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64.第1164章 啼笑皆非

1164.第1164章 啼笑皆非

        孙真一时没有听懂姜盛这话里的意思,皱眉应道:“明天便要与首长会面了,怎地今天还出门在外?马小姐去的地方,离马家庄远么?可需在下派人去接回来?”

        姜盛嚅喏道:“不是出去作客,而是……是……”

        “是什么是,有事赶紧说!”孙真也察觉出来对方的态度有些不对,赶紧追问道。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姜盛应道:“其实……我外甥女在三天之前便出门了,但去向不明……马大官人亲自出马,一路找到登州,又从登州找回来,也未找着人……”

        “你说什么!”孙真腾地一下便站起身来,声调也提高了不少:“马小姐人不在了?怎地不早说?”

        姜盛抬手用衣袖擦了擦额角冒出来的冷汗,战战兢兢地应道:“孙爷,这不是想着能把人找回来,不会耽搁正事了,哪知道全庄下动员里里外外找了好几天,也还……还没……”

        “你先打住!”孙真抬手制止了姜盛的辩解:“我问你,马小姐为什么要离开马家庄?她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她的随行人员找到了吗?”

        “这……”姜盛张大了嘴,不知该如何作答才好。孙真提出的这三个问题,如果要照实回答,那很有可能会得罪对方,但如果有意欺瞒,要是被对方查实真相,只怕是更难交代。

        孙真见他言语闪烁,心知此事必有隐情,当下便吩咐道:“来人啊,去请马大官人来一下!”

        不一会马东强便出现了,他一进屋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还强行赔笑道:“军爷可是觉得饭菜不合胃口?”

        “不管饭菜的事。马大官人,你女儿如今是什么状况?”孙真也不想跟他兜圈子,开门见山地问道。

        马东强一看面如死灰的姜盛,便知这事估计没能与孙真沟通好,当下只能低声下气地解释道:“军爷,小女三天前闹脾气,只跟她娘亲说了声去登州大哥那里,悄悄从家跑掉了。在下听闻消息之后便赶去登州想拦回她,但不知间出了什么差错,一直没有找到她的下落。明日之约,在下只能向陈首长当面请罪了!”

        “马大官人这套戏法玩得可以啊!事到临头,你说人不在了?”孙真并不太相信这两人的说辞,怎么可能会这么赶巧,正好是在双方谈好见面时间之后出了状况,这间要说没猫腻,孙真是决计不信的。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孙真一时没有听懂姜盛这话里的意思,皱眉应道:“明天便要与首长会面了,怎地今天还出门在外?马小姐去的地方,离马家庄远么?可需在下派人去接回来?”

        姜盛嚅喏道:“不是出去作客,而是……是……”

        “是什么是,有事赶紧说!”孙真也察觉出来对方的态度有些不对,赶紧追问道。

        姜盛应道:“其实……我外甥女在三天之前便出门了,但去向不明……马大官人亲自出马,一路找到登州,又从登州找回来,也未找着人……”

        “你说什么!”孙真腾地一下便站起身来,声调也提高了不少:“马小姐人不在了?怎地不早说?”

        姜盛抬手用衣袖擦了擦额角冒出来的冷汗,战战兢兢地应道:“孙爷,这不是想着能把人找回来,不会耽搁正事了,哪知道全庄下动员里里外外找了好几天,也还……还没……”

        “你先打住!”孙真抬手制止了姜盛的辩解:“我问你,马小姐为什么要离开马家庄?她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她的随行人员找到了吗?”

        “这……”姜盛张大了嘴,不知该如何作答才好。孙真提出的这三个问题,如果要照实回答,那很有可能会得罪对方,但如果有意欺瞒,要是被对方查实真相,只怕是更难交代。

        孙真见他言语闪烁,心知此事必有隐情,当下便吩咐道:“来人啊,去请马大官人来一下!”

        不一会马东强便出现了,他一进屋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还强行赔笑道:“军爷可是觉得饭菜不合胃口?”

        “不管饭菜的事。马大官人,你女儿如今是什么状况?”孙真也不想跟他兜圈子,开门见山地问道。

        马东强一看面如死灰的姜盛,便知这事估计没能与孙真沟通好,当下只能低声下气地解释道:“军爷,小女三天前闹脾气,只跟她娘亲说了声去登州大哥那里,悄悄从家跑掉了。在下听闻消息之后便赶去登州想拦回她,但不知间出了什么差错,一直没有找到她的下落。明日之约,在下只能向陈首长当面请罪了!”

        “马大官人这套戏法玩得可以啊!事到临头,你说人不在了?”孙真并不太相信这两人的说辞,怎么可能会这么赶巧,正好是在双方谈好见面时间之后出了状况,这间要说没猫腻,孙真是决计不信的。孙真一时没有听懂姜盛这话里的意思,皱眉应道:“明天便要与首长会面了,怎地今天还出门在外?马小姐去的地方,离马家庄远么?可需在下派人去接回来?”

        姜盛嚅喏道:“不是出去作客,而是……是……”

        “是什么是,有事赶紧说!”孙真也察觉出来对方的态度有些不对,赶紧追问道。

        姜盛应道:“其实……我外甥女在三天之前便出门了,但去向不明……马大官人亲自出马,一路找到登州,又从登州找回来,也未找着人……”

        “你说什么!”孙真腾地一下便站起身来,声调也提高了不少:“马小姐人不在了?怎地不早说?”

        姜盛抬手用衣袖擦了擦额角冒出来的冷汗,战战兢兢地应道:“孙爷,这不是想着能把人找回来,不会耽搁正事了,哪知道全庄下动员里里外外找了好几天,也还……还没……”

        “你先打住!”孙真抬手制止了姜盛的辩解:“我问你,马小姐为什么要离开马家庄?她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她的随行人员找到了吗?”

        “这……”姜盛张大了嘴,不知该如何作答才好。孙真提出的这三个问题,如果要照实回答,那很有可能会得罪对方,但如果有意欺瞒,要是被对方查实真相,只怕是更难交代。

        孙真见他言语闪烁,心知此事必有隐情,当下便吩咐道:“来人啊,去请马大官人来一下!”

        不一会马东强便出现了,他一进屋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还强行赔笑道:“军爷可是觉得饭菜不合胃口?”

        “不管饭菜的事。马大官人,你女儿如今是什么状况?”孙真也不想跟他兜圈子,开门见山地问道。

        马东强一看面如死灰的姜盛,便知这事估计没能与孙真沟通好,当下只能低声下气地解释道:“军爷,小女三天前闹脾气,只跟她娘亲说了声去登州大哥那里,悄悄从家跑掉了。在下听闻消息之后便赶去登州想拦回她,但不知间出了什么差错,一直没有找到她的下落。明日之约,在下只能向陈首长当面请罪了!”

        “马大官人这套戏法玩得可以啊!事到临头,你说人不在了?”孙真并不太相信这两人的说辞,怎么可能会这么赶巧,正好是在双方谈好见面时间之后出了状况,这间要说没猫腻,孙真是决计不信的。孙真一时没有听懂姜盛这话里的意思,皱眉应道:“明天便要与首长会面了,怎地今天还出门在外?马小姐去的地方,离马家庄远么?可需在下派人去接回来?”

        姜盛嚅喏道:“不是出去作客,而是……是……”

        “是什么是,有事赶紧说!”孙真也察觉出来对方的态度有些不对,赶紧追问道。

        姜盛应道:“其实……我外甥女在三天之前便出门了,但去向不明……马大官人亲自出马,一路找到登州,又从登州找回来,也未找着人……”

        “你说什么!”孙真腾地一下便站起身来,声调也提高了不少:“马小姐人不在了?怎地不早说?”

        姜盛抬手用衣袖擦了擦额角冒出来的冷汗,战战兢兢地应道:“孙爷,这不是想着能把人找回来,不会耽搁正事了,哪知道全庄下动员里里外外找了好几天,也还……还没……”

        “你先打住!”孙真抬手制止了姜盛的辩解:“我问你,马小姐为什么要离开马家庄?她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她的随行人员找到了吗?”

        “这……”姜盛张大了嘴,不知该如何作答才好。孙真提出的这三个问题,如果要照实回答,那很有可能会得罪对方,但如果有意欺瞒,要是被对方查实真相,只怕是更难交代。

        孙真见他言语闪烁,心知此事必有隐情,当下便吩咐道:“来人啊,去请马大官人来一下!”

        不一会马东强便出现了,他一进屋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还强行赔笑道:“军爷可是觉得饭菜不合胃口?”

        “不管饭菜的事。马大官人,你女儿如今是什么状况?”孙真也不想跟他兜圈子,开门见山地问道。

        马东强一看面如死灰的姜盛,便知这事估计没能与孙真沟通好,当下只能低声下气地解释道:“军爷,小女三天前闹脾气,只跟她娘亲说了声去登州大哥那里,悄悄从家跑掉了。在下听闻消息之后便赶去登州想拦回她,但不知间出了什么差错,一直没有找到她的下落。明日之约,在下只能向陈首长当面请罪了!”

        “马大官人这套戏法玩得可以啊!事到临头,你说人不在了?”孙真并不太相信这两人的说辞,怎么可能会这么赶巧,正好是在双方谈好见面时间之后出了状况,这间要说没猫腻,孙真是决计不信的。孙真一时没有听懂姜盛这话里的意思,皱眉应道:“明天便要与首长会面了,怎地今天还出门在外?马小姐去的地方,离马家庄远么?可需在下派人去接回来?”

        姜盛嚅喏道:“不是出去作客,而是……是……”

        “是什么是,有事赶紧说!”孙真也察觉出来对方的态度有些不对,赶紧追问道。

        姜盛应道:“其实……我外甥女在三天之前便出门了,但去向不明……马大官人亲自出马,一路找到登州,又从登州找回来,也未找着人……”

        “你说什么!”孙真腾地一下便站起身来,声调也提高了不少:“马小姐人不在了?怎地不早说?”

        姜盛抬手用衣袖擦了擦额角冒出来的冷汗,战战兢兢地应道:“孙爷,这不是想着能把人找回来,不会耽搁正事了,哪知道全庄下动员里里外外找了好几天,也还……还没……”

        “你先打住!”孙真抬手制止了姜盛的辩解:“我问你,马小姐为什么要离开马家庄?她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她的随行人员找到了吗?”

        “这……”姜盛张大了嘴,不知该如何作答才好。孙真提出的这三个问题,如果要照实回答,那很有可能会得罪对方,但如果有意欺瞒,要是被对方查实真相,只怕是更难交代。

        孙真见他言语闪烁,心知此事必有隐情,当下便吩咐道:“来人啊,去请马大官人来一下!”

        不一会马东强便出现了,他一进屋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还强行赔笑道:“军爷可是觉得饭菜不合胃口?”

        “不管饭菜的事。马大官人,你女儿如今是什么状况?”孙真也不想跟他兜圈子,开门见山地问道。

        马东强一看面如死灰的姜盛,便知这事估计没能与孙真沟通好,当下只能低声下气地解释道:“军爷,小女三天前闹脾气,只跟她娘亲说了声去登州大哥那里,悄悄从家跑掉了。在下听闻消息之后便赶去登州想拦回她,但不知间出了什么差错,一直没有找到她的下落。明日之约,在下只能向陈首长当面请罪了!”

        “马大官人这套戏法玩得可以啊!事到临头,你说人不在了?”孙真并不太相信这两人的说辞,怎么可能会这么赶巧,正好是在双方谈好见面时间之后出了状况,这间要说没猫腻,孙真是决计不信的。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5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