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68章 为国联姻

第1168章 为国联姻

        马东强当然不是真的指望女儿能从海汉那里学到什么当官发财的本事,只是想制造一个理由让这两人多多见面而已。  他自认女儿马玉玲不管是长相还是学识,在十里八乡之内绝对算是同龄女子的佼佼者了,而陈一鑫在见过女儿之后的态度迅速转变,似乎也恰好证实了他的这种观点。这个时候来个趁热打铁,必定能大大提升这桩联姻的成功可能。

        陈一鑫也没有刻意反对马东强的提议,矿场营地的人员管制远不似芝罘岛基地那么严格,如果马玉玲想要时不时过来走动一下,倒也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至于说马东强提及的“课”,陈一鑫倒是真的有兴趣找机会给这位马小姐提升一下化水平,至少在常识方面让其能够接近到海汉国民的平均水准,否则以后两人连共同语言都很难找到几句。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对待跨国联姻都像陈一鑫这么纠结,兜一大个圈子又回到起点,如在浙江舟山值守的海军将领石迪,近期便要举办婚事,迎娶宁波知府曲余同的侄女。

        虽然在此之前穿越集团也有成员与大明官员联姻的先例,不过大多停留在官职较低的层次,影响力也较有限,这知府级别的联姻还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桩。尽管嫁给石迪的只是曲知府的侄女而不是亲女儿,嫁过门之后也不是大房而是小妾,但其政治意义却不容忽视。

        王汤姆是在率舰队从芝罘岛离开之后收到舟山发来的电报,才知道石迪在浙江不声不响地搞出这么大的事情。虽然不知道石迪是如何做到的,但也不禁大为佩服他的手段和魄力。有了这层关系,今后海汉在浙江采取动作无疑要容易得多,而执委会也势必会延长石迪在浙江的驻扎时间,以充分利用他手这份现成的关系。

        石迪这桩婚事所定下的婚期,王汤姆算算日子正好能从山东赶回去参加,于是南下途也没有再作停留,一路从胶东半岛直奔舟山定海港。

        北舰队抵达舟山当天,正好是海汉历跨年的日子,虽然远离三亚,但舟山管委会也仍是组织了庆祝活动,码头张灯结彩,很是热闹。石迪早早便到了码头,迎接北舰队的归来。两人时隔五个月再次相见,也不免有很多唏嘘。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马东强当然不是真的指望女儿能从海汉那里学到什么当官发财的本事,只是想制造一个理由让这两人多多见面而已。他自认女儿马玉玲不管是长相还是学识,在十里八乡之内绝对算是同龄女子的佼佼者了,而陈一鑫在见过女儿之后的态度迅速转变,似乎也恰好证实了他的这种观点。这个时候来个趁热打铁,必定能大大提升这桩联姻的成功可能。

        陈一鑫也没有刻意反对马东强的提议,矿场营地的人员管制远不似芝罘岛基地那么严格,如果马玉玲想要时不时过来走动一下,倒也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至于说马东强提及的“课”,陈一鑫倒是真的有兴趣找机会给这位马小姐提升一下化水平,至少在常识方面让其能够接近到海汉国民的平均水准,否则以后两人连共同语言都很难找到几句。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对待跨国联姻都像陈一鑫这么纠结,兜一大个圈子又回到起点,如在浙江舟山值守的海军将领石迪,近期便要举办婚事,迎娶宁波知府曲余同的侄女。

        虽然在此之前穿越集团也有成员与大明官员联姻的先例,不过大多停留在官职较低的层次,影响力也较有限,这知府级别的联姻还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桩。尽管嫁给石迪的只是曲知府的侄女而不是亲女儿,嫁过门之后也不是大房而是小妾,但其政治意义却不容忽视。

        王汤姆是在率舰队从芝罘岛离开之后收到舟山发来的电报,才知道石迪在浙江不声不响地搞出这么大的事情。虽然不知道石迪是如何做到的,但也不禁大为佩服他的手段和魄力。有了这层关系,今后海汉在浙江采取动作无疑要容易得多,而执委会也势必会延长石迪在浙江的驻扎时间,以充分利用他手这份现成的关系。

        石迪这桩婚事所定下的婚期,王汤姆算算日子正好能从山东赶回去参加,于是南下途也没有再作停留,一路从胶东半岛直奔舟山定海港。

        北舰队抵达舟山当天,正好是海汉历跨年的日子,虽然远离三亚,但舟山管委会也仍是组织了庆祝活动,码头张灯结彩,很是热闹。石迪早早便到了码头,迎接北舰队的归来。两人时隔五个月再次相见,也不免有很多唏嘘。马东强当然不是真的指望女儿能从海汉那里学到什么当官发财的本事,只是想制造一个理由让这两人多多见面而已。他自认女儿马玉玲不管是长相还是学识,在十里八乡之内绝对算是同龄女子的佼佼者了,而陈一鑫在见过女儿之后的态度迅速转变,似乎也恰好证实了他的这种观点。这个时候来个趁热打铁,必定能大大提升这桩联姻的成功可能。

        陈一鑫也没有刻意反对马东强的提议,矿场营地的人员管制远不似芝罘岛基地那么严格,如果马玉玲想要时不时过来走动一下,倒也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至于说马东强提及的“课”,陈一鑫倒是真的有兴趣找机会给这位马小姐提升一下化水平,至少在常识方面让其能够接近到海汉国民的平均水准,否则以后两人连共同语言都很难找到几句。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对待跨国联姻都像陈一鑫这么纠结,兜一大个圈子又回到起点,如在浙江舟山值守的海军将领石迪,近期便要举办婚事,迎娶宁波知府曲余同的侄女。

        虽然在此之前穿越集团也有成员与大明官员联姻的先例,不过大多停留在官职较低的层次,影响力也较有限,这知府级别的联姻还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桩。尽管嫁给石迪的只是曲知府的侄女而不是亲女儿,嫁过门之后也不是大房而是小妾,但其政治意义却不容忽视。

        王汤姆是在率舰队从芝罘岛离开之后收到舟山发来的电报,才知道石迪在浙江不声不响地搞出这么大的事情。虽然不知道石迪是如何做到的,但也不禁大为佩服他的手段和魄力。有了这层关系,今后海汉在浙江采取动作无疑要容易得多,而执委会也势必会延长石迪在浙江的驻扎时间,以充分利用他手这份现成的关系。

        石迪这桩婚事所定下的婚期,王汤姆算算日子正好能从山东赶回去参加,于是南下途也没有再作停留,一路从胶东半岛直奔舟山定海港。

        北舰队抵达舟山当天,正好是海汉历跨年的日子,虽然远离三亚,但舟山管委会也仍是组织了庆祝活动,码头张灯结彩,很是热闹。石迪早早便到了码头,迎接北舰队的归来。两人时隔五个月再次相见,也不免有很多唏嘘。马东强当然不是真的指望女儿能从海汉那里学到什么当官发财的本事,只是想制造一个理由让这两人多多见面而已。他自认女儿马玉玲不管是长相还是学识,在十里八乡之内绝对算是同龄女子的佼佼者了,而陈一鑫在见过女儿之后的态度迅速转变,似乎也恰好证实了他的这种观点。这个时候来个趁热打铁,必定能大大提升这桩联姻的成功可能。

        陈一鑫也没有刻意反对马东强的提议,矿场营地的人员管制远不似芝罘岛基地那么严格,如果马玉玲想要时不时过来走动一下,倒也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至于说马东强提及的“课”,陈一鑫倒是真的有兴趣找机会给这位马小姐提升一下化水平,至少在常识方面让其能够接近到海汉国民的平均水准,否则以后两人连共同语言都很难找到几句。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对待跨国联姻都像陈一鑫这么纠结,兜一大个圈子又回到起点,如在浙江舟山值守的海军将领石迪,近期便要举办婚事,迎娶宁波知府曲余同的侄女。

        虽然在此之前穿越集团也有成员与大明官员联姻的先例,不过大多停留在官职较低的层次,影响力也较有限,这知府级别的联姻还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桩。尽管嫁给石迪的只是曲知府的侄女而不是亲女儿,嫁过门之后也不是大房而是小妾,但其政治意义却不容忽视。

        王汤姆是在率舰队从芝罘岛离开之后收到舟山发来的电报,才知道石迪在浙江不声不响地搞出这么大的事情。虽然不知道石迪是如何做到的,但也不禁大为佩服他的手段和魄力。有了这层关系,今后海汉在浙江采取动作无疑要容易得多,而执委会也势必会延长石迪在浙江的驻扎时间,以充分利用他手这份现成的关系。

        石迪这桩婚事所定下的婚期,王汤姆算算日子正好能从山东赶回去参加,于是南下途也没有再作停留,一路从胶东半岛直奔舟山定海港。

        北舰队抵达舟山当天,正好是海汉历跨年的日子,虽然远离三亚,但舟山管委会也仍是组织了庆祝活动,码头张灯结彩,很是热闹。石迪早早便到了码头,迎接北舰队的归来。两人时隔五个月再次相见,也不免有很多唏嘘。马东强当然不是真的指望女儿能从海汉那里学到什么当官发财的本事,只是想制造一个理由让这两人多多见面而已。他自认女儿马玉玲不管是长相还是学识,在十里八乡之内绝对算是同龄女子的佼佼者了,而陈一鑫在见过女儿之后的态度迅速转变,似乎也恰好证实了他的这种观点。这个时候来个趁热打铁,必定能大大提升这桩联姻的成功可能。

        陈一鑫也没有刻意反对马东强的提议,矿场营地的人员管制远不似芝罘岛基地那么严格,如果马玉玲想要时不时过来走动一下,倒也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至于说马东强提及的“课”,陈一鑫倒是真的有兴趣找机会给这位马小姐提升一下化水平,至少在常识方面让其能够接近到海汉国民的平均水准,否则以后两人连共同语言都很难找到几句。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对待跨国联姻都像陈一鑫这么纠结,兜一大个圈子又回到起点,如在浙江舟山值守的海军将领石迪,近期便要举办婚事,迎娶宁波知府曲余同的侄女。

        虽然在此之前穿越集团也有成员与大明官员联姻的先例,不过大多停留在官职较低的层次,影响力也较有限,这知府级别的联姻还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桩。尽管嫁给石迪的只是曲知府的侄女而不是亲女儿,嫁过门之后也不是大房而是小妾,但其政治意义却不容忽视。

        王汤姆是在率舰队从芝罘岛离开之后收到舟山发来的电报,才知道石迪在浙江不声不响地搞出这么大的事情。虽然不知道石迪是如何做到的,但也不禁大为佩服他的手段和魄力。有了这层关系,今后海汉在浙江采取动作无疑要容易得多,而执委会也势必会延长石迪在浙江的驻扎时间,以充分利用他手这份现成的关系。

        石迪这桩婚事所定下的婚期,王汤姆算算日子正好能从山东赶回去参加,于是南下途也没有再作停留,一路从胶东半岛直奔舟山定海港。

        北舰队抵达舟山当天,正好是海汉历跨年的日子,虽然远离三亚,但舟山管委会也仍是组织了庆祝活动,码头张灯结彩,很是热闹。石迪早早便到了码头,迎接北舰队的归来。两人时隔五个月再次相见,也不免有很多唏嘘。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