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77章 碰钉子

第1177章 碰钉子

        郑太生听完这三条要求,脸上也不禁有些变色,这要是能答应下来,那就不是大明的作风了。当下连连摇头道:“王将军此言差矣,查明真相本是官府职责,这个不需多说,但此案是在大明国境之内,当受大明律所辖,抓到犯人之后也当由我大明的衙门处置才对。还有这赔偿一事,怎么怎能由官府承担?至于第三点……在下倒是愿意代王将军传话,大明与海汉若能通商,对两国都是好事一桩。不过上头的大人们会怎么想,在下就不能保证了。”

        王汤姆面露讽刺笑意道:“杭州城里的官老爷真想破这个案子吗?怎么我听说的消息,是凶手背景太大,官府不敢把案子继续追查下去呢?我看不如把凶手交给我们处置,毕竟我们可不像官府有那么多的顾忌。至于赔偿这件事,我们的人在杭州府的地界出了事,官府抓不到凶手,那我们不找官府索赔找谁?二十多条人命,不拿钱赔,是打算拿命来赔吗?”

        王汤姆这个话说得太狠,郑太生根本没法接,他虽然是大着胆子接了这差事,但并不打算真为了大明,为了城里那帮官老爷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关于通盛码头大火案的真相,他自然也已经听过了不少传闻,虽然其间也仍有种种未解之谜,但当前的确是明军的嫌疑最大。假如这事真是明军所为,那官府的确会在查办案件的时候遭遇极大的阻力,这案子悬而不决也是情理之中的状况。海汉死了一堆人,钱财也大受损失,自然不肯就此作罢,不过索要这赔偿数目着实太大,郑太生也不敢替官府应承此事。

        但如果就这么回去,郑太生也很难向上头交差,只能苦着脸哀求道:“王将军,万事好商量,何必大动干戈?在下斗胆说一句,贵国若是能主动退兵,官府也愿意坐下来与贵国慢慢商议解决之法,这样和平解决,双方都能少许多麻烦,将军若是能答应,在下回城之后也好劝说各位大人考虑将军适才所提那些条件。”

        王汤姆轻轻摆了摆手道:“我刚才提出的条件,不是让城里的各位官老爷用来讨价还价的筹码,条件可以不用答应,大家战场上见真章就是。我知道城里那些老爷们还没吃疼,心里总还会抱有幻想,不过等他们撞得头破血流再来谈判,到时候就不会是现在这种程度的条件了。郑老板觉得跟我谈不下去,那也不勉强,你回去把我的原话转告城里的官老爷们就行。”

        郑太生战战兢兢地应道:“在下只是临危受命,并无与海汉作对之意,还望将军不要怪罪。”

        王汤姆笑道:“听说郑老板在此之前跟我们在生意上有不少合作,我也希望这次的事情不要影响到我们的商业关系,我们打仗归打仗,买卖还是要继续做的。等这事平息以后,欢迎郑老板再来定海港作客。”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郑太生听完这三条要求,脸上也不禁有些变色,这要是能答应下来,那就不是大明的作风了。当下连连摇头道:“王将军此言差矣,查明真相本是官府职责,这个不需多说,但此案是在大明国境之内,当受大明律所辖,抓到犯人之后也当由我大明的衙门处置才对。还有这赔偿一事,怎么怎能由官府承担?至于第三点……在下倒是愿意代王将军传话,大明与海汉若能通商,对两国都是好事一桩。不过上头的大人们会怎么想,在下就不能保证了。”

        王汤姆面露讽刺笑意道:“杭州城里的官老爷真想破这个案子吗?怎么我听说的消息,是凶手背景太大,官府不敢把案子继续追查下去呢?我看不如把凶手交给我们处置,毕竟我们可不像官府有那么多的顾忌。至于赔偿这件事,我们的人在杭州府的地界出了事,官府抓不到凶手,那我们不找官府索赔找谁?二十多条人命,不拿钱赔,是打算拿命来赔吗?”

        王汤姆这个话说得太狠,郑太生根本没法接,他虽然是大着胆子接了这差事,但并不打算真为了大明,为了城里那帮官老爷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关于通盛码头大火案的真相,他自然也已经听过了不少传闻,虽然其间也仍有种种未解之谜,但当前的确是明军的嫌疑最大。假如这事真是明军所为,那官府的确会在查办案件的时候遭遇极大的阻力,这案子悬而不决也是情理之中的状况。海汉死了一堆人,钱财也大受损失,自然不肯就此作罢,不过索要这赔偿数目着实太大,郑太生也不敢替官府应承此事。

        但如果就这么回去,郑太生也很难向上头交差,只能苦着脸哀求道:“王将军,万事好商量,何必大动干戈?在下斗胆说一句,贵国若是能主动退兵,官府也愿意坐下来与贵国慢慢商议解决之法,这样和平解决,双方都能少许多麻烦,将军若是能答应,在下回城之后也好劝说各位大人考虑将军适才所提那些条件。”

        王汤姆轻轻摆了摆手道:“我刚才提出的条件,不是让城里的各位官老爷用来讨价还价的筹码,条件可以不用答应,大家战场上见真章就是。我知道城里那些老爷们还没吃疼,心里总还会抱有幻想,不过等他们撞得头破血流再来谈判,到时候就不会是现在这种程度的条件了。郑老板觉得跟我谈不下去,那也不勉强,你回去把我的原话转告城里的官老爷们就行。”

        郑太生战战兢兢地应道:“在下只是临危受命,并无与海汉作对之意,还望将军不要怪罪。”

        王汤姆笑道:“听说郑老板在此之前跟我们在生意上有不少合作,我也希望这次的事情不要影响到我们的商业关系,我们打仗归打仗,买卖还是要继续做的。等这事平息以后,欢迎郑老板再来定海港作客。”郑太生听完这三条要求,脸上也不禁有些变色,这要是能答应下来,那就不是大明的作风了。当下连连摇头道:“王将军此言差矣,查明真相本是官府职责,这个不需多说,但此案是在大明国境之内,当受大明律所辖,抓到犯人之后也当由我大明的衙门处置才对。还有这赔偿一事,怎么怎能由官府承担?至于第三点……在下倒是愿意代王将军传话,大明与海汉若能通商,对两国都是好事一桩。不过上头的大人们会怎么想,在下就不能保证了。”

        王汤姆面露讽刺笑意道:“杭州城里的官老爷真想破这个案子吗?怎么我听说的消息,是凶手背景太大,官府不敢把案子继续追查下去呢?我看不如把凶手交给我们处置,毕竟我们可不像官府有那么多的顾忌。至于赔偿这件事,我们的人在杭州府的地界出了事,官府抓不到凶手,那我们不找官府索赔找谁?二十多条人命,不拿钱赔,是打算拿命来赔吗?”

        王汤姆这个话说得太狠,郑太生根本没法接,他虽然是大着胆子接了这差事,但并不打算真为了大明,为了城里那帮官老爷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关于通盛码头大火案的真相,他自然也已经听过了不少传闻,虽然其间也仍有种种未解之谜,但当前的确是明军的嫌疑最大。假如这事真是明军所为,那官府的确会在查办案件的时候遭遇极大的阻力,这案子悬而不决也是情理之中的状况。海汉死了一堆人,钱财也大受损失,自然不肯就此作罢,不过索要这赔偿数目着实太大,郑太生也不敢替官府应承此事。

        但如果就这么回去,郑太生也很难向上头交差,只能苦着脸哀求道:“王将军,万事好商量,何必大动干戈?在下斗胆说一句,贵国若是能主动退兵,官府也愿意坐下来与贵国慢慢商议解决之法,这样和平解决,双方都能少许多麻烦,将军若是能答应,在下回城之后也好劝说各位大人考虑将军适才所提那些条件。”

        王汤姆轻轻摆了摆手道:“我刚才提出的条件,不是让城里的各位官老爷用来讨价还价的筹码,条件可以不用答应,大家战场上见真章就是。我知道城里那些老爷们还没吃疼,心里总还会抱有幻想,不过等他们撞得头破血流再来谈判,到时候就不会是现在这种程度的条件了。郑老板觉得跟我谈不下去,那也不勉强,你回去把我的原话转告城里的官老爷们就行。”

        郑太生战战兢兢地应道:“在下只是临危受命,并无与海汉作对之意,还望将军不要怪罪。”

        王汤姆笑道:“听说郑老板在此之前跟我们在生意上有不少合作,我也希望这次的事情不要影响到我们的商业关系,我们打仗归打仗,买卖还是要继续做的。等这事平息以后,欢迎郑老板再来定海港作客。”郑太生听完这三条要求,脸上也不禁有些变色,这要是能答应下来,那就不是大明的作风了。当下连连摇头道:“王将军此言差矣,查明真相本是官府职责,这个不需多说,但此案是在大明国境之内,当受大明律所辖,抓到犯人之后也当由我大明的衙门处置才对。还有这赔偿一事,怎么怎能由官府承担?至于第三点……在下倒是愿意代王将军传话,大明与海汉若能通商,对两国都是好事一桩。不过上头的大人们会怎么想,在下就不能保证了。”

        王汤姆面露讽刺笑意道:“杭州城里的官老爷真想破这个案子吗?怎么我听说的消息,是凶手背景太大,官府不敢把案子继续追查下去呢?我看不如把凶手交给我们处置,毕竟我们可不像官府有那么多的顾忌。至于赔偿这件事,我们的人在杭州府的地界出了事,官府抓不到凶手,那我们不找官府索赔找谁?二十多条人命,不拿钱赔,是打算拿命来赔吗?”

        王汤姆这个话说得太狠,郑太生根本没法接,他虽然是大着胆子接了这差事,但并不打算真为了大明,为了城里那帮官老爷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关于通盛码头大火案的真相,他自然也已经听过了不少传闻,虽然其间也仍有种种未解之谜,但当前的确是明军的嫌疑最大。假如这事真是明军所为,那官府的确会在查办案件的时候遭遇极大的阻力,这案子悬而不决也是情理之中的状况。海汉死了一堆人,钱财也大受损失,自然不肯就此作罢,不过索要这赔偿数目着实太大,郑太生也不敢替官府应承此事。

        但如果就这么回去,郑太生也很难向上头交差,只能苦着脸哀求道:“王将军,万事好商量,何必大动干戈?在下斗胆说一句,贵国若是能主动退兵,官府也愿意坐下来与贵国慢慢商议解决之法,这样和平解决,双方都能少许多麻烦,将军若是能答应,在下回城之后也好劝说各位大人考虑将军适才所提那些条件。”

        王汤姆轻轻摆了摆手道:“我刚才提出的条件,不是让城里的各位官老爷用来讨价还价的筹码,条件可以不用答应,大家战场上见真章就是。我知道城里那些老爷们还没吃疼,心里总还会抱有幻想,不过等他们撞得头破血流再来谈判,到时候就不会是现在这种程度的条件了。郑老板觉得跟我谈不下去,那也不勉强,你回去把我的原话转告城里的官老爷们就行。”

        郑太生战战兢兢地应道:“在下只是临危受命,并无与海汉作对之意,还望将军不要怪罪。”

        王汤姆笑道:“听说郑老板在此之前跟我们在生意上有不少合作,我也希望这次的事情不要影响到我们的商业关系,我们打仗归打仗,买卖还是要继续做的。等这事平息以后,欢迎郑老板再来定海港作客。”...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40784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