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66.第1166章 再见面

1166.第1166章 再见面

        陈一鑫不禁叹了口气,马玉玲为什么要在逃离马家庄之后又作出这样的选择,他其实也能想到其原因。  马玉玲并不想遵从家里的安排接受这桩婚事,所以才会偷偷离家出走,但自己刚才说的那番半开玩笑的话,大概是真的吓着她了,这小姑娘担心家里因此而遭受迫害,哪还能安心再在外面躲着。而且她的身份已经曝露,如果不想让好心收留她的陈一鑫等人也被拖下水,她只能尽快回到马家庄去,将这场麻烦在爆发之前消弥于无形。

        马玉玲见陈一鑫沉默不语,还以为对方是在替自己担心今后的状况,当下强自挤出一丝笑意道:“陈大哥不必为小女子担忧,得蒙收留这几日,小女子已感激不尽。日后若是有缘,自当有机会再见……”

        话说到这里,马玉玲心头也是一酸,自己今后便要嫁给这人的司了,即便再见面的时候,对方在自己面前可能只有卑躬屈膝的模样,很难再像现在这样面对面坐着说话了。

        陈一鑫此时的心情也有些复杂,他当然可以选择向马玉玲坦承自己的身份,甚至是立刻向她表示取消这桩尚未谈定的婚事。但这么做的后果反而可能会让局面无法收拾,极有可能会伤及对方的名声。当下最妥善的处理办法,的确是如马玉玲所说,先让她悄悄回到马家庄,尽可能不要与自己扯关系,否则日后说起来这马家小姐曾在相亲之前住进了海汉营地,那不管双方有没有成亲,这档子事可都没法说清了。

        陈一鑫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决定以大局为重,当下沉声说道:“那我派人连夜送你回去,不过你回去之后,暂时别告诉你家人这几天的去向,说是返回马家庄途碰到我们的运输队,央求他们送你回来的。”

        马玉玲点头道:“小女子绝不会牵连陈大哥,此事自当保密。”

        陈一鑫见马玉玲误会自己的意思,也只能苦笑应对,毕竟对方只是十多岁的小姑娘,放在穿越前那个时代才刚高而已,哪能想到这么深,考虑这么远。他如果多作解释,反倒显得自己格局太小。反正到了明天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他也不急于在现在说明了。

        陈一鑫当下便让马玉玲先回到住处收拾她那些行李,然后将自己的警卫班长叫了进来,向他如此吩咐了一番。他身份敏感,并不能亲自护送马玉玲回去,所以这个差事也只能交给手下人去办。

        片刻之后,陈一鑫在营地门口送别马玉玲离开,他为此还专门调动了一辆带篷马车,虽然是运货的车,但总让马玉玲徒步或骑马完成矿场到马家庄的十多里路要轻松得多。加有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护送,安全应该不会存在问题。

        “一路小心!”陈一鑫知道明日多半还会再相见,所以也没有太多的离别情绪,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陈一鑫不禁叹了口气,马玉玲为什么要在逃离马家庄之后又作出这样的选择,他其实也能想到其原因。马玉玲并不想遵从家里的安排接受这桩婚事,所以才会偷偷离家出走,但自己刚才说的那番半开玩笑的话,大概是真的吓着她了,这小姑娘担心家里因此而遭受迫害,哪还能安心再在外面躲着。而且她的身份已经曝露,如果不想让好心收留她的陈一鑫等人也被拖下水,她只能尽快回到马家庄去,将这场麻烦在爆发之前消弥于无形。

        马玉玲见陈一鑫沉默不语,还以为对方是在替自己担心今后的状况,当下强自挤出一丝笑意道:“陈大哥不必为小女子担忧,得蒙收留这几日,小女子已感激不尽。日后若是有缘,自当有机会再见……”

        话说到这里,马玉玲心头也是一酸,自己今后便要嫁给这人的司了,即便再见面的时候,对方在自己面前可能只有卑躬屈膝的模样,很难再像现在这样面对面坐着说话了。

        陈一鑫此时的心情也有些复杂,他当然可以选择向马玉玲坦承自己的身份,甚至是立刻向她表示取消这桩尚未谈定的婚事。但这么做的后果反而可能会让局面无法收拾,极有可能会伤及对方的名声。当下最妥善的处理办法,的确是如马玉玲所说,先让她悄悄回到马家庄,尽可能不要与自己扯关系,否则日后说起来这马家小姐曾在相亲之前住进了海汉营地,那不管双方有没有成亲,这档子事可都没法说清了。

        陈一鑫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决定以大局为重,当下沉声说道:“那我派人连夜送你回去,不过你回去之后,暂时别告诉你家人这几天的去向,说是返回马家庄途碰到我们的运输队,央求他们送你回来的。”

        马玉玲点头道:“小女子绝不会牵连陈大哥,此事自当保密。”

        陈一鑫见马玉玲误会自己的意思,也只能苦笑应对,毕竟对方只是十多岁的小姑娘,放在穿越前那个时代才刚高而已,哪能想到这么深,考虑这么远。他如果多作解释,反倒显得自己格局太小。反正到了明天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他也不急于在现在说明了。

        陈一鑫当下便让马玉玲先回到住处收拾她那些行李,然后将自己的警卫班长叫了进来,向他如此吩咐了一番。他身份敏感,并不能亲自护送马玉玲回去,所以这个差事也只能交给手下人去办。

        片刻之后,陈一鑫在营地门口送别马玉玲离开,他为此还专门调动了一辆带篷马车,虽然是运货的车,但总让马玉玲徒步或骑马完成矿场到马家庄的十多里路要轻松得多。加有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护送,安全应该不会存在问题。

        “一路小心!”陈一鑫知道明日多半还会再相见,所以也没有太多的离别情绪,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陈一鑫不禁叹了口气,马玉玲为什么要在逃离马家庄之后又作出这样的选择,他其实也能想到其原因。马玉玲并不想遵从家里的安排接受这桩婚事,所以才会偷偷离家出走,但自己刚才说的那番半开玩笑的话,大概是真的吓着她了,这小姑娘担心家里因此而遭受迫害,哪还能安心再在外面躲着。而且她的身份已经曝露,如果不想让好心收留她的陈一鑫等人也被拖下水,她只能尽快回到马家庄去,将这场麻烦在爆发之前消弥于无形。

        马玉玲见陈一鑫沉默不语,还以为对方是在替自己担心今后的状况,当下强自挤出一丝笑意道:“陈大哥不必为小女子担忧,得蒙收留这几日,小女子已感激不尽。日后若是有缘,自当有机会再见……”

        话说到这里,马玉玲心头也是一酸,自己今后便要嫁给这人的司了,即便再见面的时候,对方在自己面前可能只有卑躬屈膝的模样,很难再像现在这样面对面坐着说话了。

        陈一鑫此时的心情也有些复杂,他当然可以选择向马玉玲坦承自己的身份,甚至是立刻向她表示取消这桩尚未谈定的婚事。但这么做的后果反而可能会让局面无法收拾,极有可能会伤及对方的名声。当下最妥善的处理办法,的确是如马玉玲所说,先让她悄悄回到马家庄,尽可能不要与自己扯关系,否则日后说起来这马家小姐曾在相亲之前住进了海汉营地,那不管双方有没有成亲,这档子事可都没法说清了。

        陈一鑫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决定以大局为重,当下沉声说道:“那我派人连夜送你回去,不过你回去之后,暂时别告诉你家人这几天的去向,说是返回马家庄途碰到我们的运输队,央求他们送你回来的。”

        马玉玲点头道:“小女子绝不会牵连陈大哥,此事自当保密。”

        陈一鑫见马玉玲误会自己的意思,也只能苦笑应对,毕竟对方只是十多岁的小姑娘,放在穿越前那个时代才刚高而已,哪能想到这么深,考虑这么远。他如果多作解释,反倒显得自己格局太小。反正到了明天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他也不急于在现在说明了。

        陈一鑫当下便让马玉玲先回到住处收拾她那些行李,然后将自己的警卫班长叫了进来,向他如此吩咐了一番。他身份敏感,并不能亲自护送马玉玲回去,所以这个差事也只能交给手下人去办。

        片刻之后,陈一鑫在营地门口送别马玉玲离开,他为此还专门调动了一辆带篷马车,虽然是运货的车,但总让马玉玲徒步或骑马完成矿场到马家庄的十多里路要轻松得多。加有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护送,安全应该不会存在问题。

        “一路小心!”陈一鑫知道明日多半还会再相见,所以也没有太多的离别情绪,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陈一鑫不禁叹了口气,马玉玲为什么要在逃离马家庄之后又作出这样的选择,他其实也能想到其原因。马玉玲并不想遵从家里的安排接受这桩婚事,所以才会偷偷离家出走,但自己刚才说的那番半开玩笑的话,大概是真的吓着她了,这小姑娘担心家里因此而遭受迫害,哪还能安心再在外面躲着。而且她的身份已经曝露,如果不想让好心收留她的陈一鑫等人也被拖下水,她只能尽快回到马家庄去,将这场麻烦在爆发之前消弥于无形。

        马玉玲见陈一鑫沉默不语,还以为对方是在替自己担心今后的状况,当下强自挤出一丝笑意道:“陈大哥不必为小女子担忧,得蒙收留这几日,小女子已感激不尽。日后若是有缘,自当有机会再见……”

        话说到这里,马玉玲心头也是一酸,自己今后便要嫁给这人的司了,即便再见面的时候,对方在自己面前可能只有卑躬屈膝的模样,很难再像现在这样面对面坐着说话了。

        陈一鑫此时的心情也有些复杂,他当然可以选择向马玉玲坦承自己的身份,甚至是立刻向她表示取消这桩尚未谈定的婚事。但这么做的后果反而可能会让局面无法收拾,极有可能会伤及对方的名声。当下最妥善的处理办法,的确是如马玉玲所说,先让她悄悄回到马家庄,尽可能不要与自己扯关系,否则日后说起来这马家小姐曾在相亲之前住进了海汉营地,那不管双方有没有成亲,这档子事可都没法说清了。

        陈一鑫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决定以大局为重,当下沉声说道:“那我派人连夜送你回去,不过你回去之后,暂时别告诉你家人这几天的去向,说是返回马家庄途碰到我们的运输队,央求他们送你回来的。”

        马玉玲点头道:“小女子绝不会牵连陈大哥,此事自当保密。”

        陈一鑫见马玉玲误会自己的意思,也只能苦笑应对,毕竟对方只是十多岁的小姑娘,放在穿越前那个时代才刚高而已,哪能想到这么深,考虑这么远。他如果多作解释,反倒显得自己格局太小。反正到了明天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他也不急于在现在说明了。

        陈一鑫当下便让马玉玲先回到住处收拾她那些行李,然后将自己的警卫班长叫了进来,向他如此吩咐了一番。他身份敏感,并不能亲自护送马玉玲回去,所以这个差事也只能交给手下人去办。

        片刻之后,陈一鑫在营地门口送别马玉玲离开,他为此还专门调动了一辆带篷马车,虽然是运货的车,但总让马玉玲徒步或骑马完成矿场到马家庄的十多里路要轻松得多。加有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护送,安全应该不会存在问题。

        “一路小心!”陈一鑫知道明日多半还会再相见,所以也没有太多的离别情绪,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6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