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72章 事件发酵

第1172章 事件发酵

        林德看似在愤怒之下说出的言论,细想起来却是有条有理,正好指出了这古怪大火的几个关键之处。第一,死于火场的受害者全是被人先行杀害之后才放火,凶手试图以这种方式来掩盖其行凶手段;第二,船上的大量现银消失无踪,凶手的目的极有可能是谋财害命;第三,能在海汉船队抵达杭州当天夜里就完成这样的堪称周密的行动,可见行凶一方蓄谋已久,训练有素,熟悉周围环境,并且参与作案的人数应当不少。

        而昨天失火前后,唯一公开出现在火场附近的武装人员,便只有起火之后从杭州城匆匆赶来的明军了。以明军的组织能力,专业技能水准,对周边环境的熟悉状况来说,倒的确是很符合林德所指出的这些特征。而且凶手杀人灭口,毁尸灭迹,手段堪称残暴,这显然是跟海汉有着极深的恩怨,而杭州附近众所周知对海汉恨之入骨,又有对其加害的能力和手段,好像就只有官府里的某些人了。

        林德没有明确指出凶手身份,但所说的话却有着非常强的指向性,几句话就把火烧到了官府这边。韩正山身为公门众人,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拖明军下水,不管这事真相如何,要是被林德带了这个节奏,那他后边想要调查案件,所需面临的客观困难就更会多了。

        韩正山驳斥林德的言论,心中也是暗暗恼怒手下这些人嘴太大,现场调查都还没结束,就已经将所得到的信息泄露出去,这势必会让自己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他可是万万想不到这些关键信息并非是由自己手下泄露,而是因为林德本来就是纵火案的策划者之一,事前又已经得到指点,所说的这些话全都是安排好的台词,字字诛心。想要为官府洗白,首先就得澄清林德所说的这些话,否则只能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

        果然林德立刻便反驳道:“若是在下胡言乱语,就请韩捕头公布案情真相,指出在下所说有哪里不对?韩捕头即便能禁我一人之口,又岂能禁天下人之口?是非曲直,明眼人自会有公断!”

        林德非常笃定韩正山没有办法澄清任何事情,因为这场大火所设计的目标的确就是明军,甚至连那些尸体上的伤痕也都是用明军制式武器制造出来,后续也还会有其他指向明军的证据,根据形势需要再陆续进行曝光。任何人从火场遗留下的各种信息去推导,最终所能得出的结论大致都不会偏离这个方向。

        韩正山还没想好要怎么反驳林德这极具煽动性的言论,在场的众多商人就已经鼓噪起来。他们花重金购入的货物还没到手,就被昨天夜里这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肯定迫切需要官府查明真相。而韩正山在相关问题上打官腔,关键信息反而还得由林德这个受害人来主动披露,这种状况肯定会令众多损失惨重的商人感到不满和愤慨。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林德看似在愤怒之下说出的言论,细想起来却是有条有理,正好指出了这古怪大火的几个关键之处。第一,死于火场的受害者全是被人先行杀害之后才放火,凶手试图以这种方式来掩盖其行凶手段;第二,船上的大量现银消失无踪,凶手的目的极有可能是谋财害命;第三,能在海汉船队抵达杭州当天夜里就完成这样的堪称周密的行动,可见行凶一方蓄谋已久,训练有素,熟悉周围环境,并且参与作案的人数应当不少。

        而昨天失火前后,唯一公开出现在火场附近的武装人员,便只有起火之后从杭州城匆匆赶来的明军了。以明军的组织能力,专业技能水准,对周边环境的熟悉状况来说,倒的确是很符合林德所指出的这些特征。而且凶手杀人灭口,毁尸灭迹,手段堪称残暴,这显然是跟海汉有着极深的恩怨,而杭州附近众所周知对海汉恨之入骨,又有对其加害的能力和手段,好像就只有官府里的某些人了。

        林德没有明确指出凶手身份,但所说的话却有着非常强的指向性,几句话就把火烧到了官府这边。韩正山身为公门众人,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拖明军下水,不管这事真相如何,要是被林德带了这个节奏,那他后边想要调查案件,所需面临的客观困难就更会多了。

        韩正山驳斥林德的言论,心中也是暗暗恼怒手下这些人嘴太大,现场调查都还没结束,就已经将所得到的信息泄露出去,这势必会让自己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他可是万万想不到这些关键信息并非是由自己手下泄露,而是因为林德本来就是纵火案的策划者之一,事前又已经得到指点,所说的这些话全都是安排好的台词,字字诛心。想要为官府洗白,首先就得澄清林德所说的这些话,否则只能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

        果然林德立刻便反驳道:“若是在下胡言乱语,就请韩捕头公布案情真相,指出在下所说有哪里不对?韩捕头即便能禁我一人之口,又岂能禁天下人之口?是非曲直,明眼人自会有公断!”

        林德非常笃定韩正山没有办法澄清任何事情,因为这场大火所设计的目标的确就是明军,甚至连那些尸体上的伤痕也都是用明军制式武器制造出来,后续也还会有其他指向明军的证据,根据形势需要再陆续进行曝光。任何人从火场遗留下的各种信息去推导,最终所能得出的结论大致都不会偏离这个方向。

        韩正山还没想好要怎么反驳林德这极具煽动性的言论,在场的众多商人就已经鼓噪起来。他们花重金购入的货物还没到手,就被昨天夜里这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肯定迫切需要官府查明真相。而韩正山在相关问题上打官腔,关键信息反而还得由林德这个受害人来主动披露,这种状况肯定会令众多损失惨重的商人感到不满和愤慨。

        林德看似在愤怒之下说出的言论,细想起来却是有条有理,正好指出了这古怪大火的几个关键之处。第一,死于火场的受害者全是被人先行杀害之后才放火,凶手试图以这种方式来掩盖其行凶手段;第二,船上的大量现银消失无踪,凶手的目的极有可能是谋财害命;第三,能在海汉船队抵达杭州当天夜里就完成这样的堪称周密的行动,可见行凶一方蓄谋已久,训练有素,熟悉周围环境,并且参与作案的人数应当不少。

        而昨天失火前后,唯一公开出现在火场附近的武装人员,便只有起火之后从杭州城匆匆赶来的明军了。以明军的组织能力,专业技能水准,对周边环境的熟悉状况来说,倒的确是很符合林德所指出的这些特征。而且凶手杀人灭口,毁尸灭迹,手段堪称残暴,这显然是跟海汉有着极深的恩怨,而杭州附近众所周知对海汉恨之入骨,又有对其加害的能力和手段,好像就只有官府里的某些人了。

        林德没有明确指出凶手身份,但所说的话却有着非常强的指向性,几句话就把火烧到了官府这边。韩正山身为公门众人,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拖明军下水,不管这事真相如何,要是被林德带了这个节奏,那他后边想要调查案件,所需面临的客观困难就更会多了。

        韩正山驳斥林德的言论,心中也是暗暗恼怒手下这些人嘴太大,现场调查都还没结束,就已经将所得到的信息泄露出去,这势必会让自己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他可是万万想不到这些关键信息并非是由自己手下泄露,而是因为林德本来就是纵火案的策划者之一,事前又已经得到指点,所说的这些话全都是安排好的台词,字字诛心。想要为官府洗白,首先就得澄清林德所说的这些话,否则只能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

        果然林德立刻便反驳道:“若是在下胡言乱语,就请韩捕头公布案情真相,指出在下所说有哪里不对?韩捕头即便能禁我一人之口,又岂能禁天下人之口?是非曲直,明眼人自会有公断!”

        林德非常笃定韩正山没有办法澄清任何事情,因为这场大火所设计的目标的确就是明军,甚至连那些尸体上的伤痕也都是用明军制式武器制造出来,后续也还会有其他指向明军的证据,根据形势需要再陆续进行曝光。任何人从火场遗留下的各种信息去推导,最终所能得出的结论大致都不会偏离这个方向。

        韩正山还没想好要怎么反驳林德这极具煽动性的言论,在场的众多商人就已经鼓噪起来。他们花重金购入的货物还没到手,就被昨天夜里这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肯定迫切需要官府查明真相。而韩正山在相关问题上打官腔,关键信息反而还得由林德这个受害人来主动披露,这种状况肯定会令众多损失惨重的商人感到不满和愤慨。

        林德看似在愤怒之下说出的言论,细想起来却是有条有理,正好指出了这古怪大火的几个关键之处。第一,死于火场的受害者全是被人先行杀害之后才放火,凶手试图以这种方式来掩盖其行凶手段;第二,船上的大量现银消失无踪,凶手的目的极有可能是谋财害命;第三,能在海汉船队抵达杭州当天夜里就完成这样的堪称周密的行动,可见行凶一方蓄谋已久,训练有素,熟悉周围环境,并且参与作案的人数应当不少。

        而昨天失火前后,唯一公开出现在火场附近的武装人员,便只有起火之后从杭州城匆匆赶来的明军了。以明军的组织能力,专业技能水准,对周边环境的熟悉状况来说,倒的确是很符合林德所指出的这些特征。而且凶手杀人灭口,毁尸灭迹,手段堪称残暴,这显然是跟海汉有着极深的恩怨,而杭州附近众所周知对海汉恨之入骨,又有对其加害的能力和手段,好像就只有官府里的某些人了。

        林德没有明确指出凶手身份,但所说的话却有着非常强的指向性,几句话就把火烧到了官府这边。韩正山身为公门众人,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拖明军下水,不管这事真相如何,要是被林德带了这个节奏,那他后边想要调查案件,所需面临的客观困难就更会多了。

        韩正山驳斥林德的言论,心中也是暗暗恼怒手下这些人嘴太大,现场调查都还没结束,就已经将所得到的信息泄露出去,这势必会让自己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他可是万万想不到这些关键信息并非是由自己手下泄露,而是因为林德本来就是纵火案的策划者之一,事前又已经得到指点,所说的这些话全都是安排好的台词,字字诛心。想要为官府洗白,首先就得澄清林德所说的这些话,否则只能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

        果然林德立刻便反驳道:“若是在下胡言乱语,就请韩捕头公布案情真相,指出在下所说有哪里不对?韩捕头即便能禁我一人之口,又岂能禁天下人之口?是非曲直,明眼人自会有公断!”

        林德非常笃定韩正山没有办法澄清任何事情,因为这场大火所设计的目标的确就是明军,甚至连那些尸体上的伤痕也都是用明军制式武器制造出来,后续也还会有其他指向明军的证据,根据形势需要再陆续进行曝光。任何人从火场遗留下的各种信息去推导,最终所能得出的结论大致都不会偏离这个方向。

        韩正山还没想好要怎么反驳林德这极具煽动性的言论,在场的众多商人就已经鼓噪起来。他们花重金购入的货物还没到手,就被昨天夜里这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肯定迫切需要官府查明真相。而韩正山在相关问题上打官腔,关键信息反而还得由林德这个受害人来主动披露,这种状况肯定会令众多损失惨重的商人感到不满和愤慨。...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97637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