,硬着头皮让祁杰阵,结果差点弄得自家部队还没开打直接崩盘,这种表现肯定不能再对其委以重任了。

        刘峰当然可以继续派出军队发动攻势,杭州城的军队不够,还可从浙江各州府调集人马,毕竟从整个浙江来看,如果真要全面开战,几万明军还是凑得出来的。但问题在于用单纯的兵力优势来对付海汉所能取得的效果不好,而且如果让事情闹到无可收拾的地步,浙江官场也没法向朝廷作出交代。要知道前段时间朝廷下让浙江出兵的时候,可是专门嘱咐了不可让地方生乱,以免破坏了朝廷先安内,再攘外的大局。这才一个月都不到,让外国军队打到了杭州城下,朝廷要是知道了其前因后果,浙江都司这帮官员都得承担相应的责任。

        原本对主战派颇有微词的布政使王畿看了今天的战况,其态度不用再多问也能看出来了,很显然不能指望事情闹大之后这位布政使还能与自己站在同一战线面对朝廷的质询,刘峰必须得想办法自救才行。

        于是当天夜间,一支明军悄悄摸出杭州城,尝试向钱塘江边的海汉营地发动一次夜袭。但说是夜袭,其实也没有多少隐密性可言,毕竟海汉营地距离杭州城太近,城门这边一有风吹草动,海汉基本都能实时监控。尽管明军在接近海汉营地后大胆地发动了冲锋,但效果并不理想,营地内的海汉守军以火枪射击作为了回应。

        尽管天色为明军的攻势提供了极好的掩护,但极差的能见度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明军为了不变成活靶子,放弃了在进攻使用火把之类的照明工具,这在降低海汉士兵射击命率的同时,自然也给他们通过营地外的障碍区造成了极大的麻烦。想要在黑夜快速通过纵深三十多米,由高低错落的铁丝,大大小小的陷马坑,横七竖八的鹿砦拒马组成的防御工事,即便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也不易完成,而且头顶和身边还不断传来子弹划破空气的呼啸声,以及同伴枪受伤后的惨叫声,很容易会在黑暗迷失前进的方向。

        高学武的建议虽然肯,但在刘峰看来却多少有些不切实际,想要利用军事手段切断海汉军的补给线,其难度并不在正面战场击败他们容易多少。如果明军真有能力做到这一步,那海汉军大概连钱塘江都进不来,更别说在杭州城外登陆了。但高学武作战也算英勇,战场的表现并未给明军丢脸,刘峰也不好把话说得太重,只让他回城好好休养伤情。

        早先浙江组织精锐部队北原参与平叛的时候,能力强的将领也已被调走大半,如今杭州城能独当一面的带兵大将并不多,类似高学武这样的将领已经算是其佼佼者,否则也不用让指挥佥事祁杰这种半吊子阵指挥了。刘峰麾下无人可用,硬着头皮让祁杰阵,结果差点弄得自家部队还没开打直接崩盘,这种表现肯定不能再对其委以重任了。

        刘峰当然可以继续派出军队发动攻势,杭州城的军队不够,还可从浙江各州府调集人马,毕竟从整个浙江来看,如果真要全面开战,几万明军还是凑得出来的。但问题在于用单纯的兵力优势来对付海汉所能取得的效果不好,而且如果让事情闹到无可收拾的地步,浙江官场也没法向朝廷作出交代。要知道前段时间朝廷下让浙江出兵的时候,可是专门嘱咐了不可让地方生乱,以免破坏了朝廷先安内,再攘外的大局。这才一个月都不到,让外国军队打到了杭州城下,朝廷要是知道了其前因后果,浙江都司这帮官员都得承担相应的责任。

        原本对主战派颇有微词的布政使王畿看了今天的战况,其态度不用再多问也能看出来了,很显然不能指望事情闹大之后这位布政使还能与自己站在同一战线面对朝廷的质询,刘峰必须得想办法自救才行。

        于是当天夜间,一支明军悄悄摸出杭州城,尝试向钱塘江边的海汉营地发动一次夜袭。但说是夜袭,其实也没有多少隐密性可言,毕竟海汉营地距离杭州城太近,城门这边一有风吹草动,海汉基本都能实时监控。尽管明军在接近海汉营地后大胆地发动了冲锋,但效果并不理想,营地内的海汉守军以火枪射击作为了回应。

        尽管天色为明军的攻势提供了极好的掩护,但极差的能见度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明军为了不变成活靶子,放弃了在进攻使用火把之类的照明工具,这在降低海汉士兵射击命率的同时,自然也给他们通过营地外的障碍区造成了极大的麻烦。想要在黑夜快速通过纵深三十多米,由高低错落的铁丝,大大小小的陷马坑,横七竖八的鹿砦拒马组成的防御工事,即便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也不易完成,而且头顶和身边还不断传来子弹划破空气的呼啸声,以及同伴枪受伤后的惨叫声,很容易会在黑暗迷失前进的方向。

        高学武的建议虽然肯,但在刘峰看来却多少有些不切实际,想要利用军事手段切断海汉军的补给线,其难度并不在正面战场击败他们容易多少。如果明军真有能力做到这一步,那海汉军大概连钱塘江都进不来,更别说在杭州城外登陆了。但高学武作战也算英勇,战场的表现并未给明军丢脸,刘峰也不好把话说得太重,只让他回城好好休养伤情。

        早先浙江组织精锐部队北原参与平叛的时候,能力强的将领也已被调走大半,如今杭州城能独当一面的带兵大将并不多,类似高学武这样的将领已经算是其佼佼者,否则也不用让指挥佥事祁杰这种半吊子阵指挥了。刘峰麾下无人可用,硬着头皮让祁杰阵,结果差点弄得自家部队还没开打直接崩盘,这种表现肯定不能再对其委以重任了。

        刘峰当然可以继续派出军队发动攻势,杭州城的军队不够,还可从浙江各州府调集人马,毕竟从整个浙江来看,如果真要全面开战,几万明军还是凑得出来的。但问题在于用单纯的兵力优势来对付海汉所能取得的效果不好,而且如果让事情闹到无可收拾的地步,浙江官场也没法向朝廷作出交代。要知道前段时间朝廷下让浙江出兵的时候,可是专门嘱咐了不可让地方生乱,以免破坏了朝廷先安内,再攘外的大局。这才一个月都不到,让外国军队打到了杭州城下,朝廷要是知道了其前因后果,浙江都司这帮官员都得承担相应的责任。

        原本对主战派颇有微词的布政使王畿看了今天的战况,其态度不用再多问也能看出来了,很显然不能指望事情闹大之后这位布政使还能与自己站在同一战线面对朝廷的质询,刘峰必须得想办法自救才行。

        于是当天夜间,一支明军悄悄摸出杭州城,尝试向钱塘江边的海汉营地发动一次夜袭。但说是夜袭,其实也没有多少隐密性可言,毕竟海汉营地距离杭州城太近,城门这边一有风吹草动,海汉基本都能实时监控。尽管明军在接近海汉营地后大胆地发动了冲锋,但效果并不理想,营地内的海汉守军以火枪射击作为了回应。

        尽管天色为明军的攻势提供了极好的掩护,但极差的能见度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明军为了不变成活靶子,放弃了在进攻使用火把之类的照明工具,这在降低海汉士兵射击命率的同时,自然也给他们通过营地外的障碍区造成了极大的麻烦。想要在黑夜快速通过纵深三十多米,由高低错落的铁丝,大大小小的陷马坑,横七竖八的鹿砦拒马组成的防御工事,即便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也不易完成,而且头顶和身边还不断传来子弹划破空气的呼啸声,以及同伴枪受伤后的惨叫声,很容易会在黑暗迷失前进的方向。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0941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