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71章 古怪的火灾

第1171章 古怪的火灾

        入夜之后的通盛码头全然没有了白天的热闹喧嚣,忙碌一整天的力工们都已经各自回家歇息去了,整个码头上也就只有各个仓库里还有零星的留守人员。而停靠在码头的帆船上也是一片寂静,似乎船员们都已经早早在船舱中睡去了。

        但午夜时分,数辆马车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通盛码头上,而海汉帆船的船员们也出现在了岸边,不声不响地将马车上的东西搬上船去。与此同时,丙号仓里几个人正在将白天运进来的酒箱一一打开,将三亚特酿打开来,把里面装的火油浇洒到仓库各处。

        二更时分,钱塘江边突然冒出了冲天火焰,岸边的库房和江边的几艘帆船几乎是在同时起火,火势蔓延极快,周边地区开始有人出来看热闹的时候,这场大火已经在熊熊燃烧,难以靠近了。在几里之外的杭州城城头上,值守的士兵也已经看到了这处火头,立刻便向上级禀报。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从杭州城中出来一支数百人的明军部队赶往失火地点。不过这支部队并不是赶去灭火的,而是去火场周围维持秩序,避免有人混水摸鱼。同时也是为了督促周围民众尽快撤离,以免造成更大的人员损失。

        此时火势已经无法控制,尽管着火地点就在钱塘江边上,但围观民众根本无法靠近高温的火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火将仓库和岸边停泊的几艘船烧成了灰烬。

        这场大火一直持续到天明时分,直到烧无可烧之后才自然熄灭,断壁残垣冒着青烟,隐约可见其间还有已经烧到卷曲碳化的尸体。杭州府衙此时已经派来数十名衙役捕快封锁了现场,准备调查火灾原因。自去年六月杭州城外那场诡异的客栈大火以来,附近地区还没有出现过这种程度的火灾,对于本地的捕快们来,这将又是一桩难以处理的麻烦。

        带队的捕头名叫韩正山,现年四十一岁,可以是正当壮年的时候,而他也是杭州府的四大捕头之一,专司侦破刑案。他昨天半夜便已经接到了通知,但因为天明之前只有军队能够出城,所以他也得跟其他人一样,等到天明才匆匆带队赶来火场。

        到现场的第一时间,韩正山就听了一个很是不妙的消息:岸边被烧掉的三艘帆船,全是隶属于海汉名下。

        本,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入夜之后的通盛码头全然没有了白天的热闹喧嚣,忙碌一整天的力工们都已经各自回家歇息去了,整个码头上也就只有各个仓库里还有零星的留守人员。而停靠在码头的帆船上也是一片寂静,似乎船员们都已经早早在船舱中睡去了。

        但午夜时分,数辆马车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通盛码头上,而海汉帆船的船员们也出现在了岸边,不声不响地将马车上的东西搬上船去。与此同时,丙号仓里几个人正在将白天运进来的酒箱一一打开,将三亚特酿打开来,把里面装的火油浇洒到仓库各处。

        二更时分,钱塘江边突然冒出了冲天火焰,岸边的库房和江边的几艘帆船几乎是在同时起火,火势蔓延极快,周边地区开始有人出来看热闹的时候,这场大火已经在熊熊燃烧,难以靠近了。在几里之外的杭州城城头上,值守的士兵也已经看到了这处火头,立刻便向上级禀报。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从杭州城中出来一支数百人的明军部队赶往失火地点。不过这支部队并不是赶去灭火的,而是去火场周围维持秩序,避免有人混水摸鱼。同时也是为了督促周围民众尽快撤离,以免造成更大的人员损失。

        此时火势已经无法控制,尽管着火地点就在钱塘江边上,但围观民众根本无法靠近高温的火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火将仓库和岸边停泊的几艘船烧成了灰烬。

        这场大火一直持续到天明时分,直到烧无可烧之后才自然熄灭,断壁残垣冒着青烟,隐约可见其间还有已经烧到卷曲碳化的尸体。杭州府衙此时已经派来数十名衙役捕快封锁了现场,准备调查火灾原因。自去年六月杭州城外那场诡异的客栈大火以来,附近地区还没有出现过这种程度的火灾,对于本地的捕快们来,这将又是一桩难以处理的麻烦。

        带队的捕头名叫韩正山,现年四十一岁,可以是正当壮年的时候,而他也是杭州府的四大捕头之一,专司侦破刑案。他昨天半夜便已经接到了通知,但因为天明之前只有军队能够出城,所以他也得跟其他人一样,等到天明才匆匆带队赶来火场。

        到现场的第一时间,韩正山就听了一个很是不妙的消息:岸边被烧掉的三艘帆船,全是隶属于海汉名下。入夜之后的通盛码头全然没有了白天的热闹喧嚣,忙碌一整天的力工们都已经各自回家歇息去了,整个码头上也就只有各个仓库里还有零星的留守人员。而停靠在码头的帆船上也是一片寂静,似乎船员们都已经早早在船舱中睡去了。

        但午夜时分,数辆马车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通盛码头上,而海汉帆船的船员们也出现在了岸边,不声不响地将马车上的东西搬上船去。与此同时,丙号仓里几个人正在将白天运进来的酒箱一一打开,将三亚特酿打开来,把里面装的火油浇洒到仓库各处。

        二更时分,钱塘江边突然冒出了冲天火焰,岸边的库房和江边的几艘帆船几乎是在同时起火,火势蔓延极快,周边地区开始有人出来看热闹的时候,这场大火已经在熊熊燃烧,难以靠近了。在几里之外的杭州城城头上,值守的士兵也已经看到了这处火头,立刻便向上级禀报。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从杭州城中出来一支数百人的明军部队赶往失火地点。不过这支部队并不是赶去灭火的,而是去火场周围维持秩序,避免有人混水摸鱼。同时也是为了督促周围民众尽快撤离,以免造成更大的人员损失。

        此时火势已经无法控制,尽管着火地点就在钱塘江边上,但围观民众根本无法靠近高温的火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火将仓库和岸边停泊的几艘船烧成了灰烬。

        这场大火一直持续到天明时分,直到烧无可烧之后才自然熄灭,断壁残垣冒着青烟,隐约可见其间还有已经烧到卷曲碳化的尸体。杭州府衙此时已经派来数十名衙役捕快封锁了现场,准备调查火灾原因。自去年六月杭州城外那场诡异的客栈大火以来,附近地区还没有出现过这种程度的火灾,对于本地的捕快们来,这将又是一桩难以处理的麻烦。

        带队的捕头名叫韩正山,现年四十一岁,可以是正当壮年的时候,而他也是杭州府的四大捕头之一,专司侦破刑案。他昨天半夜便已经接到了通知,但因为天明之前只有军队能够出城,所以他也得跟其他人一样,等到天明才匆匆带队赶来火场。

        到现场的第一时间,韩正山就听了一个很是不妙的消息:岸边被烧掉的三艘帆船,全是隶属于海汉名下。入夜之后的通盛码头全然没有了白天的热闹喧嚣,忙碌一整天的力工们都已经各自回家歇息去了,整个码头上也就只有各个仓库里还有零星的留守人员。而停靠在码头的帆船上也是一片寂静,似乎船员们都已经早早在船舱中睡去了。

        但午夜时分,数辆马车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通盛码头上,而海汉帆船的船员们也出现在了岸边,不声不响地将马车上的东西搬上船去。与此同时,丙号仓里几个人正在将白天运进来的酒箱一一打开,将三亚特酿打开来,把里面装的火油浇洒到仓库各处。

        二更时分,钱塘江边突然冒出了冲天火焰,岸边的库房和江边的几艘帆船几乎是在同时起火,火势蔓延极快,周边地区开始有人出来看热闹的时候,这场大火已经在熊熊燃烧,难以靠近了。在几里之外的杭州城城头上,值守的士兵也已经看到了这处火头,立刻便向上级禀报。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从杭州城中出来一支数百人的明军部队赶往失火地点。不过这支部队并不是赶去灭火的,而是去火场周围维持秩序,避免有人混水摸鱼。同时也是为了督促周围民众尽快撤离,以免造成更大的人员损失。

        此时火势已经无法控制,尽管着火地点就在钱塘江边上,但围观民众根本无法靠近高温的火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火将仓库和岸边停泊的几艘船烧成了灰烬。

        这场大火一直持续到天明时分,直到烧无可烧之后才自然熄灭,断壁残垣冒着青烟,隐约可见其间还有已经烧到卷曲碳化的尸体。杭州府衙此时已经派来数十名衙役捕快封锁了现场,准备调查火灾原因。自去年六月杭州城外那场诡异的客栈大火以来,附近地区还没有出现过这种程度的火灾,对于本地的捕快们来,这将又是一桩难以处理的麻烦。

        带队的捕头名叫韩正山,现年四十一岁,可以是正当壮年的时候,而他也是杭州府的四大捕头之一,专司侦破刑案。他昨天半夜便已经接到了通知,但因为天明之前只有军队能够出城,所以他也得跟其他人一样,等到天明才匆匆带队赶来火场。

        到现场的第一时间,韩正山就听了一个很是不妙的消息:岸边被烧掉的三艘帆船,全是隶属于海汉名下。入夜之后的通盛码头全然没有了白天的热闹喧嚣,忙碌一整天的力工们都已经各自回家歇息去了,整个码头上也就只有各个仓库里还有零星的留守人员。而停靠在码头的帆船上也是一片寂静,似乎船员们都已经早早在船舱中睡去了。

        但午夜时分,数辆马车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通盛码头上,而海汉帆船的船员们也出现在了岸边,不声不响地将马车上的东西搬上船去。与此同时,丙号仓里几个人正在将白天运进来的酒箱一一打开,将三亚特酿打开来,把里面装的火油浇洒到仓库各处。

        二更时分,钱塘江边突然冒出了冲天火焰,岸边的库房和江边的几艘帆船几乎是在同时起火,火势蔓延极快,周边地区开始有人出来看热闹的时候,这场大火已经在熊熊燃烧,难以靠近了。在几里之外的杭州城城头上,值守的士兵也已经看到了这处火头,立刻便向上级禀报。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从杭州城中出来一支数百人的明军部队赶往失火地点。不过这支部队并不是赶去灭火的,而是去火场周围维持秩序,避免有人混水摸鱼。同时也是为了督促周围民众尽快撤离,以免造成更大的人员损失。

        此时火势已经无法控制,尽管着火地点就在钱塘江边上,但围观民众根本无法靠近高温的火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火将仓库和岸边停泊的几艘船烧成了灰烬。

        这场大火一直持续到天明时分,直到烧无可烧之后才自然熄灭,断壁残垣冒着青烟,隐约可见其间还有已经烧到卷曲碳化的尸体。杭州府衙此时已经派来数十名衙役捕快封锁了现场,准备调查火灾原因。自去年六月杭州城外那场诡异的客栈大火以来,附近地区还没有出现过这种程度的火灾,对于本地的捕快们来,这将又是一桩难以处理的麻烦。

        带队的捕头名叫韩正山,现年四十一岁,可以是正当壮年的时候,而他也是杭州府的四大捕头之一,专司侦破刑案。他昨天半夜便已经接到了通知,但因为天明之前只有军队能够出城,所以他也得跟其他人一样,等到天明才匆匆带队赶来火场。

        到现场的第一时间,韩正山就听了一个很是不妙的消息:岸边被烧掉的三艘帆船,全是隶属于海汉名下。

        /book_17277/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址:...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93345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